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五章 野心优雅
    七月初二,夏日,血月现。

    北方邪气旺,南方怨气盛,正气弱,而戾气强,正是风云剧变,山河悲鸣,主天下动荡之象。

    远在郑国响起的鼓角铮鸣,宛城点燃的烽火台,甚至天下间各国的谋算,离江夏县也许不算远,但是离郢都却还是很远。

    等到传令兵千里奔袭,不日不夜赶到郢都王城之前,一只白色的信鸽早早地已经将郑子派人的求援的情报,飞越层层宫闱高墙送进了楚宫以东的东宫之内。

    “凰儿,晋国果然假道伐楚实则攻郑了,郑国已经派人前来求援,不日送信的士兵应该已经到了宛城。”

    拿着白鸽玉凰送来的千里传书,男子神情振奋地冲进寝殿中,将怀孕七个月的女子一把抱起,围着大殿兴奋地举高,转着圈,“我们楚国霸天下的时代就要到了!凰儿,你看到了吗?我已经可以预见了,我们儿子再过三个月出生的时候,我就会为他打下郑国,陈国,卫国这些小国,而十年之内,我还要把晋国打下来!这一生,我要让我们楚国的疆域覆盖整个北方,囊括整个九州大地。”

    一身驸马五尾凤袍的男子目光炽热地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子,拥着她热烈拥吻,心中沸腾。

    “这一场大战,我准备了十年之久。

    终于要开始了!”

    丰润的唇瓣映在她玉洁的额头上,目光却仿佛透过她,越过了千万里。

    不仅仅是晋国,还一直去向最北面的燕国,中山,甚至是东面的吴越,还有西边的大秦,巴蜀,西戎之国,要将整个九州大都尽收在他的视野之中,臣服在他的双脚之下。

    若敖子琰脸上升起优雅的大笑,此时他的眼神明亮,好似这荆蛮大地上高悬的太阳,耀眼夺目,紧紧拥着怀里的芈凰,对她一遍遍雍容含笑地描述着他们的未来,“凰儿,这将是我们的时代!一个属于我们楚国的时代!我们楚人历经八世图治,终于要得偿所愿了!”

    芈凰闻言一直笑,不断点头:“嗯,我们楚国的时代就要来了!”

    这是他的理想,也是他的野心。

    纵然要用千千万万的将士的性命才能堆砌而成的野心!

    但是,她不能阻止。

    这一场战役不仅关乎他个人的野心,更关乎楚国的存亡和中兴大业。

    摆在他们眼前的敌国不再是庸国,而是北方中原的霸主之国,晋国。

    晋国已经打到楚国的家门口,如果他们表现出一丝怯懦,这将会是第二次楚庸大战的爆发,当世南北的两大强国的碰撞,谁先退缩了,谁就会被打的更狠,因为周边还有更多的诸侯如狼似虎地守在一边,等待二国分出结果,在最后的时候分享这一战的胜利果实。

    就像曾经的楚庸大战一样,秦巴二国在最后关头横插一脚。

    所以,她不能阻止。

    芈凰笑着点头,甚至期待这一战。

    若敖子琰能初战告捷,带领楚军赢得漂亮,重重地给予北方一次还击,让他们对楚国心生畏惧。

    “从现在开始,我要开始着手准备北伐的所有事,凰儿,你好好养胎!”

    “嗯,你去吧!”

    若敖子琰想到就要去做,女子站在寝殿的玉阶之上一直目送着男子急步如飞的带人离去,准备召集众将开始作战回忆,转身也去了书房,继续查阅这些日查到的一些晋国资料和情报。

    如今的她身在东宫,又身怀有孕,既然不能跃马阵前,亲自开疆拓土,也不能立足朝堂,直言军国大事,那她就去做她力所能及之事。

    看了毛八他们收集来的晋国情报没多久,医老突地推门跑了进来。

    司琴拦都拦不住,跟在后面低声责怪道,“医老,你是越发没有规矩了,这里是书房重地,不是太女的寝宫。”

    这小老头如今把东宫当他家了。

    谁的话都不怕。

    只见他双眼直瞪,胡子乱翘,生气地道,“我是太女的首席医师,连偌大的寝宫都去的得,这里有什么不能来的?哼,如果不是为了太女和我家大小姐的事,请我还不来呢!我更愿意和傻小子待一块。”

    所有人听着他一个糟老头子把堂堂楚国右徒骂成“傻小子”,不禁皱眉:胆子可真大。

    右徒大人有这么好说话吗?

