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三章 郎才女貌(感谢饭饭特稀的书单)
    郊外的原野上,司剑站在一边,躲躲闪闪地牵着战马,想要移开视线,假装看不见,又想要偷偷看一眼再一眼。

    现在是什么情况?

    虽然成右徒长得一点都不比驸马差,可是成右徒把她家太女抱的也太紧了吧。

    本来二人都没有存任何绮思,可是察觉到司剑那震惊古怪还有八卦的眼神,身上的男人渐渐收了声音。

    怀中的女子难得一见一身浅藕色的女子束胸裙裾,而不是惯常所穿的朝服或者武服,因为他此时一双峨眉漫目甚至没有平日的冷肃和公事公办,甚至带着女子应有的温柔。

    天气本就炎热。

    二人的衣物都很轻薄贴身。

    在这样的天气里,女子身上的温度更是透过薄薄的绸缎,传递过来,温温热热的。

    感觉到彼此的过从亲密,还有怀中的温软,以及背上一直轻柔安抚自己的双手,让成嘉突然暗恼的皱起眉头,心境竟然维持不了一贯的平和。

    他低头看向芈凰淑丽的容颜,一股更加苦涩的闷气徘徊在胸间,想要压抑下去,却又充满渴望,不敢打破此时此刻的美好,怕连“同盟”都做不了,更怕进一步会将她也拉下深渊,淡淡的一笑,恢复了他一贯的常态,松开手掩在大袖下,感受那指尖留有的温存说道,“谢谢,我已经好多了。天快黑了,我们回城去吧?”

    一声平静的声音响在耳边,芈凰闻言颔首,轻轻地收回手,“好,早点回去吧!成氏还等着你来主持大局,朝堂之上也缺不了你!”

    “嗯。”

    点头。

    几乎出于本能的,司剑闻言跳着脚,连走带跑地高声应道,“那太女我先去牵马,毛八,你去赶车!”同时命令一边不明情况的毛八赶车去,不要留在这里碍事,言罢就牵起成嘉和她的骏马扭头飞也似地就跑。

    毛八被司统领古怪的眼神瞪得有点不在状况,但看着原野上两人拥抱安慰的举动也眉毛皱起,不过他绝对没有想歪,只是把太女这个拥抱当作一个安慰的拥抱,就像安慰当年爹爹所有哥哥战死的自己一样,然后闷声不吭地爬上车橼。

    司剑和毛八的避嫌让成嘉更加尴尬。

    芈凰转身向着马车而去,成嘉的目光一直默默追随着她裙裾飞扬的背影,虽然目光无声,却心绪起伏。

    低头看着茵茵绿草地上,留下一行压弯的青草,成了落在他心底久久的印记。

    仿佛无声地说明她曾经来过。

    他默默循着她走过的地方,跟了上去。

    “要不一起坐车?”

    她见他一脸疲惫之色,站在马车边上扶着车橼问道。

    “好。”

    成嘉看了她一眼,轻轻点头。

    也许他永远也不会告诉她,曾经有一个人也深深喜欢过她,无论她曾是深宫里无依无靠的公主,还是如今世人尊敬的王太女,抑或是未来俯仰天下的女王。

    回城的马车中,马车珠帘随着车身的颠簸,时而轻触在一起,发出细碎的声响,街头人来人往的喧嚣声交织成安宁的背景,芈凰坐在茶几前,静静地支着尖尖的下巴侧耳倾听对面成嘉偶尔的回忆,目光触及他的眼底能看见粼粼的波光,仿佛勾起了心底最深的想念。

    “小时候,我最喜欢我的母亲,她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大姐就像母亲一样,总是我走到哪里都护着我,所以我发誓也要护着我大姐和母亲一辈子。”

    芈凰没有做任何事,只是侧耳倾听。

    不时点着头,想象中的成母应该是一个和成贤儿一样外柔内刚的美丽女人,所以才会那样决绝。

    “所以从那时起,我很讨厌我的父亲,他独-裁,专-制,是标准的封建大家长。”

    芈凰不知道“封建大家长”是什么,但是大致能明白,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就像她骂楚王的,不过成嘉嘴里似乎总有些她没有听过的词。

    但是她没有打扰他。

    只是安静地继续听着。

    她知道,也许他并不是想讲给她听,只是想有个耳朵听他倾诉。

    “所以小时候,我总想快点长大,再快一点,这样就可以带着母亲和姐姐走的远远的,远离父亲的专制和独裁;可是长大了,我却万分还念小时候,她们都还在我身边的日子,在她们眼里,我就是全天下最优秀的儿子和弟弟,无人可比……”

    “可是她们现在都不在了,就连那个最想逃离的人如今也不在了……”说到最后,成嘉的声音有一丝变调,用袖子捂着他的脸,不想让她再看到自己的狼狈。

    芈凰平静地从茶几的暗格中拿出一瓶酒,一套玉质酒杯,然后倒了两杯酒,一杯给他,一杯给自己,醇厚的酒香在马车中四溢而出。

    “不知道你的酒量,不过这种时候喝一杯挺好的!”

