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五章 力拔山兮(7月求月票)
    浩瀚无边的云梦大泽之上,有一艘巨船在风雨中云帆高挂,巨船庞大的身躯从远处看就像一头黑龙的龙首,狰狞地张开巨口,鲸吞海食一般,乘风破浪而行,涂着黑色涂料的船身在暴风雨之中,宛如身披战甲的战士,劈波斩浪,勇往直前.

    江泽带领着人乘着成氏的这艘巨船以最快的速度往赶洞庭湖边上赶,静安撑着大伞,可是依然没有减少多少大雨打湿船头前站着的男人的衣衫,只见成嘉站在船头前指挥着防汛兵举着火把,发出微弱的火光,穿透大雨,一边边挥舞着手中的红色的令旗,两岸所有的百姓和官兵见到那风雨飘摇中犹如莹光般微弱的火光和人影,咬牙坚持着。

    如今洪峰还没有过境,可是大雨已经来袭,困难加倍。

    一时间,所有人恨不得有飞身之术,飞到河堤边上,立刻凿开大堤放水。

    不过幸好如今因为大雨水流快,成氏的大船提早赶到,他们顺流而下,比用脚程赶路要快。

    眼见洞庭湖的位置在即,江泽激动地大叫道,指着前方夜雨中的一片波光鳞鳞的湖泊,“右徒大人,到了,到了,就是那边那个低洼的湖泊!”

    成嘉闻言立即命静安让人将大船靠岸,目光沉沉,穿越冰冷的大雨然后看向船上那一个个或年轻或年迈或年老的将士们,大声说道,“所有成败都在今晚!你们怕吗?无情的洪水,在我们耳边咆啸?

    我告诉你们,我不怕!

    比起战场上敌人的刀剑刺进我们的胸膛,砍下我们的头颅,洒下我们的热血,我们还有滚烫的胸膛可以阻挡涛天的洪水,你们说是不是?”

    话音落下,孙叔敖闻言带着所有的人整齐划一地发出一声大喊,“是!”

    一声声大吼穿破暴风雨,让大船和江河都为之一振。

    成嘉闻言勾起大笑,然后拿起手中早就准备好的铁锹,高高举起,看着他们喊道,“好,那现在拿起我们手中的铁铲,甚至双手,去挖开大堤,放水!”

    所有将士顿时发动了,攥紧了手中的铁铲,刀,剑,只要能用来挖土的工具全部拿在手上,实在没有工具的诚如成嘉所说,他们还有一双手去挖开大堤。

    一队队的将士排列有序地快速沿着伸出的船板,奔下大船,江泽的人在最前方举着一个个火把照亮前方风雨中的道路,公输谨,公输年他们这些文弱的官员拿着木尺和绳子也跟在后面,孙叔敖带着将士紧随其后,大雨滂沱中,这一只五千人组成的临时挖掘队,与时间赛跑着,仿佛一条生生不灭的火龙,任天地浩淼依然在江堤上蜿蜒前进着。

    当到达目的地时,江泽指了指宽达五百步的江堤,说道,“孙都尉就是这里了!”

    公输谨和公输年看着这片江堤,快速地估算着最适合开挖的地位置,“孙都尉从这里开始挖,只要我们挖出一个楔形的深缝来,大水来了自然会沿着此裂隙不断冲击下去,直到以洪水之力冲垮整个江堤。”

    不用成嘉多说,孙叔敖已经知道怎么做,他二话不说,在风雨中举起他手中的铁锹,在公输年指定的位置,将手中的铁锹往地面上一插,顿时划地为界,“好,兄弟们,我们开始了,就从这里开始排成一排,每十人一步一挖!”

    孙叔敖话落,五千将士沿着他的铁锹向后十人一排,每排一步间距向后排列而去,刚好五百步的距离,到达另一边的无名小湖河岸。

    “开始挖动!”

    孙叔敖声嘶力吼道,在风雨中声声传了出去!

