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章 好我们走!(谢谢铃铛的书单)
    “公子,刚刚太女出了寝殿。”

    清浦悄然走进宴会厅,走上玉阶之上的主席之中,躬身向若敖子琰低声禀道。

    “可知太女去了哪里?”

    若敖子琰闻言握着金樽的大手一顿,皱眉问道。

    “宫女说太女往议事殿的方向去了。”清浦幽幽说道。

    “这么晚了,她不休息去议事殿做什么?”若敖子琰闻言握着金樽的手一紧。

    “太女好像十分在意此次大水救灾之事,所以去旁听了,然后成右徒他们出发的时候,又一路把他们送了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清浦回道。

    若敖子琰闻言再也不说话,捏着黄金酒杯,缓缓收紧,一双幽深的目子寒光凌然,“成嘉,怎么到哪里都是你!”

    “咕咚”一声金樽在他的大手中变成一团,滚落于地,向令尹子般告了一声退,若敖子琰大步出了国宴厅。

    ………………分割线………………

    “这么晚,你去哪了?”

    芈凰回到寝殿的时候,迎来的就是坐在殿中的若敖子琰的一声冷硬的质问。

    “我去送我表哥他们了。”

    芈凰走进殿中,看着他皱眉回道。

    坐在金榻上的若敖子琰却用一种很幽深的目光看着她,里面充满了探究,甚至不信任,“你确定你只是去送你表哥,而不是去送成嘉?”

    芈凰忘记了,整个凤凰山行宫都是若敖子琰的人,而她在议事殿的一举一动,甚至和成嘉最后的密语定然也有人传给了若敖子琰,不过她离开寝宫之时就猜到了会如此,只是没想到他还是对成嘉与她的关系心存质疑。

    听到这样的话,她的心中无疑是疼痛难忍。

    她为了他曾经一再地与成嘉保持距离,甚至妥协与他的无理要求,可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质疑,以前她把这个可以当作关爱,保护,喜欢,嫉妒,可是这样的爱为免够了!

    她是人,不是他的私有物!

    她心中顿时感到愤怒无比,她到底是他的妻子,还是什么?

    这样无孔不入的监视,到底把她当什么了?

    于是她开口说道,语气听起来平静无比,却是冷到极点轻蔑一笑,“那你的耳目,有没有告诉你,我和成嘉具体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她不想去解释,如果他从监视的人口中听到他们的对话,还对她心生怀疑。

    好,她认了。

    对这样的事情,一次两次三次解释,显然无穷无尽的解释是没有用的。

    “好,这件事情不说,那他们呢?清浦,给我把人带进来!”

    若敖子琰一身五尾凤的驸马朝服尊贵无比,坐在铺着织金毯的金榻之中,目光森寒地望着殿中刚刚被推进来的毛八等人,看着她问道,“他们,你们又怎么说?你口口声声说相信我,可是一转身派人潜入凤凰山大营,不告诉我。”

    他的话落,一声熟悉的低呼在身后响起,芈凰回过头去,只见毛八,小里子,阿信他们十几个人被当作俘兵一样捆绑着双手,被清浦和杨蔚他们带人推推攘攘地押了进来。

    毛八他们见了她顿时一脸丧气,挣扎着说道,“驸马,这件事情,跟太女没有任何关系,是我们私自闯入大营的,驸马要军法处置我们,我们无话可说!”

    “是的,驸马要打要杀,敬请责罚,此事和太女没有半点关系。”小里子他们也纷纷点头。

    被抓到的那一刻,他们就决定要将太女撇清。

    绝不给凰羽卫抹黑。

    芈凰见此已经知道她想要探知凤凰山大营的事情被若敖子琰察觉了,殿中的烛火随着殿外扑入的冷风不断闪烁摇曳,映照地上座中的男人面色明明灭灭,看不分明。

    空气中有一种难言的火药味。

    芈凰身后的司琴她们和高坐在殿中的若敖子琰的清浦他们,双方静静地互视着,有一种心冷油然而生。

    对面男人森寒的气息扑面而来,声声质问更是先声夺人,芈凰闻言双手握拳,压抑着心中的愤怒,一摆手,“毛八你们不用为我太脱了,就是我叫他们去查凤凰山大营的。”

    毛八他们闻言被捆着手仍然拼命摇头说道,“太女殿下,此事跟你无关,都是我们自己擅作主张!”

    “你们到是主仆一条心。”

    若敖子琰看到他们这样相互袒护突然一笑,剑眉一侧轻挑,看着毛八他们仿佛上位者看着蝼蚁一般无情,“不管你们是自做主张还是被人指使的,擅闯军营,都当以间细问罪斩首示众。”

    他的话落,只见清浦一个眼神,杨蔚他面现不忍但还是命人将毛八他们拉出去,准备军法处置,一个个凤翎卫拔出长刀抵在毛八他们年轻的颈项上将他们要推了出去。

    “杨蔚,你是我凰羽卫的千骑统领,不是若敖六部的将领。你给我放人!”芈凰看着他冷声说道。

    杨蔚犹豫了一瞬间。

    清浦闻言催道,“这些人刺探军情,死有余辜,还不按照驸马的命令把人拉出去,行刑!”

