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六章 王图霸业(感谢考拉薇薇的月票)
    楚宫的正门闻声洞开,数不尽的华车宝马穿过宫门,向着渚宫前的千人广场而来。

    夏日天光大亮的早,金色的晨光随着金殿洞开的三十六道朱门洒在青石铺就的青云路上,一路金光铺成金毯延伸向最接近九级白玉阶之上,而玉阶之上有些阴暗,隐约可见一张金色的九尾风王座,高束在金殿之上。

    一时间,宽敞无比的千人广场都是从宫外涌来的文臣武将纷纷下车落马,渚宫金殿之外有禁军重兵把守,来自各司各尹的众臣们并不慌乱,极有秩序地抬阶而上,登上九九八十一级玉石阶,对于周造如狼似虎的目光却视而不见。

    三百年来,有别于北方中原正统。

    楚人在学习北方的礼仪之时,早已形成了自己的秩序。

    每一个姓氏背后都代表着一个古老的氏族,以及氏族身后盘根错节的派系,北伐之事重大,所以今日就连一些致仕的老人都出来了,每一位都是动一动脚都会动摇楚国的首脑人物,往日里他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都在这朝堂之外,轻易不展现他们的风雷于人前。

    走在众人之前的,当然是若敖氏的第一人。

    今年伊始,令尹子般就已经将大部分权利下放到身为驸马兼左徒的若敖子琰手中,所以令尹子般已经很少在朝堂上发表意见,只是最后拍板,但让众臣更震惊的是怎么一直在上书房的潘太师怎么也出来了,还有致仕后退出朝堂在家休养的成老也出来了,看样子还病着在,居然都出来,而有些时日都甩手不管的令尹子般也亲临朝堂了,这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不成。

    众小吏纷纷缩着脖子,低头咂舌。

    “潘太师,今日上朝了?”

    令尹子般打量着久未出来走动的潘太师,若敖子良也跟他在身后笑着向他见礼,“太师,多年不见,看着还是那么键朗啊!”

    潘崇微眯着还有点惺忪的双眼打量着若敖氏如今的两大话语人,一捋颌下白须,与令尹子般并肩一道,见礼道,“子琰放出这么大的消息,我这个作老师的能不出来听听吗?哈哈……”

    令尹子般微微颌首,可是眼中难掩自豪。

    “这小子,从小就不声不响,主意极大,没想到已经布了这么一大手,也着实这一次把我惊讶到了。”

    潘老师扭头,一双睿智而深远的目光落在被禁军扶着登上玉阶的成得臣身上,缓声说道,“成老,当年城濮之战看来还是没有释怀?……”

    成得臣扶着禁军的手摇头叹道,“这一辈子啊……想我成得臣都不会释怀,除非有生之年,我能亲眼得见我楚国大胜晋国,以报当年之恨。”还要亲眼见到成氏以血当年之败。

    令尹子般闻言抬手指着他连连摇头。

    “我们这些老家伙都活了大半辈子了吧,什么荣辱生死没有见过,这胜败不过兵家常事,你啊听我一句,放宽心,把这些事情交给年轻人。”

    潘崇闻言颌首,“正是。”

    成得臣一连摇头,十分执着,二人见此也不再多劝,说到城濮之战,也许不仅成得臣介怀,还有人一直介怀,一声如雷的大喊声回荡在三人背后,“驸马呢?驸马在哪?”

    众臣面面相觑,结舌回道,“孙侯,驸马还没有来呢!”

    三人闻声回头驻足,只见孙侯火急火燎地从战马上翻身下马,一身黑色寒甲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而身后跟着三百铁卫军的黑甲铁骑打马奔来,人还没有上到千人广场,这大嗓门已经吸引了众臣的耳朵,纷纷侧目回头。

    “哈哈,说到对晋之战,这十九年,全赖孙侯一家老小守着我楚国北门,让晋人不敢南下。”潘太师道,众人皆颌首,孙侯的独子死在晋人的刀下,人被挂在城墙上示众一月,死后又被弃到乱葬岗,连一个完整的尸身都找不到。

    “走吧,我们先进去,让这家伙就这急性子,如果不冷一冷,就直接出了郢都回宛城打晋国去了。”令尹子般笑着大手一挥,吆喝着众人进殿,三人一同迈入金殿之上。

    众臣皆以若敖氏,成氏马首是瞻,见令尹子般与成得臣,潘崇同行,赶紧向他们三人一一见礼,跟在他们的身后汇入金殿之中。

    不过众臣十分不解,只是一场外朝庭议,为什么今日若敖氏会如此慎重,就连成老爷子,潘太师这些久不出门的人物都出来了。

    众人暗地里,不断以目光相互交流,就连消息最灵通的李老,今日也一无所知,齐齐猜不透这上面的上几位的心思,却隐隐觉得这刚刚风调雨顺却在这溪云初起日沉阁之时,隐着一丝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外朝的钟声。

    三响三落。

    众臣依着尊卑位分依序而站,山呼万岁撑地叩拜,一早听闻成周天使灰溜溜地溜了的消息的楚王难得地起了个大早,高兴地拍着大腿坐在九级玉阶之上的王座之上,大笑道,“今日真是个好日子,这成周的狗屁天使一声不响地溜了,而太师居然上朝了,今日看来真是有喜事啊!”

