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十四章 他的矜持(感谢凉薄的书单)
    晚间吃过饭后,舟车劳顿了一天的众人都早早地歇息了,可是躺在床上的芈凰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前都是东郊的一切一切,甚至这一切里面还包括了那个触动了她记忆深处的人影,幽幽的箫声透窗而进,带着一种夏夜里的安宁和寂寞,透过层层床帷缓缓响起,一曲一调勾动着芈凰的心弦,沉封在心底深处的那些记忆,忍不住随着低沉而回荡的曲调,破门而出。

    司琴守在帐外,只见芈凰披了一件外衣掀开床帷走了出来,放下手中的针线活,起身问道,“太女,怎么了,可是这边山里蚊虫太多,睡不安稳?”

    芈凰摇了摇头,“屋子里有点闷,而时间还有点早,我想到院子里走走。”

    “要奴婢跟着吗?”司琴问道。

    “没事,我不出去,就在院子里转转,透透气,整理一下思绪。”

    芈凰轻轻推开门扉,没有再惊动任何人,一个人走了出去,他们住的院子不大,简简单单,只有一石桌四圆椅,然后三三两两种了些不知名的花儿,散发着好闻的醉人芬芳,院墙也不高,可以看到院墙外种着一株株婆娑的紫竹,笔直向天,在微凉的夏夜里,和着曲调轻轻随风沙沙作响,摇曳生姿。

    透过镂空的院门,她站在屋檐下,可以看见主院里依着紫竹而立的男子,青衫磊落,身姿挺拔,可是侧影却有几分寂寞的味道,银白的月光透过片片竹叶漏在他的身上洒下一片斑驳的霜白,俊逸的侧脸隐在黑暗中,看不分明,却有一种难言的味道。

    这一刻,远处紫竹树下的男子,不再是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成氏新家主,甚至是让若敖子琰都深深忌惮的对手,只见他轻袍缓带,气质疏朗,别样的俊秀出尘,吹着一管玉萧,吹着一段从未听过的曲调。

    而她和他之间,在这一刻,似不仅远远隔了一扇镂空的朱门,似乎透过乐声还隔着更遥远的距离。

    仿佛她站在时间的这一头,而他站在时间的另一头。

    她们就像两条平行线,明明应该永不相交,却在此时此刻,一起站在了东郊的这片崭新的土地上,她为了她的私心,而他为了什么?

    芈凰没有去打断他,只是合衣静静抱臂依在门扉上侧耳倾听。

    这一曲不知道吹了多少遍,久到他们似乎都彼此忘记了时间,一个站在院墙的这一边,一个站在院墙的另一边,而另一个院子里的潘崇站在窗前执笔而书了一个“心”字,叹道,“曲调很哀伤……很思念啊……”

    “看来右徒大人又想起已逝的成老了。”

    阿奴静静听着,为着老者研着墨说道。

    “是吧……”

    潘崇落下一个心字最后一点,点在“心”字当头。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从主院外急切地响起,打断了如云般游走的淡淡曲调。

    成嘉放下手中的箫,拉开门栓只见苏从冲进来对他大叫道,“大人,白天跟着我们的那几个小孩又偷偷潜入东郊,被我们的人逮到了!”

    “既然他们想留就留下来吧!”

    成嘉微微沉吟。

    “如果只是几个孩子也就算了,可是现在有好多流民跟着他们一起混了进来,赶也赶不出去。”苏从为难地说道,所以他才大半夜跑来请示成嘉,“其他的流民是不是也要一起收留呢?”

    如果只是收留了这几个孩子,不收留其他的流民,这些流民肯定会不依,甚至大半夜里闹事。

    正说话间,远处跪着请求加入的流民真的已经开始闹事。

    “凭什么,你们就让这几个孩子留下,不让我们的孩子留下?”

    “就是,大家都是流民!”

    一阵鼎沸吵杂的喧闹声传来,成嘉将紫箫往院子的石桌上一放,带着人往外面冲了出去。

    “走,我们去看看!”

    芈凰听闻他们的对话,快速地推开小院子的门跑了出来,轻声唤道,“成嘉!”

