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六章 招是不招?(感谢留无邪的书单和打赏)
    “果然还是舍不得姑爷。”

    “你们两个死丫头,早知道我就换那个话不多的阿朱跟着了。”

    “好了,我们不敢了。”

    两个丫头投降,主仆三人笑笑闹闹牵着成非回房睡午觉……

    而远在郢都的陈晃却接了若敖子克丢给了他一件人命案子,而他还拎了份圈人的案子,正是成嘉和芈凰派人扭送回京的那些私圈流民的壮汉。

    身为司败的若敖子克也没有当回事,就叫陈晃,成嘉这个妹夫接手了。

    阴暗的大牢中,几个牢头跟在他身后笑着恭维道,“最近庭理大人好忙啊!”

    “忙吗?”

    陈晃拿着手中的案卷,挑挑眉,不以为然。

    若敖子克这些天经常不到衙门来,也不知道在忙什么,破有点神秘兮兮,这些刑狱司的杂事全丢给他了,相比他而言,他自然算忙的。

    整个郢都自去年办了周穆的大案后,一直都没有再出过什么大案,只是些小偷小摸的案子,想忙也忙不起来,可怜他为了若敖子克坚守阵地,不能跟晴晴出门游玩。

    “走吧,把人犯带出来!”

    “看看是谁敢私自圈禁流民。”

    陈晃坐到审讯的长案后面,案卷随意地往桌上一抛,人坐到了案后,命人把人押出来,如今的他不同于去年的他,有了成氏女婿的身份,逢人还是给他几分面子的,就连若敖子克也和他平时笑笑闹闹。

    “是,大人。”

    几个牢头带着狱卒把一干壮汉分批押出来,陈晃皱眉看着这帮跪在地上哀嚎的壮汉,个个鼻青脸肿,暗暗皱眉,“这么多?二三十个?”

    “他们圈了几个流民?”陈晃问道。

    “这次,他们抓了十来个毛孩子,然后被成大人当场发现。”身旁的幕僚李梣回道。

    陈晃点点头,十几个人,不算大案。

    如果这伙人背后有更多的人,圈个上万人口之众,那才是略卖人口的大案。

    不知道成嘉为何兴师动众把这些地痞流氓送进京来。

    “他们交待谁是他们背后的家主了吗?”

    这些明眼看就是打手,陈晃想了想,问道。

    “他们说顾他们的是一个叫弦大老爷的人。”李梣回道,“可是我们遍查了郢都和附近郡县的商贾,没有一个姓弦的富商。”

    “弦这个姓氏在我楚国不算多。”

    陈晃点点头。

    “那还有问到些什么吗?”

    “然后重要的没太多,这些人就是些打手,收钱为人抓人,抓到了就送到指定地点,有人接管。”李梣翻了翻他做的口供笔录。

    “他们平日里把人送到哪里去了?”陈晃点点头,将这些也记录了一下。

    “郊外一个无人废弃的庄子,是一个无主的庄子,他们说到了那边,把人送进去就好。”

    “我估计他们应该已经送了几回人了。”

    李梣想想说道,“这应该是一个有组织的长期的人牙子,或者背靠哪家大牙行。”

    陈晃听到这里,点点头,总算不是一些小鱼小虾,能为他坐上庭理之职添些政绩,“那他们前后送了几回人,总共多少人。”

    “他们不说,坚持只抓了这十几个孩子,还跟他们签过约,是他们几个偷跑才抓他们的。”

    李梣拿出他们上交的一叠契约摇头说道,“这些是那些孩子的契约,据成大人派人回来说,那些孩子坚持他们是大水后的流民,遇到这些人被强行划押,拐卖成奴隶,所以才想逃,可是这些打手却紧紧追着他们不放,要抓他们回去。”

    “既然他们不肯说,那庄子派人去查了吗?”

    “正准备派人去查。”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

    陈晃阖上卷宗,然后对几个牢头交待道,“给本庭理好好招待这些家伙,直到他们肯交待更多。”就带人出了大牢。

    “是,大人,放心!”

    “包准招呼的他们好好的。”

    几个牢头转身凶神恶煞地看着跪在一地的壮汉,大声吆喝道,“兄弟们,请这些个尝尝我们大牢里的所有大刑,全部涮一遍。”

    十几个狱卒走到墙边,在一个个刑具上挑来挑去,这世上果然都是软的怕硬的,恶的怕狠的。

    所有跪在地上的壮汉看着墙上挂着的各种刑具,每一个尖刺寒光凛然,露出一丝害怕,“牢爷们,我们现在还能招吗?”