    “是!”

    杨蔚身为若敖氏的家将有十八年,闻言不再犹豫。

    就在杨蔚动手将人要拉出去的时候,一把锋利的大剑顿时拦在了寝殿门口,司剑横剑在手,一夫当关,“太女殿下说放人!”

    若敖子琰见此,目光顿时锐利无比地对上芈凰同样凌利无比的眼神,寒声说道,“你确定要阻止我行刑?”

    “我只知道他们是我的人,包括杨蔚他们全部是上了朝庭征召的凰羽卫的武将,如今他不听我号令,等同叛逆,我有权剥夺他的千骑统领之职。”

    芈凰一字一句地强硬说道,然后目光在门外匆匆闻信赶来的霍刀还有欧阳奈,惊风身上一一落下,“还是你们也要背叛凰羽卫,改投驸马座下?”

    “那今晚就全部给我站出来,我一次全部成全了你们。”

    曾经三年并肩作战,浴血沙场,不过是她把他们都看的太重了,而他们从始至终效忠的只有他们最初的主子:若敖子琰。

    既然如此,不忠心的属下,留着也没有用,迟早如今天一般是她视为自己人的人将刀锋举向她。

    “驸马殿下,这是做什么?我们都是自己人?”

    霍刀冲开司剑的阻拦,走进殿中求情说道。

    若敖子琰没有说话,清浦已经一个眼神,殿外所有的凤翎卫全部拔出腰间的长剑,拿起了手中的弯弓,将锋利的剑尖和幽冷的箭矢对准了毛八他们,满目森然。

    “将他们立即军法处置,凡有不服者,一律按照同党处置!”

    “殿下!”

    霍刀猛然上前一步,沉声大喝,“不可啊!这些都是我们凰羽卫的兄弟!也是太女的人!您这样做,会伤了彼此的情分的!”

    可是在殿外除了凤翎卫的人中,有一些军士中还混有原先被若敖子琰打散的凰羽卫的五千军士,他们闻言面对殿内殿外的长剑冷箭,一个个握紧了拳头,满目通红,然后“唰”的一声也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大吼出声,“我们是太女的凰羽卫,不是驸马的凤翎卫,也不是若敖氏的若敖六部的私军,我们的兄弟不接受其他任何人的军事审判!”

    “对,放了我们凰羽卫的人!不然我们杀进去,救出他们!”凰羽卫的将士纷纷吼了起来。

    “放了毛八他们,他们不隶属于驸马管辖!”

    所有的凰羽卫都神情愤怒地看着那些拿着刀剑架在毛八他们脖子上的凤翎卫。

    毛八他们眼眶通红地摇头,“不要管我们,我们任务失败,就该接受这样的结果。”

    面对着森冷的箭矢和刀锋所指,芈凰双手一直笼在袖中,紧紧死扣着手心,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若敖子琰会做到这么绝情,眼中再无一丝一毫的心痛,而是面无表情地沉声说道,“好,你问我为什么派人查你!我现在就告诉你!”

    “司画把那张药方,还有医老的药方,郑院首的药方都呈给驸马看看,驸马如此的医术高明,身为御医院院首,相信一定会看出这三张药方的差别!”

    司画闻言将一直随身携带的三张药方拿了出来,缓步走到若敖子琰前面,双手呈了上去,“请驸马过目。”

    若敖子琰看着三张药方,除了他的,另外两个都是普通的安胎药,就算助眠,也全部都是轻度的。

    什么都没有说,他铁青的脸色已经说明了一切,目光一凝,“你怀疑我?”

    “我怀疑你?还不如说你在怀疑我什么?”

    芈凰笑了笑,眼中有了一丝悲凉,她什么都不和他争,想要尽力去维系这个重生一世好不容易建立的小小的家,可是到最后却要这样无所不用其极地防备着枕边之人,她比谁都心痛,但是她看到了什么,枕边人如今拿着刀剑对准了她同生共死的战友。

    “司剑,给我把惊风带进来!”

    司剑“唰”地一声,收了手中的大剑,一双浓眉冷然看着手持长枪的惊风,毫不客气地揪起他的领子,如抓小鸡一样让他毫无反抗之力,“给我滚进来,你这个凰羽卫的叛徒!”

    惊风年轻的面庞闻言脸色顿时晒红,但是他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叛徒,“我从一开始就说过,我忠于的只有驸马一人。”

    “好,你听到了吗?你的人说的话。”

    芈凰闻言轻笑点头,扬眉又道,“你说我让毛八他们监视你的大营,那惊风呢?惊风整日守在东宫内外,每个进出的人都要盘察,甚至就连我要去哪里,他也要向你随时上报,你这就不是监视?”

    “从今日起,惊风从我凰羽卫以及禁军中除名,永不录用!”

    “是,太女!”

