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七章 奇怪味道(感谢吟白的月票)
    夜晚的竟陵城十分安宁,白天集市的热闹声全部退去,整个成氏窑坊白天上工的陶工也都回了附近的贫民区,窑坊里只有一些侍卫还有守夜的烧窑工日夜看管着炉火,成嘉在和成统及几个帐房一起查帐,而芈凰,成晴晴她们则各自回房休息。

    漫漫夏夜,芈凰的警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淡去,但仍然没有休息,白天跟踪他们的哪伙人,最后被亚的人给跟丢了,所以芈凰一直找不到线索判断是谁要跟踪他们,目的为何。

    只是身处深宫多年阴谋诡谲的芈凰,总觉得这一伙人有问题,难道是越椒提前动手了?但是看这些人的行为也不像禁军的那些贵族子弟,于是只能继续翻看随身那套《兵册》,整理思绪。

    就在芈凰看书的过程中,时间一点点过去,将近午夜时,她抬头看了看窗外的月亮挂在夜空中隐在云层中,很淡,直至再也看不分明。

    天地间,在这一刻,似乎到了最黑暗的时刻。

    四下里,除了小楼和窑炉还亮着火光。

    几乎黑凄凄一片。

    窑坊的空气中除了一种厚重的泥土味,不知何时混进了一种奇怪的芳香,就跟她今天在集市的小摊上闻到的味道很相似。

    由远及近随风飘来。

    因是午夜时分,除了陪着的司琴,司书早就睡下,整个窑坊就连看火的工人也眯着眼,打着盹,剩下只有成嘉那头的帐房还亮着灯火,小楼边上的几棵老树上叫了半夜的蝉儿也似乎困着了。

    天地间,一片安静。

    安静到芈凰也揉了揉眼睛,终于感觉十分疲惫,自嘲笑笑,暗怪自己疑神疑鬼。

    不过几个跟踪者就让她紧张了大半夜,再这样下去,只怕肚子里的孩子也跟着受罪,然后她起身准备上床休息。

    就在她转身之迹,窑坊的高墙外响起一声轻响。

    很轻。

    但是她听见了。

    不知从何而来,隐在混沌的夜色之中,不经意地响起又落下,十分有规律。

    芈凰顿时握紧了手腕间的匕首,同时拍了拍边上要睡着的司琴,竖指轻嘘了一声,然后指了指窑坊的高墙外,似乎有一个黑色的棚顶沿着高墙缓缓驶来,仔细听这声音,应该是包着布的马蹄和车轮声。

    这大半夜的,有谁不睡觉会到访呢?

    司琴顿时也紧张地从暗袋里拿出她粹了毒的暗器,握在手心。

    二人只见一辆黑色的马车停在了窑坊的大门外,而门口的守卫好像是没有任何反应似的,缓缓打开了门,可是包裹的严实的马车上似乎一个人都没有,连车夫都没有,就像马儿自己散步至此。

    四下里的安静衬着这一幕十分古怪,还有一丝渗人。

    而空气中的香味更加浓郁了。

    发怔间,司琴发出一声低呼,低声道,“那个是不是成统管事,这半夜里他抱着一摞砖头干什么?”

    芈凰闻声也看到一个黑影抱着一摞砖头向大门外缓缓走去,而两边的门卫毫无直觉,甚至没有行礼,而成统越过他们将砖头搬上马车。

    每一个动作都像是中了魔一样。

    看着十分瘆人。

    她觉得这事情不对劲,“走,我们去给成嘉说一下,别让人钻了窑坊的空子。”

    “嗯!”

    司琴跟上,随便把司书也叫醒。

    出门叫了门外守卫的亚,简单的说了一下外面的情况,芈凰带着亚和司琴先带人下了楼,然后有人去叫成嘉和这边的管事。

    众人提着黄澄澄的灯笼,一下子本来黑凄凄的作坊亮起一道道黄光,赶到大门之时就只见成统管事突然昏倒在地,手中的砖块“乒乒乓乓”全部散落一地,还有守在门口的侍卫也全部无知无觉地昏倒。

    而那辆无主的马车却忽然间疯狂地跑了起来,那一刻,芈凰自那黑色的马车中似乎看到一双很黑的眸子,比这夜色还黑,却又很纯净。

    她知道那车里一定有人,手中的匕首激射出去欲刺中奔跑中的骏马,阻止马车的离开,却只见马车中射出一柄利箭而来,迅猛无比,而且角度直取她的面门。

    在众人“保护太女”的惊呼声中,芈凰大叫一声,“闪开!”

    众人赶紧散开,飞出去的匕首只来得及削断空中飞来的一点寒芒飞矢,“哐当”的一声箭头和匕首同时落地。

    那辆马车加速消失在众人眼前。

    此时芈凰的心情有些愤怒,愤怒于这如一团迷雾的感觉,将自己团团困住,她就像一只深陷重重阴谋,找不到出路的困兽,恼怒地瞪着那辆黑色马车只在幽深的巷子中留下一道黑影,大声命令道,“追!”

