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四章 祈求平安(感谢优尚优吾的月票)
    整个楚国上空雾云密集,不仅仅是云梦泽这块区域,电闪雷鸣划过整个南方天空。

    轰隆一声巨响,楚王宫之中纷纷响起一些胆小的宫女的尖叫声,“不好了,又要打雷了!”

    时楚人对于天雷之敬畏。

    犹如敬畏天神。

    楚人尤其害怕夏季。

    每当天雷滚滚,大雨泛滥成灾,楚地宛若遗落世间的神罚之地。

    这样的隆隆的雷声中,又有谁睡的着?

    敢真的睡下?

    吴王妃听到这连连惊雷之声,肚子一直忍不住隐隐作疼,“方御医,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孩子不能有事!”

    方御医一直守在她旁边也没有用,吴王妃这都是心情紧张所致,他只能声声劝她不要害怕,久未出过紫烟宫的芈昭似乎胖了,珠圆玉润的脸蛋,身上还裹着一层臃肿的大氅,看到吴王妃叫的那么疼,眼神中也难免有一丝担心,只是还有两分淡漠和疲惫,于是表面谦声说道,“母妃,这雷声好吓人,昭儿就回寝室去了,方御医,李姑姑,你们替我多照应一下我母妃,事后我必有重赏。”

    “是,多谢公主,请回程的时候,路上小心。”

    二十多岁的年轻御医看了一眼缓缓离去的芈昭那丰盈的身子,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贪婪。

    芈昭走出寝宫时,外面的大雨哗啦啦吓着,地上湿滑无比,她小心翼翼地扶着秦红的手贴着朱门往回走,那谨慎的样子似乎声怕摔了。

    秦红一直目光落在她越渐丰盈的腰肢上,十分小心地一路伺候着,众人跟随。

    东宫之中,医老看着殿外的大雨似乎下也下不停,一张老脸皱的像一朵菊花似的,就没有松开过,眼中写满了担心,连连背着手在殿中走来走去,嘴中碎碎念着,“也不知道傻小子会不会干傻事啊?这种天灾,可千万别冲在前头啊!会死人的!……少司命,上回你没有保佑我家老婆子平平安安的,这次你一定要保佑傻小子平平安安地回来啊!”

    成贤儿也十分担忧的左立难安,几次走进大雨的殿外,又被医老命人拉了回来。

    “大小姐,现在这个时候,您可不能在给我病了,那公子得多担心!”医老哭着劝道。

    成贤儿闻言只能焦急地坐在殿中等候大雨停止。

    坐在圆凳边上的司琴闻言也心中十分不安,和同样心神不宁的司画司书对视了一眼,然后手中做着的婴儿的小衣又次扎破了手指,发出一声痛呼。

    鲜红的血染红了上等的雪白丝绢。

    眼看着一朵血花在小衣上浸染开来。

    她再也没有心情做下去。

    于是走到里间,悄悄地掀开床帷,查看太女的情况是否有所好转。

    唉,她也知道昨日发生那样的事情,换作寻常女子,可能早就寻死觅活了,可是太女自醒来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安静静地抱被坐在床上,然后目光时不时地看着床脚蹬上驸马的靴子。

    这次驸马实在太伤太女的心。

    连她们也都寒心了。

    东宫原来那么多那么要好的人,转眼间变成敌人。

    这世间如果连丈夫都不能信任,还有谁可以信任?

    她不禁又想到已逝的孙王后,也是在这样一个大雨之夜悄悄投湖自杀的,她真的很怕太女想不开,所以和司画司书一起守着,然后想到还没有出世的小主子,换作是她,也觉得难难难……

    芈凰自从醒来后,就什么话也不说地坐在床上,然后命司琴她们把重重红纱落下,把自己一个人封锁在这一方空间里。

    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她的软弱。

    所以这个时候,她谁也不想见。

    只想紧紧地抱紧了自己的膝盖,将头埋在两膝之间,不断地摸索着肚子里的孩子,不断对肚子里的孩子说道:母亲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母亲一定会护着你长大成人的。

    这一声石破惊心的雷声炸响在东宫之上,让她终于忍不住闻声抬起头来,看向重重纱帘外一道道白芒照亮了幽暗的凤床之中,不禁起身掀开被子,一点点地从凤床上爬起来,掀开层层床幔,走向窗边。

    一刹那,她拔掉窗户的木栓,狂风将窗户“哐”的一声吹开,吹散她满头青丝寂寞如雪,一双曼眸微抬看向东边的天空之上,云腾海啸,波澜壮阔。

    司琴惊喜地看着她起身,问道,“太女,你还好吗?”

    “我没事了,你们不用担心。”芈凰牵起一个虚弱的笑容,然后转而说道,“给我准备点吃的,不能饿着孩子。”

    “太女,你能这样想就对了!”

    “是是是,我们现在就去准备!”

    司琴和司画对视一眼,见芈凰终于肯吃东西了,不禁心底的担忧一松,连连笑着下去准备。

    医老和成贤儿听到动静也走进里间,高兴地说道,“芈凰,你终于肯起来了,太好了!”

    “嗯,我好了!我很好!”

    芈凰重重点头,向每一个还关心着她的人笑着保证:她会好好地活着,珍惜这一世重生的机会,绝不会落到和容瑜一个下场。

    一面听着殿外的暴风雨,一面吃着东西,芈凰一面正思忖着成嘉和孙叔敖他们的情况,殿外就有传令的宫人冒雨赶来,打破了东宫的安宁。

    “太女殿下,大王命所有公主和朝臣立即前往太庙,祈求风调雨顺。”

    “好,我这就去!”芈凰点头。

    太庙之中,大祭司领着百名身穿白衣的巫女在大雨中不断跳着祭祀的舞蹈,以降神灵,保佑楚国度过此次洪水,从此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上到楚王,所有王室公主,除了有孕不能下床的吴王妃,只要还能走的动的就连芈凰芈昭芈玄所有公主和王公大臣全部到齐了,楚王看了一眼所有朝臣发现唯有若敖子琰不在,眼现不悦地问道,“凰儿,子琰呢?”

    芈凰躬身回道,“父王,驸马还在为父王训练新军。”

    楚王闻言心生不悦,大骂一声,“简直岂有此理!如今大水眼见就要淹了孤的郢都,王城不在,还要新兵何用?”

    令尹子般和芈凰闻言双双皱眉,无法反驳,皆替若敖子琰告罪,并命人赶紧传诏若敖子琰回城。

    在每个人都在祈祷着今天平安度过之时。

    可是这却将是一个漫长的风暴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