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三章 日久人心
    “听说这片田地是那个成右徒的?”

    “是,这个成右徒到有几分管子之才,是个人物。”

    弦七一想到每日从山上往山下看到的十万亩良田就对此人心生好奇。

    “是个人物吗?!”

    “可是本都尉却不怎么喜欢这位右徒大人呢!”

    不说若敖子琰要让成嘉与他争令尹之位,就说周菁华与成嘉的婚约,再加上赈灾案周家满门……

    这一桩桩,一件件,算下来,如果不是这个成嘉横在中间,他的好岳山大人能无辜枉死?

    若敖越椒眼中闪过一丝杀机,嘴角勾起一抹冷意,弦七的那把匕首在他指间随意地转动着,幽幽的烛火照耀下闪动着异样的锋芒。

    弦七见若敖越椒对成嘉不喜马上改口道,“这东郊马上就要秋收,据弦七打探来的消息那个成嘉如今还没有上报朝庭,若是大人把这批粮食昧下,到时候他也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无处诉。”

    话音一顿,“只是听说太女也在这东郊之内,怕是抢了这批粮草,势必就惊动了东宫。”

    弦七看着主位上的男人迟疑说道。

    他只是一介商贾,在商言商,越椒答应助他夺回弦家大权,他自然帮越椒出谋划策,招兵买马。

    “别说只是动一动东宫太女了,你要记住本都尉要的是若敖子琰死在北边,永世不得回楚!令尹子般,永世不得翻身!”

    手中的匕首重重一落,“咔嚓”一声,一整个上好的红木圆桌在他手中的匕首下化为废材。

    “是,弦七明白。”

    弦七低头领命,然后大手一捞捡起掉落地上的短匕。

    不过一个楚国太女死不死于他一个郑国人没有什么关系。

    他只是怕越椒不敢出手罢了!

    这越椒和若敖子琰父子的仇……

    但是见了东郊这百年难得一见的良田,他总觉得这个成嘉与他弦家似乎都同出于管子门下,可是他记忆中不曾听父亲说过管子有将《管子》一书再授于他人。

    待越椒离开了,野狗才猫着腰走进屋里禀报,“公子,青儿小姐已经成功混到了成右徒身边,只是……”

    “只是什么?”

    弦七闻言暗暗皱眉。

    如今要不是手下没有得力的人,他也不会如此束手束脚,这东郊的所有他完全可以一个人独吞掉。

    “只是青儿小姐上了船后,现在大船已经开走,属下们也不知道要如何协助青儿小姐,特意回来请示公子。”野狗也知道他们老是办事不力,可是没有办法,他们原先也只是一些流民,然后变成奴隶,后来又变成打手,如今还兼职干起了间客细作的活。

    “码头上可有什么异常?或者什么特别?”弦七问道。

    “特别的话?”野狗想了想回道,“我们发现那边码头上有好多越国人,幸好青儿小姐会越语,所以一下子就被那个苏从给看中,调上大船……不过我听当地的百姓说,这些越国人在帮成右徒建造船坞,然后这个码头属下们白日借着搬砖之迹,发现了这片地方也不小,比我们弦家在齐国芝罘(烟台)码头的规模只小一些,但是属下看要建的大屋,却不少,尤其码头边上如今除了开走的一艘,还停着三艘大船。”

    说到这里,野狗顿了顿,“公子,下属们第一次见过这么大的船,每一艘都有三层之高,二十丈之长,五丈之宽,就好像一个庞然大物一样。”

    “怎么可能?”

    弦七闻言轻斥,一脸不信,“我弦家在齐国芝罘的货船,也不过高达两层,这已经是各国最大的货船了。”

    “奴才发誓,你问阿五他们也见到了!”

    野狗心底暗苦,他不过是打探消息罢了,将所见所闻据实以告而矣。

    阿五闻言上前也道,“公子,你一定要相信奴才们的话,我们都是亲眼所见,然后我们还亲眼看着其中一艘大船载了青儿小姐离开,叫什么‘穿越号’!”

    “穿越号?”

