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一章 你会做饭?
    云中谁寄锦书来,燕字回时,月满西楼。

    女子坐在窗前上,平静的江河上高悬一轮明月,悠悠照着夜空下的大舟,乘风破浪不知驶向何方。

    代替墨琰送来了若敖子琰的第二封平安信的玉凰,“咕咕”地在寂静的夜色中发出两声叫声,好像是那远在中原的男人在对她自信地说道:

    到达宛城,二十五日与晋军初战,等我捷报归来。三日之后,打开凤床的暗格一看,机关就在宫灯。

    短短的书信容不下太多字,可是薄薄的锦帛中却还是能想起若敖子琰在写这信时骄傲自大的神情,好像不费吹灰之力似的。

    只是他临走前还拿下了什么东西了吗?

    他们睡的那张凤床居然还有暗格,他居然从来没有告诉她。

    只是为何要三日之后,芈凰皱眉深思想不明白,夜色的江面上,她坐在窗前重新写了一封信,让玉凰传信回了东宫,让留守东宫的司剑为她打开凤床下的暗格,看看若敖子琰究竟留了什么东西,然后派毛八给她送过来。

    就在她的客房一墙之隔的房中,响起男子的声音,“非儿,你怎么了,怎么还不睡觉?”

    “我想娘亲和祖父了……”

    成非小小的身子穿着一身小亵衣躺在床上,盖着小被子眨了眨眼睛看着帐顶,发出嗡嗡声,“二叔,为什么祖父这么多天都不回来……”话落一滴晶莹的泪珠滚落眼睛,浸湿颊边。

    “爷爷说了要考教我功课的,可是都好几天了,我都没有看见他……”

    成非紧紧抓紧小被子小脸委屈地说道。

    “我知道爷爷说了男孩子不许流泪,可是我就是想他……怎么办?”

    眨巴眨巴着眼睛微红。

    自从父亲下葬后,他们都给侄子说父亲出远门了,要好久好久才能回来。

    成嘉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抱起成非说道,“你不喜欢吃馄饨吗?刚才晚膳不好好吃饭,现在二叔叫人给你做去。”

    “可是非儿想吃二叔做给我做的。”

    成非闻言双眼一亮,仰头看着高大的二叔,顿时被肚子里的馋虫勾走了悲伤,嘟着嘴道,“二叔总是那么忙,总是说要给我做,可是总是又没有时间……非儿也等了好久好久……”

    “你们大人每个人都说话不算数,爷爷也是,你也是……”说到最后,双眼通红,一声哽咽。

    成嘉一想,自从自己入了朝,确实忙的乱乱转,而忽视了家人。

    于是撑坐而起,安抚笑道,“那你等着,二叔给你做去!”

    “不,我要和二叔一起去!”

    成非睁着雪亮的眼睛拉着他的袖子说道,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在黑夜里“咚咚”地走下楼梯。

    房中看完信正准备上床休息的芈凰听到走廊上的响动,耳鼓微震,目光在门上定了定,然后待那声音落下去了,举起桌上的烛灯,无声地打开舱门看了一眼尽头楼梯上的一星烛火还有晃动的黑影。

    这大半夜,会是谁呢?

    厨房里,睡在旁边小房里的李家媳妇听到动静见是成嘉带着成非进来,立即起来相迎,“大人是和小公子这么晚上要吃点什么吗?”

    “我叫人起来给你们做!”

    “不用了,只是做个夜宵,我自己来,李婶你们都去休息吧!”

    成嘉挥手说道。

    成非看着李家媳妇道,“我想吃我二叔做的,二叔,我想吃你做的。”

    “这怎么行啊!成大人的手怎么能用来做这些脏活和粗活,那是做大事的手,小公子,你不能这样……”

    李婶立即张开手拦着,不让成嘉走进蛮是油腥味的厨房。

    在她心里像成右徒这样的大贵人大善人,厨房这种地方就不该是他出入的,完全是脏了他的脚,“这些都是我们这些下人干的活。”

    芈凰远远地见着成嘉在厨房前被李家媳妇拦了半天,于是走上前来笑道,“李婶,要不我来给非儿做,你下去休息吧!非儿,他就喜欢我做的。”

    “那好,夫人,你要是需要什么就叫我……”

