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三章 大厦将倾(感谢楚芸的书单)
    时间,一点点的推移。

    大堤上,一片忙碌的景象。

    所有能用来拉东西拉人的车马牛牲口全部被征调,就连成嘉他们来时的马车也被征用,然后全部用来装砂石。

    所有的士兵赶着各式车马牛甚至驴子,或者实在没有代力的牲口全部干脆赤裸着胳膊和脚扛着一袋袋麻袋,在土堤上来来往往地运送着大批的砂石,然后卸载在可能决堤的口子附近,有的砂袋被用来填补河堤的缺口,有的砂石用来对河堤进行加固加强,还有的砂石则根据公输年他们讲算出来的水位高度在较低的河堤处进行加高,以最快的速度垒成一道防洪高墙。

    山坡上的帐篷中,成嘉一直坐在桌子前向江泽资询着云梦泽的各种情况。

    在春秋这个时期,如果纯靠人防死守,就这点人口面对自然天灾根本是螳臂当车。

    他想再在此处再找一个缺口出来,让上游的江河冲涮到这里的时候,根据流速和方向,然后找一个最佳的位位置进行变道,改变它们下游的方向,尤其是郢都而去的方向,只要能减少一部分的大水流量,等到了郢都情况都能好的多。

    对于云梦泽的百姓来说,他们拼尽全力希望保住家园。

    可是,对于成嘉来说,身为当朝右徒,此次防汛总指挥,他还要站在更高一个层面去考虑楚国全境流域的洪峰汛情,将全国的损失降到最小,而郢都自然是重中之重。

    而云梦泽本是楚国大江和汉水两条江河相夹形成的最大的湖泊沼泽地。

    不过在后世,云梦泽因为大江和汉水带来的泥沙不断沉积,形成了汉江三角洲,所以范围逐渐减小,最后变成了一些零星的一些小湖。

    他记得好像后世旁边还有一个大湖,可是如今水经图上圈出的云梦泽区域,并未出现后世闻名的洞庭湖还有它的支流,只有一条大江横贯整个楚国,而现在这边还是楚国的一片人烟稀少的沼泽无人区,如果他派人将这块河堤凿开,然后将水引入洞庭湖,借着大洪峰过境应该就能很快冲击形成新的湖泊,只要水放走了,也大大降低了下游的洪峰压力。

    成嘉一瞬间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大禹治水,也是改堵为疏。

    为何他在大禹之后就不能如此顺势而为疏导洪水呢?

    于是他将他的想法讲给了江泽,公输谨,还有江泽他们听,征询他们的意见。

    公输谨闻言面有迟疑,“大禹治水,确实只要凿开八十步的口子就成功在龙门放水了,可是如今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在哪里选择合适的放水的缺口呢?”

    江泽对云梦泽周边最为了解,闻言脑中快速地运转着,然后双手一拍。

    “右徒大人这个主意太妙了!我到是知道一处位置,那边地势低,有一片小形湖泽,如果洪水过境的时候都会经过那边,只要我们现在命一拨人赶紧挖开一道口子,今夜就不会那么艰难了。”

    成嘉手中拿着鹅毛笔在水经图上快速地一圈,指着后世洞庭湖的位置问道,“是不是这个位置?”

    “对对对,这里有一片无人洼地,右徒大人你怎么知道的?”

    江泽连连点头,连日的担心在他眼前驱散,心中对成嘉佩服万分,他楚国有成嘉这样的右徒,真是百姓之福。

    他为官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位当朝大官将这些事情亲理亲为的,就连当朝令尹每次颁布的政令也不一定全部出自他手,都是丢给下面的人做好了再来决定,但是下面的人很多能力良莠不齐,往往结果有好有坏。

    他在江夏县作县尹这么多年,对这一点最是深有感触。

    看向成嘉的眼神,不禁也更加信赖。

    成嘉心中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也许无意中后世云梦泽的消失和洞庭湖的形成有着一些关联,于是立即命道,“好,立即调集五千人,我们就在大江这个弯道上开出一个缺口向西南方向的此湖放水。”

    公输谨闻言想要阻止,“成大人,河道改道是大事,不能这么草率啊!”

