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七章 紧急朝议(感谢东王公习的书单)
    虽然还没有到傍晚时分,可是天黑的已经相当于晚上,整个凤凰行宫鸾宫的大殿上灯火通明,能到的朝臣都到了,济济一堂,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提出先用膳,全部饿着肚子等着开会。

    就连芈凰在她的要求下也在大殿上设立了一个她的位置专门给她坐着旁听。

    偌大长达十丈长的长桌上,令尹子般居中坐在最前方,然后是芈凰和若敖子琰身为太女和驸马坐在他的左右手,依次下去是左右尹,右徒,四司,各尹,以及司工府全体工吏还有甚至连孙侯这些武将也被要求出席旁听,随时准备出动协助。

    偌大的长桌中央铺展了一张长有两丈的巨大水经图,标注了流经楚国的每一条河流,以及用红色标注了现在受灾严重的流域。

    成嘉将他早就安排下去的各个防汛监控小分队收上来的汛情汇报了上来。

    “最近这两三天,我全楚上下普降暴雨不断。大江淮河的水位已经超过往年的警界水位线,还有持续上涨的趋势,下面的各个郡县都有派人求救,所以才连夜召集所有朝臣以及司工府还有各位将领参与这次紧急朝议。

    如今由于淮河上游疏导不力,导致我们下游全面受灾,虽然今年我们已经早于先前一个月前已经把防汛的工作安排下去了,但是大水非人力可以阻止,下面的郡县也仅能组织监控,不能实施救灾……

    现在各郡县都在请求令尹大人派军支持,能下到下面的郡县,帮助当地的府兵组织救援工作,以最快的速度将我楚国今年水灾后的损失减到最低,将百姓转移到其他未受灾的区域进行安置,已经受损的农田,在大雨过后必须赶紧准备组织第二次播种,以防患下半年的收成大减……

    如果可能,甚至在灾后选择合适的地方引流疏导上涨的河流,或者修建新的大坝河堤,毕竟今年我楚国应该没有战事,可以开始准备着手水利之事了。”

    成嘉只说了几件事,可是救灾,灾后重建,还有事后水利兴修,件件都是大事。

    集合了整个楚国首首脑脑的大臣们纷纷小声地交流着。

    李老摸了摸花白的胡子,喝了一口参茶,提提神,没有说话。

    公输谨则是一脸悲伤,他感觉他这个司工真是快当上头了。去年年底救灾不力,今年拨了银子修堤的计划还没有落实下去,所以大水依然在楚国上下泛滥。

    而坐在他身边的公输年则认真地听着,完全不知道他此时的心声,胖胖的手中握着毛笔在竹简上沙沙记录着成嘉所说的每一个受灾的区域,准备想办法补救。

    成嘉的话虽说完了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底下交流的交流,可是无人提出方案或者表示意见。

    若敖子琰一直沉默地听着看着,曲指缓缓地敲击着桌面,最后扬眉问道,“你需要多少人,多少粮食?给个数字。”

    军队是有数的,粮仓也是有数的。

    “五万新兵,还有二十万担粮食。”

    成嘉报了一个他的人粗步统计上来的数字。

    芈凰默默地坐在一边听他们在长桌上,就这个数字展开了拉锯,成嘉想要五万之数,若敖子琰不同意,只能给他最多两万。

    “再多的没有了,你要知道正是因为我楚国再度发大水,要是晋国或者周边的秦国巴国趁机入侵,我们的军队被调离了,就会出现更大问题。我楚国如今中兴在望,如果被晋国趁火打劫,军队的气势一定会堕下去,再想来一场像庸国这样的大战趁势而起的机会就难上加难。如今十万新军已经训练完毕,两万人,你同意,可以即可领走开赴下面的郡县。”

    芈凰是知道大水救灾两万军队投进去,无异于杯水车薪,顶多能救的了几个临近的地方,而且如今下着大雨急行军赶赴到下面的城镇,可能赶到的时候很多城已经成了汪洋沼泽之地。

    而且若敖子琰给的还是新兵步兵。

    速度更是快不到哪里去。

    芈凰的心态是有一些变化。

    随着和成嘉的合作多起来,她知道成嘉并非是那些说空话的朝臣,所以对于若敖子琰的安排也是有异议的,毕竟山下大营中加上若敖四部的私军,有近三十万的军队驻扎,而她祖父孙侯在宛城边境对晋国秦国郑国蔡国等诸侯国的沿线上还有二十万驻军边防,那边靠近淮河更近,等汛期过后,如果从那边调兵显然比从郢都快,而且众所周知上游才是治水的关键。

    但是她也知道轻易调动边防驻军,很可能会被周边敌国间细发现动向,被人趁虚而入。

    两个人的意见都没有错。

    错的只是楚国地大物薄,天灾不断,人力有限。

    诚如成嘉所说,最好的办法就是趁着非战之年加紧解决内患,不过她记得若敖子琰也是有这个想法的,所以有点不能理解他此时不肯拨人的真正动机何在。

    毕竟他又怎么确定晋国会攻来?

