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章 三女出宫(谢谢盈盈笑秋水暖暖的月票)
    因为芈凰要去东郊考察很久,芈凰和芈玄一早就商议着先去楚王寝宫申请,恰巧遇到了同样要出宫的芈昭,看着她大热天还穿了披了一层又一层披帛还有束胸长裙衬得整个人十分臃肿还有丰盈,简直就像大变了个样似的,姐妹几个齐齐上前行了大礼。

    楚王穿坐在紫檀木鎏金的榻上,因为北伐之事,近晶本一直神清气爽,脸上带着笑容好奇道,“今天什么风把孤的三个女儿全都吹来了?”

    楚王抬了抬手,眼角眉梢有慈爱的笑容流露,侧目对陪坐在下面的芈昭道,“就说这人不服老不行,眼瞅着孤的昭儿没几天就都长成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了,也快出嫁了。”

    “父王又拿女儿取笑了。”

    芈昭闻言,就嗔了一眼,双手托着把一枚新做的冰膏递到楚王手边道,“父王哪里显老了?昭儿可不觉得。”

    她与楚王共坐一张榻,彼时正偎依在楚王的身边伺候。

    这个位置,可是连如今的芈凰都没资格坐的,足见楚王对她一偏爱的紧,加上庸国容瑜之事过去大半年,宠爱再度依旧。

    “就你这丫头嘴甜,尽是哄着父王。”

    楚王笑道,就着她的手喝了口冰凉的甜汤。

    见到楚王缠了半天说已经知道过去的顽劣,所以已经改过自新,而母后已经七个多月,想要出宫为母妃请求少司命保佑。

    芈凰和芈玄对视一眼,暗暗皱眉,这大半年,依照以往芈昭火爆傲骄的性子还真不像她的作风。

    居然能安静这么长时间,连一步都没有出过紫烟宫了,更没有折腾出半点妖蛾子来。

    楚王闻言慈爱地看了一眼爱女,“好吧,那你出宫多带些人,别让你母妃如今为你分心!”

    “是,昭儿知道,母妃如今正是关键的时候,昭儿也希望母妃和弟弟母子平安。”芈昭笑盈盈地团团见礼。

    楚王听了会有个高兴地笑地合不拢嘴,直呼“昭儿果然长大了”,与若敖子克的婚事应该早点提上日程,并开着玩笑说道,“不过,昭儿父王看你是不是胖了些?”

    芈昭闻言摇着楚王的手臂撒娇说道,“这还不是这大半年在宫里拘狠了,母妃哪里也不让孩儿去,孩儿也自知出去会惹祸,所以整日就在宫里看看书,闭门思过。”俏皮地捏了捏自己脸上的肉,芈昭继续对楚王笑道,“父王你看我再不出去转转,以后孩儿会不会胖到您都认不出来,还被若敖三公子嫌弃?”

    楚王闻言大手一落,骂道,“他要是敢嫌弃你,孤要了他的小命,孤的女儿嫁给他,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芈玄闻言也轻笑道,“父王言之有理,三妹是金枝玉叶,子克公子能娶三妹是他的福气。”

    楚王闻言这才注意到这个二女,想了想道,“玄儿也要成婚了吧。”

    “女儿今日来正是想请父王恩准玄儿离开郢都,女儿想和表哥一起治水。”芈玄恭敬地跪在殿中请求。

    芈凰闻言上前一步对楚王说道,“父王,古有大禹治水,新婚三日就离家,历时十三年终于治理完成北方江河;如今叔敖表哥学习大禹在我楚地治水,婚事延后,如果表妹跟去,将来大水治成一日也必定传为我楚地一番佳话流传千古。”

    楚王听到能成京如大禹一般的美谈拍腿笑道,“好好,赵德给玄儿啊备上最好的车马还有多准备一些治水的用具,将来你一定要好好辅佐叔敖把水治理通顺,切不可像那个脑袋被石头砸过的公输谨!”

    “是,玄儿谋遵父王旨意,一定好好督促表哥治水。”芈玄恭敬领命。

    “东郊马上就要秋收,儿臣想要趁此时机了解一些农耕之事,也顺便在生产前出宫调理身体,也请父王恩准。”芈凰在楚王恩准芈玄离宫后开口道。

    楚王没想到同一日居然三个长女同时申请离宫,但是芈凰身为太女了解农耕之事确有必要。

    走出楚王寝宫的芈凰,芈玄和芈昭三人一左一右分道扬彪,芈玄站在殿前的台阶上看着小心翼翼扶着秦红的手臂离去的芈昭,叹道,“不过半年没见,总觉得三妹里里外外真是大变样了。”

    芈凰却暗暗皱眉打量着芈玄丰盈的腰肢。

    总觉得芈昭不仅脸上胖的厉害,腰上胖的更厉害,比她这个七个多月的孕妇还要隆起的厉害。

    “二妹,有没有觉得三妹如今的行为安静的有些异常,似乎在遮掩着什么?”

    “大姐,是什么意思?”芈玄闻言问道。

    “你看我这身形有孕七个月也不见像芈昭胖成这样……”芈凰委婉地说道。

    芈玄一瞬间脑海中想到刚刚走过去的芈昭,确实胖的匪夷所思,一向这么爱美的三妹怎么可能允许自己这么肥胖,而且时人楚女都以瘦为美。

    *******还在修改中********

    静安一大早打开门就看见阿朱在精舍外又跪了一夜,撇了撇嘴,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地对她说道,“喂,你快走!快走!昨晚公子就给你说了我们这里不用侍女,有我就够了,你就不要痴心妄想爬了老爷的床又能爬上公子的床了。”

    阿朱跪在地上,低头一言不发。

    她知道她在成氏所有人眼中就是攀龙附凤的女人。

    就连正在整理出行的药箱的医老闻言也背着个药箱,带着医童走出来,低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成熟女子,对她劝道,“走吧,二公子再好心也不会收你的。”

    说实话,这些年他见多了想爬傻小子床的女人,尤其这两日成府丧事刚过,一些后院年轻的姬妾心思又不安分了,就不断地找机会和成嘉来个不期而遇,或者以报恩为名如眼前这位长跪不起,不过这个女子算是最执着的,已经在他们院子里跪了两天两夜了,其他的女子见成嘉不为所动,还有静安的冷嘲热讽,以及碍于赵氏的主母之威全部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