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章 生死迷团(感谢tatiana37的书单)
    “公子,那边现在发生山林大火,不能过去!”清浦带着人打马拦在身前说道,眼前的山林大火实在太大,又是炎炎夏日,基本上就是望风疯涨,好似一堵高墙一样拦住了众人的去路。

    若敖越椒也控着马缰打马走上前来,驻足站定在若敖子琰跟前,看着火场笑道,“怎么那边难不成还有你的情人不成?这么急匆匆的,太女弟妹可在金帐那边,让她看到你为了别的女人如此焦急,说不定会废了你这个驸马!”

    “那边是谁,你心里清楚!”

    若敖子琰剑眉星寒,他总觉得那边有什么人在等着他,隔着大火深深看着另一边,冷然说道。

    “我清楚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越椒笃定毫不畏惧地抱臂站在熊熊大火前说道。

    想抓公子职?

    哼,看这大火的样子估计能找到他的焦尸就不错了。

    “还不命人灭火,再这样烧下去,你整个西郊猎场都要没了!”

    若敖子琰看着若敖越椒沉声说道,然后大手一沉,拔出马上挂着的箭壶中的凤翎箭,挽弓如月,气势如鸿,手中的箭矢快速地对准了不知从哪里飞奔出来的几头野狼,连珠箭一般地不断“咻咻”射出,射向从大火中逃出来的狼群。

    不一会,至少有七八头野狼死于他的箭矢下。

    “火,我自然会叫人灭,这事就不劳二堂弟你费心了。”

    若敖越椒见此,浓眉一沉,也同时挽起手中的野狼弓,张弓一射,不过他的箭不是对准了那些狼,而是对准若敖子琰射出的箭。

    “碰”的一声,二人的箭矢在半空中狠狠地碰撞着,在浓浓的夜色中,带起一星火花,然后硬生生地在半空中将若敖子琰射向野狼的箭撞的射歪。

    一头野狼“嗷呜”一声在他的箭下侥幸逃脱。

    若敖越椒见此大笑一声,“这些猎物,二堂弟也不能一个人独占了。”

    两个人接着就像比赛一样,一个人射狼,一个人救狼,一个比一个比动作快,然后若敖子琰带来的拖车上猎物不断俱增,而若敖越椒几乎没有什么增加,到了最后两个人已经不是在射箭,兄弟二人就像游戏一般,你不让我,我不让你。

    “好了,猎物够了,我们回营!”

    眼见最后一枝凤翎箭在避过了若敖越椒的弓箭后,稳稳地插在了野狼的身上,若敖子琰收弓回营。

    “是,公子。”

    等若敖子琰回到营地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金帐前楚王已经命人升起了一个个篝火,正在烤着叶相如和司徒南还有若敖子克他们早先猎回来的猎物,大块的肉香味和酒香味四处飘香,还有各色美姬在帐前载歌载舞,一片歌舞热闹之声。

    若敖子琰没有多说什么,只见金帐中没有芈凰的身影暗暗皱眉,就命清浦将猎物上交,然后欠声告退就往金帐后他们的营帐而去。

    营帐前,只见司剑霍刀他们守在外面,见了他全部躬身行礼。

    若敖子琰见他们都在,略一颔首就掀开帐帘走了进去,偌大的帐篷中,只见玉石屏风后司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在床榻上若隐若现。

    司琴她们见到他的进来,顿时从屏风后出来行礼,“驸马!”

    “嗯!太女今日如何?可找到贤夫人?”

    若敖子琰淡淡点头,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屏风后的女子身上问道。

    “太女下午出去找了一下贤夫人没有找到就回来了,刚刚用了膳,说是倦了就早早睡了。”司琴闻言低头回道。

    “嗯,我知道了!”

    若敖子琰轻笑一声,暗笑自己多疑,然后转身走进屏风后的暖榻,坐上暖榻,看了一眼榻上盖着丝被睡着的女子,只见她露在外面的玉颈上有几块似乎是被虫子咬了的红痕,微微皱眉,然后目光在熄灭的香炉上一顿,对司琴她们沉声命道,“如今在野外,蚊虫也多,怎么连驱虫的香料也不点?这外面的蛇虫鼠蚁都十分恶毒,万一遇到什么毒虫毒蛇如何是好?”

