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百章 你别后悔
    华胥回了开封城主府,就被宋公叫去了。

    陈设考究的雅宋堂中,宋公正端坐在榻上,一身儒雅的锦袍掩盖了他的王公之气,而旁边一位画师正为他画着肖像。

    他神情慈祥地对华胥招了招手,华胥那淡默的脸上立即升起一抹绝美的笑容,走到宋公身前行礼,却被他拉住,“胥儿,为父和你说了多少次了,我们父女间就不需要那些虚礼了。”

    “可是我宋国以礼仪和仁义美名传扬天下,觐见父亲礼如何废?”

    华胥端着礼依然长拜下去。

    宋公见此对于美丽端方的爱女更是疼爱有加,对画师挥了挥手,众人退下,然后拉着她的手坐在他的榻边感叹道,“我的胥儿总是这样完美,知书达礼,真不知以后会嫁给什么样的男子?”

    华胥坐在他身边闻言脑海中忽尔划过一道一身千丝牡丹玉服头戴白玉冠的男子身影,一张俊颜含彰若彩,丰润的唇角始终挂着一丝雍容娴雅的浅笑,恍若天神,低头羞涩地说道,“婚约之事,父母之言,胥儿旦凭父亲作主!”

    “嗯,齐太子,晋灵公的小叔,陈公的公子,还有鲁公的弟弟……今日都会远到而来,到时为父一定帮你好好看看,这诸国公子谁更优秀。”

    宋公颔首,然后命华胥早点下去准备。

    “是,父亲。”

    转身的华胥立即收了一脸笑容,如樱的唇瓣勾起一抹冷意,一脸果然如是的表情,带着浩浩荡荡的侍女回了她的闺房,先是温泉沐浴,然后是焚香熏衣,又是淡扫青眉,略施粉黛,最后身披千丝牡丹拽地华服尽显天姿国色。

    宋国夜宴自然尽显成周之古礼端方,座上大半都是来自各大诸侯的名门贵族公子王孙,举手投足之间,皆是一派风流倜傥之资。

    除了为华胥选公婿,这样的宴会自然少不了衣香鬓影,莺声燕语的美姬作陪,各色美姬更是挖空心思打扮,使尽浑身解数,以期能被哪个王孙公子在宴后带走,成就一段佳话,从此一步登天。

    当然前来赴宴的各国公子也同样挖空心思搜寻各色奇珍异服,以博宋国第一美人的华胥欣然一笑。

    伴随着众人的嬉笑,猛然一声礼炮,大门中开,重重叠叠的火把照耀中,一队闪耀的金甲铁卫狂驰而来,手中持着齐国金色的麋鹿旗帜在夜空中飞扬。

    主城府大门前一百礼卫吹响长号,然后呜咽声中,所有战马齐齐一顿,流水般分开,一辆豪华的八驾宫车从金戈卫中间驶出,两名妖娆的晋姬嘻笑声中对车中的男子说道,“太子,开封城府到了!”

    一道金色的身影呼啦一下掀开门帘露了出来,一身金光闪闪的金缕衣配上他那性感的两撇八字胡,姜无野抬头仰望开房府勾唇一笑,“哎呀,本太子马上就能见到宋国第一美人,华胥。”

    而在齐国金戈卫后方又再度擂声大作,地面车马一震,藏青色的晋国天马翼旗出现在盛大的夜色之中,给人一种无端的威压之感。

    晋国一出,声势惊人,顿时盖过了姜无野金戈卫的风头。

    这霸道嚣张的作风,尽显晋国中原霸主气概,先声压人,令其余诸国公子的车马随从顿时黯然无声。

    众公子纷纷向姬流觞行礼问侯。

    “见过觞公子。”

    “嗯!”

    姬流觞微微颔首,翻身下马,越过众人走入城主府,将要和他打招呼的姜无野甩在了身后。

    姜无野在他身后招手,“流觞上次你送我的两百晋国美人,实在个个都太善解人衣了,今晚的华胥美人也让给本太子吧。”

    “我们还是各凭本事吧!”

    上次二人联手在三国会盟上演了一出戏给赵穿看。

    可是如今会盟结束,他得到他想要的,他得到他想要的,再无利益纠纷。

    不过竞争对手罢了。

    “真是无情,好歹先前我们联手过!”

