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四章 奴隶的命
    苍狼阁的主屋里,周菁华听闻下人通报走出来,只见若敖越椒走路踉跄地从外走进来,惊呼一声,迎上前要搀扶他,可是却被越椒挥开。

    “这是怎么了?”

    “闾一,你不是跟着大公子去父亲那边的吗?”

    第一次眼见若敖越椒这么厉害的男人,从来只叫别人流血,何尝见过他流血,双腿上都是血蜿蜒而下,随着他走过流了一路,看着十分碜人,周菁华问着一直跟着闾一。

    闾一看了一眼强硬的大公子,不知道该不该拒实以告,“大公子是被老爷打的……”

    “父亲为什么打大公子,大公子犯错了吗?”

    周菁华眼见闾一闭嘴不答,目光转而落在跟在他们后面的管家。

    管家却是一躬身拱手笑道,“少夫人,奴才也不知……都是老爷吩咐,说是大公子犯了错,家法伺候……”

    虽然他偷听到一点,可是这种事情,他才不会傻傻地说出来,那可是要掉脑袋的。

    既然老爷要替大公子捂着,他自然装聋作哑,于是说道,“如今大公子送回来了,我再去叫大夫过来,给大公子医治,就劳烦少夫人好生照料着了,不要落下什么隐疾了!”

    “嗯嗯,劳烦管家了。”

    “对了,大人还叫夫人找找大公子这里有没有一个叫刘属的一个幕僚,让夫人把他交给小人发落。”管家恭恭敬敬地又道。

    “我好像听夫君说起过这个人,我叫人去叫他过来。”

    周菁华心里一声“咯噔”。

    这人虽然时常给若敖越椒撰写文书,可是好像挺老实本分的一个人,但是还是命人把他带来交给了管家。

    不久前面主院就传来一声喊杀和求饶,然后她就听到下人通传说是刘属被大老爷给杖毙了,心里揣着事情,但是周菁华面色不显,眼见从他们嘴里都闻不出个所以然,目光一转落在已经扶着门要走进去的越椒身上,然后挥了挥手,命小江去端干净的热水。

    众人退出院落。

    待其他人都退出院子,一双玉手搭在越椒的手臂上亲自扶住他,他本来又要推开,可是周菁华才不会真的松开,一双美眸微瞪,看着他道,“现在闾一他们都不在了,你这倔强性子就给我收收!我是你妻子,你受伤了,我又不会嘲笑你!”

    本来要一把挣开的手,若敖越椒浓眉微皱,双眼微眯,凝视着身旁一身俏丽红裙的女子缓缓收回僵硬的大手,为了她的这句,“我是你妻子,你受伤了,我又不会嘲笑你。”

    周菁华见此唇角微牵,余光瞟着刚强无比的男人终于收了一身凶狠,扶着他一点点走回床边,然后走到洗漱台前,幽幽地拧了一方帕子,走回床边替若敖越椒一边擦身,一边问道,“父亲今天给你说什么了?把你打成这样,为免太心狠了……”

    她是一向知道若敖子良十分倚重若敖越椒的,所以近一步对她也十分关照。

    在若敖氏这些日子,说实话,除了吕氏有时候有些冷言冷语,下面的人也不敢给她脸色,而如今她得了“华夫人”的名头,吕氏也只能干瞪眼生气的份,要说没有扬眉吐气的感觉。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不过和若敖越椒相处久了,她觉得令尹子般说的话没错。

    她的这位夫君心里有一匹狼,谁也驯服不了的狼,而这匹狼迟早都会冲出来,撕碎一切。

    而她希望把这匹狼放出来,替她杀了成嘉还有芈凰他们。

    眼下看着管家欲言又止,还有刘属的死。

    她知道可能是一个机会。

    “是因为你调动城防的事?”

    周菁华握着帕子试探问道,她虽然是一个闺阁小姐,但是调动城防这种事情不是小事。

    若敖越椒一脸阴沉,浓眉深皱说道,“估计是令尹子般看出我的动作,所以借父亲之手想要对我敲打。”

    “但是这也是我们必须走的一步,先掌握京师,不然这一顿打就算的挨了,刚刚那个刘属就白死了,所以如今我们也不能说什么,你也安静一段时间。”周菁华一瞬间想通所有的关键,小心翼翼地试着说道。

    “刘属是因为上次的五万私军顶罪而死的,他知道的不多,所以我就把他推出去了。”

    若敖越椒虽然不在乎一个小小的幕僚,可是眼底闪过一丝凶光,忽然间,他猛然地一锤床板,狠声说道,“当今这个乱世,什么诸侯争霸,什么乱世为王,在这楚国之内跟杀了若敖子琰父子比起来,什么都不能一解我多年心头之恨!”

