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八章 九州风雨(谢谢雪月瑶儿的月票)
    议事殿里面的商议一直没有断过,时不时的小正子会传来一些他们商议的进展成果。

    芈凰也走进了寝殿旁边一个专门为若敖子琰准备的书房,里面有他这几日批复的一些奏简,她没有特意去看,只是随手翻了几个,无非都是朝堂上的一些小事,真正的重要文件想必还是在山下的大营之中,然后她走到巨大的书架间翻找着关于治水的经文。

    现存于世最大的治水工程当属大禹治水。

    这是一个到现在还造福北方中原各国百姓的大工程。

    大禹是第一个根据山川地理情况,将天下分为九个州,就是如今的冀州、青州、徐州、兖州、扬州、梁州、豫州、雍州、荆州,也因此才有了九州之鼎。

    他的治水方法是把整个天下所有的山山水水当作一个整体来治理。

    他先治理九州的土地,该疏通的疏通,该平整的平整,使得大量的地方变成肥沃的土地;然后他治理山,经他治理的山有岐山、荆山、雷首山、太岳山、太行山、王挝山、常山、砥柱山、碣石山、太华山、大别山等,就是要疏通水道,使得水能够顺利往下流去,不至于堵塞水路;山路治理好了以后,他就开始理通水脉,大江以北的大多数河流都留下了他治理的痕迹。

    他治水的方式不同以往,改堵为疏。

    如治理黄河上游的龙门山就是如此。

    龙门山在梁山的北面,大禹将黄河水从甘肃的积石山引出,水被疏导到梁山时,不料被龙门山挡住了,过不去。

    大禹察看地形后,觉得这地方非得凿开不可,但是诺大一个龙门山又如何是好,大禹选择了一个最省工省力的地方,只开了一个80步宽的口子,就将水引了过去。

    也因为龙门太高,许多逆水而上的鱼到了这里,就游不过去,于是许多鱼拼命地往上跳,但是只有极少数的鱼能够跳过去,也就有了“鲤鱼跳龙门”的典故。

    大禹治水一共花了长达十三年之久,新婚四天就上任,中途三过家门而不入。

    这是一个巨大而又巨大的工程,如果不能持之以恒,将会中途而废,也正是在他的坚持,咆哮的江河失去了往日的凶恶,驯驯服服地平缓地向东流去,昔日被水淹没的山陵露出了峥嵘,农田变成了米粮仓,百姓又能筑室而居,过上安定的生活。

    后代百姓为感念他的功绩,修庙筑殿,尊他为“禹神”。

    北方中原被他治理过的地方,也被称为“禹域”。

    但是大禹所在的时期,显然楚国都还没有产生,所以自然没有大禹这样的一代伟帝去治理这块无人之地。

    如今就沦到楚国面对年年洪水泛滥,楚国百姓流离失所,背井离乡,甚至因为没有固定的居所,导致无人耕种农田,饥荒时常发生,而饥荒发生又会引来周边列强诸侯的觊觎。

    根据地理位置,荆蛮之地又在大江以南的下游区域,每到汛期经过大禹治理过的北方中原都会平安度过,而迅猛的洪水却顺流而下冲击着整个南方,将整个楚国都沦为一片沼泽之地。

    如果再不治理,楚国将一年又一年饱受着这样的天灾,大战的频繁骚扰。

    可以说这将是阻止楚国别说北上了,将楚国内部最不稳定的因素之一。

    缓缓地阖上竹间,芈凰坐在长案后,久久地峨眉深皱,她很想知道成嘉会怎么做,这是他第一次担任治水要务。

    可是越是了解大禹治水的经过,芈凰越是觉得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如果能快速地转移百姓,加以安置已经是楚之大幸,而后期治水,显然他一国右徒不可能年年复年年,十几年如一日地耗在此事上,只有司工府奋起挑起整个担子才有可能,可是和这个公输谨的多番接触下来,这个司工大人,性格虽直,能力却远远不够。

    而他公输年少不更事,还需要锻炼,表哥到是对于淮河流域了解甚深,可是他只是一介武将,连朝政都尚且懂的不多,更何况治水!

    而孙家,她心中隐隐有一丝担忧,如今她深陷深宫之中,万一哪一天她消息闭塞,前世的惨剧是否会再度重演?仅靠芈玄可以吗?没有了眼睛和耳朵,她突然感觉就像如置寒潭,四周都是潜伏着的白蛇。

    只是此时的芈凰甚至不敢去想为什么楚国不能少了一个成嘉,若敖子琰的能力也是备受世人肯定的。

    虽然他们同为左右徒,终究这两个人是不一样的。

    望着窗外的风雨猛烈地吹打着窗棱,听着悠远的编钟古乐遥响在夜雨之中。

    芈凰不想去休息,这样的夜晚,她如何能休息的安稳。

    也许今年这场大水之后。

    紧接着还会有一场大战。

    心中各种思绪翻滚而过,第一次她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有为她不知道的明天而思考着出路,有为亲人不知道的明天而思考着生路,有为楚国不知道的明天而思考着前路……

    在芈凰为这场大雨而担忧的时候,郢都城内破落的驿站中,被人遗望的王孙满正找着锅碗瓢盆四处接雨,其他的周朝使臣早就去了又大又舒服的客栈,唯有他一个人还留守在这破落的驿站中。

    生活虽然很艰难很不便,他却高兴的不得了,打开破旧的门扉看着门外“哗啦啦”下个不停的大雨,大笑连连。

    “天助我成周啊!愿楚国这场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哈哈哈……”

    而在南方经历暴雨的时候,北方的天空也乌云盖顶,空气中有一种异与平时的沉闷之感。

    空中电闪雷鸣,一道道白色的闪电恍若白蛇,从南方横跨大半个九州划过北方的天空。

    桌上的烛火随着大风扑入“噗”的一声熄灭了一盏,其余仍在不断随风摇摆着,一个中年男人扶起倒掉的烛台,推开被大风死死压着的朱窗,遥望着从南方吹来的狂风袭卷了整个北境,朱窗打开的一瞬间,大风将他身上的青鸟官袍和青白的华发,整个吹拂的飒飒作响,他依然当风立在窗前,对他身后站着的赵穿说道,“今年楚国想必又要难以度过这个夏天了,如今正是我们收拾郑国之时。”

    赵穿闻言打了一个响指,“大哥,我就等你这句话,都等了一整年了!”然后他挥了挥手,向姬流觞,“流觞,走吧,我们去打郑国去!好久没有痛痛快快打一场了,要是顺便把楚国的宛城也端了就好玩了,哈哈……”

    姬流觞闻言大笑,跟着他一起出了赵府,然后依命回了他的公子府准备行装出发。

    “消息你也听到了吧!”

    姬流觞抱臂对身边一直死死跟随的楚国死间杨从说道,“以赵氏对你楚国的防范,晋国攻郑,战火随时可能会烧到你们楚国,算是我报答你家主子助我返晋的恩情吧!”

    “多谢公子报信!”

    杨从抱拳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