    芈凰一笑,将酒递给他。

    成嘉接了,也未言谢,只与她淡淡相视一笑又重新移开视线。

    小小的杯盏被她托在掌心里,玉色的杯身越发衬的她指尖细腻温润,十指纤纤,而虎口处却有一层硬茧。

    他知道这是她常年深宫劳作所致。

    成嘉的视线落在她的指尖,见她双手捧着玉杯淡淡抿了一口小酒,突然出声清脆的说道,“知道么?有时候,我也很想念我母后,肚子饿的时候会想念她追着我喂饭,生病的时候会想念她哄着我吃药,做噩梦的时候会想念她陪着我睡觉……”

    话落她轻轻一叹,复又笑道,“可是有时候我又想我们总会要长大,她们总会要变老,有一天她们总要离我们远去,不过或早或晚……

    所以我们总要学着独自面对一切,独自地去抗争这个世间。”

    有时候她也宁愿那个傻女人能还活着,就算没有父王的爱,没有锦衣玉食,她们至少都还活着,可是她实在是一个娇花一般脆弱的女子,被孙侯从小养在温室之中,还没有经历真正的风雨就泯然凋零于世。

    但是与他的母亲不同,她的母亲不是为了自己的孩子,用生命在抗争,而是为了她的爱情,用生命在抗争。

    芈凰说完,兀自摇头一笑,仰头将杯中酒饮尽。

    成嘉也一饮而尽,芈凰接过他的杯盏斟满又递了一杯回去。

    两人一路说着一些旧事,一路喝着小酒,本来沉重的心情也散去几分,待回到郢都城,已经时值傍晚,二人难得安静地各坐一边,撑着下巴看着窗外大军离去后安宁的都城,炊烟燎燎升起,任由落日带走飞檐上最后一缕余晖,带来夜晚的繁华和热闹,映照着窗前的男女久违的相视一笑。

    眼见成府快要到了,芈凰又煮了一壶热茶汤,倒了两杯,放在他们各自面前,笑道,“没有醒酒的汤药,喝点热茶吧,一身酒味回去,成老见到了会不高兴的。”

    成嘉的酒量虽然不错,可是差不多三天不眠不休,此时再加上喝了酒也有些头脑发胀,闻言接过,依然并未言谢,含笑将大半壶的热茶一杯杯倒着,全部下了肚。

    待他们喝完,马车外的司剑从车窗前探出一个头来,眼神贼亮地对二人说道,“太女,成府到了,我们是要进去祭拜成老还是回宫?”

    芈凰眼角轻挑,眼目快速地捕捉到司剑那一闪而逝的八卦眼神。

    “嗯”了一声,然后轻轻擦拭了一下嘴角,慢条斯理地对成嘉说道,“走吧,成老一生为大楚鞠躬尽瘁,我理应代表父王前去看望成老最后一眼,尽尽心意。”然后提起裙摆当先下车。

    成嘉闻言点头。

    唇角微弯,默默跟上。

    二人甫一下车就和前来祭拜的若敖越椒还有周菁华碰上。

    郢都南北街就这么长,这么宽,楚国数的上名号的高官显贵基本上就住在这两条街主上。

    所以双方相遇还真有些怨家路窄的味道。

    不过各自不过点头而过,成嘉就和芈凰率先入府,并未多加客套。

    “真是难得啊,没想到成右徒父亲刚死居然还有这样的兴致从外面携美回来。”

    周菁华坐在马车中,看着成嘉无动于终的转身,玉指紧紧地扣着车窗,唇边却升起一抹轻笑,看着二人一前一后状若亲密地走进成府,眉稍轻挑地对越椒幽幽笑道,“夫君,你说我们二堂弟不会被人戴绿帽子吧?如今成府治丧,可是成右徒不在府中戴孝,却从太女的马车中下来,是不是有些蹊跷?”

    周菁华一副准备看若敖子琰好戏的神情极大地取悦了若敖越椒。

    越椒闻言目光若有所思地落在二人一高一矮的背影上,将马车上的女子抱来低头笑道,“夫人果然慧眼独具,这样郎有才,女有貌的一对,先前一直办案,亲密无间,居然一直无人发现。”

    周菁华闻言格格轻笑。

    “这不是被夫君发现了吗?”

    越椒大笑,一想到要是若敖子琰在前线听到东宫的丑闻是否会气的作战失败,名声大毁,就拍手大笑,若是他不为所动,刚好可以把太女和楚王都拉过来,让他们二人心生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