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五章 东郊来人
    成府里人来人往,又是赶着大晚上在治丧,很多人来了劝慰了几句又因有事匆匆离去,还有人被招待在成府的客房休息或者用膳。

    时间也不早了,芈凰和潘太师分别祭拜过成得臣后就一起准备离去,周菁华看了一眼要将他们亲自送出门的成嘉,轻笑地看向越椒,那眼神不言而谕,夫妻二人颇有些狼狈为奸,相视一笑的味道,也祭拜过后匆匆跟上三人。

    成晴晴早就注意周菁华的到来,见她笑的意味深明,目光落在自家二哥和太女身上,不禁微微皱眉,对陈晃耳语了两句,“陈晃,我肚子不舒服,离开一下。”就借口尿遁。

    成嘉一路将他们送出门,三人才出大门,一个人影就牵着一匹瘦马从成府对面黑暗的巷子中走了出来。

    成嘉见到来人,微微一愣。

    “苏从?你怎么在这里?”

    “大人,因为东郊之事,大雨一停,小人就进城了,为了等大人回来,一直住在城中的老宅。不过今天听闻大人的父亲过逝,所以正准备回东郊去。”

    一身深色士子襦袍头带方巾的苏从拱手回道。

    时楚人重孝道,所以此时的苏从在第一时间听到成得臣过世的消息就正准备回去,不想因为东郊之事而让成嘉名声有亏,却没想到正碰到了出门送客的他。

    “东郊出事了吗?”

    成嘉站在门上拉住他出言问道。

    虽然他一开始就特地挑选了高地进行开荒,甚至在洪讯来前,他已经提前布署了东郊的防汛工作,还命人一早挖了排水的沟渠和人工湖,但是大雨连下数日,很难说这种古代大棚能像现代的玻璃阳光大棚那样完全抵御风雨。

    “右徒大人不用担心。我们开垦的新田全部都有沟渠,泄洪湖,以及大棚遮挡,水稻还好,本就喜水,就是淹了数日长势有些饥馑(农作欠收),不过这些已经比往年好太多了,往年都是洪水过后颗粒无收,但是一些青菜葵、藿(大豆叶)、薤、葱、韭,芦萉(萝卜)……因为大雨过后有些开始腐烂,我们想了很多办法,都救不回来,眼见天气越热,腐烂的越严重,所以我才进京求见。”

    苏从一一回道,他就是因为这事才来求见成嘉的,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补救,不成想等了几日就等到成家出了丧事的消息,他才又转言叫成嘉不要担心,“不过这些都没关系,只要今年有粮,这个冬天无蔬果我楚民也会安好。”

    成嘉点了点头。

    确实只要有粮就能过冬。

    这样一来,至少上半年的心血没有全部白费。

    芈凰听他们说完,心中也稍定。

    不过她真的很想跟着去看看这个东郊的大棚是什么样子的,一直听说成嘉在负责东郊开荒,效果不错,可是具体是如何不错尚不知。

    就连站在一旁潘崇听完二人所言,好奇地问道,“子孔,这大棚是何物?为师为何从没有听过,用这个大棚如何能保护水稻不受洪涝之灾?”

    芈凰同样好奇地看着成嘉,先前在东宫一直没有机会问。

    “对,我也一直想问这个问题,还有冬天你是怎么能种出桃子的?”

    “大棚是我让阿年做的一种用竹编织而成可以保暖,防风,防雨的雨棚,不过大棚不能保证水稻和各种农作物的产量提升。我楚国若想真正提升农业,需要学习北方禹帝治水的经验,先治理我南方楚地江河,保证风调雨顺,有了足够的雨水,阳光和土地,地里自然能长出极好的庄稼。”

    就如现代借鉴国外的成功经验,成嘉以借鉴北方的治水经验为论据,说明楚地农业水平不高的根本在于江河混乱,不加治理。

    而且因为这个时代玻璃还没有研制出来,就算那种塑料薄膜大棚也基本上不可能推广,他本来想用制伞的桐油布,可是想着油和布的制作成本都太高,就算推广下去,大部分的平民甚至奴隶根本用不起,还是只能垄断在壕强和贵族的手中,所以才改为用制作蓑衣的竹制品,制作成有孔透气透光可以遮风挡雨甚至防虫的竹棚,这样就可以就地取材,还易修复。

    而大棚并不能完全保证水稻产量的提升,这只是他为了后续推广种植两季水稻准备的,两季水稻轮种这样才可以保证提升产量,就算两轮都很少,也比一轮强,而如果是其他穿越人肯定会说,你怎么不搞杂交水稻?

