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四章 猎场寻人(感谢兔爰的月票)
    金帐前多了越椒的五万兵马,新军讲武就更加气势磅礴了,一轮轮的骑射沙场演练,应接不暇,群臣纷纷叫好,周朝天使们却夹着尾巴不敢出声,默默吃着流水般端上来的佳肴或者不停灌水。

    纷纷低着头不敢说话。

    心中暗道,这真是他们出使以来最憋气的一趟,没有任何礼遇,尽是白眼。

    楚国上下对他们都是爱理不理,仿佛是忘记了还有周朝天使这些人,只是不断拍手喝彩声响亮耳际。

    所有周朝天使中,此时,只有王孙满怡然自得,只见拿着酒杯走到楚王近前,笑着向若敖子琰和若敖越椒举杯而笑。

    若敖越椒因为敬献了五万军队而设了特等席带着周菁华坐进了金帐靠近楚王及芈凰下首的位置,见到这个给自己提供消息的周使浓眉深皱,眼中杀气腾腾。

    只听王孙满笑着对他们说道,“满入楚以来,一直听闻若敖驸马文武双全,乃楚国第一公子,却未曾亲眼见过,今日一见,果然人中龙凤。不过满也听说若敖都尉的身手了得,乃是大楚第一勇士。不知今日西郊讲武,满是否有幸见到闻名天下的若敖驸马和若敖都尉谁更胜一筹呢?”

    说完,王孙满的三角眼对准了楚王下首的俊美无著的男子和他身边的绝美女子。

    这就是驸马和太女了。

    果然郎才女貌。

    门当户对。

    上座长案后的男人,眼神并不多么锐利,淡淡投在王孙满的身上,看着灰头土脸的小男人,堂而皇之的公然挑拨,还有一脸讨好的笑意,然后缓缓一杯酒下肚,没有拒绝但是也没有接受。

    只是心中此时忆起成嘉提醒的话,丰润微启道,“周王之孙,姬满,果然生了一张巧嘴,你让本驸马记住你的名字了。”

    这样没脸没皮的使臣,他还是第一次见。

    真是让他不难不对周朝嗤之以鼻。

    周室已经衰微至此。

    还有何颜面苟存于世,不过各大诸侯的傀儡。

    金色的大帐当中,三十岁的小男人,面对堂堂楚国太女驸马的嘲笑只是,拱着手惭愧一笑。

    只要能达成目的,什么手段他都愿意一试,“满得楚国驸马铭记于心,愧不敢当啊!”

    芈凰对于眼前这个一身尘土像是从地底钻出来的土拨鼠一样的使臣,暗自皱眉,此人言辞狡猾,又没脸没皮,在军中这种士兵才是最叫上锋头疼,就像是个浑身是刺的刺头,不知如何下手。

    打也无用,骂也无用。

    似乎浑身都是破绽,又毫无破绽。

    此人来楚却不是彰显周天子之威仪,反而讨好她楚国,其中必有奸诈。

    吴王妃却听闻王孙满对于若敖子琰满满挑衅的话,柳眉轻挑,然后目光落在下首坐着的周菁华和越椒身上,眼中十分满意,对周菁华昨晚连夜命禁军送进宫的协议终于确信了几分,然后安心地轻抚了一下七个月的肚子,妩媚笑道,“大王,这位周王孙还真是有趣。”

    这一笑倒把楚王乐得大笑。

    “爱妃,自从有孕,一直身体不适,孤已经好久没有见到爱妃如此开怀了。”

    吴王妃闻言往楚王怀里一依,轻笑一声,“妾身也想知道,到底是驸马厉害,还是都尉厉害呢?大王就不想见到驸马为我王室争光吗?”

    越椒闻言已经起身,并且向楚王讨要彩头,“大王,我也请求与二堂弟一战,只是不知道是否可以向大王提前再为我妻讨要一个彩头,如果子椒侥幸得胜的话。”

    “你想要什么,寡人准了!”

    楚王闻言大手一挥,然后对若敖子琰笑道,“子琰,可不能把寡人太女的名声也输了。”

    “儿臣遵旨。”

    这是自小时候,兄弟二人少有的一次人前较量。

    若敖子琰一身金甲,一撩下摆起身,淡然起身,芈凰见此拉了一下他的手,“小心!”

