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六章 八卦绯闻
    “如果按你所说,我们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治水的问题。”

    芈凰快速地捕捉到成嘉的想法。

    “是的,否则光推广大棚,如果年年大水依旧,依然治标不治本。”成嘉颔首。

    芈凰仿佛眼前突然展开了一条新的康庄大道,如果按成嘉所说,治水不仅可以解决百姓的温饱问题,还可以解决困扰楚国上百年的水患问题,在未来还将是支撑若敖子琰北伐的后勤重要保障。

    那真的非常有必要。

    潘崇闻言同样暗自思忖,良久白眉一挑看着成嘉发话道,“子孔所说的治水兴农之事,确实重要,这事,的确需要提上日程了!有空为师也去你的东郊看看开荒情况,你这个治水的想法也列个纲程出来,到时候为师看后给大王提一提。”

    如果每发一次大水,百姓一年的庄稼全部冲毁,再好的田地也长不出喜人的果实,这显然是每一个楚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但是潘崇不是一个你说什么我就完全相信的人,要让他相信必须有确实可行之法。

    失败的例子太多。

    负责司工府兴修水利的公输瑾就是最好的代表。

    所以要让各大世家门阀楚王也信服还是得有依据。

    “好,老师,过几日府中父亲丧事结束,我就亲自送到老师府上。”

    成嘉闻言一脸喜色,先前他还担心光凭孙叔敖这边,后续兴修水利是大工程,再加上北伐经费牵扯,肯定费用难以为继,他都做好了自掏腰包的思想准备。

    现在有了潘崇在楚王面前谏言,相当于此事十拿九稳,总算心里有底。

    楚王也许会反驳令尹子般的话,却绝对会听潘崇的话,因为是潘崇帮助楚王出谋划策联合令尹子般孙侯逼宫上位,保住他的王位的。

    而潘崇,他一直觉得老师是最聪明的人,他看似退居上书房不问政事,却是离帝心最近的一个人。

    他每每出言极少,却至关重要。

    芈凰闻言也两眼发亮,跟着说道,“如果老师要去东郊,芈凰也想跟着去考察学习。农耕之事乃国之根本,如果能解决农耕和百姓温饱那就太好了。”

    潘崇一双睿智的双眼看着二人抚须轻笑道,“好,为师也好久没有考教你二人的功课了,到时候子孔就把太女一起带上,给我们都上上课。”

    “是,老师!”

    成嘉应道,然后指着站在一旁年轻的苏从,“如果太女还想了解大棚的一些事情可以先问苏从,他是我在东郊培养的负责人,关于大棚的管理和农耕的问题,太女可以带他回去东宫,从他这里先了解,事后有不明白的再问我。”

    “好!”

    芈凰早就注意一旁年约二十五六的苏从。

    只是不知如何找成嘉开口要人。

    成嘉看了一眼苏从,他不知道这个苏从是不是历史上那个因为劝说楚庄王而有了“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一语的苏从,不过苏从为人做事到是十分钻研上进又负责任,放在现代也是一个管理能手。

    如果他能跟随芈凰,幸许会比在他这里督办东郊开荒,产生更大的作用。

    不过这一切都看他个人的造化了。

    苏从小心翼翼地低头看了一眼面前挽作妇人发髻的年轻女子。

    他知道放眼楚国能被称为太女的女子只有那一位,那一个从楚庸战场上回来的嫡长公主,此时他的心情是复杂的,跟着成右徒显然也会有好的前途,可是如果太女变成女王,他将一步登天,这晋升的时间将会大大缩短。

    他不知道这是右徒大人对他的考验,还是有意提拔。

    他小心翼翼地对成嘉颔首领命,牵着自己的马躬身跟上了东宫的马车,对于未来第一次产生了动摇。

    站在门内不远处的周菁华和越椒看着芈凰还有潘太师的马车走远,轻笑地迎上站在门上目送他们远去的成嘉,“成右徒看来对太女十分依依不舍呢?”

    成嘉闻言回头看了一眼依然端庄贤雅大方的女子,微微皱眉,肃声抱拳回道,“女子名节重要,若敖夫人请慎言!”

    周菁华轻笑地看着他,“我说的不对吗?成右徒如今位高权贵,也不知我楚国哪位贵女可堪匹配,还是只有刚刚那位走了的?”然后目光意有所指地落在街道尽头的东宫马车上。

    越椒也站在一边饶有兴致地观察这位成右徒的反应,只见他俊颜微沉,明显不悦。

    一副像是被人说中心事的样,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子。

    早就注意到了周菁华的动向成晴晴从府中走了出来,闻言却发出一阵轻笑,然后看着越椒和周菁华好奇地问道,“若敖都尉大人,你家夫人不会还对我二哥心中还是不舍吧?怎么我二哥的事情,什么她都要管一管,尤其我二哥和谁成婚关她什么事,她这么在意干吗?她现在是不是应该多管管你们家的事。”

    周菁华仿佛被人踩中了尾巴,闻言立即变色,“成晴晴!”

    “叫我干吗?”

    “送客吗?”

    “来人,送若敖都尉和华夫人离开。”成晴晴笑嘻嘻地命道,总算报了过年那晚被周菁华算计之仇。

    由于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众多,见到这边的争执已经停下来,二人不好发作,只好面色难堪地离开,离开后,越椒也不禁心中迟疑看向周菁华的目光不禁冷了三分,“你还在想着这个成嘉?”

    “我哪有,我对你的心意,你现在还怀疑不成?……今天明明是我全心全意为了你而试探成嘉对太女的心意,好为我们的大计所用,却被成晴晴倒打一靶。”周菁华伏在他的腿上,抱着他委屈地说道。

    成晴晴见他们灰溜溜地离开,眼神暧昧地看着二哥,一把挽住他的手臂邀功道,“二哥,你看今天要是没有我,你的八卦绯闻都要传的满天飞了。”

    成嘉耳廓微红地低头再三叮嘱道,“你别到处乱传,我就谢天谢地了,我和太女真的没有什么。”

    “知道知道,你对太女什么意思都没有!”

    成晴晴用力点头。

    二哥常说解释就是掩饰。

    这么明显的解释,她要是听不出来,她就不是成晴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