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二章 江河赛跑(感谢一夜织秋裤500打赏)
    大雨初停,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终于有了暂缓的趋势。

    虽然天空还是阴沉沉的,乌云盖顶,没有丝毫散去的迹象,似乎是在酝酿着下一场更大的暴风雨。

    成嘉和孙叔敖所率领的两万新兵直接奔赴到了江汉平原的江河三叉交汇口时,从上游淮河流入汇大江的的洪水夹杂着沿途的沙石,家具,牛羊牲口,甚至房屋的屋檐……水中时不时可以看到一些百姓浮在一些木板或者树干之上,顺流而下,冲入更加汹涌澎湃的江河之中,最后汇入云梦泽地。

    轰轰隆隆的震耳欲聋的水声不断抽打着两岸的河堤,将这里变成一片汪洋。

    江河海啸,万马奔腾亦不及如此,声势滔天。

    每个人都触目惊心地站在大江边。

    公输年站在高地上,揪紧了手中的木尺,“这洪水人力真的能阻止的了吗?”

    奔腾的江水,太吓人了!……

    而那些漂流在河上的百姓,他们想救也无能为力。

    成嘉他们紧紧皱着眉头看着奔腾的江水从面前呼啸而过,只剩下屏气凝息,不发一语。

    大堤的两边已经站满了人,随着成嘉他们的到来,在江夏县县尹江泽的带领之下,一行人迎了上来。

    江泽是一个中年官员,他带人走到马车边,对着下马车的成嘉和孙叔敖,公输谨他们恭敬行礼,“成右徒,孙都尉,公输大人……你们总算到了,我们等你多时了。”

    “江大人,辛苦了!”

    成嘉看着一脸憔悴赤着脚而来的官员,点了点头。

    江泽闻言一脸丧气,然后一边在前带路,一边笑着调侃道,“唉,都怪我老江取错名字了,所以才导致我们江夏县全部变成了一片泽地。”

    双方闻言皆是一笑,被洪水震撼住的心神也随之轻松两分。

    “这个哪能跟江大人有什么关系呢?”

    “唉,说起来这都是我们江氏祖辈的错,如果我们不氏江,幸许这云梦泽也不会成为各地江河汇流之处……”

    “呵呵,江大人说笑了,江大人乃江国后人,名门之后……”众臣纷纷笑着摇头。

    江泽一边笑着说着江家的趣事,一边快速地说过云梦泽这边的情况,而成嘉他们大步跟上江泽朝着大堤走了过去。

    位于郢都以东,汉江与大江相夹之间的云梦泽本来就是一片湖泊,如今洪水从上游荆江,淮河,全部冲击而来,直接将此地淹成一片汪洋大泽。

    从郢都而来的众官员本来干净的朝服随着土堤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泥泞,而全部脏的没法看,也没法穿,最后干脆所有人学着江泽他们的样子,把官靴一扔,丢在了路边,赤着脚沿堤视察情况。

    每隔一段距离,都可以看见江泽让人准备的一袋袋早就准备好的砂袋,这也是成嘉他事先一个月就给下面可能重灾郡县提过的,看来江泽这个县尹很尽责,已经早就准备好了,这也为他们抗洪节约了时间,远处高地上也已经搭起指挥抗洪的一个个帐篷,旁边还有征召的徭役正在将填装砂袋,全部整整齐齐地堆在了一边,随时要用,随时可以搬到堤上。

    沿堤上竖立的水位警界石碑虽然没过了一半,可是各种物资,府兵,徭役,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亲眼看到江泽他们布置好了防汛抗洪第一现场,成嘉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不少,情况至少比他想象的好,江夏区云梦泽这一带受灾最严重的地方如果控制住,也算是大江下游的郢都可以守住了。

    成嘉也微微点头,转过身,看着前面带路的江泽道,“江大人,此次洪汛过后,本徒回京之后,一定会向朝庭为你请功!”

    “右徒大人谬赞了!”

