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一章 去追她吗?(感谢忘忧下了愁1000打赏)
    “公子,真的就这样让太女走了吗?……”

    江流看着站在风雨中的观景台上眺望远方离去的车队的若敖子琰,犹豫不解地问道。

    若敖子琰什么都没有说,清浦却站在若敖子琰身旁一直为他撑着大伞,试探说道,“公子,刚才是清浦鲁莽了,所以才气走了太女……属下已经安排了马车,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清浦,你也认为我该追吗?”

    若敖子琰闻言却依然皱着眉,大手曲指敲打着雨中的石栏,溅起滴滴的水花之声,良久看着风雨中那越来越小的黑点,反问道。

    “公子,清浦以为太女毕竟是太女,代表着大楚的王室,公子身为驸马理应现在追上安抚住太女的情绪。”

    清浦边说边看着若敖子琰手上的动作,他一直漫不经心地敲打着石栏,就连水花将黑色的五尾凤朝凤浸湿一片,也没有注意,于是话锋不经意地一转,“但是,太女如今的心意明显偏向于右徒大人,无论是政见上,还是想法上,都不能理解公子想要振兴我楚国兼并北方的抱负,甚至对公子心生防备。”

    若敖子琰眼神淡漠地看着飘渺的雨幕中再也看不到的车队痕迹,没有继续说话,但是仍在曲指敲打着石栏说明他有在听。

    清浦眼珠子微微转动着,组织着合适的语言,“不如公子给太女点时间,等太女情绪缓和了,过几日再回去好好安抚,这样她才能更好理解公子的话……毕竟再怎么说太女还怀了公子的孩子,是不可能离了公子的。”

    江流闻言急急地说道,“清浦,你说的什么话啊?”

    清浦只是淡淡瞥了江流一眼,眼见若敖子琰没有出声反对,终于大胆地说道,“不过公子还是得紧着东宫的人看着太女,清浦只怕太女今日情绪失控,也许会被右徒大人趁机利用……”

    “那这样,我们才更要回去啊!”江流说道。

    猛然间,若敖子琰回头深深看着说话肆无忌惮的清浦,那双幽深的眼眸目光星寒如箭打量着清浦。

    清浦感觉自己仿佛是被天上的神祗死死盯住,钉在了原地,紧张地双手紧握着手中的大伞,但是他仍然硬着头皮回视过去,看着他心中的王者说道,“不如就由清浦安排一些人先跟上去,一路上小心保护太女,也好让公子安心。”

    良久,若敖子琰开口道,“那这件事情,你就去安排吧。”

    “是。”清浦领命安排下去。”

    惊风觉得自己越来越无法揣测公子的心意,自从驸马成了当朝左徒之后,每一个命令都让他捉摩不透。

    屏退众人的跟随,若敖子琰独自一人回了寝殿,命人铺好床后,落下金帐,独自一人仰头躺在床上,看着床顶上的琉璃宫灯,从来运筹帷幄的男人难得地开始发呆,许久带着一丝懊恼和沮丧,对着空气出声问道,“凰儿,你就不能安安心心地站在我身后,等我把一切捧到你面前吗?”

    已经是快要天明时分,可是天空依然半点晴朗的样子,大雨依然在下。

    城外大雨中急步行军赶回都城的凰羽卫护卫着中间的一辆四驾华盖宫车,在清晨中等着进城躲避大水的行路百姓和商旅中显得那样明显。

    回城的宫车上,芈凰难受地蜷缩在柔软的车垫之上,紧紧地揪紧了身上的衣服,满头大汗,司琴司画她们焦急地跪坐在一边,拿着热毛巾为她擦汗,眼眶微红,害怕地说道,“太女,我们现在还是回去找驸马吧!不然孩子有事了怎么办?”

    “不,快点进城!”

    芈凰死死咬牙说道,“医老在宫里,去找医老还有郑院首!”

    然后话落就疼的晕了过去,耳边只响起最后三人的惊呼,“太女,太女,你怎么了?”