    成嘉闻声转过身去,不知道她怎么跑了出来,拧眉看着她只披了一件外衣和披风说道,“出了点小事,不用担心,我去去就回。”

    “嗯。”

    芈凰也知道等她换好衣裳可能事情已经平息,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等你回来,我有话和你说。”

    成嘉愣在原地,不知道她为何突然这样一脸凝重,重重点头,“好。”然后跟着苏从出去处理闹事的流民,不久,成嘉答应了放一部分妇孺和孩子进来,但是同时要求其余男丁全部要留在东郊外,将东郊再以东的空地自行开垦出来,他才会同意接收他们。

    众流民中大部分顿时千恩万谢起来,可是还是有一些人不情不愿,但是成嘉的一句,“如果你们想你们的妻儿也跟着你们在东郊外受苦,可以不接受本官的安排,外面四千凰羽卫正等着你们呢!全部赶出去!”

    成嘉将凰羽卫搬了出来,所有流民顿时安静了下去,无人再不同意,就算不同意的也被其他流民拉走。

    回来的路上,苏从对于他的安排有一丝不解,“大人,为什么不直接将这些全部人接收进来,却要把那些主要的劳力留在外面,任他们自生自灭。”

    “因为我要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流民。”

    成嘉皱眉答道,刚才他的目光在那些闹事的流民身上划下,却明显能看见隐在人群中有几个主事者在背后怂恿这些流民闹事,教他们怎么说,怎么做。

    “难道还有人扮成流民不成?这样他们有什么好处。”苏从讶道。

    “利字当头,一切难说。”成嘉答道。

    东郊他已经捂了半年之久,可是这么久不可能一点风声没有透出去,尤其大水之后,东郊附近的村庄毁的差不多,而只有他们这一处完好,眼见着八月就要丰收,怎么能不让有些人好奇。

    芈凰回去换了一身夏装,走到主院的石桌前坐下,看着桌上晶莹的紫箫,良久终于忍不住拿起,摸了摸紫竹做的箫身,学着成嘉的样子附在唇边吹了起来。

    萧这种乐器,在上书房,她们自然都有跟随乐师学过。

    所以几声呜咽走音过后,芈凰渐渐回忆着成嘉吹奏的曲调,起起伏伏地吹着,一曲她从来没有听过的乐曲在她手中的紫箫中幽幽传出,余音回转耳际,成淀了她的心。

    芈凰吹了两三遍,渐渐熟练起来,抬头之时,却只见成嘉不知何时站在院门外看着她,而她原本想了很久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他们之间,有时候真的是一笔糊涂账。

    他曾经是她重生一世所有的期盼,可是他们又曾相互讨厌,相互敌对,互为防备,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们却又合作了一次又一次,直到现在她都觉得他于她的意义已经不同了。

    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同盟”,更是她想争取过来的支持。

    可是她突然又不想看见他变成她手中的“剑”。

    话到嘴边,最后就划成一句,“这首歌叫什么?”

    “矜持。”

    李健翻唱的王菲的《矜持》。

    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

    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着迷

    我总是微笑的看着你

    我的情意总是轻易就洋溢眼底

    我曾经想过在寂寞的夜里

    你终于在意在我的房间里

    你闭上眼睛亲吻了我

    不说一句紧紧抱我在你的怀里

    我是爱你的

    我爱你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凭自己幻想一切关于我和你

    你是爱我的

    你爱我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爱你

    深深去爱你

    成嘉矜持的目光落在女子放回桌上的紫萧,矜持地答道。

    “矜持?《诗经》中似乎从来没有听过这样一首诗歌。”夜色下,女子拧眉思索。

    成嘉没有回答她,也无法回答,只是问道,“你不是有话跟我说?”

    芈凰想了想,看着他道,“明天你能开始教我关于‘东郊’的一切吗?我想知道苏从口中所说的东郊究竟是什么样的。”

    “那你要先在这里住下很长一段时间,你准备好了吗?说不定像今天这样的流言会越传越厉害,我们这样经常同进同出,可能若敖子琰听到了甚至会不高兴……”成嘉皱眉向芈凰看去,看着她缓缓说道,“这些你都准备好了,明天就可以开始。”

    芈凰没想到成嘉会答的如此毫无保留,想都没有想,点头谢道,“我随时都可以。”

    成嘉摇头不再回话,捡起桌上她吹过的紫箫,然后当先将她送回院子中,“好了,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五更时分见。”然后折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芈凰一直看着他把自己送了回去又离开,心脏奇异地割开一道小小的口子。

    有丝丝的裂痛。

    可是她不敢再任自己深想,进了屋后就立即在司琴的帮助下更衣息灯睡觉,司琴吹熄屋内的烛灯,带着屋子里的最后一丝光亮,退出房间,可是主院里的烛光直到天明才渐渐滴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