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八章 一门三杰
    楚王宫的上书房中,此时站了一个须发半白身穿儒袍的长者,电闪雷鸣一整夜,睡也睡不着,他索性就写着字,看着书,度过这难熬的一夜,当天际的鱼肚白露出第一楼微光照亮他的案头,落在雪白绢布上,两个大大的“王霸”字在晨光之中映入眼帘。

    一双睿智而深远的目光落在窗外没有被玉水淹掉的台阶,四处都完好如初的上书房,以及远方乌云散去后的万里晴空,缓缓抚须叹道,“阿奴,子孔这次真是做了一件大事啊!”

    子孔乃是成嘉的字。

    正如子琰也是若敖子琰的字。

    被唤作阿奴的老奴闻言颔首,“是啊,不过三四年光景,没想到右徒大人已经不复当年之性子了!”

    长者闻言接着说道,“不日就要举行夏苗大会,此次田猎之后,想必子琰就会趁势向大王提出北伐的建议了吧!”

    “太师所料应该不差。”

    阿奴虽然只是一个老奴,可是跟在潘太师身边耳濡目染多年早就对朝堂大事知之甚深,闻言微微点头。

    “周公说,仁者称王,子孔之悟性不输于子琰,盖在心肠软乎?于民却是德事。而我武王说,强者称霸,子琰之手段胜于子孔,盖在心志强大乎?于国却是利事。”

    “我这两个弟子,他们一人尊行周公之王道,一人崇尚我武王之霸道,这郢都上下都将二人拿到比较,你说他们二人,终究谁胜一筹?”潘太师问道。

    阿奴虽然服侍了潘太师三十年,可也做不到对太师的想法完全了如指掌,闻言躬着身微微摇头,然后皱着眉毛犹疑说道,“阿奴不知,若真要论胜负,阿奴想当是驸马更胜一筹吧!自周公之后,天下间王道失落久矣,霸道方兴,我楚国乃是南方霸主之国,霸道方为强国之路。”

    “嗯。”

    潘太师闻言沉吟一声,看着桌上“王霸”两个霸气无比的大字继续说道,“唯不知我那位偷学的太女学生现在如何了?”

    话毕,潘太师似乎觉得十分有意思,唇角边勾起一抹笑意陷入这许多年前的回忆之中,“你可还记得你我第一次在上书房的藏书阁中发现她偷书的事?”

    “真是一个不一样的女子。”

    阿奴闻言也脑海中闪现过上书房的八年时光。

    那是一个很黑的夜晚,当时半夜里,潘太师突然发现少了一卷《周礼》,然后命他去藏书阁找,可是当他悄悄推开藏书阁的大门,大半夜无上的上书房却看见了一个躲在藏书阁里瘦瘦小小的身影,缩在书架后面,点着一盏在风中随时会熄灭微薄的油灯,无声地翻着竹简,他见此不敢出声,却被随后而来的潘太师看到。

    潘太师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第二夜,又是大半夜无人时的时候,他们再度发现了藏书阁偷看书的小贼长公主。

    如此这般大半年过去了,他们日日看着这位夜夜如小贼般偷偷潜入藏书阁的长公主夜夜前来,雷打不动,而天亮前又悄悄离去,第二日一早又跟在芈昭身后好像一个侍女一样,每日帮她抱着书简,白日里帮她抄书,晚上又再度回来做着她自己的功课。

    不过纵然如此,潘太师也没有叫他多管闲事。

    只是命夜晚就不要有人守着藏书阁了。

    “这位太女的隐忍之功,确非常人!”

    阿奴忆起叹道。

    哪一个女子能在他们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隐忍十一年。

    光这份忍性就非寻常女子。

    但是他对于这个长公主的太女印象,除了这个其他还真是一概不深,在他的印象中,太女就是一个唯唯诺诺,甚至打不还口骂不还手软弱可欺的公主,有几次他看见三公主欺负长公主都生气了,却也知道自己无能为力……

    这深宫之中,自古奉行的就是强者为尊的道理。

    只是哪成想去了一趟战场三年,居然如此了得,只怕他过往还是看走眼了,或者此女实在伪装隐忍的功夫了得。

    能用十一年时间忍气吞声得了太女之位的女子。

    怎么都不是寻常女子吧。

    尤其太女上位以来,人人皆说潘太师座下的这三个学生乃一门三杰!

