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七章 没有机会
    楚王的诏令一出。

    成得臣当场第一个反对。

    他气喘嘘嘘,歪歪倒倒地走出来,双膝一弯,伏地颤声说道,“大王,我成氏也请求出战!请给我成氏一次一血前耻的机会。”

    楚王坐在王座上昏花的老眼打量着如今连走路都要人扶着的成得臣,再看了看铠甲鲜亮年轻力壮的若敖子琰,眉头皱了皱,挥了挥手,劝道,“成老,孤知道你和寡人一样对于当年城濮一战心中不平,但是你这副身子骨……”

    成得臣闻言立即膝行至楚王玉阶之下,继续跪地请求道,“大王,老臣明白,老臣老了,可是老臣还有儿子,我们成氏都可以打晋人!”话毕就“碰碰”地跪地磕头。

    李老见了,弯着腰拉着他劝道,“成老,你说我们都一大把年纪了,何必呢!”

    众臣也纷纷劝说,“成老,大王明白你的一片忠心。”

    “只是成左尹,成右徒都还没有回京……”

    “咦,成左尹,成右徒治水还没有回来?”

    楚王多日没有上朝,听他们一言才发现成嘉,成大心兄弟二人也未曾上朝,遂开口问道。

    李老站在边上开口回道,“成右徒他们应该还在回京的路上,这大军赶着出征解郑国之围,怕是不可能等着成左尹,成右徒赶回来啊……”

    成得臣在旁边连连挥手,“大王,不!不!他们一定会赶回来的。”

    “这样啊……”

    楚王不听成得臣之言,大手一挥,“这样好了,子琰要走了,这郢都的朝庭之事,总还要人处置,成右徒这次把我这大江的水治理通顺了,孤已经从子般这里耳闻,是个人才,哈哈,等他回来就帮着子般处理国事吧!……成老,下次吧,下次,孤一定保证让你两个儿子去。”

    上赶着要为他打天下,楚王自然不会说反对,但是事有轻重缓急,军情紧急,哪等的了。

    话毕就直接命赵常侍宣布退朝。

    “大王!大王!……他们赶的回来的!……”

    “一定赶的回来的!”

    “您宽限两日!”

    成得臣一直追在楚王身后,跌倒了又叫人扶他起来继续追,可是楚王却不再理会,眼见着楚王越走越远,潘崇拉着他,“成老,别追了,听我一句话,大王诏令已下,无可更改,下次吧!还有机会,和晋人这一战不会就此结束的……”

    众臣也连连苦劝。

    成得臣捂着胸口呼吸不畅,“没有机会了……没有机会了……”然后两眼一翻,一口气没提上来,晕厥在金殿之上。

    金殿上顿时响起一阵惊呼声。

    “成老!成老!”

    “成老晕倒了!”

    “快传御医!”

    楚王听闻后更加不喜。

    一个女儿参加个田猎大会也能失踪,而成得臣人老更是老糊涂了,像赶苍蝇一样命人将他送回成府。

    “好好的日子,真是晦气!来人,把成老送回府,叫他没事在家好好休息,都一大把年纪了,争来争去!平白急出病来,值当吗?”

    潘崇见此连连摇头,蹲在倒地不起的成得臣,眼神悲怜地看着他道,“成老,你这又是何苦呢!……”

    他岂能不知成得臣这一趟出来就是为了争得这十九年来第一场抗晋的头功,挽回十九年前成氏的失败,可是啊……

    有些事情就是命。

    你再努力也改变不了已经既成的事实。

    他们虽然有翻云覆雨的手段,却没有未卜先知逆转乾坤的能力。

    不过凡人罢了。

    而且谁又知道这次大战,成氏真要是跟去了。

    会发生什么……

    大战在即,两大世家,争夺兵权?

    而郢都王城内部空虚。

    会不会被人趁虚而入。

    即使半昏厥过去,眼前影影幢幢,一片模糊,连人都看不清,成得臣的嘴还不断上下开阖地念着,“北上伐晋……我成氏一定要北上……”

    若敖子琰上前看了一眼晕倒在地的成得臣,皱了皱眉,然后递了一份名册给小正子冷然命道,“传郑院首,将成老送回府去,好生医治!然后接下来根据这张名单,凡是点到名字的官员,一炷香内全部到议事殿集合开会!”

    “是,驸马!”

    小正子闻言赶紧命人安排。

    等在千人广场外的阿朱眼见成得臣站着进去,躺着被人用担架抬了出来,焦急地和管家迎上问道,“我家大人这是怎么了?”

    “是啊,好好的人进去,怎么躺着出来的?”

    管家上前看着躺在担架上的成得臣,急地不知如何是好,“我家公子要是回来,老奴怎么给两位公子交待啊!”

    郑院首一路跟了出来,闻言摇头说道,“我也不知,等我去的时候就听闻成老触怒了大王,然后自己晕倒了!其他大人怎么劝都不听,大王还连呼‘晦气’!”

    管家闻言害怕。

    “那那……郑院首赶紧跟我去府上吧!千万一定要想办法保住我家大人……”

    郑院首闻言心底没底,低头看着躺在担架上的成得臣什么也听不到,两眼涣散,眼神发直,脸色白的犹如金纸,口角歪斜不能言语,全身无法动弹,出气更是比进气少,这么热的天,却满头手心皆是冷汗,手脚僵硬发冷,一脸魔怔的神情,就像油尽灯枯的样子。

    周围一些众臣也围在周造,摇头长嘘短叹。

    “唉……成老这是时运不济啊!”

    “二子,成右徒才立了这么大一功,楚晋这一战若是再晚几日,定又能赶上个好时机,再立一功。”

    “到时候成氏就能洗涮城濮之败的罪名了!”

    “可惜啊……”

    ……

    议事殿外重兵把守,不准任何人随意走动靠近,否则当作窃听情报的敌国间客处置,殿中所有与会的文臣武将全部按照位份坐在各自的长案或者各自的阵营之中,纷纷交头接耳。

    李老轻抚下颌花白的胡子一笑。

    “令尹大人,晋国攻郑的消息,可瞒着我们好苦啊!”

    “是啊,李老!”

    “我们还说一早上怎么连潘太师都出来走动了……哈哈……”

    令尹子般一声沉吟坐在最上首,不过他的面上并没有多少忧色,反而是胜券在握地一笑,“等了十九年,快二十年,我们楚国终于要还击了。”

    “这一战,我们一定要把北方的土地,人口也纳入我楚国的版国之中。”

    王尹笑道,“这绝对是我楚国建国八世以来,最大的功业。”

    众臣的谈笑声中早已经忘记了刚刚倒下去的成得臣,眼中都是对这一战的期待之情还有偶尔眼中闪过的谋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