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五十九章 访都尉所(感谢七月鎏金五千打赏)
    破落的驿站中的王孙满一晚上被大雨落在碗盆里的“叮叮当当”声吵个不停,只能把自己缩在土亢的一角,抱着他从周朝随身携带而来的小包袱,从中拿出一卷竹简,缓缓展开,上面有一排名字,还有各自的评价:成嘉,字子孔,楚国,右徒,成氏家主,为人谦和平易,不分贵贱,民皆亲之,优柔寡断,难成大事;其兄,成大心,楚国,左尹,沉稳少谋;其妹婿,陈晃,楚国,庭理,精明多智。

    然后他看了看窗外大雨停了的郢都安好无损,用笔在成嘉的评价后面那句“优柔寡断,难成大事”八字给划掉,然后又在旁边加了一句:大禹治水,救世之才。

    “呵,成嘉,能杀我的机会只有一次,偏偏你给放弃了,不过堂堂成右徒,楚国之内还有哪个女子你满心欢喜,却口不能开,还要欲杀我而灭口。”

    王孙满目光在他那卷竹简上,一个个名字上划过:楚王,令尹子般,若敖子琰,芈凰,若敖越椒……

    “听说太女养胎,多月已经不能上朝,也不知道是真的养胎还是被变相软禁,据说如今连楚王都不怎么上朝了,这前朝都是若敖氏的天下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这位楚之凤凰?”

    “看来找个时间得去都尉所,把我那位李副使给捞出来了,顺便见见那位传闻中长相如狼的若敖都尉!”

    王孙满就是在这样大雨初晴后的第一日,走出了破落的驿站,走上了主城大街,见到楚国的百姓们纷纷大喜地在相互奔走相告,“唉,今年大水退了,没有淹到郢都,真是个奇迹啊!”

    “是啊,简直太神了,我在江边代工,亲眼看见大水冲到郢都的江边,又在我眼前降了下去。”

    “你们说这是不是天神保佑!是什么?”

    “是啊!是啊!”

    “我现在要赶着把我家那几亩薄田赶紧理一理,兴许下半年收成还不错。”

    “都快去吧!”

    ……

    “老万,给我来一大碗馄饨,既然大雨停了,我就准备去把我捞的鱼拿出来卖了。”老汉高兴地拎着一筐鱼走进万记馄饨说道,然后带着他的小孙女一起,“也给我孙女来一碗。”

    老万站在柜台后面一手拨着算筹,一边含笑点头,“这次算你运气,碰上的是那位贵人,不然还不知道你们爷俩能不能活着回来呢!五城兵马司可没有几个好相与的。”

    老汉笑笑,他也知道自己这次是走了天大的运道了,所以洪水一退,他就被放了回来。

    “所以才更要庆祝!我这抓来的鱼,一直用水养着在,还新鲜着,你要不要点!”

    老万看了一眼老汉手中的鱼篓子,“把这些鱼送到我家后厨,我全收了。”

    “好嘞,这样免得我再跑第二家了。”老汉高兴地搓着手中的筷子,催着孙女,“丫头,快吃!”

    “嗯,爷爷。”

    被叫作丫头的小女孩捧着一碗馄饨面,如过年一样,爷孙两个。

    街道两边顿时多了许多因为发大水而发了“鱼”财的百姓,“卖鱼了,卖鱼了!又大又鲜的河鱼!错过今年,再等一年!”

    王孙满看着大水过后,楚国不见半丝萧条,反而百姓一派安居乐业,不禁苦笑两分,于是也走到一个鱼摊前,问道,“这鱼怎么卖,我要两条,一条送人,一条自己吃。”

    “好嘞,这位老爷,四钱一斤,这两条怎么说加起来有二十斤了,是小人这最大的两条大鱼。”鱼贩见他身上着锦缎极力地将他最大的两条鱼卖给他。

    “好,就要这两条大鱼。”

    王孙满点点头,然后从荷包里掏出了一颗银珠丢在了鱼摊上,“给你钱,不用找了。”