    “平生,连最想杀的人都杀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越椒大拳紧握,咬牙切齿地道。

    “哼,若敖子琰回来之日就魂归之日,我管你若敖六部,楚国无双,我要在天下人面前堂堂正正跟你打一场,打败你!”

    “把你打趴下来了,让你那骄傲的父亲看看,谁才是狼子野心!”

    “你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怎么敢白日里大声说出来?”

    她们平日里私下说说就好,这样宣之于口,整个若敖氏耳目遍布,万一传到若敖子良或者令尹子般的耳朵里,这顿打就白打了,周菁华害怕地捂着他的嘴,然后看了看屋外,只见屋外小江正端着一盆水,听到屋内的对话,“哐当”一声,手中端落的水盆跌落地面,“哗啦啦”作响。

    若敖越椒听闻动静,冷哼一声,抬眸看着门外的小江仿佛就像在看一个死人,推开惊慌失措的周菁华,一把打开门,然后一只大手一把扣住想要掉头就跑的小江细嫩的脖子。

    小江努力地望向周菁华和越椒求饶道,“大人……我是夫人的人……我绝对不会把刚才的话说出去的……你相信我……”

    “只有死人才不会说出去!所以你去死吧,我就相信你,哈哈!”越椒闻言大手一捏,“咔嚓”一声,周菁华听到陪伴了她十几年的小江就在她面前像是一个无力的木偶脑袋一歪,伸出长长的舌头,两眼一翻而死。

    她害怕地闭上眼,看着越椒的目光再次变得畏惧。

    “来人,把她拖下去!”越椒一声吩咐。

    “是,大公子。”

    闾一闻言叫人将小江的尸体拖走。

    周菁华知道这一刻她成功放出了越椒心里的头狼,一头杀人不眨眼的狼。

    可是不知为何,她却突然害怕无比,小江虽然不聪明,可是跟了她那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

    一个活生生的小江,就在她眼前变成死尸。

    突然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

    越椒回头就是看见浑身发抖坐在床边的周菁华,难得温和地问道,“菁华,你怎么了,害怕了吗?”

    上前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她,一张立体硬朗的五官呈现在周菁华的眼前。

    可是那双如狼的眼眸中映着可怕的嗜杀。

    就跟杀了她全家的刽子手一样。

    此时那双微微上挑的眼眸眼中虽然有难得一见的柔情,可是阴冷的声音听之入耳,却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周菁华无意识地抱紧了手臂,想到他杀人无数的虎贲都尉的身份,果然不是虚名,强自命自己用力地摇了摇头。

    “我不怕!……真的,我不怕!……”

    仿佛是为了说服自己,周菁华断断续续说了几遍。

    “是吗?”

    若敖越椒闻言勾唇一笑,一点点靠近,就像捕食猎物的野兽,眼见着猎物挣扎和害怕,还是将周菁华弯腰一把捞进冰冷的胸怀里,大手轻柔地落在她的头上,一边边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你是我的妻子,我伤害谁,谁都不会伤害你!……这一生,我都会把你护的好好的,给你这世上女人想要的一切尊荣……”

    若敖越椒搂住她微微发抖的身躯,继续说道,“明日,我再给你找十个侍女来任你挑选……”

    周菁华努力直视他。

    可是不知为何心中的恐惧剧增,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养在深闺的贵族小姐,没有见过真正的阴谋,没有见过真正的仇恨,也没有见过真正的杀戮,更没有见过真正的绝望。

    当她看到真实的血,也只会如蝼蚁一样害怕和发抖。

    眼泪一滴滴的,如黄豆一般落下。

    周菁华不言不语,不停点头。

    越椒却挑起她精致的下巴,用指尖揩去她脸上的泪痕,突然温柔的轻笑一声,幽幽说道,“你这样哭泣,可就不漂亮了,菁华,做我的女人,只能流血不能流泪。就算死也不能流泪。”

    周菁华闻言强忍住眼泪,继续点头,“好……好……”

    只要他不杀她,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

    “你果然是这世上最适合我的女人!”

    仿佛盯着猎物一般,一双如狼似虎的尊容,低头看着周菁华,若敖越椒终于勾起一抹满意地笑容看着她说道,“我会给你楚国最尊荣的凰冠,让所有人匍匐在我们身前。”

    “嗯嗯……我相信你……”

    周菁华渐渐收了害怕,目光坚定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