    医老转头看向坐在长案后一身凤袍的女子,苦着一张脸继续说道,“太女,你说你把我家大小姐给弄丢了,等我家公子回来,我要怎么给他交待!”

    芈凰闻言看了一眼焦急的医老,微微皱眉。

    “贤夫人,我已经派人在继续找了!但是她独自跑进山林,遭遇大火,这也不是我能阻止的。”

    她没有把成贤儿的事情告诉医老,一是觉得医老嘴巴太大,生怕他走漏了风声,成贤儿和公子职离开的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安全;二则是为了特意制造成贤儿失踪后成氏族人着急的假象,来迷惑楚王和吴王妃他们,等所有人找过一段时间没有找到,她父王自然就会将此事当作一宗寻常的后妃失踪案。

    医老闻言老脸一跨,背着手驼着背,在她眼前转来转去。

    “可是……这可怎么办啊?我一个老头子要怎么给傻小子说!”

    “傻小子母亲死的早,父亲又不亲厚,如今就剩下这一嫡亲的姐姐了,心里到时候别提多难过了。”

    成嘉与成贤儿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而成晴晴和成大心他们则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所以论亲近,成嘉更亲近相依为命的大姐成贤儿。

    芈凰闻言眉头紧皱,于是命司剑把毛八叫了进来。

    “朝堂那边,成右徒可有派人回来说什么时候返京?”

    毛八回道,“大水退去,成右徒就报备了回京时间,按日子,应该已经动身了吧,这几日就能回来。”

    “好,那毛八你关注点朝堂上的动向,若是成右徒一回来,就第一时间告诉我。”

    “是,太女。”

    芈凰微微颔首,然后挑眉看着医老。

    “医老,到时候不用你来交待,我会亲自给你家公子交待贤夫人的事情。”

    成贤儿失踪这事,只有她能解释。

    医老闻言老脸一红,然后干笑两声,凑近芈凰又再度皱眉问道,“不过太女,我家公子能平安回来吗?别到时候缺胳膊断腿,老头子再大的本事可没办法给他再接回去一次。”

    听着医老说起成嘉先前受伤的手臂,眉头不禁又一紧,芈凰以询问的眼神看向毛八。

    毛八摸了摸脑袋,想了想,“朝堂上如今没有成右徒受伤的消息,想必应该是毫发无伤的回来了,而且听外朝的众臣说令尹大人还要等着给右徒大人嘉奖,这应该是没事吧。”

    芈凰闻言心底不知觉地一松。

    然后才又对医老说道,“这两日反正我这边还有郑御医,医老你要是担心就回成府等着,等你家公子回来了,就帮我请他进宫一趟,连带着贤夫人事情,我一起给他一个交待。”

    医老眼珠子一转,听出芈凰话中的拐弯抹角,于是连连嘿嘿笑着答应。

    “嗯嗯,就算傻小子再累,他一回来,我也第一时间把他拽进宫来!”

    万一大小姐真有个三长两短也只有太女能安慰一下他了。

    医老心想,不然他可不想再陪他干坐一日。

    医老古里古怪地看了芈凰一眼,终于告辞出宫,他走后,司书眯着眼说道,“太女,你有没有觉得医老看你的眼神老怪怪的。”

    司书一开口,其他几个侍女也心中奇怪。

    “可能是你看错了吧!”

    芈凰闻言轻咳一声,翻着手中的情报随意地说道,“好了,你们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