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七章 神奇东郊(感谢考拉薇薇的月票)
    七月的天气越来越炎热,整个东宫已经从地窖中取出了冬天存放的冰块,书房中,司墨在一边为芈凰打着羽扇,司书在旁边执笔记录着,芈凰则在向苏从询问着东郊的各种农耕之事,并听他以他的见解解答着她的各种心存已久的疑问,并时不时也做着记录。

    苏从一直搭着手,只落了半边屁股落坐在长椅之上,正襟危坐。

    对于眼前楚国身份最尊贵的女子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想了又想,才谨慎地答道,“在我看来,右徒在东郊此举实乃一创举,放眼各国,农耕生产队是举世未有的,以往壕生贵族之家将土地下放给奴隶和平民,都是由他们自行耕种,每家每户由于经验不同,而所获不均,所以到了年底上缴的粮食也不均,而公田更因无人打理上缴到朝庭就更不均更少,当然中间被各大地主壕生虚报的也有。”

    说到这里,苏从谨慎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只见同样伏案执笔记录的女子眉头也微微皱起,但是并未打断他,只是神情专注地倾听,于是他试着说道,“太女,能给从一块绢布一枝笔吗?可能从一边说,一边写下来,太女能更好理解。”

    “好,司书再多取些绢布和笔墨过来。”

    “是,太女!”司书应道。

    芈凰对苏从所提的地主虚报的问题,心底明镜,水至清则无鱼,从古有之,人心趋利,避无可避。

    历代楚国君主都有想过办法,有加重赋税,可是所获依然很小,这是一整套官僚体制的上下包庇,根本无从解决,而且据她这三年在外所知,现在还有很多领主开始开垦私田,这些都是不在官府的登记上的土地,所获就更加丰盛,而且官府也无从查证。

    苏从接了笔和绢布后,在布上开始写字。

    二人隔着一张长案继续边写边说,“但是右徒实现了分工制,每个人其实在在这一整块土地上所起的作用是不同的,比如苏从并不是负责生产的,而是负责管理的,管理的人员又分了很多,右徒大人招了很多像从一样的寒门士子还有有经验的农夫进行辅助和管理田间各块的农耕工作,比如开荒,整地,育种,插秧,收割,除虫……

    还有负责田间各种基础维护和建设的,就像司工府的作用一样,负责兴修水渠进行田地灌溉。

    这里苏从想说,挖渠灌溉的作用非常大。

    苏从从一些老农口中得知以前田间作物大多属于自生自长,播了种后,很多农夫都不知道要如何打理,唯有天气太热,才会挑水灌溉,但是土地一大,他们就管理不过来,所以秧苗都长势不喜。

    如今我们组成农耕生产队,人数多,力量大,一起挖了水渠,通过引周边高山上水下来的溪水灌溉农田,就轻松很多。

    右徒大人还命公输年大人造了一个叫水车的运水之物,这个大物更加神奇,它可以从低处向高处运水。如果以后我们向下面的郡县推广,有了这两种改造土地的方法,再也不用担心田间灌溉的问题。”

    “土地改造?”

    “对,右徒大人说土地改造是至关重要的一项,很多土地过湿或者过干,或者含有大量的酸碱,就要通过一些方法进行土质改良,否则这片地怎么都种不出好的庄稼,除了这些还有排灌或者施肥后的土质会更加施宜生长。”苏从回道。

    “那这水车是什么呢?”

    芈凰好奇地看着苏从问道,“是在水里走的马车吗?”

    “呵呵……”

    一直谨小慎微的苏从终于忍俊不禁发出一阵轻笑。

    好多人第一次听他说起水车都会这么问,他回到家中时给父亲也讲过水车,父亲也说,“这水车是水里走的牛车吗?”

    不知不觉间,苏从不由得放开许多,看着对面露出疑惑的女子摇头笑道,“呵呵,都不是,太女。不过水车很像一个巨大的车轮,所以右徒大人说叫水车。它可以通过滚动的车轮将下游的水通过水桶装水,旋转之后运到上游进行灌溉,对了,公输大人还说,上游还需要一个作用力才能趋动此水车。”

    苏从一边说一边执笔画出水车运转的原理。

    首先他画了一个车轮形状的大水车,一半淹没在河里,一半露出河面,在水车上方必须有一只溪流流下,所以每次水车的选扯很重要,如果上游无水,他们还要想方设法引流,他画了一个箭头代表顺流而下的溪流冲击着水车趋动水车运转起来,又画了一个旋转的箭头,代表水桶在水车的带动下就能在下游的河里装水,通过转轴旋转至上游,然后水桶到达上游倒出水,再沿着沟渠引水到个田地。

    芈凰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笔下画出来的新事物,“车轮挂个水桶居然可以运水?真是匪夷所思!……”

