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三章 又被误会(感谢封神者的书单)
    走进东郊之后,走在最前头的二人笑闹了没一会,就发生了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一路上凡有不认识芈凰的,见到她和成嘉一起走过来,都把她当作成嘉的夫人,围拢过来行礼。

    渐渐聚拢而来的人群越来越多,穿着粗布麻衣的百姓或者头戴方巾的寒士手里扶着犁,手里挥着鞭子,拿着镰刀,挑着水筒,拿着记事薄,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将他们围了一个水泄不通,见到他们纷纷行礼,有说有笑,与郢都内见到贵族就战战兢兢的百姓,大有不同,似乎对于他们的身份一点都不害怕,就连苏从见到一些相熟地热情地打起招呼起来。

    这里似乎是守卫森严的郢都以外的另一种太平盛世。

    所有人在这里没有贵贱之分。

    田里的农夫们纷纷停下手里的犁或者锄头,向他们行礼问好,“右徒大人,这位是您的夫人吗?您的夫人可真好看……”

    “夫人这是有七八个月的身孕了吧?”

    割着野草的农妇们也直起腰来,目光落在芈凰隆起的肚子上拱着手恭喜道,“恭祝大人早日生个公子。”

    一些小孩子们也围着他们打转,看着芈凰的肚子说道,“右徒大人要生小公子了!”

    “以后我要给小公子牵马!”

    “我要当护卫!”

    苏从闻言见到这场面,哈哈一笑当作玩笑,朗声解围道,“这位小姐可不是右徒大人的妻子,而是左徒大人的妻子,她是来视察我们东郊的农耕情况的。”

    医老却背着手,站在人群外低声咂巴着嘴说道,“什么左徒右徒,不都是一个级别,有什么区别?”

    百姓们对这些官称不了解,有人听到医老的嘀咕却说道,“苏大人,左徒和右徒有什么区别?这也是成右徒大人的官称吗?”

    成嘉和芈凰就像是明星一样被众人团团围住,也不停挥手否认,“各位乡亲,她是太女,不是我的妻子,太女是来视察我们东郊农耕情况的。”

    “右徒大人,我不读书,你不要骗我,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来视察农耕。”

    有老汉不信道。

    “就是就是……”

    “但是她真的不是我的妻子!我还没有成婚,你们应该知道吧!”成嘉坚持说道。

    “不是吗?那太可惜了,这位小姐这么好看,右徒大人要是娶了也是福气,如今说不定孩子都有了……”

    朴实的百姓们眼里还有不信,而且对成嘉的右徒身份丝毫没有害怕地继续说道。

    站在成嘉身边的芈凰微微尴尬,好像这已经是她和成嘉走在一起第二次被人误会了,上一次是三国会盟,她和若敖子琰马上要大婚,成嘉被当作新郎误会,如今因为她有孕,成嘉又被当作孩子的父亲误会。

    芈凰斜斜的看了他一眼。

    突然觉得世事真的离奇。

    如果一年前有人对她说,有一天她会同成嘉同进同出甚至同时被人围观,而被围观的她不是想杀了这个芈昭的帮凶,却是想挖空心思了解他脑子里那些奇异的想法,打死她也不会相信。

    但是现在,就连她都有些搞不清楚两人的关系。

    至少如今的他们算不上敌人,甚至暂时还有可能是“亲密”的同盟。

    这样复杂的关系,芈凰不想去细想,如今的她来东郊的目的很简单,她很想知道成嘉手上还有什么底牌,彻底地了解清楚,所以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想的太深为好。

    她缓缓地吸口气,一同上前解释道,“各位乡亲,我与你们的成右徒真的只是上锋和下属的关系。”

    到最后就连跟上来的司琴司书她们也上前一一申明,“我家太女真的不是右徒大人的妻子。”

    可是她们这几张嘴哪说的过这么多乡民,所有反驳的声音全部被压了下去。

    百姓们显然还是不信,目光一直跟随着他们,即使两个人分开老远一前一后地走着,依然在他们身后指指点点说道,“大人和小姐看起来多登对的一对啊,怎么会不是呢?……”

    “肯定是二人不好意思了……”

    ……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更是让耳聪目明的两人相对无言。

    成嘉低头看了她一眼,后悔刚刚捉弄她,被田里的百姓看到,“对不起!”

