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五章 城濮之战
    楚穆王,十九年,七月初一,在许多年以后,这一天,也许会被历史铭记,正是这一天起,全楚各地正值欢庆大水退去安宁即将要到来的时候,却将要迎接大水过后的第一场大战。

    一轮血月从北方缓缓地落向南方的天空,若隐若现,伏照着整个郢都。

    楚宫的渚宫议事殿和若敖府的楚忠堂上,人来人往,各色家族的领头人纷纷登场,就连久不出门的成得臣也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地坐不住,“来人,给我安排马车,我要去令尹府。”

    “是,老爷。”

    管家闻言立即为他安排车马。

    阿朱微微迟疑,站在榻边担忧地看着上面躺着苍老无力的老者,双手发抖,不禁劝道,“老爷,大公子,二公子他们还没有回来呢!要不等公子他们回来吧!”

    “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回来,我这个老鬼才要出马,不然这份天大的功劳就要被若敖氏一家独占了。”成得臣靠在榻上颤抖着苍老的手拉住阿朱的手,颤微微地坐了起来,脸色一沉,“就算扶也要把我扶过去,我成氏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是,老爷。”

    阿朱走近,叫上其他的侍女一起小心地扶起榻上满头华发的老者,然后走向府外停着的马车。

    出了门,南城大街上除了成氏的马车,李家的马车,王家的马车,赵侯府的马车,孙家的马车……络绎不绝地纷纷向着北城大街驶去,一路上各个贵人从车窗里偶尔露出一角,都是面色或是凝重,或是激动,或是思量……

    万记馄饨铺前,小四带带着小五小六站在街口一起招揽生意。

    小六眨了眨眼睛不解地看着身前走过的一辆辆华车和长队,拉着小四的手问道,“小四哥哥,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街上这么多贵人出行?”

    小四也满脸不解,滴溜溜的目光在那一辆辆过去的华盖马车上快速划过,然后皱眉道,“看这阵势,感觉是要出大事,但是今天街上没有任何消息。”

    话落,老万放下算筹站在万记馄饨铺前喊道,“客人来了,别聊了,快来招呼!”

    “是是是,掌柜!”

    “走啦,我们赶紧回去了。”

    小四拉着小五他们赶紧进了铺子,“客官,要什么吃的?”

    “咦,是官爷。”

    低头一看,来人正是准备离去的王孙满。

    “呵呵,小哥记性好,我这是要走了,所以最后再来你们家吃一次,你们家这馄饨真是美味,等我回了成周,怕是吃不到这味道了!”话落,王孙满一脸可惜。

    “官爷,事情这么快办完了?我们郢都可是南方最好的地方,不留下再住一段时间。”小四端起后厨送出的白龙鱼馄饨放在桌上,真真假假地问道。

    大王西郊讲武欢迎成周天使的事已经传遍了。

    看来这位贵人就是成周的天使了。

    王孙满拿起筷子往陶碗中插了一个馄饨,大口地囫囵着,“好吃,真是好吃!”

    吃了几个后,才抬头道,“郢都是好啊,可是马上就不好了,所以我得走。”

    “天下无不散的吃席吗!”

    小四迎迎送送见多了,不过他很快地捕捉到王孙满话外之意,“不过,官爷,我郢都怎么不好了?”

    “还记得十九年前的城濮之战吗?”王孙满放下筷子问道。

    “城濮之战?没印象,那时候我都还没有出生呢!”小四摇摇头,表示不知,可是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老万却眉头紧皱,那一战他记得,楚国出动了三十万兵力,基本上倾巢而出,十室九空。

    王孙满闻言笑笑,“你不知道正常,我其实也就是听老一辈的人说过一嘴,听说那一战,楚国败给晋国,那叫惨败啊!宛城北上的城门就此被成王给关了。”

    小四不解这老黄历的事和今天的事有什么关系,但是他也不好明着打听,吃完馄饨,就将王孙满送了出去,客气地问道,“官爷,还回来吗?”

    走出万记馄饨的王孙满登上马车,闻言回望着来了半个月的楚国都城,还有门前车马如水的在这里遇见的一个个人,轻笑一声,“郢都,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下次姬满绝不再做鼠辈,苟且行事!”

    “客官,原来您不叫王满!”

    小四闻言咦道。

    “小哥,我姓姬,名满。”

    王孙满笑着回道。

    “姬,那不是周王室的姓吗!”小四抖着手,没想到他有生之年能接待成周的王孙。

    王孙满没有再回答他,只是在其他人的催促下登车挥手离去。

    “郢都,再回。”

    也许这个时代还没有游说六国破坏六国结盟抗秦的张仪,但是王孙满却下定决心,一定要团结北方,护卫成周这最后六百里的王城。

    这一日,有人将要离去,有人将要回来,而来往于若敖氏楚忠堂的车马人流更是彻日不停,且个个身份尊贵。

    楚国各大世家门阀为这自城濮之战后,为楚晋的再一次交锋按捺不住,宛城的烽火台上晋人为楚人点起了熊熊燃烧的烽烟,从新郑一路飘向宛城,顺着北风一路南下,将要吹拂过整个荆蛮,直抵楚国的心脏——郢都。

    晋国的挑衅给了楚国的各大世家贵族们乃至楚王一次一血前齿的机会。

    又一场中原霸权争夺的大战在各方利益的争夺和谋划中正在缓缓酝酿。

    十九年前,城濮之战。

    楚国势力日盛,欲图霸中原,企图北上。

    当时楚成王早已放晋文公回国登基,北方晋国实力逐渐恢复,而晋文公得知晓成王图谋,遂先下手为强,与楚国发生战争。

    晋、楚两国遂在魏国城濮(山东鄄城西南)展开了中原霸权的首次争夺大战。晋文公运用“卑而骄之“、“怒而挠之“的诱敌之计,对身为楚军三军统帅的成得臣假意以情说之,“当年孤流亡于楚国,得楚相助,曾许下遇楚军“退避三舍”的诺言,今日之战兑现。”于是晋文公令晋军全军后退,避楚军锋芒,退至。

    成得臣因贪功,见之大喜,不顾楚成王告诫,率军冒进,被晋军歼灭两翼,至此楚军大败,楚国中原霸权的争夺首战止步于魏国,并奠定了晋国中原霸主之位,致使楚军损失惨重,受各家世族门阀谴责,成得臣因此战背负战败之名。

    成氏一蹶不振多年,不敢冒进。

    而世隔十九年,两代君王,这一战,楚,晋,当世两大南北霸方之国,究竟又谁胜谁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