    一颗银珠扔在了鱼摊上,把鱼贩激动个半死。

    “谢谢老爷,祝老爷心想事成。”

    “呈你吉言了。”

    王孙满看了一眼手中拎着的两条大鱼,点了点它们的胖头鱼脑袋,说道,“今日,你们就是我的大鱼了,旦愿你们能上勾!不然这次趟,我可白跑一趟了。”

    于是王孙满就是这样手上拎着两条大鱼,毫无半点“天使”形象地踏入了阴冷潮湿的都尉所的。

    都尉所的大牢不同于刑狱司,刑狱司算是楚国的,楚国上上下下什么犯人都有,而都尉所的大牢却专门关押宫中犯事的宫人甚至夫人,公子,公主,还有楚王看不惯的王公大臣,所以这里不讲律令,只讲大刑伺候。

    谁被扔进来了。

    都要先大刑伺侯个遍。

    如果王孙满不来救李副使,可见李副使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而且拖的时间越长,活命的机会越小。

    这一转眼过去五天,想必那个总是自视甚高的李副使想必已经学乖了,其他副使也无人再敢叫嚣了。

    拜这位虎贲都尉的凶名所赐。

    他的耳朵也算清净了。

    此刻正是下午,晴空万里,树上的知了“知知”乱叫,叫的人有几分烦躁,气温陡然在大雨过后立即开始就有了几分炎热之感,已经是夏季了,可是走进都尉所,拎着两条鱼的王孙满,瘦小文弱的身躯却不禁冷的一抖,抖了抖身上鸡皮疙瘩。

    都尉所里哭狼嚎一般的惨叫或者求饶之声音,远远传来,不绝于耳。

    这个地方,他还真是不想来啊。

    如果不是为了见见这里面的那位活阎王。

    矮小的王孙满半眯着三角眼,脑海里不断想着些有的,没的,袖袋里揣着一百锭金铢,给了都尉所门口负责的小统领十锭金铢外加又被要走了一条大鱼后,终于被他通容带了进去。

    “你既然找我们都尉,就进来吧!”

    身着黑色武服的虎贲禁军打量了一眼眼前矮小的周朝使臣,走在前面带路。

    “多谢这位军爷!”

    王孙满堂堂一周朝使臣谄媚地笑着拱手谢道。

    长长黑黑的甬道,似乎没有尽头,可是两边都是各种刑具,还有各种惨叫的犯人,王孙满纵然做足了心理准备,还是忍不住想要塞住耳朵。

    各种鞭打声,喊叫声,肉痛声,一声高过一声。

    其中有一个,正是李副使被绑在长板凳上,两指厚的木板手起板落,“啪啪啪……”,他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就像他手中剩下的那条死鱼一样趴在板凳上,看到他来了,厚厚的嘴唇上下抖动了一下,就那样瘫在哪里,一动不动。

    脚踩在湿漉漉的地面上。

    王孙满都不敢低头去看,到底是水还是李副使身上的血了流一地。

    所以王孙满没有上前,因当然原因是他现在还没有见到这个都尉所里面的那个人。

    踢跶,踢跶……

    有节奏的脚步声在这座喧嚣如九幽地狱的大牢之中,幽幽回荡。

    终于走过这段十分折磨人神志的弯弯曲曲的甬道,小统领推开了最后的一扇大门,一道很是阴冷的光照了进来,可是王孙满却觉得像是沐浴在温暖的太阳之下,快速地跟了上去。

    “瞧瞧这位是谁?周朝的天使大人!”

    只见大门之后是一间空荡荡的审讯室,然后还有一张长案,一个虎皮大椅,两边是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看起来像兵器又像刑具,而若敖越椒坐在长案之后的大椅之中,正一脸兴味地看着他走了进来,如狼的眼眸含着一丝兴味,用一抹冰冷的余光打量着瘦小的他。

    王孙满轻拂大袖,镇定地笑道,“满才是闻名不如见面,这厢见过虎贲都尉大人!”

    “不知有何指教?”

    若敖越椒对于王孙满的恭维不以为然地挑挑眉。

    他的恶名远扬,连周使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