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二章 夏苗狩猎(感谢背影少女心的1千打赏)
    若敖越椒晚上下了职,带着人骑着骏马回了若敖府,但是这一路他不像往常那般横冲直撞地回去,而是走的极慢,一路上王孙满的话都在他的心里不断着磨着,尤其是最后的消息无疑是带来了一个极重要的消息,可能如果借此机会,不用扶植公子职,他都能顺利完成他心中所想。

    所以他一路都在盘算着如何解决明日夏苗大会那多出来的五万私军的事情。

    闾一一声提醒,“大公子,我们到府了,该下马了。”

    若敖越椒才将将回神,而若敖子克不知道是刻意等他,还是恰巧也刚刚下职,入夏的傍晚正摇着折扇风流倜傥地站在大门前向他笑着招呼了一下,“大哥,今天似乎心不在焉。”

    若敖越椒如狼的眼睛顿时一眯,然后眼中划过一抹算计,为今之计,唯有和若敖子克联手,赢面才会更大,于是大笑一声翻身下马,“再大的难题,如果有三弟相助,也不是问题。”

    若敖子克闻言一笑,折扇一收,敲打着手心,一双如狐的狭长眼眸同样微眯笑道,“呵呵,好说,大哥,小弟也正要找大哥谈谈心。”

    “三弟,好久没有到我的苍狼阁一坐,不如到我那边吃个饭,我们兄弟好好聊聊。”若敖越椒笑着邀请。

    若敖子克也来者不拒,“好啊,我到是很嘴馋大嫂的那些私厨的手艺,我上次吃过一次后,感觉能把盘子都吃了,周家虽然没了,可是周家的家底还在,如今苍狼阁,可比我的白马堂好太多了。”

    二人彼此心领神会的一阵浪笑,共同迈步走进了若敖府中。

    “你们巡逻回来了?外面什么情况?”

    大半夜后,西郊大宫中,一个普通的小军帐里,李炽见到穿着若敖氏的私军武服的阿叶走进来问道。

    阿叶眉眼微沉地摇头说道,“不好,外面若敖驸马的私军把整个大营外面都包围了,今晚的调动更是频繁。”

    李炽闻言皱眉,如果有可能,他真想一走了之。

    可是这么多人跟着他一起进了郢都,总不能他一个人带着贤儿一走了之。

    这边阿叶刚说完,又一个士兵打扮的李炽侍从进来说道,“主子,西郊大营这边突然有异动,刚刚闾大统领带人把所有若敖氏的统领全部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

    “阿滨,那你赶紧再带人去监视着,虽然我们现在困在这里出不去,可也不能被越椒给出卖了。”

    李炽闻言命令道,阿滨生性机警,他说有问题,肯定八成今晚真要出大事,而且越椒这人野心太大,实在让他无法安心明天的夏苗大会,会不会被他出卖。

    阿滨一点头,带着几个南蛮的兄弟掀开帐篷又快速走了出去。

    阿滨的楚地方言学得不错,所以和西郊大营里的一些兵士都混得很熟。

    “阿滨,今晚你们还值夜啊!”

    一小队巡逻的士兵,看见阿滨带着人在大营里走动,招呼道。

    对外李炽他们就是西郊大营里的一支伍佰人小队,碰巧遇到相熟的老牛他们,点点头,打着灯笼笑道,“是啊,今晚外面风声紧,头都交待了,叫我们今晚警醒点,你们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老牛闻言面现微微皱忧虑,然后对他招了招手,阿滨见他神色有异,走近,搂着他的肩膀呵呵问道,“怎么了?看你这样子,欲言又止,被你家统领揍了。”

    老牛拉却他低声说道,“阿滨,我是跟你熟,我才给你说的。我感觉今晚特别不得劲,刚刚闾大统领把我们统领叫过去了,然后我们统领叫我们把所有的装备全部卸了,不知道搞什么。你知道的,本来准备明天大干一场的,我看依咱们都尉的架势。”

    阿滨点点头,也拉着他说道,“我也觉得不得劲啊,你一说,刚刚远远地我瞧了一眼闾大统领那神色,怪怪的,太远了,我不敢靠近。”

    “当时,我就跟我家统领在那边听着,我给你说,但是我就是闹不明白闾大统领的安排,外面现在若敖四部的人虎视耽耽,可是我们……”老牛把阿滨拉到背风的位置,两个人叽叽歪歪的说。

    那边闾一带人走过来,看着阿滨和老牛在一块,指着他们大声说道,“你,你,你!今晚该干吗,干吗去!别在那里聚着!”