    所有公子王孙见此看姬流觞的眼神都变了,满含深深忌惮。

    居然连齐太子的面子都不给。

    好歹齐国还是中原第二大国。

    而他现下还只是晋灵公的小叔,不过他眼下确实有可骄傲的资本,隐忍二十年,一进回到翼城曲沃,正值晋灵公与赵盾因为扈地之盟而关系紧张,已经传的天下皆知,以天下间诸位野心家的预测,晋灵公这公位怕是坐不久了,敢与赵盾叫板,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

    不过一个靠母亲日夜涕哭上位的小儿。

    不知天高地厚。

    晋国所有军政大权全部落入赵氏一族手中,坐在上面的那位是谁,还不是赵盾一句话,只是赵盾这人还是太顾及名声,所以此时各国诸侯已经将晋灵公看成半个死人。

    而晋国赵氏和楚国若敖氏情况到有几分想像。

    君弱臣强,迟早矛盾重重。

    而自公子雍后,晋国如今只剩下公子觞最有可能在晋灵公下位后,登上晋国的王位也就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所以说人家有傲的资本。

    一道道礼花升起,在夜空爆开,盛大的烟火覆盖了开封半个天空,昭示着盛大的宴会正式开始,在这炫丽的烟火中夹杂着一丝异光,却并不引人注目。

    灯火辉煌的城主府中,宾客满堂,姬流觞一身狂野不羁当先走向殿中主位的宋文公微微行礼,“感谢宋公盛情邀请流觞前来参加女公子的生辰之宴。”

    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在宋文公身旁隔着镂空薄纱屏风的女子,勾起一抹兴味的笑,然后命若敖子琰送给他的护卫杨从献上礼物。

    宋公看到各个公子们好奇的目光,笑着为他赐座,而他下首坐着的一白面公子却暗暗捏紧手中的折扇,目光一直落在屏风之后静坐的女子身上。

    一叠笑声在姬流觞落座后次第响起,“大家都到了,就等本太子一个,叫我多不好意思?来来,丑夫,为各位奉上我齐国小小礼物。”比起姬流觞的一份厚礼,姜无野见者有份,出手阔绰,顿时众人目光荡荡,快看!

    这齐国和晋国叫上劲!

    怎么能不叫劲?

    一个前霸主,一个现霸主。

    众人屏住呼吸,双眼中流动着戏谑,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只见姜无野戏戏笑笑间落坐到了姬流觞身边,勾肩搭背道,“流觞,三国会盟一别,我们兄弟好久不见。”

    姬流觞抬眸看了一眼自来熟的姜无野,仿佛在看一个滑稽的小丑登堂入室,与宋国的华堂雅室格格不入。

    “我跟你不熟!”

    姬流觞冷然地大手一抬,挥开姜无野的脑袋,“你挡着我面前的光了。”

    可是他的大手在半空中却突然一顿,姜无野的笑脸就偏了过来,大手在空中握着他的手腕点点头道,“是吗?那我给你让让。”

    姜无野身子向后一让,可是姬流觞却没能挣开他如铁钳的大手,紧紧扣住了他的命门,姜无野一脸笑意盈盈的脸,脸上那一双眼,却冰冷幽深如久冻的黑河。

    可是他的心中却是一惊,看看四周,众人反应如常。

    甚至感觉二人似有旧交,可是姬流觞暗暗皱眉,直觉得这手快不像是他的手了。

    姜无野另一手不知道怎么随手一提,原本坐在姬流觞边上的陈国公子就飞了出去,被他身后如影跟随的两个金戈卫稳稳接住,然后放在了另一个空着的座位上,而他亲亲热热地挨着他坐下,并对刚刚抛出去的陈国公子友笑道,“谢谢陈公子给本太子让座了。”

    陈国公子还来不及惊叫一声,已经稳稳坐下。

    众人见此发出一声笑浪。

    “哈哈,齐太子果然风趣。”

    陈国公子虽然虚惊一场,也不过当之玩笑付之一笑。

    满堂笑闹间,可是无人见到姬流觞举在半空中的大手不动声色地收回,掩在桌下之后,暗自狠狠地揉搓着巨震的虎口,再看向姜无野的眼神变得冷冽而防备,只见某人坐下后浑身不老实,左顾右盼,眼神更是痴迷地盯着屏风后的女子不放,撑着下巴道,“宋国华胥女公子据说乃是天下第一美女和才女,不知道本太子今有幸见到女公子的真容……”

    宋公看见姜无野痴迷的眼神,抚须轻笑,“齐太子谬赞小女!来,既然大家已经全部到齐,今晚就让我等先为赵卿在扈地之盟的大事首先共同举杯。”

    姜无野闻言没有任何不悦之色,反而一脸悦色地当先举杯恭笑道,“就由我们齐国先敬你们晋国此战大胜荆蛮。”

    姬流觞面色深沉地拿起桌上的酒杯。

    与他共饮,点头谢道,“借齐太子吉言。”

    姜无野笑眯眯地看着姬流觞,“流觞,本太子知道我帅到天上地下绝无仅有,可是你这样看着人家,人家会害怕的。”话毕做出一副害怕的情状缩在他身后的晋国美姬怀里瑟瑟发抖。

    晋姬轻抚着他发抖的脊背轻柔笑道,“别怕,太子,有我在呢!”