    “呵呵,不然怎么说大王的寝殿外的那棵老藤开花,枝头上还立了一只喜鹊叽喳喳地叫呢!”赵常侍笑微微地说道。

    群臣闻言纷纷直呼。

    “天佑大楚,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天助大楚,政通人和,社稷安宁!

    天曜大楚,一举克晋,图霸天下!”

    楚王听了自然各种心情舒泰,今天的起床气也舒坦了,甚至看见若敖子琰还没有到也没有一点生气,反而和下面的潘太师一直续着旧情,感谢太师当年教导有方,才有他今时今日,潘太师一直谨守有礼,含笑回道,“这都是天择明主,大王之所作所为当的起我楚国之主。”

    楚王闻言更加放声大笑。

    当年他为了王位,逼宫轼父杀兄弟,晃一晃,时间过了十九年了,那一年成王刚刚兵败城濮,归来之后不知为何心生易储之念,要为楚国择一贤君明主,私下再三对其长姐说道:楚穆王眼似胡蜂,为人凶狠,不宜为君。

    时,楚人打措于山林之中对于山鬼异兽十分相信,更认定相由心生。

    楚成王对楚王这一语和令尹子般对若敖越椒的评价,到是不谋而合。

    所以某种程度上,虽然令尹子般不喜越椒,可是楚王却对越椒心生几分同情之心,重用至今。

    渚宫金殿之上,难得一片和睦之象,令尹子般稳稳立于众臣之首,双眼微眯看向殿外旭旭升起的红日洒下道道金光,在众人身上拉出一道道黑影,落在青石砖身之上,上朝之前,他就已经接到若敖子琰的通知,转而他又通知了几个重要的老鬼,孙侯见楚王半天没有提北伐之事,急道:“大王,这都晋人围攻郑国了,你什么时候放我回宛城!”

    楚王闻言一愣,这事还没有人跟他说啊!

    就在这时,殿外响起一声通报,“左徒大人到!”

    令尹子般看出楚王的疑惑,在若敖子琰一身戎装进来前解释了今早若敖子琰送来的郑国消息,“如今郑国被围,晋国这是想要南下先占据郑国,同时会扈之盟联合陈国,卫国,宋国等国,准备攻打我楚国做准备。”

    楚王闻言立即大怒,“可恶的晋国!当年城濮之战如是,如今也是,他们自诩天下霸主,打着尊王攘夷的旗号处处压制我楚人!”

    金殿上也顿时爆发出一片议论声,有惊慌的,有害怕的,有激动的,有凝重的,有深思的,有盘算的……但是当先若敖氏,成氏,潘氏的第一人物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任楚王发泄着他积郁多年的怨气。

    走进来的若敖子琰闻言什么都没有说,一身金色铠甲披风一抖,直接单膝跪在了楚王的九级玉阶之下,叉着腰间宝剑第一个上前求战,“儿臣恳请父王允儿臣带领八万新军,三万若敖氏部众,与孙侯一起出征北上,灭郑,陈,卫,宋四小国,为父王打通北上所有通路,完成十年之内灭晋的不世功勋,成就我楚国的帝王霸业!”

    “对!天无二日,九州无二主,成就我楚国王图霸业的时候来了!”

    楚王闻言热血点燃,坐在王座上拍案而起,他的目光如炬看着底下的若敖子琰和大臣大声命道,“来人,孤要授驸马三军统帅之职,总领北伐所有军务。”

    若敖子琰闻言稷首到底,“谢父王,儿臣定不负父王之信赖,三月之内,拿下四国让我楚国的疆土直接和晋国接壤!”

    楚穆王,十九年七月初二日,渚宫颁下战书,公告天下诸侯:

    “陈,卫,宋诸国,多年来饥荒之时受我大楚恩惠,却不尊我大楚,会扈之盟联合晋人攻楚,是为不信不义,天下共知。

    今我大楚统军十一万弟,遣若敖子琰为三军统帅,孙侯为副帅,振军北上,严饬四国,讨伐其罪行,将此通谕天下知之。

    钦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