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七章 该回去了
    这一夜,这一夜,不知何时完结。

    当头顶的阴霾终于渐渐舒展开来,一轮久违的红日从乌云后露出金光闪耀的脑袋,一瞬间光芒四射,普照于地,所有人都累极了,凶猛的洪水在他们身边终于变得温顺,不再湍急地淌过他们的身边,如今只留下一片金色而温暖的阳光,将他们的皮肤和面庞晒出金黄的光泽,落在他们闭着的黑色眼睫之上,闪烁着微光。

    成嘉已经累到只剩下喘口气的份了,他和孙叔敖,公输年,陈晃,成大心他们都赤着上身躺在船板上,如果不是滚烫的胸膛微弱地起伏着,静安都怀疑他们已经累到力竭虚脱翘掉了。

    “公子,公子,大少爷,四姑爷,你们都还好吧?”

    把他们从岸边抬上船的静安焦急地问道。

    成嘉没有回话,只是一双淡淡的眸子看着头顶上的日出,突然抬起无力的手臂指着蓝蓝的天空一笑,“静安,你看,太阳终于出来了!”

    “嗯嗯,公子,太阳出来了,我们就可以回郢都了吧!大小姐,四小姐她们肯定担心死你们了。”静安看着躺在船甲板上的成氏三兄弟说道。

    “我也想晴晴了,昨晚,我差点以为我也要力竭而死,现在我居然活着。”

    陈晃没用地一脸沮丧地说道,“我好想快点回去!”

    成大心也忍不住想起自己的小儿子了,“那小子说要在家等我回去,教他写字。”

    “我也是,”成嘉摇摇头,目光微闪,说道,“可是还不行啊,这边现在还有一堆事情等着我们呢!”

    孙叔敖闻言,“成嘉,你先回去吧!这边还有我们呢!而且成左尹毕竟是当朝左尹,不能在此久留。”孙叔敖胸膛起伏地说道。

    “是啊,成右徒,后面灾后重建的事情,我们当地县尹一定会去组织好的。”

    江泽说道,如果这次不是成嘉想出带人把河堤凿开泄洪,估计云梦泽周边的几个城池又要像去年一样完了,大水过后,一片废墟,但是现在情况实在比他当初精想的好太多了,“今年实在比前两年好太多了,只要帮助乡民重新把农田收拾好,估计下半年,我们还能拼拼,熬过这个冬天。”

    成嘉闻言笑道,“等醒来再说吧,你看他们几个都睡的打鼾了。”

    江泽闻言也顺着他躺平了的目光的方向看去只见远处此生第一次踏出郢都城的公输公子,胖胖的身躯似乎几日下来瘦了十几斤,圆圆的脸蛋有变成鹅蛋的趋势了。

    一阵阵鼾声在太阳照射下此起彼伏地响彻耳际,就连刚刚还在说话的孙叔敖也不知何时睡着了。

    成嘉侧头看着身边这么多人,横七竖八,甚至有的人的大腿压在另一个人的脸上,被他打了两巴掌,没有挥掉,选择继续睡,有的人的手伸进另一个人的鼻孔里,呼吸不通,坚强地继续睡,还有人实在甲板上没有位置躺着了,干脆抱着船杆吊在横杆上就在那里呼呼大睡……

    所有人都用一种神奇的姿势,不分贵贱,不分高低,不分尊卑,共同躺在这片洒满阳光的黑色甲板上,打着一样的呼噜。

    成嘉忍不住笑了。

    突然真的好想赶紧回到郢都去。

    不过摸了摸绞痛的胃,眉头一皱,“真的饿的好痛啊!静安,叫厨房给我下碗面吧!”

    静安闻言一怔,他还以为公子也傻了,一直傻笑,然后连连点头,“好,公子,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叫船上的厨子做。”

    等成嘉的面来了,不知道是那油沫和香葱味太香了,还是真的所有人都饿惨了,一下子一群睡死鬼像是炸尸了一样,变成一群饿死鬼,两眼放光囧囧有神地盯着成嘉手中这碗面,肚子里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声“咕噜噜”的叫声。

    “二哥,你不能吃独食啊!”

    陈晃就躺在他旁边,第一个睁开眼,大叫道。

    “对啊,二弟,怎么说都应该大哥先吃啊!”成大心也醒了。

    因为陈晃这一嗓子,所有人都醒了,纷纷看着成嘉一人抱着一大海碗面条盘腿靠在一张静安找来的一张椅靠上坐着吃东西。

    成嘉闻言吸面条的动作顿时一顿,一张俊颜忍不住绷住了,讪笑道,“哪能啊!”

    “静安,再去叫厨子煮个几十大碗来!”

    “唉,是的,公子!”静安领命而去。

    可是陈晃,成大心,孙叔敖他们等不及了,尤其孙叔敖更是功夫很不错,一手握住成嘉手中的瓷碗,一手握住他的筷子,睁着眼睛看着他问道,“我们还是不是好兄弟?有面怎么能不同吃?”

    成嘉一双眼看着孙叔敖,紧绷的俊颜一皱,然后松开手露出一丝笑容,“那叔敖,你吃吧!”将手中的面条往他面前一递。

    孙叔敖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表示他很上道,有前程,大笑道,“好,我收了你这碗面,以后你就是我罩着了!谁敢欺负你,我替你出头。”

    成嘉微微点头,依依不舍地看着孙叔敖将一大海碗面条顿时吸个精光,“嗯嗯嗯。”

    成大心有点傻眼,“二弟,你别忘记了我才是你的亲哥!”

    孙叔敖得意地大笑,“那你来跟我抢,大心。”

    成大心虽然都比众人大几岁,早早地成家立业,闻言也放下一张脸,动手去抢,所有人看着他们放声大笑。

    陈晃眼睛微怔,傻掉地看着自己的二舅子公然讨好太女的大表哥。

    置兄弟于不顾,果然有异性没人性,他表示还要一百份面,“静安,再去做一百份面过来,我也要吃个饱。”

    “嗯嗯,四姑爷,我再去催催!”

    两百份面来了,可是还是不够吃,所有人饿了一整夜,使了一整夜的力气,静安只能一轮一轮催着厨房下面。

    如果不是靠毅力撑着,早就倒下去了,所以洪水一退,一个个立即倒在地上挺尸,然后只有静安因为负责大船,所以还有力气,命船工将他们或抱或扶或抬上来,所以这两百份面可见就是杯水车薪,就连成嘉实在后来饿的受不了了,也顾不了什么世家公子礼节了,只能和孙叔敖他们这些军爷们一起抢着吃。

    “你再留给我一口!”

    “我也没有吃饱啊!”

    “那面汤给我喝了!”

    “好吃,好吃,没有比这个更好吃的!”

    “切,明明就是一碗清汤面,盐都没有多余的。”

    吃完了面,所有人又一起躺下了,一个个毫无形象地大笑道,“真是太饱了……哈哈……”

    成嘉端着他的面坐在靠椅中吃着,明明他才是饿最狠的,却最后一个吃到,摇了摇头,脸上带着笑容吃着面。

    卜尹站在岸边的帐篷前看着远处缓缓驶近的大船,平凡到普通的脸上升起一抹笑容看着船头上虚弱地倚在长椅上的年轻男子说道,“终于都回来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