    产量高,效益好,抗病害。

    那是他一定没有来过春秋这个时期,根本不知道天灾水患还有大旱对于农作物的致命性打击,换在现代,农民要是遇到十年一遇的大水也是当年收成堪忧。

    虽然他不是农业学,可是作为一个农村娃,杂交水稻虽然抗虫害,可是再厉害,大水一来,大旱数月,它能抗的住吗?

    显然并不可能。

    还是需要当地的环境配合。

    这是硬性指标,硬性条件不达标,他再怎么样折腾也没用。

    而且后世秦国的崛起也和郑国渠兴修有关,不过郑国渠建的太晚,前期主要还是靠井田制的改革督促百姓纳粮支撑了七国争霸的粮食供应问题。

    当然也有人会说他可以去搞些发明,说实话,一个连饭都不吃饱,各种资源亏乏,遍地荒野急需开发,就连冶炼铜器的技术也才刚刚稳定,铜矿也不好找,然后甚至要通过战争来掠夺他国生存资源来弥补己国的时代,你让人民甚至上层统治阶级拿什么闲心去搞发明。

    玩玩可以,但这不是主业。

    所以春秋时期的统治阶级只关心开荒,战争和争霸相关的事物。

    它可以为各个领主世家带来更多可耕种的土地还有人口,创造更多的粮食。

    所以首要的还是要督促孙叔敖和公输年他们把楚国的江河治理通顺了,才能解决后世两千年的楚地粮食生产问题,而治理江河是民生大事,千年之计,需要动员整个楚国上层,获得他们人力尤其财力的支持,在此期间再在某些小的生产环节上进行一步步提升,来慢慢推动整个时代。

    他觉得这就是他可以为这个时代去做的。

    他可能没有那些穿越主角动不动创造热兵器,化学武器的本领,但是作为一名财经系的学生,这一世多年的政治培养,让他无法认同一些粗旷式的时代改造。

    每个时代的问题不同,改革的道路不同,这些都需要摸索。

    可能这中间就连一些伟人也难免有所疏忽,在解决一些问题的同时他们会产生新的问题。

    这些在所难免。

    所以需要慎之又慎。

    而改变一个时代在他看来更像是一项巨大的天文数字项目的计算工作,和他计算的财政数字一样,每一次数值的扩大后面代表无数人付出心血智慧努力还有时间各种成本。

    一个国家的改革更是有太多方面,政治,军事,农业,经济,文化,制度,法律,商贸,交通,环境,技术,甚至平民和统治上层阶级的思想改造……

    这些并非只是说说就可以全部做到。

    不然人人造火箭上天,未来华夏经济年年高速发展,早就在十几年前超英赶美了,而不是每年出台各种政策保增长。

    显然现实不同于只用想想,动动笔就能实现,这些都是需要全社会各个阶层的全民参与,经年累月的时间积累而成。

    当然这些也不是一两句能给潘崇和芈凰他们解释清楚的。

    正如马克思所说,只有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等把大水治理成功,新的农耕工具及现代思想得到推广,而这些都卓有成效之时,他根据后世经验得出的推断才会得到验证,而现在都只是畅想。

    上次洪水大会时,很多官员对他所说的治水是否真的带来的效益而保持缄默,甚至心底反对不看好,这很正常。

    因为修坝之事不仅劳民伤财,还因为过往所修水利工程选址失败方案设计有误都并未产生正向效果,导致为兴修水利出钱出人的世家门阀看不到实际利益和成效,所以才会阻力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