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五章 弱肉强食(感谢狂依不变的月票)
    成贤儿和小晴两个不断后退,可是她们再退背后就是一棵参天古树,成贤儿使劲掰断了一根树枝想要防身,也要小晴有样学样,可是两个弱女子在野狼眼中就像是两只待宰的羔羊,利嘴张开露出森森的白牙,银色的唾液滴落在地上,一双冰冷的眸子无论她们怎么退后,逃跑都一直紧紧追逐着她们的身影,将她们周身锁定。

    只见她们再无退路,突然如弹丸一样弓起了身子,发出一声狼嚎,从五十步开外爆起扑向成贤儿。

    “闪开!”

    一道寒光划过,李炽及时赶到,背后的利剑投掷而出,锋利的长剑划过半空将扑来的野狼扎了个对穿,钉死在了树身上,不过眨眼间野狼就哀鸣一声倒在了血泊之中,而成贤儿她们闻声在千均一发之迹,狼狈地就地一滚,躲开了凶狠的狼吻。

    一捧滚烫而难闻的狼血洒在了摔倒的成贤儿和小晴脸上,她们吓的当即尖叫一声,“啊,小姐,狼死了!”

    “不用害怕了,没事了!……没事了!……”

    李炽冲上前来扶起成贤儿,犹如失而复得一般紧紧搂住她的肩膀,不断轻拍。

    刚刚真是太险了。

    如果他再晚来一点,看到的就会是成贤儿的尸体,而不是野狼的尸体。

    “李大哥,你终于来了!你不知道,我找你找的有多辛苦……刚刚我以为我就要死了,下去陪你了……”

    成贤儿哭着连连点头,脸色煞白地缩在李炽的怀里,不敢看地上已死的野狼尸体。

    “傻瓜,我还在呢!别怕,狼已经死了,我说了会永远保护你的。”

    “嗯嗯……”

    小晴也好不到哪里去,正要感谢李炽的相助,可是眼前的男人哪里是李炽,完全不一样的五官,完全不一样的年龄,小姐为什么喊他“李大哥”?还缩在他的怀里?

    李炽一瞬间就注意到小晴的眼里的疑惑,立即解释说道,“我不是李炽,我只是李炽的一个远方堂兄。”

    成贤儿闻言后知后觉。

    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没有告诉过小晴李炽如今的真实身份,只是告诉小晴她要去找李炽,却没有说如今的李炽是另有其人,闻言推开李炽的怀抱,附和说道,“是的,小晴,这个是李大哥的堂兄。”

    小晴怔怔地点了点头,没有多想。

    只是害怕地看了一眼钉死在树上的野狼,然后轻抚着胸口说道,“那李公子,你能护送我们赶紧回营地去吗?这边山林看起来太阴森了,还有野兽!”说到最后,小晴已经小脸发白。

    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狼,何况狼血。

    拿着帕子用力地擦着脸上的血迹,心底又是害怕又是恶心。

    偌大的深山老林中,四周都是各种野兽的吼叫声此起彼伏,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快要接近黄昏,入夜之后,将会有更多野兽出没。如果不是遇到李炽,她们刚才就喂了狼腹。

    “主子,不好!恐怕我们一时半会走不了。”

    阿滨他们脸色骤然铁青地看着因为闻到野狼的血腥味,而缓缓向他们聚拢而来的狼群,皱眉说道。

    李炽闻言看向将他们包围住了的狼群。

    脸色穆然一沉,一脸凝重。

    成贤儿和小晴怔怔地看着不知何时从林子里冒出来的狼群,拖着扫帚似的黑色尾巴,目露凶光,狼鼻喷着粗气,闻着空气中散发的同伴的血气,缓缓地迈着步子,一双双冰冷的眼睛贪婪地盯着他们五十来人,就像被饿了很久,一个个龇牙咧嘴,垂涎三尺,仿佛看到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这边是王室的猎场,怎么会有这么多狼?”

    成贤儿浑身哆嗦地缩在他怀里问道。

    就算她再没有见过世面,可是西郊猎场,她跟随楚王来了这么多次,也从没有听说里面有这么多狼,往年能猎个两三头就不错了。

    是啊,按说不可能会放出这么多的野兽,而让狩猎的王孙们因此受伤,除非有人故意的。

    一瞬间,李炽就想到了那个如狼一般的男人,若敖越椒。

    除了他,没有人有这个能力在西郊猎场养这么多的野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都是有人故意放进来的狼群,就为了今天的西郊狩猎……”

    这不是几头,几十头,环视一圈下来,少说有上百头,一双双绿色的眸子冰冷地盯着她们,而山林深处,似乎还有更多的野狼或者野兽在往这里不断奔袭,一阵又一阵窸窸窣窣压断树丛的声音不断传入众人的耳里。

    李炽他们全部握紧了手中的大刀,全神戒备地看着这些狼群。

    狼群有时候比老虎更可怕。

    因为它们不是独来独往独自尊王的老虎,它们是数量庞大的野兽军团,它们天生遵循于“弱肉强食”的法则,只听从于它们最强大的狼王,而狼又是最忠心又最具有报复心强的族群。

    许多军队如果在野战中遇到了狼群,如果人数不多,也只有逃命的份。

    走在最前面的一头最强壮的黑色头狼,正慢慢地带着所有野狼将他们缓缓包围,就像猎食者,正思索着准备以什么方式将这些闯入它们领地的人类全部吞吃入腹,一个不留。

    只见黑色头狼嗅了嗅空气的味道,嗥叫一声,看着钉死在树上的野狼毫无声息,没有回应,于是头狼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怒吼,因为它的这声怒吼,其他的狼也跟着一呼百应,一声声狼啸在幽深的山林里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

    群狼嚎叫之声阵阵响起。

    惊起了林中所有的飞鸟。

    扑哧,扑哧……的振翅声不绝于耳,跟着猎犬的芈凰他们追到山林深处,看向阴暗的山林中慞惶四处逃窜的飞鸟,耳鼓微动,眉头顿时一皱,“不好,大家再加快点!可能她们遇到猛兽了!”

    小里子闻言手持马鞭猛裂地抽击着马股,加快速度驱赶着小型战车。

    芈凰紧了紧腰间的太阿剑,暗暗祈祷。

    成贤儿千万不要出任何事情。

    而此时的成嘉正舒服地躺在县尹的府邸的客房中,一张薄薄的床板上,难得睡一个好觉,根本不知道成贤儿她们的险象环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