    如此紧张手中的这些兵力。

    成嘉皱眉,思考了半天,然后淡然的目光落在长桌上的每一个朝臣,轻声问道,“还有其他大人愿意和嘉还有司工府一起的吗?”

    没有军队,总得有人精神上支持。

    不然独木难支。

    这么大的摊子。

    公输谨闻言第一个表示支持,而这也本来就是他的职责范围之内,如今也是再度补救了。

    经过白日里的救人事件后,孙叔敖和成嘉一翻详谈,尤其他以前在淮河一带驻军多年,对淮河年年发大水,民不聊生深有感触,想了半天,扬手说道,“我也一起,我孙家的铁卫军可以出兵三万,跟随成右徒一起救援,而且淮河也曾是我们铁卫军驻扎之地,那边我熟。”

    芈凰闻言有一丝犹豫,开口说道,“孙都尉,可是马上你就要大婚,此去非一时半会可以回转。”

    孙叔敖闻言摸了摸大头,咧牙笑道,“表妹不用担心,玄儿肯定能理解的。”

    孙侯坐在他的身边,蒲扇大的手拍在他的肩膀上,哈哈大笑出声,“好,我孙家好儿郎就当如此,生当保家卫国,死当战死沙场!去吧,爷爷支持你,想必三公主也是一个通情达理的,肯定也会支持你。”

    “是,爷爷!”

    孙叔敖用力点头。

    公输年闻言也举起手连连喊道,“我,还有我,请带上我,我想去实地考察各地的受灾情况,我们司工府今年一定要找出治水的方案。”

    公输谨闻言微微面晒,然后看着从小到大并不看好的儿子,眼眶微红,也拍了拍他的肩膀,“嗯,我们所有司工府全部下到下面郡县去,每个人都给本司工把当地的情况了解清楚,汇制成图,一定要解决水灾这个难题。”

    所有司工府的工吏闻言纷纷允诺。

    成大心和陈晃作为成氏的主力,和一些依附成氏的朝庭官员也纷纷附议。

    令尹子般看着纷纷表示参与的各个大臣,一直没有表态,一副严肃的神情,在成嘉答应后,只是淡定地喝了一杯茶,然后大手一拍桌面算是同意了,“好,那我们就这样安排,赶紧以最快的速度组织各地救灾,以免发生动乱。”

    既然所有人没有反对,接下来就是其他的部署了,尤其是对京师的部署,既然孙侯出了三万私军,若敖氏没道理不出人出力。

    令尹子般开口说道,“郢都是重中之重,无论如何都不能波及了郢都的安危,成右徒也要加紧防范,若有需要,可随时向我若敖氏申请调动派遣若敖六部的私军和五城兵马司的人一起配合你护卫京师的安全!”

    “好,多谢令尹大人的慷慨相助。”

    成嘉不吝感谢的赞美道。

    若敖子琰闻言没有再反对,郢都的重要性不言而谕。

    就算下面的郡县全都淹了,这里也不能淹。

    “那朝议结束,各位加紧吧,我楚国今年就在此事之上了。”令尹子般接过话头,做了最后总结和敲打,撑着桌子起身而起,然后带着其他朝臣浩浩荡荡而出,“成右徒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就继续吧!”

    “是!”

    成嘉颔首,带着孙叔敖和孙侯爷孙俩,公输谨和公输年父子以及司工府的工吏,还有成大心,陈晃他们都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选择了继续抗洪救灾大会。

    芈凰回头看了一眼殿中寥寥十数人,突然感觉心中一阵沉闷。

    这么大的担子,却只有这么一些人,比叫楚国出兵还难。

    “看什么呢?我们走吧。”若敖子琰转身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问道。

    “嗯,没什么。”

    芈凰点头跟上众人的步伐,现在所有的朝臣出了大殿都一脸兴致勃勃地要参观凤凰山行宫的建设,然后若敖子琰还命人准备了酒宴。

    这边的灯火辉煌,歌舞齐奏,美酒佳肴,美姬翩翩起舞,外面的大雨不停,可是依然不能阻止各个朝臣的远处大殿中的人的兴致,悠远的编钟乐趣穿透密集的大雨,回荡在整个山林之间。

    这些声音在芈凰耳边,吵吵闹闹的,所有人又围着若敖子琰开始敬酒,芈凰坐在若敖子琰身边忍住不耐,低声说道,“我先回去了,这边太吵。”

    “嗯,你先回去休息吧!”

    若敖子琰点点头,然后命道。

    “来人,恭送太女回宫!”

    经过大殿的时候,她站在门口往里看了几眼,里面成嘉和众人激烈的讨论着,眼看所有人的样子像在战场上准备十万火急的战斗,忙的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芈凰开口道,“司琴命膳房给孙侯他们送点吃的。”

    “是,太女。”司琴领命安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