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十九章 好好回来!
    大雨一直在下,芈凰在窗前站了许久许久,看着远处的议事殿的灯还没有熄,而更远处的国宴厅中的乐也没有停,猛然转身道,“司琴,去拿我的大氅来,我要去议事殿!”

    “太女,这么晚,你不休息吗?说不定驸马马上就要回来了。”司琴犹豫说道。

    “出路?生路?前路?我们只有走出去才有路,在这里坐困愁城,何来有路?”

    这一句话,不仅是对司琴她们说的,也对是芈凰她自己说的。

    爱情和家庭她并非不想要,可是她的人生不想等待别人来拯救,也不想将希望全部寄托在他人身上最后悲惨收尾,她赌不起这一世,也赌不起自己和亲人以及肚子里孩子的性命和未来。

    凄风冷雨,芈凰披上一件大氅披风走出寝殿,带着司琴她们端着各式的点心和茶点,沿着下着大雨的曲折回廊,穿过假山园林,还有高墙相隔的议事殿,终于“吱嘎”一声推开沉重的殿门,然后她落下披风的帽兜,飒飒冷门随之吹入,吹散她一头青丝,在风中上下飞扬,仿佛一面黑色的凤旗迎风招扬。

    灯火通明的议事殿中,明亮的灯火顿时照亮了夜雨中匆匆而来的女子,一双曼眸亮如星辰看着殿中十数人,展颜一笑,“我能一起吗?”

    人世的风雨,并不是说停就停,就像这人世的命运,并非尽是人心的选择。

    但是也许从这一刻起,命运的巨大车轮终于再度轰然驶动了,将她的这一生载向她也更加不可预知的未来,但是那又如何?

    至少这一刻,她踏出来这一步,她心安了。

    当然她也知道走出这一步,意味着什么。

    但是她从不是听天由命之人,不然这一世就不会费尽十年之功,只为逆天改命走出新的一世,而不是重蹈覆辙。

    大殿的长桌之上,所有人循身望着风雨中而来的女子,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孙侯第一个说道,“快进来,傻丫头!这么大的雨站在外面都淋湿了!”

    “是,外祖父。”芈凰牵起裙摆,跨入大殿之中,然后走向成嘉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我也想来帮点什么,如果有任何需要的给我说!”

    成嘉先是狠狠愣了一下,这么晚了,这个时间她早就应该休息了,自那次他大姐的事情以后他也尝试过去东宫拜访,可是都被拒之门外,别说给她说上一些公子职的事情,可是就连见上一面都很难,如今这么晚她却来了。

    不管理由是什么,什么都没有再多说,他微笑了一下,“那一起吧!”只说完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转而看着孙侯继续问道,“孙侯,以往淮河发大水的几次救灾事宜,您都参与过,我刚才说的那些,您老能谈一下你的看法吗?”

    司琴和司画见众人桌上先前端来的晚膳已经冷了,又默默地换上他们新带来的点心,公输年真的饿惨了,他从来没有参与这么高强大的工作,救水跟救命一样,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抢时间,可是他们又必须将几个重灾城镇和轻度城镇全部划分出来,然后合理分配各地人手。

    就这些人,就这些兵,就这些粮食,哪里给多少,必须有个计较。

    但是能给他们计较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孙侯虽然在抗洪方面的知识不多,但好歹经历了多场的抗洪救灾,多多少少比成嘉公输年他们这些小年轻要见多识广一些。

    孙侯微微点头,开口道,“你按各郡县的受灾程度轻重缓急还有距离路程,来安排我们人员的分配是没问题的,但是以往一些重要的河堤也要派人负责加固,很多大灾都是河堤决堤了造成的,这是大问题。”

    然后孙侯又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一定要紧急调拨大量的砂石麻袋,命令各地府军和前往救军的军队全部待命出发奔赴抗洪一线,驻守大堤,司工府的人不用了,这本来就是你们的职责所在,你们每个人都要随军出发,监督每处受灾情况。”

    “是!”

    公输谨等司工府所有人点头允诺。

    “我还有要补充的,刚才我在会议上也听你们介绍了各个城镇的情况,你们司工府的人必须务必给本太女在各大支流以及大江沿线江堤上,分郢都,枝江城,邓城,唐城,随城,竞陵,荆门城各个重要城郡,由专门的负责人和各郡县县尹总负责。哪里出问题,事后本太女就找哪个!”芈凰环视着司工府的这些文弱的工匠们,寒声说道。

    成嘉也重重颔首,“对,人在堤在,堤毁人亡!这次本右徒也不会再给你们司工府任何人求情,如果稍有懈怠者,全部充军流放。而公输大人,出了事情,你要当首责!”