    江泽闻言连连惭愧,又开始讲他那个“江泽”的笑话,不禁让成嘉终于心头轻松了一截。

    成嘉点了点头,转头对着他命令道,“江大人,麻烦你安排一下我们的住处。”

    “好嘞,成右徒放心,您和孙都尉,公输大人所有人的住处已经安排好了。”说完,江泽领着成嘉沿着大堤向上走去,那边府兵指挥着徭役还有征召的当地百姓和世家豪强出的奴隶正在就地将冲涮而来的砂石填装成砂石袋。

    成嘉走进帐篷里面,帐篷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一应桌椅床铺都已经备好,如今天比较阴,帐篷里还点头油灯。

    因为椅子缺乏,所有官员,都是站着的,唯一的椅子就连成嘉也没有坐,就给了做记录工作的公输年坐着。

    众人团团围着唯一的长桌展开水经图,然后命江泽把他们监测的实际情况再细细标注了一边,“这就是我们云梦泽一带如今决堤的两处,一个是流进汉水的,一个是流进大江的,一旦大雨再下,我老江真的很担心,直接会淹到下面的郢都和鄂城等地。”

    江泽的话一说完,所有人的神情再度严峻起来。

    成嘉想了想对江夏县的所有官员神情肃穆地说道,“江大人,你们还缺少什么?粮食,砂袋,人手,如果你们需要的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只要我能向朝庭申请下来的,我都会一毫不犹豫地支持你们!并且在此次洪水过后,为你们江夏县所有官员表功。”

    成嘉的话看似是为他们请功,可是江夏县所有官员都知道,其实是在给他们施加压力,如果他们所有的要求他都尽力办下来了,而这场洪水还是没有抵御过去,可想而知这份功劳也得不到。

    毕竟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相反,这种天灾人祸一旦控制不住,还会担上大的干系和责任。

    但是如今成嘉已经亲临现场监督,他们不做好好做也得好好做,而江泽也不是没有责任感的人,点头应道,“成右徒,目前,我们能征集到的百姓家和商家的麻布袋全部征召了,但是如今天无偿的,事后肯定要补偿给这些商人和百姓,而砂石还好说,从上游冲涮了大批的砂砾到我们云梦泽一带,百姓和徭役们已经在搬运了,我看了一下如今来的军队也有两万人。云梦泽的防汛工作,从上个月右徒大人你及早发布《防汛令》我们已经开始准备启动二级戒备了,大堤上随时都有人监测水位,到如今大雨下了三天,已经进入全面的戒备状态中。我们的不少人长期淋在雨中,泡在大水中,身体已经达到极限,需要大人带来的人能赶紧接替上。”

    听到江泽的解释,成嘉没有说话,沉吟了一下之后,立即对孙叔敖说道,“好,叔敖马上换上我们带来的新兵,还有我们带来的一万个麻袋交给江大人,务必配合他们保证沿岸河堤的安全。”

    “是!”

    孙叔敖领命出去安排。

    对于成嘉快速的响应,甚至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安排,江泽也终于放下一颗心,他真的很怕这些朝庭下来的大臣来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他带他们去好好休息,然后等他们休息好了再开始说抗洪的事情,那时候就只能靠他们自己支撑了。

    话音落下,帐篷的帘布被掀开,一个身上插着红色金凤小令旗的监督河堤的巡防兵走了进来,快速地说道,“江大人,不好了,上游的水位猛增,估计不久后就要冲到我们江夏云梦泽这边了,估计不到三个时辰就会过境!”

    随着巡防兵的话音落下,成嘉以及所有人的颜色都为之一变。

    上游水位上升,按照如今的河流速度,他们只剩下三个时辰的时间赶紧加紧抗洪工作。

    所有刚刚赶到云梦泽的官员也好,士兵也好,别说坐一下,估计吃口饭的时间都没有了,而三个时辰后又肯定又黑了下来,大晚上的抗洪,什么都看不清楚,这个压力瞬间增大了少。

    沉吟了一瞬间,成嘉对众人说道,“赶紧叫你们的府兵和徭役全部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养足精神,晚上还有大战!而我们的人只给一柱线香的时间吃点干粮然后立即行动!”

    “所有刻不容缓!”

    “是,右徒大人!”

    众人像是上发条一样纷头行动,和时间赛跑,和江河赛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