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八十九章 楚兵马俑(感谢清澈的琥珀的月票)
    “阿朱,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逃跑吗?如果不逃,我们就要给大人活活殉葬。”

    成府后院的美人院中,长相讨喜的女子说到“殉葬”二字,双眼中就染上对死亡深深的恐惧,她曾经见到自己的姐妹为了成夫人殉葬而生生活埋而死,至今她还时常想起她在土里发出窒息的声音,“救我……我……不想死……”

    看着对面床铺中抱着自己一动不动的阿朱,“阿蝶通过她平日和后院守卫的关系,已经买通了后门的看守,只要我们跑了,就不用死了。”

    阿朱摇了摇头,她不同于她们。

    她七岁起就辗转各国,受尽了颠沛流离之苦,如货物一般送来送去,只是为了取悦那些贵人。所以当她知道被送给楚国最尊贵的成氏家主时,面对可以做她爷爷的老人,她极力地取悦他得到他的庇佑,成老虽然脾气不好,动则打骂,可是这十年在成府的日子,她不再忍饥挨饿,也不再担心战乱而死,甚至华服加身,是她人生中最安宁的日子。

    可是如果此时跑出去,不过又是沦为另一个贵人的玩物,甚至还没有走出多远,她们一个弱女子还会遭遇强人劫掠杀死,她不想再过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

    所以她宁愿选择留下为成老殉葬。

    可能有人会说她愚忠,可是世道艰难,到哪里不是一个“死”字?

    阿朱看着阿秀开口说道,“你们走吧,我不会告发你们的!旦愿你们能逃出生天。”

    人各有志,阿秀也不强求,不过她要的就是阿朱这句保证,于是紧了紧身上的包袱和金银细软,趁着夜色推开院落的朱门,和其他几个同行的姬妾悄悄出了后院。

    待同室的阿秀她们都走了,阿朱终于缓缓地爬下床,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挑了一件颜色最艳丽的抹胸长裙,朵朵蔷薇花如艳红的血色花瓣开满她的裙裳,她含笑走向室内唯一的梳妆台前,画了一个成老平日最喜欢的妆容,最后轻含口脂,昏黄的灯光下明明晃晃地映照出镜中一个艳丽四色的女子。

    她对着镜中的自己含首轻笑说道。

    “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卑微求存了这么多年,终于要死了……”

    此时,死,似乎在她眼里是一种解脱。

    显然对于殉葬逃奴,各家早有经验。

    所以一开始,赵氏就命管家要注意后院的这些姬妾的动向,果然今晚在后门外抓到了这些逃跑的姬妾们,顿时五大三粗的侍卫们像抓小鸡一样又把阿秀阿蝶她们全部抓了回来,偌大的灵堂外顿时推推搡搡跪着一群或年轻或年老的女子,掩袖嘤嘤哭泣,一片此起彼伏的痛哭声中,只有一个女人始终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只是低着头,一身艳丽的裙裳和这一众白色的孝衣格格不入。

    阿朱虽然没有逃,但是作为众姬妾中的一员,跪在冰凉的地砖上,感受那一丝丝死亡的寒冷渐渐游走全身,不过她并不害怕,甚至她也不害怕她们头顶上,主母盯着她们的森寒的目光,如今这目光终于再一次落在她的头上,还有那冰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来人,将侍候大人的这些姬妾全部收拾收拾干净,打扮的好看些,准备送她们上路。”

    赵氏的话音刚落,看了一眼脚边已经穿戴整齐的阿朱,赞许道,“总算有一个知恩图报的。”

    如狼似虎的侍卫再度冲进了院落之中,将跪在灵堂外哭灵的数十名姬妾们全部抓了起来,顿时响起了无数惊慌害怕和无情地斥责之声。

    “不要,不要!主母,求求您!”

    “我们还可以侍奉您!”

    “能不能不要让我们给大人陪葬!”

    众女跪地哭求,却毫无作用。

    “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平时大人赐你们华服美食,如今是你们偿还的时候,你们有何不乐意的?”管家的斥责声响在灵堂内外,只换来更大的挣扎还有痛哭之声。

    “我们不要死!”

    “求求您了!管家!”

    “我才十六岁……”

    “我为大人育有一女,夫人,请你看在孩子的面上饶过贱妾吧……”

    ……

    赵氏冷冷的声音响起,“你们哭什么?你们不过是去先陪伴大人了,随后我赵瑛死的时候自然也会跟着而来!”

    跪在灵堂之中的成嘉闻声皱眉,不忍地看了一眼灵堂外痛哭的女子们。

    虽然他一直不喜她们分薄了自己母亲的婚姻,可是此时眼见她们就要活活陪葬,终于撑地而起。

    成大心跪在一边,眼中也流露不忍,拉住他的手臂摇头说道,“二弟,这事,你就别管了!这是古训,父亲一生尊崇,死后怎么能没有几个可心之人陪伴,那样父亲会太寂寞了!”

    “我知道!”

    但是他不能什么都不做。

    “母亲!”成嘉振袖而起,缓缓走向赵氏恭敬唤道。

    “二子!”赵氏柳眉微皱地看着如今的成家不是由自己的长子继承而是由二子继承,心中没有怨怼是不可能的。

    “关于父亲陪葬之事,嘉儿想与母亲重新商议一下。我与大哥还有几位弟妹夫如今都有官职在身,不能为父亲守孝三年已是大不孝。这些女子用自己的青春陪伴了父亲的一生,嘉请求让她们代替我和大哥众姐弟们去成氏墓园守陵,代我们尽孝,待她们老死之时,再与父亲陪葬。”成嘉缓缓说道。

    成嘉一言即出,众女仿佛看到一丝希望,跪爬到赵氏的脚边重重叩首,守陵总比陪葬好。

    “主母,我们愿意,我们愿意代替公子小姐们守陵,此生绝不离开长陵半步。”

    赵氏心底一声冷笑,这些女子确实用她们的青春陪伴她的丈夫一生,可是却让她孤独了大半生,如何能让她咽地下这口气,于是嘴上说道,“可是如果连一个陪葬的人都没有,你父亲死后荣光岂不因此抹杀掉了?偌大的墓室空荡荡的夫人相伴,岂不寂寞?”

