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八章 太子跑了(感谢学者的月票)
    芈凰一边在东宫了解着东郊的农耕之事,一边焦急地等待着若敖子琰送回来的飞鸽传书报平安,此时她正在书房窗边展开一张小小的书信,终于得知若敖子琰沿着行军图上的目标,带着三万若敖部众自带干粮和武器已经率先抵达汉水,一路准备向着郑国奔袭而去,而孙侯率领步兵和辎重和十万徙徒紧随其后。

    郑国位于成周之侧,从周朝建立之初,就是拱卫周室的大公族,不过如今已经沦为楚晋二国的跑马场。

    如今若敖一部的三万大军已经等在汉水边,等待征调的各家大船准备过河,然后穿过两湖平原抢先到达郑国,此时的若敖子琰第一次站在汉水的边上,在荆门城外的河岸边上遥望汉水以北的郑国烽烟。

    若敖子琰给荆门城的县尹下命,命他在荆门城汉水两岸建立军事码头,这样以便后期北伐,可以轻易地把装备精良的雄兵来回运往楚国的门户,宛城,兵锋直指晋国。

    与此同时,楚国的巨阳城外,杨蔚按照若敖子琰定下的计划,率领若敖三万之众已经先一步抵达陈国,迎接陈侯出葬的队伍,并将陈国南门全部封锁,将试图联合晋国南下的陈国诸侯永久地留在了里面,直到尸体发臭发烂也不让其出城,并在此拖住了试图从后方包抄楚国的陈军,让他们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是年,若敖子琰二十二岁。

    在野外行军的过程中默默度过了他人生在外的第一个生辰。

    清浦笑道,“公子,我们一定要拿下晋国赵穿为公子庆生!”全军振奋,乘舟北渡汉水。

    就在楚晋即将初次交锋的时候,齐宫又发生了一件让齐公火爆三仗气地跳脚的事情,看着被洗劫了三分之一的小金库,齐公抖着手上字迹潦草的留书:父亲在上,孩儿决定出去玩个三年五载回来,齐国就交给你了,万万保重身体,等我归来!

    “姜无野,你个兔崽子,你居然给我留书出走!”

    “你还是不是一国太子?!”

    “本公真想废了你!”

    “主公息怒!”

    “息怒!”

    齐公仰天大吼着“兔崽子”,所有宫人跪地战战兢兢,同时以目光相互交流道:这兔崽子也是您生的,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你们叫本公怎么息怒,生子如此,还不如把我齐国直接拱手送于晋国完事!”

    齐公捶胸顿足大骂道。

    他早年为了登位,在逃避齐国刺客追杀之时,弃他母子于野外,从速回国,等到再找回时儿子已经成了这样天不管地不管的性子,妻子也对他爱理不理,任早年管子为齐赚得了金山银山也只能眼见着劣子挥霍无度,怎能不后悔当初。

    “你送啊!你送给了晋国,我跟我儿子就回去做我们的山野之民,才不来享你这富贵生活呢!”

    齐后带着浩浩荡荡的宫女捧着她的后服,后冠,一身素服一脸鄙夷地说道,话毕将一身后服扔在地上,扭头就走。

    “妇人!愚昧!无知!”

    齐公气地不行,指着和她儿子一样无法无天的女人,却又无法,只能命宫人拾起后服又追了出去。

    “我就是妇人怎么了,你当初娶的就是我这样一个愚昧又无知的妇人!”

    齐后扭头叉腰地怒目回道。

    今天不灭灭他的威风,都不知道当年要不是她和儿子用命拖住了那些刺客会有他现在的王位安坐。

    老虎不发威。

    当她是病猫!

    齐国最尊贵的夫妻的每日一吵再度撕破齐宫清晨的安宁,可是有人已经蹬着脚舒服地躺在美人的臂弯里乘着他的八驾豪华宫车,后面带着他的三万金戈卫浩浩荡荡离开了齐国都城临淄(zi)三百里。

    “唉呀,为了出宫去见我的凰儿,这次本太子可是下了大力气,一更天的时候就起床出城……好困啊,丑夫,你也回你马车上补眠吧,别在这里碍眼了!”

    宫车中姜无野用脚蹬了蹬逢丑夫,准备搂着美姬滚被窝。

    哀怨的逢丑夫挪了挪尊臀抬头看着他尊贵可爱的太子,谄媚地揉着他酸疼的大腿挤着小眼睛笑道,“太子,这次我们出去要不别再回去了吧?”

    他们可是劫了齐公的金库逃跑出来的,如果再回去,太子不死,他这条小命肯定要死翘翘的。

    “丑夫,你终于和本太子想到一块去了,这次我就打算先去趟宋国,听说那个华胥的妹妹美的不可方物,准备去见识见识,然后咱们就去楚国再也不回去了。”姜无野想到华胥之妹双眼一亮,咂咂说道。

    “可是,太子,人家楚太女可是有驸马人的人了!而且你此去宋国也不怕和人家的丈夫碰到?”

    身边的晋国美姬依在他的胸口撇嘴问道。

    就连她都听闻楚国驸马北上的消息了。

    “碰上了怎样?难道本太子的金戈卫打不过他的若敖六部吗?”

    姜无野搂着两个晋姬鼻孔嘲天地大笑道。

    而楚晋交界的郑,宋,陈,卫四国正爆发出了一个巨大的消息,在晋国围郑的同时,陈侯出葬的队伍被楚国若敖氏的三万私军堵在了城内不得而出的消息也不径而走,而陈侯尸身被留在了城中,因天气炎热腐烂不堪,从此再也无法葬在陈国以南的山灵水秀之中,无论他的尸体,还是灵魂,都不得安息。

    死者为大,陈侯出葬吉时将至,可是却遇上这事,谁也不愿意看到。

    新任陈侯赶紧向晋国赵穿求援。

    令得听到求援使者消息的赵穿烦躁地持剑又砍倒了一个陪练的士兵,骂道,“楚人果然是些蛮夷之徒,连死人的路都拦。”

    姬流觞轻笑,拔剑也走进武场中,说道,“楚人不过是在作死,死者为大,他们如此作为,只会激怒陈国人,更加坚定地与我们站在一条线上,等我们快速地攻下郑国,就可以挥兵南下宛城和申城!”

    赵穿见姬流觞上场,持剑格档,连刺,同时分析说道,“陈国毕竟是我们的盟国,如果失掉陈国这个盟友,他们再舍郑而一路攻破陈,宋,卫三国,同样的,楚国也会打开一条通往北方的道路,到时候我们所做的就白废了。而且我们围困新郑金日,都攻不破这劳什子的高墙!”

    姬流觞闻言皱眉,同时持剑向后倒退,躲过赵穿无匹的一剑。

    郑国直接夹在楚晋二国之间,以西乃是天朝之中的成周,早年建立之初,建城墙三到五丈之高,墙基更是厚达二十丈,岂是说破就破的,而成周再以西就是秦国,而郑国以东又同陈,宋,卫三国比邻,三国联成一线,同样联接楚晋,只要楚国攻下这三国,也可以北上。

    不过战争就是这样,两国都在争夺北上和南下的通道。

    这四国迟早都会卷入楚晋争霸的战场中来。

    甚至成为两国争霸的主战场。

    不过或早或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