    司剑大手一把摘去惊风腰间凰羽卫的火凰腰牌,“你以后都不是我们的人,下次姐姐我见到你一次打你一次。”

    惊风被狼狈地摔在地上无法反驳。

    “还有杨蔚!”

    芈凰目光接着落在护了她三年的杨大哥身上,曾经他用性命相护自己,如今却离她而去。

    霍刀,欧阳奈面面相觑地看着司剑再度夺去杨蔚的腰牌,杨蔚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她深施一礼,“太女,属下以后不能随侍左右,请珍重!”

    芈凰也对他一拜,“多谢杨大哥这三年维护之情。”

    “太女,我……我们从没有背叛凰羽卫……”

    霍刀和欧阳奈知道该他们了,可是他们没有离开凰羽卫的打算,从来都没有过。

    “所以,你们现在是要选择继续做凰羽卫,还是驸马爷的凤翎卫?”芈凰看着他们,一字一顿地说道,把选择权交给了他们。

    “我们……我们不想离开凰羽卫!……”

    欧阳奈,霍刀他们为难地说道,一个是旧主,一个是这三年来发誓效忠之人,最后双双对视一眼,重重跪在地上,“我,老霍,我,欧阳感谢驸马爷这么多年的栽培之恩,但是如今我们都是凰羽卫的千骑统领,不能弃兄弟们不顾,请驸马受我们三拜。”

    话毕,他们二人双双用力磕头,每一声都将青石砖身敲地“嘭嘭”作响,顿时额头青红一片。

    “欧阳奈,霍刀,你们这是要背叛驸马吗!”清浦见此扬声愤怒地质问道。

    “既然他们选择了凰羽卫。”

    若敖子琰闻言说道,声音不大,却顿时制止了清浦的话,“他们要走,就全部都走!我若敖六部不留有二心之人。”

    清浦闻言死死瞪着他们,觉得他们两个如此行径是对公子的最大欺侮和背叛,说道,“公子,他们这样的行为绝对不能轻饶!”

    芈凰闻言冷冷地了清浦一眼,冷然说道,“清浦,如果你不是驸马的人,几次三番如此质疑有军衔在身的千骑统领和本太女,本太女就可以处置你!”

    若敖子琰在这一刻终于知道对面的女子今天是绝不会退一步了。

    若敖子琰面色终于难看起来,缓缓皱起眉来,沉声一字一句地说道,“凰儿,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关系,他们和你是什么关系?“

    芈凰看着他一字一句回道,“我知道!”

    “那你还要为了一群无关紧要的人,和我为敌?”

    殿中双方剑拔弩张,人人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丝声音望着殿中的年轻新婚夫妻,殿外大雨不止,时而雷声隆隆,银蛇狂舞,如墨的苍穹就好似被人捅破了一个窟窿一样,天河之水,不要钱似的倾泻而下。

    一道白电“轰然”一声炸响在大殿之上。

    殿外一棵梧桐古树,顿时在大雨吕被烧的漆黑。

    “是天神降怒了!”

    不知道是哪个胆小的宫女顿时害怕地捂住了耳朵,叫了一声。

    恐惧就像是空气一样传播着每一个人,许多宫人纷纷躲闪地将自己的身影向寝殿后方避开,生怕卷进了二人的雷霆风暴之中。

    殿中的男女,一坐一站,相互彼此对峙着。

    “我知道你是我发誓要维护一生的丈夫,可是他们也是和我一起在楚庸战场上出生入死,生死不弃的战友,我只知道他们今日不弃我,我芈凰今日也绝不会弃他们于不顾!”

    “一句话,今日我非要带他们走!”

    若敖子琰闻言目光起伏不定,一丝怒气和冷意从他身上缓缓散发出来,许久他突然起身向殿内走去,一边走一边沉声说道,“来人,将太女连夜护送回宫!凰羽卫的五千军士从此不得踏入凤凰山大营一步,否则军法处置。”

    清浦已经命人看了芈凰司剑他们一眼,命人不甘地放了毛八他们。

    “若敖子琰,多谢!”

    芈凰点头谢过。

    但是这句感谢是为了他放了毛八他们。

    冷风吹拂过她渐渐丰盈的身体,带来一阵一阵的寒冷,透彻心扉,她深深地望着若敖子琰的背影越走越远,望着这个与她喝过合麅酒,发誓要一起走到这天下至尊之位的男人,突然觉得她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他一般。

    权力就这么让人痴迷?

    转眼间良人成为防备之敌人。

    这世间最无情就是这帝王之家吗?

    王权之路,到底是一条什么样的路?

    前后两世,铺满荆棘,处处刀锋,重重阴谋,人心难辨……

    这条路上,父亲不是父亲,妻子不是妻子,儿女不是儿女,爱人不是爱人……

    我的孩子,有一天你也会经历母亲所经历的这一切吗?

    殿外的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吹起她身上的大氅披风飒飒作响,隆起的肚子顿时隐隐作痛,她却紧紧咬着牙,命道,“司剑,霍刀,欧阳奈,带上毛八还有所有凰羽卫兄弟,我们现在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