    “放心!”若敖子琰轻笑颔首,缓缓带人走向前方的空地。

    “今天,你想怎么比?”若敖子琰问道。

    “怎么,随我跳?”越椒挑眉跟上,抱臂问道。

    一派热闹声和拥挤的人群中,司画穿过人头济济的金帐,走到芈凰附耳小声耳语,“太女,不好了……贤夫人刚才和小晴出去半天,然后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出去多久了,你没有派人跟着吗?”芈凰闻言皱眉,抬眸看着她低声问道。

    “我叫小里子跟着在,可是刚刚我派人出去找,发现小里子晕倒在帐外的大树后面,被人拿衣服盖着在。”司画闻言在她耳边低声回道,这事情是她没有办好,她没有想到贤夫人一个女子居然能把小里子给打晕。

    “发生什么了,凰儿?”若敖子琰见此问道。

    “贤夫人刚刚在我帐中休息,如今出去可能迷路了,司画她们怕她出事,我先回去看看。”芈凰回道。

    “要不我跟你一起去吧!”

    若敖子琰听到是成嘉的姐姐,微微皱眉。

    “没事,我去去就来,这边新军讲武,还要你指挥呢!”芈凰笑笑,将他又按回大椅中。

    “好,那你快去快回,如今越椒虽然交了军权,可是这边还是很危险。”若敖子琰颔首。

    “嗯,放心,司剑她们跟着我在。”芈凰点头,然后带着司画她们出了金帐,穿过一个个白色的帐逢,然后走到一颗大树后,用靴子踢了踢昏倒的小里子,“醒了,小里子!”

    “咦,太女,你们怎么在这?”

    靠在大树边上晕倒的小里子摸了摸后脑勺,抬头看着芈凰和众人,晃了晃脑袋。

    “贤夫人呢?”

    芈凰沉眉低头看着他问道。

    “贤夫人?贤夫人!!她刚刚从背后把我打晕,然后我只来的及看到她跑进西郊猎场深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小里子指着西郊猎场的深处说道,然后突然急了,“对了,太女,我听这边的士兵说,狩猎就要开始,所以把先前圈养的猛兽全部放了出来。如果这个时候贤夫人跑进去,会不会遇到野兽?”

    “该死!”

    芈凰闻言皱眉,怎么办?

    现在命人去找人?

    司剑和毛八她们已经被被她派出去了,可靠的人就剩下小里子他们了,“小里子,你赶紧把剩下的人都带上,进去找人!”

    “是,太女。”小里子点点头。

    芈凰犹自还是不放心,“算了,我跟你们一起去,小里子,去把其他人都叫来,然后带上猎犬,找几件贤夫人穿过或者用过的东西让它们闻闻,给我们带路,这样节约时间,免得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找。”

    “可是太女,你还怀着孕呢!这边有我们就可以了!”司画担忧地道。

    “我没事,成贤儿,她不能有事。”不然她会失去一个“盟友”,芈凰轻抚在隆起的腹部上,重重颔首。

    即使成嘉不怪她,她也会怪自己。

    “是,太女。”

    小里子立即去找了几头猎犬,司画找到成贤儿的侍女拿来几块她贴身的手绢,猎犬闻了闻他们手中手绢上的味道,一阵狂吠大叫,然后挣开几个凰羽卫的手,跑了出去。

    芈凰对小里子他们一点头,“走,快跟上!”

    众人跟着猎犬一路向着西郊猎场深处而去。

    而芈凰不知道的是在金帐那边,若敖子琰同时命八万加五万新军一起进行狩猎,总共分了六路,哪路得到的猎物最多,将得到楚王的重赏,若敖越椒冷笑一声,背负硬弓,挑眉看着他,“二堂弟,怎么样,我们也下场比比,看看今晚,我们哪一边猎的猎物多。”

    若敖子琰不屑地翻身上马,看了一眼叶相如,“相如,真明,我们带人去玩玩!”

    “走啦!”

    叶相如大笑一声,然后拉起还坐在金帐中搂着美姬的赵明的领子说道,“赵明,别再你的美人亲亲我我了。今天我要猎头吊睛白虎。”

    “我不去了,这么累的事情,我可不干。”

    赵明挥着手,不干,可是硬是被叶相如拖走上马,然后哀声叹气地在侍从服侍下换了一身武服,翻身上马,“成嘉,阿年,叔敖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不然这种累人的事情,也轮不到本小侯爷。”

    叶相如哼哼,清典了一下他的狩猎装备,然后一拉马缰,“少啰嗦!要开始了。”

    若敖越椒也叫上若敖子克还有一个贵族公子,前五城兵马司的司徒南,双方组成两个大队,六个小队,齐头并进带着新军试炬准备进入西郊森林开始狩猎。

    双方人马还没有进入西郊猎场森林已经摩拳擦掌,碰碰撞撞了几回,谁也不让谁。

    “二堂哥,我说你好歹让着弟弟我,我这可是跟你们出来玩呢。”若敖子克和赵明一样根本不是来狩猎的,就是来看热闹的,悠闲地摇了摇手中的折扇,“这天气这么热,三弟我有点吃不消。”

    “子克,来啊,我跟你玩!”