    芈凰摇摇头,以前在军中也是屁大一点事情,只要有人吼上一嗓子,马上全军上下都知道,群众的想象力和传播力根本无法阻止,“没事,谣言止于智者,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

    “天色不早,我们还是赶紧安顿下来。”

    二人快速离去。

    可是这个“误会”显然不会因为芈凰的不在意而停止,东郊就那么多,所有的流民都住在河边上,洗个衣服,挑个水,马上就能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地传开了,平时最爱叨叨的李家媳妇一面在河边洗着衣服,一面对河边的其他家的媳妇说道,“你们都看见了吗?这次右徒大人把他的娘子带来了,刚刚已经住进了右徒大人的私邸。”

    “什么?”

    “真的?”

    “我们要去看看!”众媳妇闻言都激动地放下手中的梆槌,恨不得立刻围到成嘉的私邸外去瞧一瞧。

    “听说右徒大人的娘子是太女殿下!”

    “是我们楚国的太女吗?”

    “是啊,是啊!”

    “去年就听说太女嫁给了左徒还是右徒……我们右徒大人真是个有福气的人,娶了我们太女,那以后我们大家一定会过上更好的日子的。”

    ……

    待他们下榻到了成嘉在这边的一个三进独院时,外面的流言蜚语才被隔绝在外面,可是挡不住有些孩子爬到私邸外面的大树往里看的视线。

    “太女,这边的平民想象力真是太丰富了。”

    苏从闻言清咳了两声,他也不知道百姓们怎么会盼着成嘉成婚到了这个份上,强行把成嘉和太女看成一对。

    司书暗暗吐了吐舌头,目光在二人身上荡来荡去,嘴上说着完全相反的话,“我是坚决不会相信的!”

    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得好好理理。

    驸马虽然和太女和好了,太女看起来表面上没什么。

    可是说实话,她心里还是有些隔应,这种膈应是对驸马达心底的敬畏之心。

    想着驸马和太女毕竟名份已定,若敖氏诺大的楚国第一氏族,岂是说反悔就能反悔的!

    此时的司书心里似乎有两个小人在拔河:右徒大人也是不错的,谦和有礼平易近人;万一右徒大人是下一个驸马爷怎么办?又跳一次火坑……

    芈凰被司书那小眼神盯的心底发毛,向成嘉起身告辞,“那我先回房了,赶了一天的路,还要收拾收拾东西。”

    “嗯,你们先休息一下,待会我让人把吃的给你们送过去。”

    为了避免尴尬,成嘉命人将吃食分别送到她和潘太师的屋子里。

    潘崇坐在太师椅上也听到他们一路而来闹的尴尬,默默牵起唇角一笑,拍了拍扶手,对阿奴说道,“好了,那为师也先回院子里休息了,阿奴,我们走。”

    “是,太师!”阿奴带着仆从抬着一抬抬的行礼跟上。

    潘崇看着留在主院的这个学生,忽尔想起了远在北边的另一个学生。

    不知道现在北边的战事如何了?

    不过今日在东郊所见的一切,让他不禁又想到二人的那个赌约,与其说这个赌约赌的是芈凰和芈昭,在他私心里一直认为就是这二子的心气之争,谁家年少不轻狂?

    都是天之骄子,卓而不群!

    谁也不服谁。

    很正常!

    潘崇拈须轻笑。

    如今等这场战事结束,东郊也差不多要闻名于世。

    他们二子之争是不是就要分出个胜负来了呢?

    潘崇扶着阿奴的手臂说道,“阿奴,你还记得当年是子孔提出来的赌约还是子琰提出来的?”

    “好像是右徒大人。”

    阿奴想了想,又道,“不过如今太女已经为太女,右徒大人提出来的赌约算是输了吧!”

    “输了吗?嗯……可能吧……”

    潘崇悠悠颔首,推开芈凰对面的院落的门扉,他们身后的侍从把潘崇的行礼还有平常惯看的书简用的笔墨全部搬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