    “是司画失误了,请驸马责罚!”

    司画闻言连忙起身告罪,然后快速地走到一侧的长案上,揭开三足白玉小香炉的盖子,用银勺从香料盒中挖了一勺,投入香炉中,又用莹火重新点燃,不久,一股股淡淡的清香缓缓地萦绕于室,帐中的男子才神色渐缓,然后打开床头的一个药盒,拿出一瓶玉瓶,倒出一些白色的膏子,揉擦在女子的玉颈上,片刻后,红痕渐渐消失。

    再轻柔的动作,芈凰还没有醒,也说不过去,微微睁眼看着床边的男人,“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若敖子琰轻笑,将玉瓶放回药盒,回道,“刚刚!”

    “对了,你找贤夫人的时候,没有去后面的山林吧?”若敖子琰不经意地说道。

    “没有,怎么了?我就在大帐这附近转了一圈,太累,就提前回来了,还在等小里子他们的消息。”芈凰缓缓抱被坐起,直视他的目光,轻声回道。

    若敖子琰闻言突然低下头来,双眼缓缓眯起,“你没有找到成贤儿,到时候,成嘉回来怎么给他交待?”

    芈凰闻言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拉了拉身上的丝被,无奈回道,“又不是我故意走失成贤儿的,是她自己偏要出去的,我也派人找了,如今找不到又能有什么办法在,而且还费了好大力气,如今我都累死了。”

    男人闻言看着女子一脸疲惫,不似作假,一把扶住她又将她按回枕头上,轻笑道,“那到时候我们就这样回他吧,总之,我们已经尽人事了,兴许,成贤儿不小心走入山林,已经葬身山林大火了!”

    “山林大火?”

    芈凰峨眉轻皱,一脸惊讶地再度坐起,“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那成贤儿她不会跑进林子里面了吧!”

    若敖子琰见此摇头,“那就说不定了,先前我和若敖越椒在狩猎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天气太干燥引起了山林大火,还是有人故意放火,总之现在越椒在救火在呢!”

    “不行,那我得赶紧派人去看看,万一真出事了,那真是不好解释了。”

    若敖子琰摇头道,“你别担心,我已经派人留在那边了,如果真的出事了,如今你再赶过去,也没用。而且对于贤夫人,这样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啊!”

    话毕,若敖子琰幽幽一叹。

    “就是不知道公子职是不是也死在这场大火里了,不然今日真真是可惜了,所有的计划全部泡汤!”

    若敖子琰的眼神幽深,声音低沉,伸出手来将芈凰再度按回榻上,再度轻声说道,“好了,你继续休息吧,我去前面金帐了,顺便等等消息,有什么情况,晚些回来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天气热,你们给太女打着扇子,不要热到了。”然后起身走了出去。

    “是,驸马。”

    司琴和司画将若敖子琰一路又送了出去,待他带着人走远了,才终于轻吁一口气。

    “刚才差点吓死我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香炉差点露了馅!”

    寻常要是主子在屋,肯定驱虫香会一直点着,而她明显不在,自然没有哪个侍女敢用这样异常昂贵的香料来驱赶蚊虫。

    可是芈凰却没有她们想的那么乐观,刚刚若敖子琰的句句话,看似不经意,却句句意有所指,望着男人的身影逐渐隐没在深深的夜色中,峨眉渐渐深皱,若敖子琰在走出帐篷很远后,终于脚步一顿,目光幽的变深,“芈凰,你为什么又骗我?”

    “那场大火是你放的吧?公子职的人,现在到底是生是死?”

    “清浦,叫惊风他们好好检查大火后的现场。”

    “是,公子。”清浦闻言,心头一凝。

    经过一夜,山林大火终于扑灭,可是无论是若敖越椒还是若敖子琰无人找到公子职的尸体,也无人找到成贤儿的踪迹,他们两个人就像被大火烧成灰烬一般,从此人间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