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六章 我相信你(感谢雪月瑶儿的月票)
    半梦半醒之间,感觉被子里多了一个温暖的火炉,有男人的温热的呼吸熟悉地喷在她的耳迹,“凰儿,喜欢我给你建的行宫吗?”

    女子身躯微微一僵,然后睁开一双曼目,回头抬眸看向男子,“你回来了。”

    “嗯,我发现如今这样真好,我只要走几步就可以回到你身边,如果事情不忙,待会晚上还可以和你吃个晚膳。”

    男子嗡声嗡气地伏在她的耳边说着,将她轻轻圈住,雍容轻笑一声,“我们在这里住下不走了好吗?如果有可能,凰儿,我们以后就把渚宫的朝堂搬到这边来。”

    金帐上绣的倾国牡丹也没有他脸上的容色夺人眼目。

    芈凰闻言微微轻撇嘴角,“你想的倒是美,这凤凰行宫不仅山水秀丽,华宫金殿之中,还藏着一个个如花美眷。”

    而且她父王怎么办?

    能同意吗?

    若敖子琰闻言,低低地轻笑落在她的耳边,“是啊!我也发现了我这边的美人是比楚宫多不少。”

    芈凰轻哼一声,瞪了他一眼,“所以反正如今我也有孕在身,驸马爷你好歹是当朝左徒,若敖氏的嫡子,不如挑几个绝色的美人纳入房中好了,免得委屈了自己。”

    “真的可以吗,凰儿?”

    若敖子琰挑眉看着她,大笑出声地拱手领命,“那本驸马可就谨尊太女命了。”

    “你去吧!”

    芈凰瞪了他一眼,“反正这宫里多的是,都是你挑选的,个个娇贵的很,说也说不得。”

    “哈哈,本驸马闻倒好大的一股酸味,可是为什么这么高兴,看来来日我还要再挑些更美的美人放在身边,这样某人就会日日思着我想着我。”若敖子琰半眯着笑眼,然后低头凑近她的怀里闷笑出声。

    芈凰懒得再跟他争这些口头之辩,反正也没有真正赢过他,于是转移问道,“西郊讲武能顺利进行吗?看如今这大雨不是一下子能停下来的。”

    窗外的雨声一直没有断过,叮叮咚咚地击打着窗下的玉石青砖,两个人煞时间就沉默下来,若敖子琰静静的拥着她,轻叹道,“在家中,真不想说这些朝中之事,凰儿就一定要问吗?”

    男人身上的龙涎香味冷冷地清幽地混入呼吸之中,曾经是那么喜欢,沉醉,芈凰在他怀里正目光微错地说道,“只是我心里总是有些不安,越椒,他弄来一个公子职,我总觉得他想害你,上次你们兄弟那样,根本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局……”

    若敖子琰摸了摸她的黑发,似乎想要抚平她心中的那丝不安,“好吧,你既然想知道,我就告诉你,越椒可能会自己策反西郊大营!”

    芈凰眉梢一跳,忍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西郊大营虽然大多数都是他的人,何尝没有我的人?”

    若敖子琰淡淡地将她的怀疑看在眼底,低低叹息一声,忍不住抱住她再三说道,“所以凰儿,不用担心,我已经全部安排好了,我一定会保护好你和孩子,不让你们受一点危险,相信我!”

    四下里寂静无声,金帐拖拽在地,床顶的琉璃宫灯和东宫的那盏琉璃宫灯一样在头顶无声地旋转着。

    一切都是那么相似。

    芈凰转个身看向若敖子琰,若敖子琰为亦看着她,目光相接,却好像从很遥远的时空看了过来,依稀间她又想起了那个大婚之夜。

    男人时而认真时而带点幼稚的懊恼神情,冰寒玉澈的声音,少有的温温的,带着难言的沙哑和压抑,一直在她耳边,不停说道,“凰儿,这不是在做梦,我是你的夫,你是我的妻,今生我们会一起携手走到那最高处,让众人都仰视于你,正如今日。以后再也没人能叫我的凰儿,弯下一分高贵的膝盖,我们还会一起开拓一个幅员千万里的大楚。就连如今的大周也远远不及。”