    老牛和阿滨闻言耸着脑袋,不由得在闾一的吼声下一个哆口土之纟,连连点头,应道,“是是是,大统领我们这就去值夜了。”

    两拨人依言快速地分开,阿滨一转身就神色不定,带着人立刻往回走,然后立即掀开小帐篷进去禀报,“主子,情况不对,现在西郊大营这边的防备全部卸了,不知道这边要干什么。”

    李炽闻言拳头紧握,“咚”的一声砸在桌子上,然后眉眼一沉,说道,“不管明天发生什么,我们都找机会离开,不能再在这边待下去了。不知道若敖氏的兄弟明天会不会打起来,这边已经不安全,而且明天这边人多眼杂,我的身份随时会暴露,我们的人得赶紧撤。”

    “阿叶,阿滨,你们赶紧联系所有南蛮的弟兄,明天等我号令。”半晌,李炽命道。

    “好,主子,我们知道了。”

    阿叶,阿滨分头去联系他们的人。

    而在外围守围的惊风,惊羽两兄弟也注意到了西郊大营内的动静,对于从里面可能出来的任何一个人盘察的更加严密。

    这一夜西郊大营里各种变动声响都有,唯独没有那种磨刀霍霍的声音。

    闾一甚至命五万人马把身上所有的刀枪剑戟全部连夜上交了,包括李炽他们的人的兵器也收走了,营防上的变动更是眼花缭乱,完全摸不到若敖越椒的打算,可是越是这样越是让李炽心底煎熬了一整夜,本来赶上汛期,以为这场大水过后,这次夏苗大会怕是因为郢都被淹要黄了,没想到居然这么幸运楚国今年居然平安度过。

    真不知道明日夏苗大会上会发生何事。

    他离开郢都多年,对于郢都里的这些上层人物的心思越发是看不透了。

    直到外面晨曦曙光破空穿过落在了帐篷顶上,缓缓地照亮了李炽俊朗立体的五官,然后映出男子一双暗沉满布血丝的眼,迎着外面的第一缕晨曦,他终于掀开帐篷走了出去,只闻突然整个大帐外响起一阵雷霆万钧的声音,一眼远远望去,八万新军如潮水大浪般涌入了西郊猎场这边。

    黑压压的兵士如海浪般山呼海啸地涌了过来,头顶上都是旌旗招展的黑底描金的楚之凤旗随风飘展。

    一声声的擂鼓声和号角声“嗡嗡”响起。

    盖过了这一夜的躁动不安之声。

    沉寂了太久的西郊猎场又再度走入郢都贵族王公们的视野,然后随之可以看到兵士中簇拥在中间的楚王宫车,还有各王室,大臣的马车,以及一辆辆银光闪闪的战车,一辆一辆,车轮滚滚,将绿草茵茵的猎场碾出一阵尘土飞扬,留下一道道黄土车辙。

    周礼制,分四时田猎:春搜、夏苗、秋狝、冬狩。

    田猎一是为田除害,保护农作物不受禽兽的糟蹋;二是供给宗庙祭祀;三是为了驱驰车马,弯弓骑射,兴师动众,进行军事训练。

    王之好田猎。

    何以能田猎。

    田猎以讲武。

    所以此次夏苗狩猎,楚军的主要目的在于西郊讲武,而非为东郊护苗,几乎出动了楚国郢都一大半的正规军和私军。

    就为了欢迎周朝“天使”的到来。

    可谓劳师动众。

    比三国会盟之人数还要多。

    五千虎贲禁军在若敖越椒的指挥下,将楚王芈凰若敖子琰他们重重保护在内,然后簇拥着他们登上高台,所有的百官随行在后。

    黑底描金的黑凤旗,立在楚王金榻的正后方的旗墩中,直插上云霄,一股傲然之气从那金榻的正方飘飞的黑凤旗上溢出,金色锐利的凤爪探旗而出,直指无尽苍穹,仿佛要让整个九州从此臣服在她的脚下。

    八万制服崭新的新兵,沿着一望无际的西郊猎场,沿高台左右分散开来,如一只火凤,在周天子的使臣前,亮出她最光鲜的羽翅。

    不仅是李炽看到这一幕眉头紧皱,就连被邀请而来的周朝天使们,都一脸灰头土面。

    “楚军怎么这么多人?”

    受了伤只能坐着的李副使一脸惊呆地看着猎场中人头车马攒动的楚军,只要他们随便动一动,就能感觉在地都在他们脚下颤抖,何况他这样一个身受重伤之人。

    “这声势,如果我成周洛邑被他们围困岂不是要完了?”

    有天使甚至害怕地两股战战,一脸惨白,那种天朝妄自为尊的气度再大军面前丧失全无。

    所有的天使中,如今只有王孙满还淡定自若地站在最前方,能保持微笑。

    “是啊,所以诸位同僚,我们要努力了。”

    “不能叫楚国蛮夷之辈小瞧了。”

    其他使臣都暗自不说话,这样的实力,岂是周朝努力就能赶上的,唯有北方中原霸主的晋国可以匹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