    李婶想着那些府上的夫人也有半夜起来亲手给大人和孩子做晚膳的,然后出了厨房。

    成非眨了眨眼睛,看着芈凰拉着成嘉撇了撇嘴,“可是我喜欢的是二叔做的。”

    成嘉闻言眉头暗皱,然后看了一眼芈凰,“童言无忌,你不要怪小孩子,这两天他老是吵着要爷爷,找不到所以睡不着,我就给他做点吃的。”

    “嗯,那我走了,现在你给他做吃的吧,大晚上的别饿着了。”

    芈凰见李婶走了对成嘉说道。

    “你饿了吗?要不我……也做一份给你……”成嘉看了一眼转身出门的女子,犹豫地问道。

    “你做的能吃吗?不好吃,我可不吃。”芈凰挑眉不信,还是第一次听说一个贵族公子会下厨,若敖子琰属于那种君子远疱厨的典型,所以她十分怀疑成嘉做出来的毒料理。

    “乱说,我二叔做的东西最好吃了!”

    估计他连烧火都不会吧,想到这里,她脚步一顿,又往回走,“我还是帮帮你吧!”虽然她做出来的东西不太好吃,但是总算能吃。

    “你们要吃什么?”

    站在锅碗瓢盆挂了一排的厨房中,快速地抓起了一把菜刀,然后想想以前吃的司画做的她的。

    “你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

    成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芈凰挥了挥手中的菜刀,指挥道,“你们两个要不过去帮我烧火?别在这边碍事。”

    看起来架势到挺足的。

    成嘉依言走到火柴堆的一边,然后叫成非一起拾起木柴开始熟练的点火,“我们帮阿姨烧火玩好吗?”

    “可是我想吃阿叔做的……”

    成非还想抗挣,可是看着成嘉用火石点起一根烧火柴扔进灶炉中,小小年纪立即被转移了视线,兴奋地拍手道,“二叔,二叔……我也要帮你烧火玩。”

    芈凰的刀功还是不错的,有板有眼,一块猪肉在她的刀下切的整整齐齐,码成一块一块,又切碎成了肉丁。

    心想看来这么多年,没有白给芈昭为奴为婢,至少这刀功还行。

    芈凰看两个人锅子已经烧起来了,想想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你们要吃什么?”

    “馄饨。我要吃馄饨!”成非举着个烧火棍说道。

    “馄饨?”芈凰闻言拧眉,虽然她也喜欢吃,可是她没有做过。

    “既然要做馄饨,那就是要发面了。”

    “可是厨房有面粉吗?”

    芈凰脑筋里面想着做馄饨的工序,然后目光在大罐小罐的陶陶罐罐上划过,寻找面粉罐,不确定哪一个是,于是出去厨房又去找李婶来帮忙,只是和李婶回来的时候,看着成嘉已经挽起袖子开始用水调面,同时又将一把小葱切碎,还有姜,和肉拌好,加盐。

    成非则在旁边鼓掌,“二叔,最厉害了!”

    “你真的会做饭?”

    芈凰举着个菜刀一脸吃惊地看着成嘉在流理台前手法熟练地处理着各种食材,对比刚才自己拿战场杀人的技巧切肉,一脸罕颜。

    就连李婶也惊呆了,“大人真的会做饭!”

    “会一点,小时候,我母亲喜欢给我们亲手做饭,我在旁边学着帮忙就会了。”

    不过那是前世的母亲,今生的母亲也喜欢做饭,不过他就只帮忙在旁边看着。

    成嘉神情认真地揉着面团,然后一团面在他的大手下被擀成一长条,他再拿起来菜刀切成一小团一小团,每一小团又在他手心底下被摊成一块块小圆形的面皮,最后将拌好的馅包进面皮之中,捏成一个个金锭状摆好盘子,而此时他锅中烧的水也烧好了,他端起盘子将盘中包好的馄饨全部下锅,盖上盖子。

    这叫会一点?

    芈凰看着他熟练自如的动作,突然就放下菜刀,默默跟着成非坐到灶后拿起木柴添火。

    使劲地用烧火棍捅了捅灶炉,炉子里的火越烧越旺,大热天里心头无端端地憋着一股闷气,无处可以发泄。

    这真是学习学习比不上他跟若敖子琰,就连这种粗活,她居然也比不过他……还叫不叫她好好活了,以后她还是安心地吃,这些事情别插手了。

    三碗两大一小的馄饨面端上桌,成非坐在二人中间,高兴地拿起筷子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