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三章 凤凰山大营
    司画担忧地看着芈凰讳莫如深的神色,端着药碗走了出去,然后芈凰转身立即冲进了轩室(古代的茅厕)里用手指抠着喉咙,将刚才喝的汤药全部催吐了出来,吐进了痰盂之中。

    “太女,你还好吧?”司书站在轩室之外,婴儿肥的小脸上满是担忧地看着她问道。

    “我没事!……拿点水,给我……然后重新给我煮一份新的过来。”

    “太女,喝一口水吧!”

    司书将漱口水小心翼翼地递了过来。

    “嗯。”芈凰终于缓缓地直起腰,从轩室里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接过司书手中的清水漱了漱口,冷然命道,“接下来按计划行事!”

    “是,太女!”

    四大侍女心头同时一凝。

    ………………分割线………………

    若敖子琰先去了外朝渚宫宣布了这几日在行宫休息之事,诸臣听到他有几日不上朝都十分高兴,就像是年终休沐一样高兴的不得了。

    可见这段时间,若敖子琰把他们压榨的。

    成嘉皱眉说道,“可是如今夏汛将至,卜尹也说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为防今年天灾再次发生,一些事情,还等着你来早点定夺呢!”

    “要是有问题,你到行宫来找我吧!”若敖子琰闻言说道。

    “好吧!我先派司工府加固往年经常决堤的地方。”

    成嘉目送着若敖子琰上了宫车,从宫车的车窗中透出一道高挑的丽影。

    看着窗外站在渚宫大殿前的成嘉,撑着那把素色的油布伞,伞上是青云直上的紫竹,整个人站在雨中就像一副淡墨的水彩,与雨天融为一色。

    芈凰的目光微微一闪,然后轻轻放下了珠帘,笑看着若敖子琰进宫车,“事情交待完了,可以走了?”

    “嗯,事情已经交待了。”

    若敖子琰脱下身上湿了的黑氅,交给清浦他们放在外间收好,免得过了湿气给她,然后将她搂在怀里,低头笑道,“其实应该早点接你去行宫的,只是外朝的事情也多,总是得两头跑,而且山路难走,怕把你颠倒了。”

    芈凰依在他胸口,微微摇头,“我哪有那么娇贵,何况你今天垫了这么厚的软垫,一点都不颠簸。”

    “可是我怕我们的孩子受罪。”若敖子琰低头说道。

    “你不是说这都是他的命吗?他一出生就决定要去争,争这个天下。”

    芈凰玉指玩着他衣服上的流苏玉佩,幽幽说道。

    “也是。”若敖子琰微微点头,“不过我们的儿子以后也不用那么辛苦,我肯定会帮他把天下打下来的。”

    “纵然如此,他也要有那个能力可以守住才行。”

    守不住,这天下也不是他的。

    因为下雨,出城的道路真的如若敖子琰所说并不好走,而且怕颠着芈凰,宫车行驶地就更加慢了,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仿佛回到了大婚前的时光,亲昵无比。

    从南城门出去前往凤凰山大营,沿着开出来的新路,一行人冒着大雨赶赴凤凰山大营,差不多前后走了一个多时辰,才看到远处的凤凰山从雨幕中隐隐约约露出一个山形。

    朦胧的大雨中,凤凰山远观就似迎春展翅,翘首远望的凤凰,等待着来人缓缓向它靠近,为她露出它的庐山真面目。

    经过半年多的打造原本的无名小山,已经变了模样,甚至可以看到一个初具规模的山中城的军事小镇出现在芈凰眼前。

    她掀开车帘,惊讶地望出去,“这还是先前那个无名山吗?”

    “凰儿觉得怎么样?”

    若敖子琰挑眉笑看着她,似乎正在等待她的夸奖。

    凤凰山原本是一座南北走向,由首尾相顾的两个山头组成,而凤凰山行宫如今建在两个小山头上,中间用一架长长的铁锁桥相连,仿佛是一柄擎天巨剑将从天而降的雨幕,从中一剑分隔开来。

    两座山头上的行宫看起来更像一只缓缓展开两翼的凤凰,让人翘首以盼。

    “若是雨停了,站在铁锁桥上看日出是不是很壮丽!”芈凰惊叹地问道。

    而除了凤凰行宫,芈凰的目光却流连在那山城新建的防御高墙,插着尖刺的护栏,以及随处可见站在墙头上的弓箭手,然后目光沿着平缓的山岗,看向一个个黑色小堡垒和新建军营,以及守卫森严的军事重地,全部十分有章法的分布着,连绵起伏,分成几大片区的营地。

    在两座山头行宫边上甚至建筑了烽火台,而在凤凰山之间的山坳处建有前后两个隘口(军事关口)。

    凤凰山大营更是漫山遍野地遍布着黑压压的军士,结成几个不同的阵形在练习,盾牌手在最前方,长茅手,骑兵前锋营,步兵等等……浩浩荡荡地在山腰上的平地上进行着军事训练。

    嘹亮的军号震天,宛如刺破九霄的巨大龙吟,所有人即使离的还很远也能清楚感觉到脚下和山间的震动。

    芈凰惊叹道,“若敖部六部的私军果然非同一般!”

