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二章 一言九鼎(感谢银发少年的书单)
    在帐中呆坐了许久,帐外再度发出一阵雷霆般的欢呼声和雷霆般的万马奔腾声,芈凰整衣而起,撩开帐帘,缓缓走了出去,站在帐篷前,极目远眺,追随着众人仰慕的目光,远远地望向远处辽阔的野原之上,大军狂潮之中簇拥的男人,英伟不凡,犹如天生的王者领导着千军万马,眼中忍不住一丝激动一闪而逝。

    可是她还是清楚地意识到激动过后眼底的紧接着一闪而逝的倾羡,甚至失落。

    曾几何时,三国会盟之上,她也和他一样傲然地带着所有人冲杀在平原之上,向各国宣扬着楚国的威名。

    想到这一切不在,甚至渐渐沉寂。

    也不过数月光景。

    最后她无奈地随着所有人牵起一丝笑意,然后为他雷霆般鼓掌。

    帐篷旁不远处的大树后,不知何时发出一声戏笑。

    一个身材不高,长相还有几分猥琐的男人,睁着一双笑得十分开心三角眼,双手枕着脑袋,依在树干上,脸上都是大军奔跑过后带起的灰尘,就像一只从黄土地底钻出的土拨鼠一样,从大树后的地下钻了出来,露出一个脑袋对帐篷前的女子幽幽笑道,“楚王真是心胸广阔,驸马之才,盖胜王侯啊!”

    一句话,话里藏机。

    芈凰皱着眉头地看向树后露出一个脑袋的小男人,峨眉深皱,目光如炬,第一次打量这位从成周远道而来的贵使,一双曼眸中一点光芒一闪而逝,接过他的话颔首说道,“周王孙所言有理,我父王不仅心胸广阔,也随时愿意为各位成周大贤敞开国门,恭迎各位入我楚国金殿为臣,为我楚国教化臣民,称霸九州之伟业贡献才智。”

    王孙满闻言一怔。

    没想到刚刚还眼含失落的尊贵女子,却转瞬间反唇相讥。

    一身凤袍端的凤威凛凛的女子,在黄沙漫天的大帐前笑着回望她,通身的气度和气势不输于楚王,其言词和提防之心更胜,一瞬间叫他身后几个低等的周朝使臣心神动摇,纷纷交头接耳。

    “这位就是那个楚国的太女了!”

    “一个女子为太女,也就是楚国这样的蛮夷会乱来了!”

    ……

    王孙满对周边的窃窃私语,置若枉闻,周朝子民自尊天朝子民久矣,自然不知天下各国之强大,轻声一笑,突然向芈凰躬身一拜,“若是满来贵国,不知楚王以何相待,是贵国的驸马退位让贤,还是贵国的令尹退位让贤?”

    王孙满这话说的可谓极其嚣张。

    一瞬间帐前的所有楚军皆对他怒目以视,周朝使臣纷纷叫好。

    “尔之才华,岂能与我国令尹和驸马相提并论。”

    就连霍刀他们忍不住鄙夷地看着眼前的小男人,大声回骂道。

    芈凰轻笑道,“只要你来了,赢了我国驸马,还有令尹,自然我楚国双手为周王孙奉上左徒或者令尹之位,不过要是尔之才干平平,我楚国也不介意养一闲人。”

    不是她对若敖子琰过于自信,而是一个藏头露尾之辈也不会有什么真才实干,不过是逞口头之能罢了。

    王孙满闻言一笑。

    心中觉得十分有意思。

    这楚国每个人都给他带来无比的惊喜啊!