    听他越说越觉得神奇,她虽然前世就听说公输年在战场上造出了许多厉害的攻城器,可是却从来没有听过水车一物,“真想早点见到这个水车。”

    “呵呵,其实除了水车,我觉得大棚也很有意思,尤其做大棚的砖石,我观此砖坚硬无比,比寻常用泥土夯实而成的城墙土砖要坚硬数十倍,若是用于城墙的建造,我大楚的城墙再也不用担心大水冲跨,而那些攻城的巨木就更加不用担心,城墙只要足够厚实,简直固若金汤。”

    苏从说到这里几乎眼神发亮。

    他觉得比起灌溉,这种烧制出来的青砖作用更大,尤其用于城池的防守上,这样将会减少多少守城的压力。

    “这青砖又是怎么做的呢?”

    芈凰闻言好奇,她居然不知道小小一个东郊居然有这么多神奇之物。

    “青砖,这个苏从也不知道,好像就连公输大人也不知道,这是成右徒从别处命人运过来的,据说是烧制而成的。”苏从说到这里顿住,他其实也一直好奇青砖怎么做的,他曾经着人将一块青砖用锤子私下敲开过,可是实在看不出来里面是什么成分,也不像天然的石材或者单纯的泥土。

    “这样啊,是成嘉做的。”

    芈凰点点头,没有露出太多惊讶的表情,见他也不知情转而继续问道,“那你刚才说的农耕生产队,我还不太了解,还有这些分工,为何分的如此之细呢?以往这些不是一个农夫就可以做吗?为何成右徒将一个人做的事情分给了这么多人。”

    “这个从知道。苏从一开始也有过此疑问,但是分工之后,发现我们的生产效率确实大大提升了!”

    “生产效率是什么?”

    “这个我想想。”

    苏从从他带来的小包袱里翻出他平日工作用的记录竹简,这是他专门记录的一些成嘉所说的话。

    翻开厚厚一挞的竹简,苏从指着上面一行字说道,“右徒大人说,生产效率是指在同等固定的投入相应的土地,人力,物力,甚至种子数量,在后期的的实际产出与往年最大产出两者间的比率。

    这个比率可以反映出达成最大产出、预定目标后的效果。如果将往年的产出计作一百,今年产生两百,就说明效率提升一倍。所以这个比值很关键,可以用来衡量我国农业投入成本、还有后期产量和利润在当年总体目标下的年度绩效值,便于对后期推广到下面郡县后,以等比规模的土地,种子,生产队的投入情况下,比较每个郡县的生产效率,还有监管人员的监管力度,实行监控。

    而我们现在的东郊开荒就是在全国做的一个标准参考版,以后下面的郡县全部以东郊的产量数据为参考,等比定量比较……”

    芈凰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理论,幸好她先前从成嘉那边已经学习了一些粗浅的算术,所以还能听懂,这要是换作楚王一定已经蒙圈了,或者干脆甩手给下面的人。

    听到这些从未有过的说法,她真的很想知道成嘉的脑袋里面是怎么想到的。

    明明她,若敖子琰和他都是师从潘太师,可是却从未接触过这样的异术学说。

    而且以往各个郡县都是根据每个郡县的富裕程度还有拥有田地数量进行收税的,如今按苏从这样说,成嘉是要在原有的井田制基础上还要开僻一个更大的公田。

    “这是要改革井田制吗?扩大公田吗?”芈凰问道。

    “这个小人也不确定。”

    苏从不敢随意揣测成嘉的下一步政治意图。

    《井田制》从商朝初创,确定土地国有的地位,保护封疆领主的使用权,沿用至今数百年,虽然不断变革,可是代表了许多贵族壕生领主的利益,成嘉如果真要大刀阔斧地改革,必然成为众矢之的,但是他跟随成嘉数月,却觉得右徒并非此愚蠢之人,甚至叫他们所有人对外保密。

    太女,是成右徒第一个让他主动解说的人。

    “井田者,九百亩为井,公田均一。但是过往的井田制虽然不断完善,从认为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尤其没有统一的管理和监督对比,根本无从考核。

    虽然自周公修定《井田制》后,规定要有助法者进行监管,可是由八私家同时供养的公田其实大多数情况下还是无专人打理,皆因八家地主专私而废公,导致公田收益远远不如私田,再加上天灾不断,有些郡县还要减免赋税,但是我们开垦荒地后,将新开荒出来的土地全部归为公田,再不划分私田分封给地主,而是直接租给农民,参考东郊的标准,为农民建设好所有的基础灌溉设施,迁移过来的农民组成的生产队可以在此定居,并每年交纳一定比例的粮食收归国有,比井田制“什一”的税赋可见将会得到更大的收益。