    赵明算是找到盟友了,和若敖子克并驾齐驱,然后指着一边的空地说道,“我们到那边去搭个棚子,然后等他们出来。”

    “好啊!”

    若敖子克才不会搅进若敖越椒和若敖子琰的比斗中。

    若敖子琰闻言对叶相如说道,“随他们去吧,我们先进去!”然后一控马缰,身下的琰冰立即放开四蹄奔了进去,叶相如紧随其后,若敖越椒带着司徒南也不甘其后,四拨人冲进了猎场森林中,寻找猎物。

    而此时,幽森的西郊森林中,芈凰他们跟着猎犬,已经奔向西郊猎场的深处找寻成贤儿的踪迹。

    而两个甚至从来连王宫都没有走出过的弱女子,走在幽深的森林中,头顶的阳光都被幽深的树林所掩盖,根本分不清哪里是哪里。

    成贤儿第一次一个人跑进幽深的森林中,时不时林中会有几声狼声,或者兽鸣,小晴跟在她身边,害怕地道,“小姐,我们现在还是赶紧回去吧……这里看着好危险。”

    “呜——”一声不知道是什么的野兽叫声在她们身后响起。

    “我好怕……小姐,我们赶紧走吧!”

    小晴猛然一回头,虽然什么都没有看见,可是心底的不安越来越强,想要将成贤儿拉回去。

    “不,不行,我找不到李大哥,我不回去!”

    成贤儿一面害怕地左顾右盼,一面摇头,如果她不能趁芈凰她们找到李大哥,李大哥这次就真的死定了,坚定地拉着小晴往前走,“我们快点,小晴,再晚,说不珲就有人要找来了。”

    “可是李公子会在这森林里面吗?”

    二人又走了一会,小晴总觉得她们越走越偏,连人都看不见一个,这里能有李公子吗?

    成贤儿闻言也有几分犹豫,看着四处都是黑幽幽的树林,只有鬼影哪有人影,“那怎么办?我们现在回去吗?”

    “我们还是先回去,说不定太女的人已经找到李公子。”小晴说道。

    “好吧!”成贤儿犹豫了一会,点点头,两个柔弱的女子准备往回走,可是突然一头野狼迈着步子走了出来,“嗷呜”一声大叫,阴冷的眼眸对准了误入它的领的成贤儿和小晴。

    二女立即吓的花容失色,脸色惨白,抱成了一团。

    “小姐,怎么办,我们现在还走的了吗?……”

    “我也不知道,小晴,我们跑吗?……”

    “可是我双腿发软,小姐,怎么办?”小晴看着一步步挨近的黑狼,全身无力,几乎软倒在成贤儿的身上,成贤儿也好不到哪里去,她这一生就见过一些温顺的爱宠,比如芈凰那只黑猫,还有王宫里的宝马,可是她都不会骑。

    吴王妃那条白蛇,她更是靠都不敢靠近。

    哪里见过这么大一头满嘴森森白牙,口水直流的野狼。

    在芈凰他们跟着猎犬往森林里追的时候,李炽已经带着阿叶他们趁着若敖越椒他们狩猎的功夫,潜入森从,准备从这边翻过另一个山头,逃出去。

    “阿叶,他们现在全部在狩猎中,闾一他们对我们无暇多顾,那边我们再过去,就应该能走出西郊猎场的范围了,叫大家快点!”

    所有人背着大刀向猎场的边缘不断靠近,可是就在这里,身后传来了一身尖叫。

    “救命……救命……”

    李炽闻言脸色猛然一变,是贤儿的声音。

    她怎么会在猎场之中。

    不好,难道是她来找他的?

    然后又一声咆哮震惊山林,是狼叫!

    “小姐,我们快跑吧!”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传来,是小晴的声音。

    肯定,肯定是贤儿她们在里面,不行,他得回去。

    “阿叶,阿滨,你们先带人出去,我有件事要立即回去。”李炽命道。

    “主子,不行,再回去,那个闾统领肯定发现我们逃跑了。”阿叶阻止道。

    “是啊,主子,不管什么事情,我们现在先离开是要紧。”阿滨也劝道。

    “不行,那边有我认识的人,应该是遇险了。”李炽皱眉说道。

    “会不会是陷阱?”阿滨生性警惕,生怕是越椒他们为了把他们捉回去,布的陷阱。

    “陷阱,我也要回去!”李炽虽然不想被抓回去,可是他不能对贤儿见死不救,目光一变,说道,“你们如果真的认我这个主子,阿叶,你先带大部分人走,阿滨,你带五十个人,我们回去救人。”

    就是成贤儿这样一个乌龙,顿时让几方人马陷入了一场被动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