    “是,太女!”

    亚循着地上留下的两行车辙,立即带人骑马追了上去,可是追到一个十字路口时却出现了三条车辙线,通向十字路口的另外三个方向。

    还有三个马车的车身。

    全部一模一样。

    “该死!到底是那一边?”

    亚命焦躁地拨转马头,看着黑洞洞的贫民区的小巷子,命令道,“我们分成三个方向,继续追,一定要把这些人抓到。”

    “是,头!”

    众暗卫分成三批沿着三个方向追去。

    成嘉和芈凰也相继赶来了,看着亚留下的三个方向标记深深皱眉,他们目光相接,都觉得不可捉磨,成统侍卫晕倒,怎么叫好像都不醒。

    “这些人想干什么?”

    成嘉那双好久没有凝起的修眉深深聚拢成川。

    芈凰却轻轻吸了一口气,鼻间有一股似有若无的气味,虽然越来越淡,可是和在窑坊闻到的味道一模一样,徘徊在他们身侧,“成嘉,你闻到空气中一股奇怪的芳香没有?”

    话毕她突然扶墙干呕一声。

    这味道让她恶心,就像若敖子琰和医老开的那些安眠药一样,闻多了还会头脑发晕,感觉眼前的人物和街景也看不分明。

    “芈凰,你怎么样?”

    成嘉担忧地上前道。

    “我还好,就是这味道好古怪……”

    芈凰倚在墙边,手握成拳头,压制着胸口的难受,另一只手扶着额头,感觉头脑越来越晕。

    “你赶紧闭气,这气味兴许有毒,对你和肚子里的孩子不利。”成嘉看着芈凰似乎越来越不对,急声命道。

    “嗯。”

    芈凰点头闭气,再不说话,可是已经为时已晚,她只是觉得全身绵软,像是有人抽走了她身上所有的气力,然后就晕倒过去,成嘉只来得及接住她。

    “来人,赶紧回船上!”

    而在他们快速地离开后,十字路口边上的一家棚户平民屋子里,一个高高大大的青年人扶起身边的一个瘦弱无力的青年人,“五儿,好了,他们走了。”

    “那我们回去吧,大哥!”

    一道轻柔的声音说道。

    “嗯,我来背你。”

    只见高大的青年人背起瘦弱的青年人,攀上高墙,然后在院子中丢下一粒银铢,就翻出去,往贫民区的外围飞奔离去,青年男子双臂搂住身下的男子的肩头,一双腿无力地飘荡在夜色中,直直下垂。

    “大哥,刚刚离去时,那个女人似乎喜欢我,看着我的眼神好可爱。”

    “是吗?我怎么只看出来她很讨厌你。”背着他的青年男人浓眉微皱。

    “是吗?我觉得她那是喜欢……”

    “讨厌就是喜欢。”

    “你不懂!”

    一串松快的笑声在城中快乐地流窜着,青年人紧紧伏在大哥宽阔的肩头,不停地说着,“可惜……他们发现的太早了,不然就成了,我们这趟也算是没有白走一趟。”

    “好了,你别再想了,这趟来楚国,我们既然亏了,就赶紧去秦国,这些粮食还可以卖的出去。”青年男人不认同的道。

    “大哥,那样我们的运费也亏了。”

    “不行,得赚回来!”

    瘦弱的青年人固执地摇了摇头。

    两个人宛如一体,渐渐融入夜色中。

    而成氏窑坊这一夜却因为他们的到来,一时间整个灯火通明,四处搜人,睡的很沉的成晴晴是在一阵吵闹声中被依云叫醒,蒙着头道,“天都没有亮,吵什么吵?”

    “小姐,赶紧醒醒!”

    “太女出事了,成管事也无辜晕倒,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依云从来没有见过二公子这样紧张过的样子,对所有人发了好大一通火,将他们全部骂了一遍,正在遍查窑坊内是不是有内鬼。

    “什么?”

    成晴晴揉了揉眼,全身疲软地撑坐起来,怎么感觉身上这么无力,不过她也知道事态严重,然后推了推身边同样睡的很沉的成非,可是小小的成非就好像进入了某种深度睡眠,双眼紧闭,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怎么叫也叫不醒。

    成晴晴一声咒骂,“该死!非儿,怎么睡的这么沉,不会生了什么病吧?”

    依云和巧云也掐着成非的人中。

    可是没用。

    成非就像睡着了一样,没有一点知觉。

    巧云害怕地道,“小姐,小公子这症状和成管事一模一样,小公子……他不会也中邪了吧?”

    “对对,听说太女也是这样,已经送回船上找医老医治了,小姐,我们也赶紧回去吧!不然,小公子出事了,大夫人肯定会责怪我们的。”依云担忧地道。

    “嗯!”

    所有人快速地收拾东西,迅速回到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