    江泽却不以为然,“如今大水转眼在即,比起我云梦泽附近的郡县十数万人命,这些都是小事,而且那边是无人区,而且与其让洪水冲了无人区,你觉得还是冲了郢都的王城更好?”

    公输谨闻言讶然,被驳地无话可说,只能领命去安排。

    成嘉尤自对公输谨办事不放心,命江泽亲自带人带路,江泽二话不说就带人去督办此事。

    由于没有如今人手不够,别说侍女了,只要是人都被拉出去抗洪,不分男女老少,陈晃端着一大碗清汤寡面走了进来,放在桌上说道,“二哥,吃点东西再继续吧,从早上到中午又到现在,你一直都没有吃什么呢!你这样再下去,别说回郢都见太女了,连回去都难,洪水一来,一个浪头都能把你卷走。”

    成嘉闻言顿时俊颜晒然。

    这小子是把他和芈凰最后临走时的话听进去了吗?

    于是一双淡淡的眸子抬眼看着他,皱眉说道,“太女明明只是希望我能成功阻止这次水灾,你可不要到处乱说。”

    “噢,是吗?好的,二哥,我知道了。”

    陈晃眼中闪烁着精光,看了一眼成嘉那红透了的耳根子和俊颜,淡定地点点头。

    心中更加确定晴晴的猜测。

    二哥这明显就是越是解释就越是掩饰,他都在一旁听到了,还狡辩。

    成嘉也不多说,他一整天忙的颗粒未进,如今看到桌上热腾腾的面汤,方才后知后觉,胃中绞疼无比,于是二话不说端起一大碗清的不能再清,甚至连盐都没有放的面条大口地吸进肚子,吃完之后顿时感觉胃里舒服了许多,然后才带着陈晃出门看了看天色和天气情况。

    如今看天色阴的很,幸好还没有下雨,所以他们搬运起来还轻松点。

    于是对陈晃吩咐道,“晃,今晚的情况复杂,我顾不了那么多,估计到时候大军全部都在堤上,你自己注意点,晴晴还等你回去成婚呢!”

    陈晃闻言心底一暖,笑道,“二哥,你也是!”转而又道,“对了,二哥,我去看看大哥那边的情况,也叮嘱他一声。”

    “嗯,去吧,给大哥说一声,别让大嫂和孩子在家担心!”成嘉微微颔首。

    他们兄弟三个是怎么一起出来的。

    就必须一起回去。

    陈晃点了点头,转身沿着泥泞的道路奔向江边上的成大心。

    不久孙叔敖又带来一个好消息,说他们铁卫军也已经到达其他郡县,成嘉总算心底更加安定了几分,然后望着远处河堤上忙碌的百姓和士兵,和一望无迹的大泽,心中不禁感概:他来这个世界已经快二十二年了。

    两千年沧海桑田,将江洋填为平地。

    而后世又有谁人知道他曾来过这个如云似梦的大泽之地呢?来过这个在一片沼泽和筚路蓝缕中不断奋进拼搏的国家……

    卜尹不知何时走近,看着主帐前站着的年轻当朝右徒,不过几日就瘦弱下来的身形,一张平凡到普能的脸上挂起一丝不忍,眼中是对未来的担忧。

    良久,他终于幽幽开口说道,“右徒大人,可能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了,傍晚时分,云梦泽将要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雨,危及我楚国上下。”

    山雨欲来,大厦将倾。

    谁能力挽狂澜于江山?

    卜尹的话声刚落,天边黑云沉沉的天空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和咆啸。

    接着就是一道道银蛇在天空之上乱舞。

    轰隆隆的雷声,震耳欲聋。

    所有人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害怕地看着发怒的苍穹,胆小的妇孺已经开始纷纷哭泣。

    成嘉神情第一时间立即一变,也没有对卜尹说任何话,立即对江流说道,“快,江流,给我传令所有防汛兵命所有人赶紧加紧动作!”与此同时他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最快,快速地奔下山坡,命人奔走相告。

    大堤之上,所有防汛兵听到他的通知,纷纷挥舞起背上的红色金凤小令旗,“各就各位,暴雨将至,洪峰马上就要过境!”

    一个小小的红色令旗,就像是与死亡拉锯的红线,沿着河岸两边快速地筑起生命的高墙。

    所有将士的神情在看到红色令旗时为之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