    “快点,快点,司剑,霍刀,你们赶紧加快马车回宫!”

    渐渐地,芈凰她沉入到梦里,一个森森可怕的梦里。

    她又梦到前世白龙池边她被芈昭母女派人推下白龙潭的情景,这次她再也不是藏在白龙潭底,而是白龙正紧紧缠着她,她的孩子,她用双手紧紧护住肚子,可是白龙却用巨大的蛇尾缠住她的颈项,她漂浮在水面上,渐渐不能呼吸,上一世那种死亡的恐惧再次逼迫而来,一点点蚕食着的她的神经。

    她如何挣扎都没有用,良久,眼角的余光中所及之处,岸边之上有一双金线绣五尾凤的朝靴漠然地走入她的视线之中。

    她再度伸出手,拼命地向那个人求救。

    可是那个人却丝毫没有回头。

    就连一眼神也欠奉。

    视她为尘埃。

    不过这一次,她终于看清那个人的背影,那个高大伟岸如山的背影,那个前世她并不熟悉的背影,今生却熟悉到日日夜夜都在眼前。

    那个身影正是日日夜夜依偎在她身旁的枕边人。

    不!

    她不相信!

    她不相信眼前看到的!

    可是她渐渐没了呼吸,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唇边噙着一抹她十分熟悉的轻蔑的轻笑,缓缓地走向前世身穿凤袍笑的十分得意的芈昭。

    她想发出一丝声音,然后终于喊出来了,“子琰,救我!——”

    那个人闻声回头,她看到了什么,她看到了!

    他站在芈昭身边笑着问道,“凰儿,你要我怎么救?”

    一瞬间,她猛然从恶梦中惊醒,满头冷汗,拼命摇头: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她不相信,她不相信梦里看到的一切。

    可是低头间,她看到了床边放着的男人的五尾凤官靴,和梦中的一模一样,金色的绣线织就的五尾金羽凤凰在朝靴上缓缓展翅飞过。

    在东宫守了大半夜的成贤儿第一个发现芈凰醒来,冲到床边看到她满头大汗,正目光怔怔地盯着床脚蹬上的一双靴子,说道,“太女,真是太好了,你终于醒过来了,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不过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

    司画她们也焦急地围了过来,“贤夫人怎么办?我们要不要通知驸马你爷?”

    成贤儿闻言皱眉,唤了半天,见她半天也不说话也没个反应,然后一转身连忙叫小晴出去喊人,不久小晴拉着医老还有郑院首进来,其他人守了一整天也闻信赶来。

    医老走近凤床边,弯着腰,双手在芈凰眼前挥了挥,只见她目光呆滞,眼珠子一动不动,不知道是看在哪里,床边只有一双男人的靴子,应该是驸马的靴子,然后抬起头目光落在她目光聚集之处,一张老脸顿时皱成一张菊花,“唉……这应该是常说的惊魂症了,老郑,你开副安神汤药来给太女,人醒来就没多大事了。”

    郑院首一边点头,一边暗自生气自己老是被这个民间大夫给支使,但是他又没有任何理由反驳。

    这几日医老在宫中,他确实趁着医老来御医院抓药的机会每次学了不少闻所未闻的医理。

    医老向众人挥了挥手,“大家先暂时出去吧,让太女静静吧。”然后背着手佝偻着小驼背缓缓地走了出去,看着殿外已经大雨暂时停止的天空,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傻小子什么时候能回来,想必如今他已经到下面了吧!”

    东宫之中,一个禁军侍卫悄然地将一封信传给了传信兵,“这是太女的情况,请立即转交驸马。”

    凤凰山大营之中,加急的传信被传了回来,清浦缓缓展开信简,看了一会,说道,“既然醒了,又有那个医老在,想必也无事,这事就不用禀报驸马了,如今所有新兵都在准备三日后的田猎大会,驸马太忙。”

    “是。”传信兵闻信回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