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八章 燃烧一切(谢谢思5的长评)
    没有来救成贤儿也就算了,如今对方敌友不明,如果是若敖子琰的人,可能他们的目标只是李炽,除掉公子职这个危胁,所有危胁东宫以及若敖氏的存在就将会立即破除,他们将安全无虑;可是如果是若敖越椒的人,见到她和公子职在一起,楚王又就在前面不远处的金帐,一个报信,很可能就将她判为乱党,一同治罪上报。

    前面李炽已经和对方战到了一起,女子缓缓握紧手中的兵锋。

    四周喊杀声中,她一眼望过去,这批黑衣人中没有一个相熟的身形,甚至没有听到一丝熟悉的声音,黑夜中她也根本无法分辨敌友,理智告诉她此时放弃李炽甚至成贤儿是最正确的选择。

    十年的求存让她知道,任何时候都应该先让自己活着。

    一切才有可能。

    无论是为了报仇,还是活的更好。

    就算她此时放弃成贤儿,甚至事后,成嘉也未必知道此事与她有关。

    成贤儿和小晴眼见芈凰她们跟上,这样要命的战场中,两个女子双双高兴地冲向她,拉着她的手道,“太女,你来了,太好了!”

    可是护在她们身边的小里子闻言,脸上一点喜色都没有,凝重地看着前方的不明黑衣人和后方的狼群,焦急地问道,“太女,我们怎么办?”

    芈凰缓缓眯起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凤芒看向因为重逢,笑的开心无比的成贤儿。

    一个黑衣刺客持剑刺来,女子侧身一躲,根本没有和成贤儿多话,“闪开!”然后将她们一推,手中的太阿剑同时反手出鞘,发出一声凤鸣般的鸣响。

    快速地一剑划过黑衣人的脖颈,在半空中绽放出一朵炫丽的血花,渐了三人一身。

    成贤儿和小晴立即双双面色一白,吓得手足无措,全身一僵,还没来得及尖叫出声,她一脚将对方飞踢出去,扭身,手中的太阿剑反手一刺,再度迅速地果结了一个想要偷袭成贤儿的黑衣人,最后眉眼一沉,大喊道,“霍刀他们应该埋伏在山林中,赶紧报信!”

    “是!”

    在其他人的掩护中,小里子快速地点燃一只火箭射入空中,然后看着在空中冉冉升起的红色礼花,心中总算一定。

    “太女,好了!”

    小里子他们的叫声在林中时而响起,对方似乎无人察觉她的身份,来的人看来不是若敖子琰的人……为此她既松了一口气,又更加心底一紧。

    看来这一战避无可避。

    对方来人十倍于他们,而他们才不到五十人,她要怎么才能带着成贤儿安全突破出去?

    手中的太阿剑在手中不断翻转着,不过片刻间就夺去了数人的性命,头脑也快速运转着,此时她虽然怀孕,可是动作却半点不敢含糊,手段比平日更加狠辣而利落,能一剑取人性拿,绝不多废第二剑,不留半点余地,否则伤的就是她自己和孩子。

    小里子他们也是拼尽全力,护着她们三个女子的周身。

    关键时刻,她连成贤儿都不确定是否能保住,李炽只能舍弃掉。

    对方的目标明显在他那边。

    眼见终于杀开一道缺口,芈凰一手拉住成贤儿,对小里子他们命道,“贤姐,我们先走!”

    李炽闻言看着黑暗中刚刚救了他们的女子,一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笑着点头道,“对!贤儿,你先跟太女离开,我随后就到。”

    也许这就是最后一眼了。

    不会再像上次那样可以幸运活过来……

    陌生而立体俊朗的五官,在搏杀间,在夜色中,此时笑的那样阳光明媚,就像十年前那个追着她进了王宫的李炽,不一样的长相,不一样的眼睛,却用同样一双深沉的眸子深深地看着夜色中柔弱的就像一只飞在春光里五彩斑斓的凤蝶的女子。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结。

    明明只有一刹那,却清晰地让他记忆住了她染血的容颜,还有那足够漂亮的眉眼中带着对生死的害怕和对他的担忧……

    无声地笑着说道:“不要怕,贤儿,我说过了,我会永远保护你!”

    老天对他已经够好了,他又多活了这么多年,还见到了他这一生最想见的人,他已经赚到了。

    这一刻,李炽含笑的目光中染上一股绝决,大喊道,“南蛮的勇士们,我们大家一起上!保护我们的女人!”

    “是,杀啊!”然后所有南蛮部落的人都挥舞着手中的利剑迎而上,带着阿滨他们阻挡着敌军。

    “我们从这边撤退!”