    城墙上的若敖六部的私军见到他们的到来,命人缓缓打开闸门,容他们的宫车驶进去。

    芈凰放下了车帘却笑道,“如今看来,凤凰山行宫简直固若金汤,甚至比渚宫有所不及,易守难攻,而这凤凰山大营也颇具规模,如果我郢都发生危险,凤凰山大营中的将士将能够最快的速度准备出兵,对敌军进行攻击,简直就是我郢都东南隅的一座最强大的军事屏障。”

    突然间,芈凰更加明白了若敖子琰的深意。

    他通过颁布征兵令,将暗地里的军事部署过到了明面上,就连她父王也不会说什么,然后西郊讲武,新军如果大发神威,楚王将对凤凰山大营的建设给予更大的肯定。

    芈凰再一次见识到若敖子琰军事上独一无二的天份,不得不承认,若敖子琰除去他天之骄子的身份,出生在若敖氏第一氏族,而他无论在政治上,军事上的各方面才华,这些不仅仅是这家族赋予他的,他的身上更具备了一个王者所需要的所有成功的因素,就连他父王也远远不及。

    如果若敖氏能更进一步。

    他真的是当之无愧的楚国之“王”。

    若敖子琰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宫车壁上挂着的一副小型军事地图,“看来这几年你在楚庸战场上还是学到不少。凰儿,说的很对!你看,我郢都周边到下一个繁华城镇要上百里,若是将凤凰山附近建成郢都的陪都,不仅可以扩大郢都的影响力,还可以防御意外,而一些酷暑季节还可以来此避暑。”

    芈凰随着他的指点,认真地听着。

    比以往更加认真。

    两排将士手持锋利的长戟站夹道相迎,杨蔚,霍刀,欧阳奈等一排战将各个身着一身黑色劲身的铠甲,淋着大雨,叉着宝剑站在宫车旁边,恭敬地道,“公子!”

    进了军营就不能再乘宫车。

    大雨一直在下,宫人撑着华盖伞,若敖子琰穿着黑色的大氅走下宫车扶着芈凰缓缓地走了出来。

    众人跟在他们的身后,缓缓登上最高的点将台上,华盖伞下挂着的黑色流苏挡住了男人幽深的视线和女子打量的视线。

    随着杨蔚他们的带领,芈凰越往里走,越是心惊。

    她甚至在想以前没有去想的事情,如果越椒建西郊大营是为了造反,若敖子琰建凤凰山大营是为了什么?

    西郊大营的规模跟这边一比简直差了几个级数。

    在凤凰山大营里,她甚至看到了近万匹战马,近千辆战车,这个数量级几乎可以和王室的军队相提并论,就连她祖父孙侯的铁卫军也不过五百乘战车,还有重兵把守的武器库,和那些整日厉兵秣马的三十万大军。

    若敖子琰到底想干什么?

    征伐天下?

    芈凰心中一团迷雾,暗暗握紧了白色大氅下手腕上的匕首。

    在走进大营之前,除了她和若敖子琰所有外来人员全都被要求交出身上的兵器。

    “司剑,你的大剑先交给杨蔚他们吧!”清浦对身后的司剑她们笑着说道。

    霍刀闻言皱眉说道,“驸马,太女她们都是自己人,不用检查吧!”

    就连欧阳奈也不解地微微点头。

    杨蔚却没有反对。

    “这是干什么?”

    芈凰见此挑眉看着若敖子琰说道,“如果司剑她们没有兵器,你说到时候怎么保护我?”

    “司剑和惊风他们的配剑就不用解了。”若敖子琰闻言大手一挥。

    对于管控如此严的凤凰山大营,司剑眉头深皱,从清浦他手中接回自己手中的大剑。

    司书讨厌地看着清浦,对他撇嘴讽刺道,“为什么发现你最近越来越不可爱了,还是因为你是驸马的人,我们是太女的人,所以大家以后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芈凰低头看了一眼清浦,冷冷说道,“司书,别说了,军营有军营的规矩!走吧,我们只是来休息的,又不是来刺探军情的。”

    清浦闻言赶紧跪下,“清浦绝没有这个意思!”

    若敖子琰见此剑眉深皱,看着清浦寒声说道,“将清浦带下去,以不敬之罪军法处置!”

    “是!”

    杨蔚二话不说,有人将他带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