    这块成右徒已经开始在东郊试推行《公田土地责任承包制》,然后每块公田会由诸如像我一样的监管人员,专人专职进行监督确保农民有事可干,还有按军队的伍佰仟制组成各个大大小小的农耕生产队,闲时他们蓄牧织布甚至打猎,忙时他们农耕收割,在东郊我们不仅产粮食蔬果,还提供猪牛羊的养殖,以及布匹的生产,这些全部会由东郊助法者统一按照市价二成的价格进行回购,一部分的粮食,成右徒说会拿出来按照市价五成的价格转卖给一些商贾,不仅用来抵偿支付给农民的收入,国家可以不用任何支出就可以负担这笔财政收入,剩下的全部充公国有,另外还可以平抑市价,在饥荒之年的时候,避免奸商坐地起价。

    可谓一举多得。

    如果此制度推出,简直就是零投入高回报。

    苏从不敢说《公田土地责任承包制》会比《井田制》好,但是对于国家和百姓却是极好的。

    就拿两成的回购比例也高于“什一”的赋税比例,比以往农民上缴地主拿到的要多,而且大大提高了他们的积极性,就连我们这些负责监管的助法者,成右徒也说了会根据每年的总产值分百分之一给我们,百分之一,放在这么大的产量,即使摊到我们一百个管理者每人的头上也有万均一。

    大家都是寒门士子,为了家族,也更加干劲十足。”

    苏从双眼灼灼发热。

    他是打心眼里称赞成嘉。

    而且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谁能将《井田制》的改革做到如此完善,面面俱倒。

    他觉得至少在现阶段,他们全部干劲十足,所以他私心里也希望眼前的太女,未来的储君,能将她的目光放眼在东郊这片过去的无人区,并且对于成右徒能够大加重用,这不仅对成嘉好,他们这些跟着成嘉学习的人也会很好,所以他继续激动地说道。

    “所以我们中很多学子在东郊管理一段时间后,都选择在东郊留下,有些人甚至把自己的亲眷也迁了过来。

    成右徒还为我们单独开僻了居住区,东郊真的是一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地方,如果太女能够在那边划一个新城,围起城池,就可以立即组建一座新的小型城池,在郢都旁边,还可以迁徙更多的人口过去,现在那边的流民也全部已经安定下来,还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流民也流连徘徊在东郊周边想要加入进来。本来这次,我还想问一下成右徒这些人,我们是不是可以全部收了,但是先前右徒大人说过,不能轻易收人,担心有人混进来,所以我一直不敢接受。不过马上稻花就要开了,再过一个多月就要成熟了,我们上半年的努力全部将要得到实现,到时候金灿灿的穗粒挂满顶端,想想就好美。”

    苏从不禁想到七八月稻花开,八九月硕果累累堆满仓库的情景。

    实在是每次一想到这一切就觉得他今年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绝对会在后世被载入史册。

    芈凰听着苏从讲解的这种全新的制度,看着他激动的眼神,也心生向往之情。

    不过如今的她想的会更加深远,可以预见此制度推行下去,王室将再也不会因为无粮而受制于各大世家门阀,甚至有了这些开荒的公田,王室将会成为最大得利者,说实话,在一个贤明的君主手中,这绝对是一件利大于弊的事,但是在昏君手中就可能是一个绝世凶器,王权会无限放大,甚至辗压所有世家门阀,不受任何约束。

    现时的君主还是受限于土地,土地有多大产,君主才有多大说话权力,不然各国诸侯也不会争相成为一方霸主。

    而且依照东郊的产量为标准,周穆之流也无从机会贪墨,即使监管者贪也不敢大贪,只能小范围的动作。

    因为标准在那里,有了一标准就有了一杆标尺。

    越界者,死。

    后面苏从又讲了很多很有意思的,比如“前段时间初夏虫子特别多的时候,我们大家按照成右徒所写的田间管理手册一起用网捉虫除虫,然后把那些往年祸害稻田的蝗虫全部烤着吃了。”

    “蝗虫真的可以吃吗?”

    从来淡定的女子第一次露出嫌恶的表情。

    可是苏从却觉得有意思极了,想到自己第一次吃虫子的情景,皱着眉头夹着盘子里的蝗虫,像是吃毒药一样闭着眼睛塞进嘴里,就忍俊不禁笑道,“当然,太女,其实有些老农夫也说了,天灾饿的很厉害的时候,人连树皮虫子都可以吃,何况是肥的一身都是肉和油的蝗虫,没毒的,而且现在我们还用蝗虫榨油做菜,做出来的青菜可香了。”

    “蝗虫的油作菜?”

    芈凰想想那肥肥的虫子,整个人就不好了。

    “不信,到时候苏从带太女吃一回,就知道了。”

    一想到让楚国最尊贵的太女吃虫子,苏从就有点小恶作剧的心理。

    随着二人的深入交流,芈凰的问题似乎无穷无尽,苏从也绞尽脑汁地回答,最后实在回答不上来的,就极力地邀请芈凰一定要去东郊待一段时间,亲身体验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