    五千把铁铲闻声同时挥动,一条条肌肉虬结的铁臂上下挥舞着,泥土在他们每一下落下去后,被抛起来,落在身后的空地之中,风雨中他们眼不能视物,雨水冲涮了他们黝黑的面庞,淋湿了他们赤裸精装的上身,微弱的火光在风雨中闪烁,随时都会熄灭,可是人心的灯火却爆发出寒芒星火照亮九州大地,云梦之泽。

    雷声千钧力,雨幕万重瘴。

    力拔山兮气盖世,了却君王天下事。

    在成嘉孙叔敖他们,以及两万新兵,还有云梦泽周边江夏县数万军民一起和天神抗衡的时候,中原霸主之国晋国已经再度向北方中原附庸晋国的各路小诸侯发出了会盟于扈的诏令。

    不久,周边卫,陈,郑等小国纷纷派使前来表示响应。

    可是晋国却以郑国有二臣之心,拒绝其参与扈会盟之事,准备出兵伐郑。

    郑国郑子从安插在晋国的死间口中得知了晋国朝堂上伐郑的风声,在郑国的朝堂上忧心忡忡,问着诸臣谋士,“你们说,如今楚国复强,我郑国到底应该屈从于北方晋国还是南方楚国?”

    “主公,北方晋国势大,而南方楚国也再度复强,我郑国却处于二国之夹缝之间。此次晋国以我郑国有二臣之心,明显是试探主公之心,不如主公连夜派人火速送信于赵盾,声明主公的立场。”有谋士说道。

    郑子闻言心中还是忧虑,“如果楚国因为我郑国臣服于晋国,又来攻打该如何?”

    谋士说道,“主公,您看如今南方楚国连下三日大雨,洪水必然泛滥,尚且自顾不暇,怎么可能会出兵攻我郑国,或者回击晋国?所以晋国赵卿才于此时伐我郑国。”

    郑子闻言心中终于安定,并派人送文书百里加争连夜发于赵盾,在信中诚意拳拳地申辩郑国居于大国之间才不得不从强的苦衷,赵盾看了,对赵穿问道,“你说我们要允和吗?”

    赵穿闻言一笑,说道,“大哥你何不表面允和,要求郑国以示诚心,放开国门,允我晋国军队穿过,说我们要攻打楚国。这样即可不费吹灰之力拿下郑国。”

    赵盾欣然应允,并回信郑子,要求他们打开国门,助晋攻楚。

    郑子收到书信之后,不日同意开放郑国,借道于晋。

    轰雷雷的雷雨声中,有一只灰色的信鸽从北方扑翅而来,飞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飞到楚国,飞向那郢都之外的凤凰山巅,灯火辉煌的凤殿之中。

    “公子,墨琰来信了,晋国真的要伐郑了!”

    清浦捧着墨琰飞奔进行宫,即使跛着脚也高兴地说道。

    若敖子琰身处大殿之上,正看着九州堪舆图,闻言精神一振,命道,“快点,把信拿来我看看。”

    一行小字映入眼中:若敖驸马,去年相助之恩情,今日以此相还,晋国伐郑,愿子琰兄能此战大展君威,从此天下知!

    若敖子琰见此拍着大腿笑道,“好,太好了!快,给我立即召即若敖氏的部将开始进行作战准备,一旦晋国在我楚国边境打响战争,我们就有了理由可以强势回击。”

    “这次大战,我到是要看看,到底是他北方晋国妄自为尊,还是是我南方楚国妄自为大?他们既然想拿郑国向我楚国示威,如果我们不救郑国,必然会让天下其他依附于我楚国的小诸侯以为我楚国怕了晋国,而由此势气低落。而陈,卫这些小国,既然倒戈到了晋国那边去,我们也不用客气了。听说陈公刚刚卒没,却没有传信于我楚国。我楚国怎么能不吊唁一番呢?”

    “就让杨蔚先带上五万大军给陈公送上最后一程吧。”若敖子琰缓缓自信从容命道。

    “是,公子!杨蔚领命!”

    “如今还有两日就要田猎大会,在大军开拔之前,这周国小小的天使,我们也要好好招待一番,我就不怕他挑拨了若敖越椒,我就不怕他不挑拨!”若敖子琰话毕将信帛轻轻一扔,投到了一边熊熊燃烧的火炉之中。

    火炉之中顿时随风卷起一团巨大的火舌,映照着玉阶上的男人目光灼灼,仿佛看到楚国的疆域前所未有的广大,北到齐晋,东到吴越,富源万里之境,无处没有他的足迹。

    大雨中,从楚宫而来的传令兵将令尹子般的意思带到。

    若敖子琰闻言目光一收,笑道,“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如果这个消息告诉凰儿,她应该会和他一样振奋吧?

    想到这里,若敖子琰突然有一丝不确定,转而问道,“这两天东宫可有事?”

    清浦闻言面上的喜色一收,正色回道,“公子,东宫太女一切如常。”

    “是吗?一切如常?”

    若敖子琰闻言大手却突然一紧,幽深的眸子一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