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十八章 楚国中兴(感谢软兔子yimi500打赏)
    潘太师坐在令尹子般身边,静静喝着茶对于周造的各种歌功称颂之声置若枉闻,睿智的双眼含着一丝笑意,只是转头看着身旁并肩而坐的令尹子般开口道,“子般,我看时间不早,不如言归正传,这样子琰和孙侯这边也好早作准备整军出发,毕竟军情紧急!”

    “嗯,还是老规矩吧,我赵氏负责辎重,也让子琰把我家那惫懒伙给带出去,别整日在家待着惹我厌烦!”

    坐在下首的赵侯闻言第一个出声,并快速地借机把赵明塞到北伐的军队中,明显是想为他谋个出身。

    “这次大水淹了我赵氏的好多田庄,虽然我们没办法再多出人,但是介时提供两千奴隶负责辎重的运输,还有战马和足量的马匹饲料,我们赵氏包了。而怎么作战,我老赵不懂,论到和北方作战最熟悉的还要熟孙侯了,有什么需要的就等孙侯吩咐吧。”

    此战要论主力自然是孙侯长年布设在宛城的铁卫军和若敖氏的六部以及楚王的新军。

    刚才成氏就已经争输了,头功更是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各大世家见赵侯动作之快,纷纷暗道“赵侯这个老狐狸真是精明的很,这么快就下手了”,于是纷纷学着赵侯表态愿意出钱出粮草出物资。

    “此战,有赵侯的军马供应,我楚国骑军一定会马到功成。”

    “我李氏也出一千奴隶!一千担粮食!”

    “我王氏出五百奴隶!五百担粮食!”

    ……

    一身寒铁黑甲的孙侯见各家捐钱捐粮,也不多说什么客套话,感谢之后虎目微沉地看着众人说道,“除此之外,这一战,有两点需要注意!”

    “不知外祖父所说是哪两方点。”

    若敖子琰坐在令尹子般右手边闻言沉声问道。

    “第一在于郑国的态度。郑国之反复闻名于我楚晋二国,而晋国此次与卫国,陈国,宋国等国会盟,必不会倾巢而出,一定会借这些小国兵力来拖住我楚国大军的主力,所以这场战,我楚国会多面临敌。”

    “外祖父所言甚是。”

    若敖子琰先是颔首,接着沉声说道,“不过我已经派出若敖氏二部的先头部队设先埋伏在了陈国边境,晋国要作中原霸主,就不能弃他的盟国于不顾,如今郑国被困正是给我们楚国一个北上的机会,而一旦陈国有难,晋国就会从郑国撤兵。”

    孙侯一听觉得若敖子琰的安排可行,微微颌首。

    “此计可行,围陈救卫!”

    然后接着说道,“那第二点就在晋军。晋军此次出征的统帅是赵盾的弟弟,赵穿,此人虽然性情高傲,却有几分难以对付,秦国也在他手上栽了,被他骗回士会。

    所以晋国之反复无信不下于郑国,从此次扈地会盟就可知一二。他们假意骗开了郑国国门,如今却围困郑子于国内,不得不向我楚国求援,如果我们去的晚了,可能赵穿就想到办法攻破郑国城门,所以时间刻不容缓。不过老夫最怕的是郑国被围只是赵盾的圈套,还有陈国,卫国,宋国三国伏兵埋伏在北上的路上等着我们。”

    潘崇闻言看着若敖子琰说道,“成老虽然不在场,不过那一战,老夫也是记忆犹心。我楚军当时被晋军以‘退避三舍’之由诱骗进了城濮丘陵之中,然后遇到晋军伏兵,惨败!若是攻打晋军,老师只有一课要对子琰你上:谨防晋人狡诈!”

    姜还是老的辣。

    众臣闻言纷纷点头。

    令尹子般闻言面色沉吟。

    “琰儿,潘太师所言有理。晋文公背楚,晋襄公背秦,而今晋灵公当政,不念赵盾旧情,不尊北方周王,其不臣之心显露。晋国背信弃义之名,已经天下共知!而此次又是你此生第一次离开郢都,八万新军没有经过试练,也不清楚北地的地况,所以此战,你决不可掉以轻心,凡是多听听孙侯的意见!”