    只是这位太女要跟子琰,子孔这两位潘太师座下的双杰弟子,在他眼中其才华还是稍逊几分,唯记得她最后是学业上来了,却又如昙花一现般落了下去,正如她登上太女之位后,除了一件周穆贪墨案后,再无所建树。

    导致他至今对这太女的印象还是不深。

    纵然外面都称赞太女如何巾帼不让须眉,而周穆贪墨案上又如何的雷霆手段了得,可惜他都没有亲见过,也不能完全相信,毕竟有子琰这样的驸马相助,其中有多少是她的真实实力难说。

    而他跟潘太师久矣。

    对于子琰驸马的实力深知。

    “如今他们都这么忙了,你说我要不要叫他们这些弟子回来坐坐?不然以后怕是没有机会了。”潘崇叹道,目光落在绢帛上“王霸”两字,暗自思忖。

    “太师,这是想见太女吧!”阿奴闻言心领神会。

    潘崇一生为两代帝师,辅佐楚王弑父夺位,论心智又岂是寻常太师。

    红日升起,乌云散去,跳了一整夜的巫女和吟唱了一整晚的大祭祀人人在看到那天上的一轮金日时,脸上同时露出一丝金灿灿的笑容,而从城外的五城兵马司也派人进宫禀报,“大王,昨夜洪水退去了,我郢都安然无恙!”

    听到上游的洪水没有影响到郢都,楚王高兴地大笑道,“好,太好!多亏少司命保佑啊,我楚国今年终于大好!”

    若敖子琰以最快的速度带领百官上下恭贺道,“恭贺父王得天相佑我大楚!”

    “嗯嗯,很好!今年你们都”

    楚王见若敖子琰如此,很快地将昨夜的不悦抛之脑后,只想到今年终于要好了。

    待到太庙前的祭祀终于散了,若敖子琰扶着跪了半夜的芈凰回宫,可是芈凰看了一眼那牵了她一夜的手,在他的一拉之下扶着腰站了起来,因为跪了大半夜双腿血液不循环,而跌在了他怀里,若敖子琰见了更是高兴,然后将她直接打横抱起。

    “走了,我们回家。”

    芈凰想要推拒,在众目睽睽之下,却最终停了手上的动作。

    直到上了宫车,她才勉力推开若敖子琰的怀抱,揉了揉跪了半夜本就因为怀孕而有些水肿如今已经没有知觉的双腿,若敖子琰见了自然又将她强行拉进怀里,教育道,“这样的事情,都给你说了多少次,直接推了,就像吴王妃一样。你和孩子才是最重要的。”

    芈凰只是看着他帮自己揉着一双小腿,听着他每一句教训,心中却再无半点感动,平静无波地开口道,“昨夜,你又不在,我自然必须代表东宫去参加祭祀,不然父王怪罪下来肯定会大发雷霆。”

    若敖子琰听到她说昨夜自己没有提早回来,怕他因此被怪罪,闻言话音一顿,大手的力道也更轻了几分,然后良久说道,“军营里接到晋国的军报,所以昨日才没有回的那么早。”

    “晋国是要攻我楚国了吗?”芈凰闻言皱眉。

    “怎么在这个时候?”

    “正是这个时候,才是最佳时机。”

    若敖子琰轻笑一声,并未将晋国趁火打劫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如果换作他是晋国之主也会趁这个时候灭杀楚国,绝不给他们任何复强的机会。

    芈凰微微颔首。

    “那你准备怎么做,要出兵了吗?”

    毕竟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他等的也许就是这一天。

    晋国都先出手了,他们楚国不还手,岂不是叫晋国小觑了。

    “嗯,一旦边关的战报传来,这次我要亲自去会会赵穿还有他们的晋军。”若敖子琰眼中闪烁着两簇战意高昂的火花。

    芈凰闻言皱眉,往往一战少说三四月,多则一两年,楚庸之战甚至打了三年,才把庸国打下来,更何况和晋国之战,“那这一战会去很久吗?”

    “我会尽量赶在孩子出生前回来。”

    若敖子琰笑着圈着她低头蹭了蹭她的发顶自信说道,“一定在他出生的时候给他拿下陈国和卫国,为他做生辰之礼。”

    芈凰听到这话,不禁为腹中的孩子更加感到一丝心疼。

    她都已经怀孕六个月,可是这个时候他要出征,想到孩子出生的时候,连父亲都见不到一面,更加清醒地知道他想要的终究还是这个天下,于是点头,“那你去吧,沙场才是你们男人的天下!”

    若敖子琰见她理解,笑着又陪她说了好一回话。

    一路上她都仔细地听着,关于他攻打晋国的方略,还有稍后准备出兵的人数等等……

    回了东宫,芈凰就以她累了为由,先回了寝殿,叫若敖子琰先去忙,不用陪她,于是若敖子琰也就去了书房准备出征之事。

    虽然他们恢复如此,可是东宫还是和以前不一样了,芈凰待在小花阁里看书的时间更多了,驸马依然整日忙碌,而东宫里的欢声笑语的声音却少了,甚至大家都更加小心翼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