    他们还一起喝过合麅酒。

    说要一起度过此生。

    可是,恍然间她却发现身边的男人强大的让她觉得如此遥远,好像只要她一停下来,他就会走到更远更高的地方。

    芈凰想起这些,终于转身努力伸出手臂,勾住男人强壮的肩膀,紧紧依偎在他怀里,就像两只刺猬紧紧地收紧了彼此身上的最尖锐的刺,以为这样就可以紧紧拥抱在一起。

    轻轻说道,“嗯,我相信你!”

    她愿意再相信他。

    “等我们的儿子生下来,”若敖子琰闻言声音低沉,还隐隐带着几丝笑意和期待,“你负责相夫教子,我负责把我所会的都教给他,我要将他好好培养成一代君王,如果有可能我们还可以多有几个儿女。”

    若敖子琰亵衣如水般凉滑,芈凰窝在他的怀里,听他一点点说着他们的将来,心中的茫然更甚。

    很想问他一句:孩子生下来后,她以后是不是就深居简出,专心把她们的孩子抚养长大,甚至把她和儿子的王位让给他,然后一直等在深宫里,像她的母后那样等待爱人偶尔的垂怜和回眸一笑,终此一生。

    正如此时若敖子琰一把将揽过她,轻轻磨蹭着她耳边肌肤,低低道,“真想你就在这行宫里一直住下去,我就可以随时做完事情就回来……”

    语声渐渐的低下去,丰润的唇瓣从她的耳边摸索到唇边,带着魅惑无法抵挡的味道,浅卷缠绵。

    “嗯……凰儿,我们是不是再歇息一会?”

    寝殿中的烛光从金帐镂空的缝隙里温柔地漏了进来,洒在他们身上,一片深深浅浅的暧昧光影,两人相拥而眠。

    而殿外狂风卷着暴雨像握着无数条铁鞭,狠命地抽打着雕花窗棱,更远的天空浓云之下好像震压着一头满眼猩红的水兽,随时准备探出巨大的爪子搅的天翻地覆,大浪兴天。

    总之,雨越下越大,风越来越大。

    温度骤然之间就降了不少,一时间仿佛回到了春寒料峭之时,冷的楚人穿上了大氅棉衣,而狂暴的回南风穿梭过整个荆蛮大地,吹进了山间的金殿飞檐之间,呼呼地扑打着窗棱,将所有人的惊呼声抛在身后,而吹拂地更远。

    宫闱中,柔弱的牡丹,就算贵为百花之首,也不得不战栗地折服于地。

    山雨欲来风满楼。

    眼见风大,吹乱了整个窗帘还有床帷,司琴和司画二人努力地叫人一起关着巨大的红木窗子。

    “快点,快点,把窗户关好,别吵醒太女和驸马了!”

    而殿外小正子也急忽忽地走进寝殿中,站在金帐外小心翼翼地出声禀道,“驸马,令尹大人,司马大人,左右尹,右徒,各臣工全部到了,正在议事大殿等候。”

    若敖子琰听到窗户的响动声早已经醒来,闻言剑眉微微不悦地皱起,做起身来隔着金帐问道,“可知父亲大人这么急着赶过来,所谓何事?”

    小正子焦急地回道,“淮河至江汉平原整个下游全流域发生大水了,驸马爷。”

    若敖子琰闻言立即一把起身掀开层层金帐走出,“今年的雨势这么大,不是早就做准备了吗?”

    小正子被问蒙了。

    这些朝庭大事他哪懂啊,他只是个传话的。

    “驸马爷,小人也不知具体情况,不过雨势外面真的很大,就连从凤凰山回城的路据说也淹过脚踝了。”小正子把他从传令兵那边听到的消息回到。

    芈凰也没有了多少睡意,闻言问道,“这么严重?那令尹大人可有说怎么办?”

    “令尹大人召集全体朝臣紧急开会商议。”小正子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