    然后他从大树后走了出来,再度躬身一拜后,扬手指着东边郢都城郭的方向说道,“楚太女,请看,从此,向东二十里就是郢都王城,而郢都王城又要再走十里穿过主城大街到达楚宫,楚宫之东的东宫再到渚宫要经过十八曲长廊,还要经过千人广场,九九八十一级石阶和九级玉阶,才能登顶那渚宫之中最高的那个位置。”

    指了指芈凰脚下如今站的地方,“可是依满之见,从太女如今所处的位置,走到东宫已是不易,要走到那个楚国至高至尊的位置却并不是那么好走的。

    即使走到了。

    也不一定是太女登顶那个位置。”

    王孙满话说到这里,顿了顿,对芈凰笑笑,然后又指着远处大军最前面那个一身金色铠甲红色披风,领着八万新军的丰神俊朗不凡,一般气度盖胜王侯的年轻男人,“孙满来郢多日,楚国百姓皆道,驸马之大才已非王佐之才,甚至百姓皆道,若是驸马成为楚王,楚国必然一跃成为诸侯国之霸主,就连晋国也不敢摄其锋芒。”

    芈凰闻言终于面色一变,深深打量了一眼这位出使楚国的周大夫,对他的挑拨之言她岂会听不出,而且这样堂而皇之地当着楚军宣告而出,其心可诛!

    眼神陡然一利,突然闪电般拔出司剑腰间的长剑,然后平平一划,王孙满颌下的短须就被她轻松削落在地,王孙满感觉下颌陡然一凉,然后只见颌下的剑尖划过他的脖颈皮毛,拉出一道血线,继续横拉刺出。

    对面的女子持剑突然一笑,雪亮的兵锋此时所指正是荆南大陆以北,成周之中的方向,出声说道,“周王孙既然知道这么多,那可知,我楚国的渚宫也不是这世间最高的位置。

    它只是我楚国最高的位置,却不是天下间最高的位置。

    天下间最高的位置,在北方,在那个仅剩下三百里地的洛邑王城之中。

    如今周德已失,晋国中衰,诸侯不尊天子诏令,我楚国正是中兴之时。

    只要从我郢都出城发兵五十万向北千里至周洛邑,入洛邑王城,进周王宫,登九九八十一级石阶,再九级玉阶,在那里方才是这天下间最高的位置。”

    芈凰说到这里,也顿了顿,轻笑地看着眼前矮小的男人,扬声反问道,“王孙说不知道本太女是否能坐上我楚国渚宫的那个位置,那这个位置呢,周大夫以为如何?

    天下共主之位。”

    王孙满闻言笑,拍手大笑。

    而他身后的周朝使臣却大怒。

    “大胆,成周天子之位,岂是你一个女子可以肖想的!”

    “你们楚国果然个个野心勃勃,这是对天子的大不敬!”

    “我们回了成周,一定要向天下诸侯请命讨伐尔等蛮夷之辈。”

    “你们这些周朝人就好到哪里去,夜郎自大说的就是你们这些升斗小民。”霍刀他们大笑道。

    “我们蛮夷也不是那么好讨伐的,昔年,你周天子为了讨伐我楚国,乘舟而来,却失足淹死在我们云梦大泽中,现在换你们周定王就敢来了吗?就连云梦大泽都泅不过。”欧阳奈引经据典地反驳道。

    “女人怎么了?就连我一个女人都知道你们周天子如今连晋灵公都使唤不了,如今北方的共主可不是你们周天子而是晋国的赵卿,一个个男人就敢在我们女人面前大放厥词,真是没脸没皮。”司剑抱剑斥之以鼻。

    这群周人到底是脑门被夹了,还是如何,居然这样愚蠢。

    哈哈哈……

    真是愚蠢的周人!……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楚军中顿时响起一大片的笑浪声淹没了几个周人的愤怒声。

    王孙满从周而来,遇到性情温和的成嘉没有皱眉,遇到如狼似虎的越椒没有皱眉,就算遇到一身威势的楚王和若敖子琰也没有皱眉,可是遇到这个女子却终于第一次皱眉。

    虽早知楚国因子嗣凋零将立女帝,他也和各国所以为的一样,不过是为楚国若敖氏驸马做嫁衣裳。

    如今听到这位楚国太女如此说,却知世上流言不可尽信。

    能有此辩才的女子。

    也非等闲之辈。

    脑中快速地转动着,更加确定楚国内乱即在眼前。

    王孙满一反众人的愤怒和嘲笑,高兴地继续拍手,“太女好志气,姬满等着太女前来成周!”