    芈凰闻言不由分说拉起成贤儿,小晴跟在身后,小里子他们在后面断后,一众人往中间的林子方向撤,避开两头的黑衣人和狼群。

    成贤儿拼命摇头,被芈凰拉着走,几次不断回头,早先的发髻早已凌乱,乌黑的长发在夜风中划出优美而悠长的弧度。

    奔跑中,她不断地呼喊大叫,可是没有人回应她。

    “李大哥……李大哥……”

    小晴也拉着她另一边,边走边劝,“小姐……我们得快点离开……不能再耽误了……”

    身后的男人带着阿滨他们被四面八方的敌人所包围,杀声震天,他们手中的长剑,大刀不断劈刺着,身上,脸上都是自己的,同伴的,敌人的鲜血在横飞,但是他们依然在为芈凰他们拼尽着全力。

    回头的一瞬间,芈凰只见一把大刀划过了李炽的手臂,血肉翻卷,血色弥漫,他依然拼尽全力将长剑刺入对方的胸膛,阻挡了又一波黑衣人的追击。

    一瞬间,芈凰猛然回头加快脚步。

    她想起了成嘉为她挡刀的那一夜。

    与成家有关的人,似乎都有一种傻瓜似的行为,成贤儿明知自己是个拖累还去找李炽,成嘉……当时他又是为了什么救她呢?很多时候,她都不敢去深究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她怕自己的心对待敌人不够狠。

    只是为了她给芈昭的两巴掌?然后为了另一个甚至会危险到他的人而拔刀相助?

    对方甚至知道被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还慷慨赴死。

    眼见追兵被抵挡住,甩在了身后,芈凰突然顿住脚步,将众人带进一片古树后藏好,沉声命道,“小里子,你还记得我们来时,在这附近见到的那片大沼泽吗?”

    “太女的意思?”

    十来人藏身在古树后,小里子蹲在她身边问道。

    “贤姐,如果你想救他,你就得按我说的,乖乖地和小晴等在这树洞里,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准发出一点声音,不准给我们在添麻烦,我再没有多余的任何人来管你。等我派人叫你出来,你才能出来。”芈凰看着她,冷酷地说道。

    “那你怎么办?”

    成贤儿眼眶通红的看着身边的女子,她知道芈凰此时还怀着孕,还冒这么大的危险,三番两次搭救他们。

    万一她受了重伤,她也会难辞其咎。

    “待会我们会去点火把那片树林都烧了,利用那些狼群去趋赶攻击向那些黑衣人,然后把他们都引向我们身后的这片沼泽,只要我们拖延了足够的时间,霍刀,或者司剑他们就会赶过来。”

    芈凰心中也不确定霍刀和欧阳奈他们会来吗?她都还不确定他们的忠诚,所以东宫的安全她只敢交给司剑,如果实在不行,没有人来救援,索性她就烧了整个西郊猎场,也断了若敖越椒的所有后路,然后趁着大火,放李炽和成贤儿离开。

    “芈凰,你不要去!”

    成贤儿突然很害怕,抓着她的手不松。

    “我会活着回来的,放心!”

    一瞬间,女子重重点头轻笑,拍了拍她的手,她不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然后手中攥紧了手中的火石,“咔嚓”一声,在这冰冷的黑夜里升起一团小小的火苗,在干燥的树枝上轻轻跳舞,然后一瞬间点燃了她的双眼,眼中升起那失落已久的神采,在黑色翻飞的眼睫上闪耀着恍恍于飞的凤芒。

    小里子他们也同时点燃手中的火石。

    所有人在黑夜中举起手中的火把,照亮彼此年轻的脸庞。

    “走!”

    芈凰握紧手中跳动的火把,带着小里子他们拿着火把又冲了回去,不过这次他们的方向是穷凶极饿的狼群,悄然地潜伏在四周,点燃狼群周身不远处干燥的野草,大火在她眼前熊熊燃烧起来,筑成一道火墙。

    狼群看着大火,愤怒的嚎叫着,却不敢冲了出来。

    “大家再多点燃几个火把,把狼群往黑衣人方向赶!”芈凰命道,然后将手中的火把往野狼身上扔,燃了火的野狼拼命嗷叫,在地上打滚,没有燃到火的野狼纷纷掉头逃窜,奔向和将李炽他们包围的黑衣人中。

    “狼来了,快跑!”

    黑衣人中有胆小地突然尖叫道。

    “小里子,留个缺口出来,你带两个人将他们引过来!”

    芈凰再度命令道,在火场中留出唯一的出口,一面和剩下的人赶紧去布置陷阱,一面命小里子他们仨站在出口处向黑衣人他们招了招手,大笑道,“我们在这边,有种过来抓我们啊!”

    黑衣人见他们人少,闻言顿时地疯狂地追了过来,“走,杀了他们,赶紧回去领赏!”李炽见黑衣人都被吸引了过去,周身的压力顿减,只是身后的狼群却在疯狂吼叫着,他们也跟着向火场的外围且战且退,同时欺图摆脱他们身后追来的野狼。

    芈凰一招手,所有人押着步调缓缓地向沼泽方向撤退,将所有黑衣人一步步引向她们布置好的陷阱而去。

    这片沼泽很大,他们来时的战车就是陷在了里面,而她们侥幸发现地早,跳车躲过了。

    小里子他们在前面围着沼泽地跑,时刻注意着脚下的沼泽,但是身后跟来的黑衣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等他们发现时已经有几十人掉进了沼泽,再想退回去,身后又是火海和狼群。

    狼群疯狂的追击上来,很多黑衣人害怕地慌不择路,掉进了沼泽地中,而狼群也没有幸免。

    李炽他们也被狼群追赶着,可是早就爬上树冠的芈凰站在树上大喊道,“大家快点上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