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六章 重活新生
    ……………这一段再修改一下,还有些细节,大家晚点看…………

    太庙前的广场上,乐师穿上祭祀服,拿起木槌,所有的钟鼓启奏,悠远的钟声响彻大雨之中,百名巫女身着是长袖飒丽,纤腰一抹的白衣长裙,手持旌羽,绰约多姿,身若飞燕,挽袖如挥鞭,在大雨之中时仰时俯,修袖于雨中飞扬,扶腰于雨中漫步,动容间身若转曲,秋若被风,发若结旌羽,驰骋似惊鸿,翩翩而起舞。

    其中有十二巫女脚踩绘有万千气象的十二只面鼓,在鼓上临空飞舞,时起时落,脚尖及着地,合着煌煌钟声落下鼓点,引吭而高歌。

    十二巫女中间,大祭祀站在祭祀的高台上,双手向天,祭祀河伯诸天,口中吟吟出声。

    “与女游兮九河,冲风起兮水扬波;

    乘水车兮荷盖,驾两龙兮骖螭;

    登昆仑兮四望,心飞扬兮浩荡;

    日将暮兮怅忘归,惟极浦兮寤怀;

    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珠宫;

    灵何惟兮水中;

    乘白鼋兮逐文鱼,与女游兮河之渚;

    流澌纷兮将来下;

    子交手兮东行,送美人兮南浦;

    波滔滔兮来迎,鱼鳞鳞兮媵予。”

    以乐河伯,以舞降神。

    这是楚国在面临天灾的时候用他们最美的女子献上最诚挚的请求,取悦上苍,眷念这块贫瘠一无所有的土地,给予他们活下去的可能。

    整个楚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一次大水,从最开始三天三夜的大雨,江河暴涨,到今天水位已经到了一个高到不能再高的水位,继续为风暴所吞噬着荆蛮大陆,以至于如今的楚国处处都是汪洋,每有几片完好的城廓,可能凤凰山上的行宫除外吧,那里地势最高,位于山巅之上,免于风雨之忧。

    而不仅是楚王宫,郢都城风外,各个郡县都有百姓自发的组织着各种祭祀。

    人们站在自己的家中,站在自家的屋檐下,站在金殿的回廊中,无论是王室,还是朝臣,还是宫女寺人,或者平民百姓乃至奴隶,全部都保持着一个动作,双手合什,双腿跪地,以最诚挚之心祈祷上苍。

    哪怕是因此膝盖发麻,跪在冰冷的夜雨中,也没有人移动过一丝一毫。

    因为比起他们而言,那些远在河堤上用性命捍卫这个国家的人更加幸运,有他们的守护。

    芈凰一直跪在楚王身后向大祭祀,向少司命,向大司命,向她从来不相信的这些天神们,第一次静静双手合十,十指交叉,虔诚闭眼,嘴唇不断蠕动地祈求着。

    “凰儿,你在干嘛?”

    赶回来的若敖子琰跪在她的身旁注意到她的异常,低声询问道。

    “祈祷,祈祷那些在下面为我们拼命的人们,可以活下去。”

    女子坚定的声音,在风雨飘摇的太庙前飘出很远,然后出声说道,“子琰,我希望我们以后能好好的,我希望我们能真诚地对待彼此,有任何事情,你都不要瞒着我,我们也不要相互争吵,即使争吵也能马上复合,绝不相互背叛。”

    “为什么?”

    若敖子琰闻言一怔,扭头看向芈凰,不解地反问。

    女子峨眉轻扬,一双曼眸里一片坚韧之色,郑重地一字一顿回答:“还没有想出这段话。”

    伸手用力地握紧芈凰在宽袖下的玉手,若敖子琰笑着答应道,“好!”

    听到这声音的所有人,不约而同浮现上一丝认同的苦涩微笑。

    “芈凰,你说的很对!”

    “二姐,叔敖表哥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嗯!”

    “所有人都会活着回来的!”