    弦七暗暗皱眉,他总觉得听过这个名字在哪里。

    但是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不过这么多人亲眼所见,这个码头,他到是要亲自去看一看了,也许那边真藏了什么了不得的秘术,这个东郊真是让他越来越好奇了……

    从未见过的水车。

    从未见过的大棚。

    还有从未见过的巨船……

    第二日,若敖府的大房中,若敖子良一早就把彻夜才归的越椒叫了去。

    “你最近忙什么?昨日听菁华说,你一夜未归?”若敖子良关心道。

    “这些日子因为兼了五城兵马司的职,所以手上事情多了一些,现在才回来。”越椒脸上神情难得温和地说道。

    “别太幸苦了,有些事情该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就交给下面的人去做。”若敖子良拍了拍儿子的肩头,让他坐下,“那一早用膳了没有?没有,叫管家给你叫人做去!”

    越椒点头,看了一眼躬身立在一边的管家冷然道,“那就劳烦管家了。”

    “大公子客气了,那奴才这就下去安排。”

    管家闻言退出书房,并聪明地把书房侍候的人都带了出去。

    “对了,为父准备今年之后就退下来了,你这边呢……我们大房以后肯定是靠椒儿你撑着的,所以为父就想,把你调到我身边来,像禁军守夜这种事情,为父就打算交给其他人去做。”若敖子良徐徐说着他的打算。

    “父亲,想把孩儿调到司马府?”越椒闻言皱眉问道。

    “是,如今现在的司马佐已经年老,为父就想让你早点熟悉一下司马府的运作,我这位置迟早要留给你的。”若敖子良点头解释道。

    “可是孩儿觉得如今身受大王隆恩,若是突然离去,恐怕大王会有所不便。”若敖越椒推迟道,大拳紧握,不知道若敖子良今天怎么会突然给他提这个事情。

    而他一直想要的不是什么司马之职,而是那原本属于他们大房的令尹之位。

    “这个你交待一个妥贴的副手,把他提上来就好,为父呢?也是想早点享享清福,你和菁华也早点为我们大房开枝散叶,也不用那么辛苦……”若敖子良笑道。

    “是,多谢父亲关心。”

    若敖越椒颔首致谢。

    “对了,椒儿,为父先前忘记问你了……”

    若敖子良话锋突然一转,问道,“你上次献给大王的王万奴隶是从何而来?我司马府没有过手这么大批人员流动。”事后他也确实叫相关部门调查了,可是都没有查到这么大批的奴隶的调动,若说是从郢都本地购买的,那一下子要少数万百姓,肯定府尹那边会上报的。

    “这个……是孩儿收的一批流民,无家可归,愿意跟着孩儿,所以孩儿就把他们收了,好发配到我若敖氏大房下面的农庄干活……”

    若敖越椒微微一顿,没想到事隔快一个月了,若敖子良突然又问起这事,然后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这么大批奴隶如果说是从其他国买来的兵丁。

    那就更是大罪了。

    “私自圈禁流民是大罪!”

    若敖子良闻言一惊,然后正在喝茶的茶杯一落,发出一声巨响,对若敖越椒发起火来,“你怎么敢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父亲,我只是见我们大房势弱,就想多加点人手。”越椒大拳紧握地看着很少发火的若敖子良道。

    “我们大房何时缺人了,我这个当家的怎么不知道?”

    若敖子良生气地一站而起问道。

    若敖越椒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他身前膝盖一弯直挺挺的跪了下去。

    若敖子琰还要骂的话突然一顿,愕然瞪大了眼看着双膝落地跪在身前的儿子,一时间仿佛有千般话语无从开口。

    越椒“碰碰”地叩头请罪道,“孩儿后来也知道这样做不对,所以我就把这些流民全部献给大王,想要作为弥补,请父亲不要为此事动怒……”

    “你……你怎么能做出这样胆大枉为的事情!”

    “孩儿只是一时听信下面之人鬼话,才做出这样的事情,下次再也不敢了。”越椒跪地保证道。

    “你说,是哪个唆使你干出这等事的,我立即将他打杀了!”

    “我若敖氏留不得这样狼子野心之徒。”

    “迟早会因他惹来大祸!”

    越椒闻言伏在地上的大手紧握,就父亲也觉得这叫“狼子野心”吗?

    若敖子良气极,看着面前请罪跪在身前的儿子,但也相信自己的儿子绝干不出这样胆大包天之事,背后一定是有哪个胆大枉为的奴才唆教才一时鬼迷了心窍。

    事后,若敖子良处罚了苍狼阁的一干人等,揪出了一个为越椒出谋划策工的幕僚打杀了以儆效友,同时命人打了越椒五十大板,十天不能下床。

    令尹子般听到大房的人回报的消息,只是冷笑一声,“大哥,还是心太善了,明知这样的假话,也能相信,不过是随便推出来的一个替罪羊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