    “哈哈,齐太子果然享尽齐人之福……”

    众人艳羡地看着依在美人怀中的齐太子,就连屏风后也发出一声轻笑。

    旦见屏风后的女子透过镂空的屏风看向并肩而坐的齐太子和晋公子,低声说道,“这齐太子若不是真傻必是装疯,这世间我还没有见过如此会作戏之人呢……”

    “呵呵,曾经也有人和你说过同样的话呢?华胥美人。”

    姜无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屏风之后,在她身后拈着一枝倾国牡丹说道。

    华胥微微一惊,然后暗自皱眉。

    果然不是真傻呢!

    嫣然一笑,“那不知是谁也会这样聪明?”

    “凰儿,本太子的凰儿。”

    “凰儿?”

    女子在嘴中回味着这个名字,目光幽幽闪动着异芒,正襟危坐地看着身边金光闪闪的男子说道,“华胥只听说过楚国的太女名凰,不过可不是齐太子的,而是如今正在北上的若敖驸马爷的。”

    “若敖子琰?呵呵……”

    姜无野闻言发出一阵轻笑。

    “齐太子似乎很不屑!”

    女子扬眉,掀唇一语。

    姜无野挥手,“他啊,就是我从小的手下败将,没有打赢过本太子!”

    但是也没有打输过……

    嘿嘿,这个时候,在美人面前,他才不会说呢!

    “呵呵,是吗?华胥真想一睹太子战场上的风采。”女子发出一串银铃般的轻笑,幽幽说道,脑海中忆及十三岁时随父亲前往楚国,见到那人于一群楚国公子间卓然不群的风采,有谁能及。

    姜无野点头笑笑,“会有机会的。”

    华元眼见姜无野调戏堂妹,忍不住站在屏风外,指责他的无礼,“齐太子,我国女公子岂容你如此轻慢。”

    满堂之人目光一滞,落在身穿白衣面色微白的瘦弱公子身上,姜无野闻声看了对方一眼,反而更加凑近身旁的女子,“我有吗?我有吗?本太子怎么不知道?本太子要是轻慢,就会直接像这样。”

    话毕他的大手如禄山之爪就要落在华胥的一双柔夷之上,可是却被姬流觞拉住,“好了,我们去喝酒!”

    “唉,唉,我还没有和华胥美人来一杯。”

    姜无野不依,大叫。

    姬流觞却不理,“我和你喝!”

    华胥却发出一阵阵轻笑声,不同于面对宋公的恭敬之笑,这个笑容十分特别,从眼角漾起,一寸寸蔓延到了唇边,唇角几乎不动,可是她的眼眸越发水意盈盈,再不是看人时的冷冷淡淡。

    众人听到民屏风后银铃般的笑声却是神情更加一松。

    华元眼见姬流觞将姜无野拉走,才怔怔走回位置上,他还是第一次听到堂妹这样笑的开怀。

    一场夜宴就在姜无野的耍宝中度过。

    宴会结束,姜无野又和姬流觞一同离去,就连先蔑也一脸不解地看着如此和谐的二人。

    走到无人之处,姬流觞终于冷下目光,“你说吧!你这次来宋国又什么目的?”

    “我不就是来见见华胥美人的吗?”姜无野一身无骨地倚在大树上,笑道。

    “现在人你也见到了,那你何时离开郑国这个大战场?”姬流觞一脸不耐,懒得再和他兜圈子地问道,他这样子骗骗别人还行,三国会盟之时,他可是和他合力欺骗了天下人。

    “这边这么好玩,我还没有玩够呢!等本太子玩够了,自然会去找我的凰儿。”

    “看来你是不走了!”

    “走走,我明天就走,这华胥美人就留给你吧!”姜无野大步走了出去,“不过你可别后悔!”

    第二日华元在宋公的命令下带领三万宋军支援晋军,从开封城出前往新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