    不得不说,女子的话说出了她们的心声。

    面对即将可能降临的灾难,他们再也没有畏惧与恐慌,剩下的只有坦然与平静,足以面对一切,哪怕是最糟糕情况。

    云梦泽的大泽上。

    黑夜之中,狂暴的大雨声中,时不时发出一声声悲痛欲绝的咆哮声。

    来自于千家万户的呼声,从各个棚屋里,华宅里,高屋里,河岸边上,一声声传出,他们或是呼唤着河堤上的丈夫,或是呼唤着河堤上的爱人,或是呼唤着河堤上的长官,或是呼唤着河堤上的下属,尽管这种呼唤令人不忍闻听,但每一次传出总会让几乎挣扎在崩溃边缘将士和男人们重新精神一振,以更加疯狂的方式冲上河堤之上。

    为使堤身免遭风浪摧毁,就连陈晃,成大心,公输年他们这些朝臣官员贵族子弟也带头跳入波涛翻滚的洪水中,从来锦衣玉食的贵族们也学着士兵和百姓的样子,满身泥泞地扛着麻袋奔上前线,和将士们一起抵御到达的洪峰。

    风雨中,陈晃和成大心他们的吼咙已经嘶哑,可是仍然在声力竭地大喊道。

    “乡亲们,让我们一起保卫我们的家园,保卫我们的妻子,孩子和老父老母!”

    百姓们闻言纷纷放下手中的铁铲,拉泥砂的牛马车,也纷纷跟着跳入洪水中,手挽着手,肩并着肩,抵住砂袋筑起的高墙,用滚烫的胸膛阻挡着洪水和波涛的侵袭,一些妇孺们也趴在泥泞的堤面上,抵在男人们的身后,做着他们身后坚强的支柱。

    一刻钟过去了,两刻钟过去了,三刻钟过去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两个时辰过去了,三个时辰过去了,四个时辰过去,五个时辰过去……

    风雨一直未停,而一波接一波的洪峰猛烈地冲击着河堤之上,眼见一处有人力竭,马上后面又有新的人顶上。

    而此时,云梦泽这边的洞庭湖堤段就差一点就可以全部凿开,却因为洪峰的来临而突然出现崩塌的险情,转眼间站在岸边的百余名将士就被卷入风雨中,就连孙叔敖也卷了进去。

    成嘉第一个看见这边的险情,大喊一声,“叔敖!”

    “不要管我们,叫大家继续!”

    孙叔敖眼见成嘉要来救,在大浪中奋力划着水,向岸边游去,可是浪头实在太大,他几次游过来又被冲远,其余他身边落水的将士也好不到哪里去,还有些士兵本就因为挖堤而费尽力气,此时有人被大浪卷走后,更是浑身无力,“将军,我们不行了……”

    孙叔敖眼见于此,眼看着那被浪花卷走的士兵,发出一声哭泣,“你们都给挺住。”然后愤怒地拍打着浪花,继续向力竭的士兵们游去,骂道,“该死的洪水,我跟你拼了!”

    大船上,静安眼见下面的险情立即命令船长叫人放下绳索和救援的木筏,站在船头上大喊道,“孙都尉,大家都抓住了,我叫人拉你们上来!”

    生命在大浪中漂摇,这一刻,可是没有人放弃。

    成嘉面色一沉,继续命所有的将士继续加紧,回头喊道,“大家加油,我们就差最后一点了!就可以成功了!”

    有些将士手中的铁锹和铲子早已报废,闻言开始用双手继续挖掘,就连成嘉也挽着袖子,毫无贵公子的形象,拿着一根木棍奋力地开挖着最后一截堤段,不久,终于全部挖通了,洪峰随着暴雨冲来,先是一波大浪沿着开挖出来的深壕流了过去,接着又是一波,然后越来越大多的急流涌了过来,冲涮着所有将士奋力挖掘了五个时辰的河堤,原先还只是一个十步宽的壕沟,洪水越来越大,壕沟因为河堤土质松软,带着两边的泥土而越来越宽,越来越宽……

    成嘉和江泽,公输年他们眼见于此,高兴地纷纷大喜道,“右徒大人,我们成功了!”

    “嗯嗯,我们成功了!”

    “我们成功了!”

    所有人在这一刻暴发出一阵欢呼,仿佛迎来了暴风雨后的曙光。

    成嘉看着那条越来越宽的河道,仿佛承载了所有楚人的希望,眼神如注地看着湍急地河水沿着河沟一点点汇集成一条越来越宽的河流,最终汇入南边的低洼湖泊中,而小湖的水位也越来越高,不断地向着更南方的低洼泽地流去。

    穿越这个世界,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到一种生命前所未有的满足,仿佛看到乌云即将散去,大雨即将退去,黎明即将到来。

    这对于所有人都将是一次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