    “好,愿来日我去洛邑,能得见夏殷商周之九鼎,并借来我楚国一用。”芈凰欣然颔首。

    王孙满闻言,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虽然楚国太女巾帼不让须眉之名,早已传遍天下。

    尤其是她在三国会盟上力压诸侯群雄,更是让此女多了寻常女子没有的传奇色彩。

    但是众所周知,九鼎乃王室象征。

    如今堂堂一介楚国太女居然向他借鼎,其北伐灭周之心昭然若揭。

    直到此刻,王孙满终于露出一丝惊讶,她一个女子居然敢说出天下许多男子都不敢说出的豪言壮语,要向周室借九鼎于楚。

    “借鼎之事,等楚太女有朝一日来我大周再说吧。”

    王孙满言辞委婉,意有未尽地对着北方的天空拱手说道。

    他周室的王鼎可不是那么好借的,周公都说了他们周室要传三十代才亡,现在才至九代,岂是她一个女子说亡就能亡的?

    若是若敖子琰对他说此话,他兴许会有几分动摇甚至害怕。

    因为那个男人的实力依他如今在楚国所见已经足以捍动半个楚国。

    可是眼前的太女身怀六甲,大腹便便,又为一女子,纵然再有志气,可是要问鼎九州,也得先问问她的丈夫许不许。

    “好,一言九鼎!”

    芈凰重重点头,手中长剑还剑入鞘,伸出一手,击掌为誓。

    王孙满看着那高举的柔韧有力骨节分明的玉手,虎口之处隐约可见多年练武而成的硬茧,良久,与她击掌成誓。

    “好,一言九鼎!”

    离去前,芈凰看着王孙满突然笑道,“周王孙,有没有人给你说,你很像一种动物?”

    “什么动物?”

    王孙满好奇地问道。

    “我在选城驻军之时,曾在野外的山林中见过一种长年生活在地底的鼠类,每当它要出来觅食时,就会时不时从地底露出头来,一双眼睛四处打量,然后瞅准机会,偷走军队中的米粟。可是鼠终究是鼠,总以为这天下就是他缩头缩尾所在的一穴之地。

    又岂知我楚之凤凰眼中的天下,是将整个九州囊括在她的羽翼之下。

    所以只有眼界狭隘的土拨鼠,才会时时害怕青云之上的凤凰抢走他的一穴之地。”

    “哈哈!”

    王孙满突然大笑一声,想到他平日铜镜中的形象,确有几分猥琐,再和他如今做的事情,岂不正应了他此行目的,只是为了保住成果洛邑王城的三百里小地方吗?

    可是人家根本不屑一顾。

    连连拍手,“好,太女,形容的果然形象!”

    这一次拜见楚国太女。

    王孙满铩羽而还。

    不得不感叹,楚国之崛起,势在难为。

    楚国之强,并非若敖氏一家一军的强臣独力支撑,还有成氏这样的强族,还有芈姓王室这样的强王。

    纵然如此,他也成功了一半,至少有一人将他的话听了进去就成,而依楚之太女与驸马之志,二人的矛盾必然难解。

    要知道这天下之间,苍穹之下,只有一只凤凰可以翱翔九天,泽被九州。

    而这天下间,也只有一把至尊之位。

    在九州之中,成周洛邑王城最高处。

    那里,只有一个人可以坐在上面。

    而此时,没有任何人想到,王孙满今日的戏言甚至挑拨在未来的某一年,会为成周带来灭鼎之灾,更让这整个时代都发生从未想象过的巨变,也许时间只是从这一刻起,开始酝酿着改变,在每一个人心中洒下一粒种子,等待着适合的时机破土发芽,然后经历时间和风雨,茁壮成长成一棵参天大树,能避佑九州之中的所有人。

    女子立在风中,身后的黑色披风在黄沙漫天中无边飞扬,第一次她将她的目光投向了更远的北方,成周之中。

    那里是她可以到达的远方吗?

    如果王孙满今日没有来,也许站在这里的女子从未想过。

    在楚国之外,原来还有另一把让世人渴求的金椅,她天真地以为若敖子琰想要的只是渚宫之上的那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