    “不行,你们要是先就招了,也就没这趟了。”

    “现在大人走了,要是回来,你们身上没顿皮肉苦,我们这差事就没办好。”牢头们揉搓着拳头,目光在带刺的鞭子还有带钉子的钉板上幽幽划过,轻松说道。

    所有的壮汉顿时只觉背后一阵冷汗。

    他们干了这么多年这拐人的勾当,在郢都这地界,还是第一次被人抓,看来这次上头是把他们给放弃了,几个壮汉想到这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过他们知道的真的不多。

    除了交人的地点,还有大水后收了二十多回的人,最多的一次抓了一整个村子的流民,差不多上千人这些,他们再说不出些别的了。

    做笔录的李梣写完,命牢头让他们划押按手印,“看来,这次案子不小,一场发大水,他们捉了上千人,可以给陈庭理一个交待了。”

    牢头们频频点头,“我们看他们也不像什么好东西。”

    ……

    而那一头,陈晃带着刑狱司的官兵往打手们招供的城外庄子上赶,傍晚时,他们见到城外那座废庄,整个庄子很大,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废弃了多久,里理外外,翻桌倒柜,人去楼空,连个人影都没有。

    可见赶在他们前面已经有人跑了,而且走的十分匆匆忙忙。

    陈晃带着人见此眉头一皱,看着身边的幕僚道,“看来风声走漏了。”

    “那庭理怎么办?”

    幕僚问道。

    “先叫人把这里看守着,看有没有人再回来,把周围都搜搜,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踪迹,或者证据。如果他们捉了人,总要有个地方继续转移人才行。”陈晃想道。

    “是,大人。”

    回了刑狱司的一路上,陈晃都在想着他们到底能把人转移哪里去呢?还是有下家已经买走这批被强圈的流民?或者狡兔三窟?

    等回了御门,李梣就告诉了他一个新的审讯结果。

    “大人,牢头用刑之后,这些打手全招了,他们这趟大水后,已经抓了一千多人。”

    “这么多?”陈晃闻言一惊。

    “是,大人,看来这些人背后肯定还有人。”

    自他上任以来,郢都平静了大半年,每月就连毛贼都没有抓到几个,如今一下子抓了一批人牙子不说,没想到还隐隐是某家大牙行,是个大牙行不说,可能他们还是个十分有组织的牙行。

    拐卖人口在各大诸侯国被称为“略卖”,虽然各国律令还不完善,却一致地对此明文规定乃大罪,与群盗、盗杀伤人、盗发坟冢等重大罪行并提,并处以磔刑(砍头后并将尸体分裂)。

    其根本原因皆是因为春秋时期各国人口稀少,大部分人口为战争常备人口,有些大的牙行,或者略卖团伙,将某一国人口通过牙行转移到其他国,将良民强行圈为奴隶,从中获取暴利。

    虽然各大诸侯领主世家贵族壕生都有私下买人,却明令禁止将本国人口贩卖到别国,尤其数量上千上万者,是大罪中的大罪。

    陈晃微微沉吟半晌,“你派人去叫五城兵马司的司徒大人,说请他协助我们办案。”

    “是!”

    “等等,派个人把我们查到的情况送到东郊成右徒那边去。”

    “是!”

    陈晃忽然有些心绪不宁,看着窗外傍晚昏暗的天色,黑沉沉的,才发现天黑了,对旁边整理案件的幕僚说道,“天黑了?”

    “是啊,庭理大人,我正想说掌灯了。”李梣拿起火石,点亮油灯。

    “嗯,既然这么晚了,你把这一两年上报的一些失踪或者拐卖案的卷宗找给我,就先回去吧,我再看看这案子。”

    李梣从旁边的卷宗室里抱出了一叠近年来上报上来的失踪案和拐卖案,“那大人,都在这里了,我先走了。”

    “嗯。”

    成嘉交给他的这个案子,这还是他上任以来接过的最大的案子。

    虽然现在只捉了二三十号人,可是很有可能后面还会有一整个特大略卖团伙或者背靠哪国特大牙行。

    陈晃看着桌上码成一落落的卷宗,靠在椅子上,突然无端端地觉得肩头沉甸甸的,一声长叹,突然明白以前为什么老觉得成嘉那么累了。

    这些大案子,大事压下来。

    当小弟的可以先回家,可是他们还得继续顶着。

    这就是责任!

    “算了,为晴晴,力了成家,再累都干!”

    埋头翻起卷宗,案头的油灯几次没油了,陈晃吃了饭添了灯油继续查案,所幸最近家里没有晴晴等他回家吃饭,他倒是可以一心专心做事。

    位于城南的五城兵马司的卫所,一个传令兵走进来,报告,“都尉大人,刑狱司这边陈庭理说想向您这边征调一些官兵协助他们调查一宗流民圈禁案。”

    “流民圈禁?”

    正在练武场上和人切磋的司徒南手中长戟一收,柱地轻笑一声,“这个陈晃新官上任,三把火,想像成嘉一样破回大案。”

    “这郢都内外的治安都是归我们五城兵马司负责,他这手未免伸的太长了。”青年副官也一脸不屑地收剑回鞘,“真当自己一介寒门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既然他想查就让他查吧!”

    司徒南眼睛微眯,精光一闪而过,笑笑,“铿锵”一声将长戟摆在了兵器架上,“能查出来才是真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