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十九章 王·继承者
    “主子,他们真的可信吗?他们为什么要帮我们?……”

    一名忠心的南蛮勇士低头看着树下密密麻麻的黑衣人心中怀疑地看着芈凰他们一伙问道。

    其他人就连阿滨也看向李炽,“是啊,主子,她可是楚国太女!”他们主子的身份根本和她是死对头,他们被若敖越椒拉过来就是抢她的储君继承人的身份的。

    李炽正想喝止,可是他们对话间,嘴里咬着长刀爬上树的黑衣人“唰”的一下将刚才那个还在质疑的南蛮一把拉了下去,转眼间丢了性命。

    “你,你,你,叫你们呢!不要分心,护好你家主子!!”芈凰冷然盯着分神的阿滨还有众南蛮,喝道。

    这里是生死场。

    没有时间给他们怀疑!

    阿滨生性警觉,他不明白堂堂楚国太女为什么要救他家主子,她到底知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微微一愣之后,却猛然点头,“是,太女!”然后直接出手又结果了两个要爬上树的黑衣人,并将受伤的李炽护在身后。

    李炽闻言捂着受伤的手臂,感激地谢道,“多谢!”

    “小里子,你和小楼他们注意后方,有人爬上来了!”芈凰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也没有回应,只是继续全神贯注地收割着人命,注意着各处的动静,防止再有人爬上树,同时沉着而冷静地对小里子他们发布着一条又一条的命令。

    “是,太女!”

    小里子转了个身,和小楼背对背,保证彼此视线内无死角。

    然后看准了一个爬到他身后的黑衣人,小楼看准了一个摸到了他们裤裆底下的黑衣人,二人同时出手直接一刀将他们砍翻在地。

    一个黑衣人悄然地爬上了对面的大树,然后将手中的长剑当作利箭一般射出,利剑无声无息地对准了黑夜中树上发号施令的女子的后背。

    破风之声混在吵杂的喊杀声。

    几不可闻。

    雪亮的长剑上还带着腥红的血珠,在空中无声地滴落在众人的头顶,射向对面。

    一阵寒意和杀意仿佛是死神一样钉住了芈凰的后背,芈凰顿时心底一寒,三年的战场杀敌让她在千均一发之迹,直接护住肚子扑倒在粗大的树干之上,然后一眼看着擦着她的耳际飞落地面的长剑,猛然转身,终于发现了对面树上爬上来的多个黑衣人,手中的太阿剑在她的手中一刺一挑,接连挑落爬上树的黑衣人手中的武器,同时抓在了手上,然后反手向着对面刺去。

    虽然仓促间,毫无准头。

    可是也足够让那些黑衣人吓的一跳,纷纷尖叫着跌落大树,摔断大腿。

    “这真的是女人吗?!”

    除了李炽之外,其他的南蛮勇士都诧异地看着眼前杀人如麻又反应灵敏如狐的女子。

    显然对于她火烧山林,引狼追击黑衣人的计谋原本还有点不敢相信,而如今她出手更是狠厉,下手又准又狠,面不改色,居高临下地砍着不断想要往上爬的黑衣人的手段,更觉可怖,就连背后都仿佛长了一双眼睛。

    他们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种似曾相似。

    这是只有从真正的战场上走出来的军人才会有的杀意。

    一个女子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杀意和战意,仿佛是从地狱深处走出来的女修罗。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失,她们占据居高临下的优势,黑衣人的数量在大副减少,而他们的人员也在减少。

    远处黑黝黝的树洞里的成贤儿和小晴死死地抱着彼此的头,然后捂住彼此的嘴,在听到远处传来的一声又一声的凄厉的惨叫声,浑身不断发抖,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对于她们而言,这是一个漫长无比的噩梦,却不知道何时结束,芈凰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明明前后不到一个时辰,可是仿佛过了很久,带来的凰羽卫兄弟也死伤过半,如今的她也体力和心神将要耗尽,只是咬牙坚持着。

    “不好,我们后面有敌军!”