    若敖子琰沉声答应,“是,父亲,我一定会多加请教的。”

    比起郑国之反复,晋国之无信,的确才是他重点需要提防的。

    一道阴冷的声音响起,若敖越椒抱臂坐在他的位置上笑道:“我觉得诸位大人不用担心,有二堂弟在,此战必胜无疑。这些他肯定已经算计无疑。”

    若敖子琰看着若敖越椒,缓缓地说道,“前线的事情,我自当会与众将共商,决不独断专行;而楚宫和东宫的安全就要大哥多费心了。”

    越椒勾唇冷笑回道,“我分内之事,自然会尽心尽力!”

    若敖子克看似嘻嘻哈哈的笑道,“哎呀,二堂哥放心,小弟和大哥一定会帮你多多注意二嫂近况的。”

    三兄弟话毕,议事殿里顿时陷入一片尴尬的死寂,就连不明情况的孙侯和若敖子良也感到一丝古怪。

    众臣心知肚明地保持缄默不语低头暗笑:若敖氏这兄弟三人!

    吱吱吱——

    就连殿外树上的夏蝉鸣鸣声,好像突然间被放大了一万倍,聒噪无比。

    令尹子般看了二子一眼,声音一冷,面色微沉地说道,“楚宫的安防稍后再说,还是先说一下此次大战的事情吧!”

    若敖子琰坐在其父令尹子般旁,幽深的眼缓缓眯起,好似澎湃的大江,暗潮翻滚中,却声音平和,可是那平和的声音里,却仿佛蕴藏着巨大的力量,突然站起,站在三级玉阶上,站在令尹子般,潘太师身边,袖手说道。

    “今天成氏虽然不在场,可是在座的各个世家都是我大楚的功臣,可谓没有诸位就没有楚国的今天,仅芈姓一族独木难成大业,仅我若敖氏一族之力也占据不了南方这么大片的土地,人口。

    可是想必在座各位和我一样不能忘记先辈们北上中原的八世夙愿,为了这场战争,不仅我若敖氏准备了十年之久,储备各种物资,加强军练,整合军队实力,在座的每一位也都在等着今天的到来。

    而未来,我若敖子琰相信在诸位的鼎力相助下,这个国家会走的更远更广阔,我们不再只是南蛮之国,独霸一方,而是九州霸主,成为夏商殷周一样的泱泱天朝。

    在座的每一位及其身后的家族都会成为让北方自诩正统的中原人仰视的存在,我们所有人都会拥有更多的土地,奴隶,还有财富,大家说是不是?”

    若敖子琰的声音极其缓慢,两侧的剑眉却微微起伏,双眼更是染着激烈的锋芒。

    话音刚落,和越椒同坐一桌的前五城兵马司司徒南顿时说道:“驸马所言极是,我们所有人无论身在前线的还是身在后方的都会全心全力为了楚国。”

    然后殿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如雷的欢呼声,随即,只听乒乓的铁甲震动声传来,孙侯李老带着众文武站在殿下振臂高呼:楚国万岁!楚国万岁!

    若敖子琰一身金色铠甲,剑眉星目,闻言大笑一声,那笑声仿佛穿过整个大殿在整个荆南和大江上久久回荡。

    潘崇坐在上首看了身旁同样大笑着的令尹子般,一双白眉淡目,靠坐在椅中,淡淡喝了一杯茶,嘴角一牵竟轻笑一声说道:“子般生了一个好儿子啊!我大楚中兴有望啊!”

    “哈哈……还是潘太师多年教导之功,才能让他成才。”

    令尹子般捻须笑道,神情自豪。

    “太女,此时殿中正在议事,驸马说了不得打扰。”禁军持戟上前阻拦。

    “我知道!”

    芈凰站在殿外不远处点头,听着殿中的高呼声,凭栏远眺楚国的三千里河山,一丝凤芒在平静淡然的双眼中突然激烈的射出。

    大江涛涛,流过郢都王城。

    雄鹰展翅,飞过九州大地。

    这一天,楚穆王七月初二。

    从这一天起,被北方诸侯共逐的南蛮终于要踏上北上的征途,再度打开封闭多年的宛城北门,迎头痛击骄傲自大的北方中原正统之民。

    在这个时候,北方的周天子还龟缩在洛邑王城里担忧明天,晋灵公还在抱怨赵盾专权整日走狗愚民为乐,齐公还在感叹太公桓公霸业不复,却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筚路蓝缕,刀耕荒野的民族,历经八世逐渐强大,在未来的岁月长河里,要震撼整个九州大地,改写九州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