    时人,以死后有多少人陪葬为荣。

    这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成嘉也知道,这是古制。

    即使他可以不在乎,但是偌大的成氏所有族人不能不在乎,这不仅关乎了父亲的生后名,也关乎了活人的名誉。

    他早就知道这个时代不同于他的时代,此时的法礼也不同于现代的法礼。

    他还在犹豫间,只见阿朱一身艳丽的蔷薇裙裳跪地而出,重重稷首看着他和赵氏说道,“主母,公子,阿朱感念大人多年庇佑之恩,愿为大人陪葬,请主母对其他姐妹网开一面,留她们一条生路。”

    一双明明柔弱的眼睛里却迸发出绝决看着成嘉,成嘉却不知为何想起了另一双眼神相似的曼眸。

    话落,只见她碰碰地跪地叩头。

    阿秀阿蝶她们没有想到阿朱愿意代她们而死,不禁既心生愧疚,又为她的死而嘤嘤哭泣,一时间灵堂内外的哭泣声更加悲绝痛心,闻者落泪,就连小小的成非也不解地看着自己的母亲,“母亲,她们为什么要哭啊?”

    ……

    一时间,李氏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儿子的话。

    她给他说了爷爷只是睡着了,可是难道还说这些女子因为不愿意陪爷爷陪长眠所以哭泣,如果儿子再问她,睡觉有什么好哭的,她该怎么回答?一个谎言总需要无数个谎言来解释。

    所以满堂哭泣声中,她只是轻轻抱起了儿子,掩住了他的耳朵,让他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

    成非依在李氏的怀里,眨着不解而天真的眼,看着一个姬妾大着胆子跪地而出,抱住了成嘉的腿,“二公子,我知道您从来都是最心善的主子,请饶过我们一命吧,我们会把全部的生命奉献给成氏一生一世!”

    “是的,请公子饶过我们,我们愿意为奴为婢!”

    成嘉皱眉看着抱着自己衣摆的女子,大手紧握,沉吟不语。

    赵氏眼见他心软,命管家立即让人将这姬妾拖下,“还不把人给全部带下去,凭白污了几位公子小姐的耳朵!”

    “是是……”

    管家叠声答应,命侍卫赶紧把她们全部拉了下去。

    成嘉站在灵堂外看着那一个个女子被拉下,阿朱也随着众人脊背挺拔地从容退下,突然开口道,“母亲,陪葬的人,我有!没有这些女子,父亲下葬那天,儿子依然会为父亲另寻五百陪葬,让他死后荣光!”

    “好,那我等你安排!”

    赵氏知道如今成氏已经由成嘉作主,也不好全拂了他的意思,既然他承诺有人陪葬就先放了这些姬妾,总之不论她们是守陵还是留在府中,迟早都是一死。

    一晃七日就过去,成得臣出殡,成氏的大车上拖着一辆辆载着五百个陶制美人俑还有兵马俑跟随在成得臣的棺椁之后,长长的送葬队伍绕城一周,引得全层贵族百姓议论纷纷。

    “啧啧,此次成老死后真是荣光,居然陪葬伍佰!”

    老汉站在人群中咂嘴说道,“吾王陪葬至多时也才千人,成左尹和成右徒身为人子这次真是舍得了。”

    “你又眼花了,那些可不是真人,都是陶俑做的美人和武士,还真是惟妙惟肖,还绘有五彩,穿着真人的华服和铠甲。”小四推了推人老眼花的老汉,啐道。

    老汉站在路边巴开前面挡住的人头,目光微聚,定睛一看:还真的不是真人!只是看起来像真人!

    他刚刚看着那一身名贵的华服还有武士服都以为是真人呢!

    成氏的陵园中,准备殉葬的阿朱吃惊地看着队伍中的那些极美的陶俑,终于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众女也纷纷喜极而泣,在今天天亮之时,她们还以为自己还是逃不过了,却没想到公子居然想出了这样的法子。

    而成嘉也没有想过他的举手之劳,此后,却成为楚国贵族争相效仿照的开端,以精致的陶俑陪葬古墓代替活人陪葬,更加美观持久,彰显身份地位,而在很多年后,甚至后世出现了震惊于世的兵马俑古墓还有那些将这些兵马美人俑盗出的摸金校卫,盗墓贼。

    当然他也不知道他的这一举在后来甚至会救他一命。

    代表楚王参加送葬的芈凰也有点稀奇地看着这些与众不同的陶制美人和武士,不过她自然不会关注这样一些奇技淫巧之物,在听到了苏从所说的那些惊世骇俗的理论后,对这些已经毫无所动,只是目光追寻着,穿过人群,落在一身麻衣跪在墓碑最前面的年轻男子,逆着清晨金色的阳光看向那洒满金光坚韧不拔的肩头,仿佛承载了一种使命和荣光,而一个成氏崭新的时代即将崛起。

    可惜前面巨大的墓室中,躺下的老人已经看不到了。

    东郊未来震惊于世的日子。

    成得臣,楚之左尹,享年六十七岁,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