    一声尖叫突然在黑衣人的后方响起,却戛然而止。

    然后只见霍刀挥舞着他手中的大刀将一人砍翻在地,霍霍大笑,“叫你多话,不然我都砍倒一片了!”

    欧阳奈在他身后轻笑一声,轻松一剑又将一个要报信的黑衣人刺了个对穿,不以为然的轻挑眉峰,“你的话才是每次最多的!司剑在这,早就撂倒一大片了。”

    混乱的生死场中,后面的黑衣人最先听到动静,却已经被数倍于他们的凰羽卫全部围住,一个个收了性命,芈凰远远地看到霍刀他们的身影第一时间出现在黑衣人的包围圈的外围时,终于心底一松,然后眉眼微沉,立即命道,“立即结束战场,准备撤退!”

    “是!”

    霍刀挥着手中的大刀,然后大手一招,“上啊,兄弟们,等了这么多天,今晚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

    接下来的对战,几乎是一面倒的碾压,本来五百人的黑衣刺客就不剩下一二百,而狼群早就因为大火逃散了,更不会是凰羽卫的对手,战场结束后芈凰命霍刀他们将所有黑衣人和南蛮的尸体全部扔进沼泽,凰羽卫的兄弟的尸体带回去埋葬,“不能留下任何痕迹,被人发现,武器,全部带走!剩下的全烧了!”

    成贤儿和小晴被小里子接了出来,高兴地抓着她的手,“芈凰太好了,你没事,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李炽轻咳两声,却换来成贤儿的一瞪,“你们怎么也不感谢一下太女,如果没有太女,我们都死了!”

    李炽闻言俊颜一晒,深吸一口气,见到派人将成贤儿和小晴她们救了出来的女子,然后深深看了她一眼,对阿滨他们正色说道,“阿滨,你们所有人听着,我们南蛮部落今日受太女相救之恩,无以为报,以后我们南蛮的所有部落愿听从楚国太女的命令,效忠一生一世!”

    话毕,李炽带头第一个跪倒在芈凰身前,大手握拳在胸沉声说道,“南蛮属国公子职拜见太女殿下!”

    阿滨他们闻言也全部卸了手中刀剑,以示尊崇和效忠,“拜见太女!”

    “我们南蛮愿永远效忠太女!”

    这是以部落的名义,在宣誓效忠!

    芈凰没有想到她的无心之举,居然为她收服了南方部落中以反复闻名于楚的南蛮部落的效忠!

    南蛮部落的效忠意味着她在未来将会多出五万全民皆兵的部落奇兵,可是芈凰却并没有立即答应,如果收了公子职他们的部落的效忠,她的问题才是更大了,她的父王说不定还要怀疑她有谋逆之心。

    所以她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看向微怔的成贤儿沉声说道,“贤姐,现在有两条路给你选!一,你跟我回王宫,继续做你的贤夫人;二,跟着李炽他去南蛮,成为南蛮部落的首领夫人。

    而如果你要走,明天我会对外对所有人说,你走失在山林中,可能葬身火海。

    这个世上再没有成贤儿。

    也没有贤夫人。

    但是我父王在位一天,你们永远不准踏入郢都一步!”

    成贤儿闻言皱眉,呐呐问道,“这……可是我二弟怎么办?……他知道了会不会很伤心?”她也从来没有想过可以离开王宫,怔怔地回头看着李炽。

    李炽也看着她,牵起她的手,“贤儿,跟我走吧!等到太女君临天下的那天,我再带你回来!”

    “太女,会有这一天吗?”

    “我们会再见面吗,大侄女?”

    李炽看着面前沉着冷静的女子,宛如她的亲叔叔一样含笑问着,这是一个与成贤儿完全不同的女子,一个心肠柔软似凤蝶,一个心肠火热似凤凰,当看见她从火海里走出来的那一刻,他就觉得他似乎看到了楚国的凤凰在烈火中重生,也看到了楚国的另一种未来。

    此时此刻,活着的他更加坚信他这个念头。

    她会是比他更适合这个国家的继承者。

    “好,小叔,后会有期!”芈凰颔首。

    他们一定会再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