    必要的时候还是得给司工府这些官员加加发条。

    以往楚国连年大战不断,无暇将目光聚集在水利之事,可是如今非战之年,如果他们还是那样漫不经心,那他也不介意换一匹更好的工吏上去。

    芈凰和成嘉,一个太女,一个右徒,他们放出这样的话,无疑让刚才还心有抱怨的一些工吏心中一紧,“是,太女殿下,右徒大人,吾等一定会以性命守卫大堤!”

    “好!”

    成嘉双手撑在桌子上,环视众人道,“希望我们在座所有人都能团结一心,度过这次洪水,也希望我们能和百姓联合在一起,毕竟我们和军队的人力有限,关键时刻,我们还要依靠更广大的百姓对于家园的依赖之情,发动百姓和我们一起奋斗,而不是搞分裂,甚至拿百姓的人命去填补洪水这个缺口。”

    成嘉这个话必须说在前头,古代不同于现人代,没有发达的交通工具还有工程设备,下面的郡县可能也会发挥百姓的力量,但更有可能的是拿百姓和奴隶的性命去填补这个无情的缺口。

    “知道,右徒大人!”

    所有人颔首,就连芈凰也意识到他所说的言外之音。

    “那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所有人开始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准备出发!”

    临散会的时候,成嘉问侯了每一个在座的家里情况,语气轻缓地笑道,“时间紧急,大家可能马上就要上路,需要给家中老小报信的,全部在陈晃这边登记一下,稍后他会派专人为大家送信。这次如果洪涝过去,我也一定会为大家请大功!”

    得了成嘉的保证,众人闻言神情一松,“多谢大人!”

    然后众人陆陆续续出去准备,衣裳这些都不用准备了,到那边都会有现成的,吃食什么的干糖,成嘉早就让孙叔敖去准备军队开拔的事情了,成嘉缓缓收拾着东西,芈凰在对孙侯交待一番一定要保重身体后,也帮着帮忙。

    殿外豆大的雨滴滴落在青石砖身上,哗哗作响。

    殿内,芈凰默默收着东西,想着如何开口,终于将卷好的水经图阖上,隔着桌子推向对面那一人,抬头扬声说道,“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成嘉。”

    成嘉闻言手上的动作一顿,抬头看向对面的女子,大手也轻轻落在了水经图上,“什么事?”

    “我想请你如果在空的时候,教一下我的表哥,他这人一生从军,对于这些政事从来只是一知半解,身为军人也只懂得服从军命是天性……”

    “你是想让叔敖以后弃军从政?”

    芈凰的请还没有说话,成嘉已经闻音而知弦意,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可是他会愿意吗?”

    “总得试一试才知道。”

    芈凰想了想,说道。

    她知道她这个要求有点突然,可是这是她这么长时间思索的一条出路,她们孙家在朝堂上没有人,也相当于她没有耳目,一旦有人在朝堂上放冷箭对准了她们孙家或者她的后背,他们所有人都只能背动受死。

    相反如果孙叔敖弃军从政,也不代表他孙家的铁卫军就无人接手了,至少这两年还有他外祖父,培养新的亲信接班人也绝对来的及,再不济还有她在呢!

    “好,我帮你点拨一下叔敖,其实以他的性子,从军或是从政,都是为国为民,他会是一名好官。”成嘉缓缓说道。

    “嗯,我们孙家人,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朝堂上,始终都是忠于这个国家忠于百姓。”芈凰缓缓点头。

    即使这份愚忠,让她的母后死于深宫的重重阴谋,让她的舅父舅母死于晋人之手而无尸可收,让她的外祖父白发人送黑发人,但是这个国家需要这样的基石。

    他们二人也许不知道,就是因为他们私下的这一番举动,为楚国后世又培养了一个纯良的令尹之才。

    这恐怕是孙叔敖前生二十六年想都不会想过的未来。

    他一直理解的未来,就是浴血沙场。

    所有人都准备就绪,陈晃推门走了进来对成嘉说道,“二哥,车马已经备好,两万新兵已经整装完毕,我们要出发了!”

    “你快走吧!”芈凰闻言一笑,“此去一路珍重,救灾虽然重要,但是我觉得如果楚国不能没有你!”即使她有两分私心,但是楚国真的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成嘉这样关心百姓死活的朝中重臣。

    成嘉闻言愣住了,但马上点头一笑,“好,我一定会回来的!”

    “嗯!一路顺风!”

    芈凰如轻风般呢喃的话在这夜雨中送进耳里,她一路将他们送出殿外,甚至见他们上了马车还站在廊下目送他们远去,成嘉登上马车,过了好久才忍住掀开车帘回头一看,女子站在金殿的玉阶之上,头顶上盖着华盖伞,可是穿透无情的风雨,却一直追随着他们的离去。

    大雨哗哗地不停地下着,道路也是颠簸不已,雨水已经漫过将士们和战马的脚踝,可是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坐在马车中他看着长长的军队,微微牵起一丝唇角,握紧了手中的水经地形图。

    他一定会好好地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