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九章 心绪不宁(感谢半夜放水1千打赏)
    这天夜里,正在整理北伐战作战方略的若敖子琰突然有些心绪不宁,从长案后抬头望了望外面的天色,天边刚刚露出一点鱼肚白,这些天的天气不算很好,才七月下旬,进入北方以来,气温已经开始迅速下降,楚国的炎热已经被郑国的凉爽所替代。

    芈凰一开始准备的厚衣还有那些书籍典藏基本全都用上。

    摸了摸手边的水壶。

    淡淡喝了一口热茶。

    这是他们楚国的水。

    “呜”一声,军队的号角声在清晨刺破军营的安宁,若敖子琰喝着茶,脸上升起一丝笑容,放下茶杯,一夜未解下的金色铠甲穿在身上,就着清浦端进来的热水洗了一把脸。

    洗漱过后,一大早的叶相如又拎着他的炽焰枪又如时来挑战,提着他的长枪,大手一招,“走啊,出去,练一圈,我们就出发。”

    “别耽误时间,还是你怕相哥哥我了!”

    “早点认输,我就让一让你!”

    若敖子琰勾唇大笑,从墙上取下佩剑,“既然有人每天都上门找打,我会放过?”

    日初的阳光洒在开阔的平原之上。

    大大小小的帐篷,挨在一起,沿着青草地相互交叠着蔓延出去。

    所有的帐篷中间,有一大块空地,此时,场中有两个男子,同样一身铠甲,一个手持炽焰枪,枪头上流动着乌金色的日光,一个手持凤笙剑,剑尖上一点锋利寒芒破除云霄。

    叶相如紧握着自己的枪锋,沿着空地,以枪头柱地缓缓地迈着步子。

    如一只准备狩猎的豹子。

    目光如炬地盯着对面的若敖子琰。

    “炽焰枪,在你手上,也赢不了我。”若敖子琰站在他的对面,同样踩着步子,脸上挂着从容轻松的笑意说道。

    “那要打过才知道!”

    叶相如不以为然,仰着脖子,手中的炽焰枪突然一抖,枪锋带着一点樱红如蛇游走而来。

    这是他昨夜苦思冥想的新枪法。

    “那我就放手陪你玩玩了!”

    若敖子琰笑笑,手中的凤笙剑一沉,然后由下及上以一个刁钻的角度避过叶相如的所有攻击突破而来,几乎没有任何蓄势发力的征兆,打的原本做好准备的叶相如却仓促间以枪抵挡,回防他的攻势。

    “这反应速度还不够!”

    话落,剑尖如芒专刺叶相如手中长枪的各处破绽,后发而先至打的叶相如狼狈退后,“要是换了晋国赵穿在这里,这一剑可能就见血了!”

    若敖子琰手中的剑如臂指使,微微一顿后,给他喘息的片刻轻松说道。

    “再来!”

    叶相如不信邪,大喊再来。

    二人你进我退,我退你进。

    时时以慢打快,时时以快打快。

    一招一招地比试中,炽焰枪的路数也越来越纯熟精练,越来越有大开大合之势,就连若敖子琰也不得不多分出一份精力专心应敌。

    一大早就被他的吼声叫醒的赵明伸着懒腰,穿着松松垮垮的衣袍走出帐篷远远地看着二人,依在大帐前,一脸他就知道的表情,百无聊赖地对小兵招了招手。

    “去,准备三分早膳,估计打完了,这两斯也该饿了,尤其咱们相爷每每打输了,都食欲大振。”

    “是,监军大人。”

    正在赵明吩咐间,场中原本死死压制着炽焰枪的凤笙剑,“铿锵”一声被挑飞,跌落倒插在地。

    赵明难以相信地抹了抹眼。

    “咦,今天叶相如居然赢了!”

    “活见鬼了吧!”

    “还是若敖子琰今天放水了?”

    若敖子琰微征地看了看空着的大手,还有落地的凤笙剑,清浦和江流立即围了上来,“公子,你怎么了?”

    公子,怎么可能会输呢?

    叶相如已经得意地仰天大笑道,“看来某人这实力不行了,以后就轮到相哥哥我陪你玩了……”

    “哈哈……”

    若敖子琰空空的大手收回,抚着胸口一闷,他刚刚看到天上飞过的白鸽,以为是芈凰的飞鸽传书回来了,却不小心走神了,所以剑被挑飞,让叶相如今天占了一个大便宜。

    接过江流递上来的毛巾,看了一眼得意的叶相如,笑道,“今天不过让你一招,你就这么高兴了,明天完虐你一百招,别哭!”

    这些天以来,叶相如天天找若敖子琰单挑,从骑马,到射箭,到比斗,若敖子琰每一样都完虐他。

    所以现在看到若敖子琰失手。

    众人竟有些不敢相信。

    这绝对是巧合吧!

    空空的场地中,某人叉腰,仰天大笑三声。

    “哈!哈!哈!我相爷爷,赢了!”他拿着长枪指着空着手的若敖子琰,“怎么样,甘拜下风了吧!”

    这家伙小人得志!

    众将士连连摇头。

    赢了纯属巧合啊!

    “喂喂,你明天等着哭吧!乐极生悲!”赵明拍拍他道。

    “赢了就是赢了!这是本相爷的实力印证!”

    娘的,总算赢了一回,叶相如现在实在太高兴了,才不管明天呢!

    “某人技不如人,输了就是输了!”

    “好啦,回去用膳,准备继续北上。”

    若敖子琰摇头轻笑,让他高兴一天吧,然后往回走,而抬头间,天空中哪还有飞过的白鸽,莫不是刚刚眼花?

    “赵明,今天给我来五大碗米饭,我要吃饱!”

    “吃饱了,明天我要想出新的招数让他继续哭。”

    “你再这样吃下去,就成饭桶啦!我爹赞助的那些军粮可要提早吃光了!”赵明骂道,“我们也可以提早打道回府了!”

    “胃口好!”

    “挡不住!”

    “杨秦,帮我把枪收着!”叶相如将手中的长枪一扔,丢给杨秦。

    独臂的杨秦一接,“是,将军!”

    郑国的国都新郑之中,一个传令官飞速进殿禀道,“禀告主公,楚军已经过了宛城,正在朝我们新郑进发,相信不出三日即可抵达。”

    坐在上座的郑子闻言大喜,“好,极好!”

    “命令全军坚守城池,抵御晋军攻击,三日后楚军抵达战场,晋军必然腹背受敌,知难而退。”

    “报!”

    又一个传信官进殿禀道。

    “陈国一万五千兵甲,宋国两万兵甲,卫国一万五千兵甲,三路大军,向我郑国而来!”

    “什么?”

    郑子闻言慌张,“那楚国带了多少兵甲?”

    “楚国带了十万兵甲,主公放心。”

    “好好!”

    就在郑子日夜不安之际,紧邻郑国以西的成周洛邑王城之内,周天子坐在至高王座上毫无形象地却轻吐了一口气,然后振奋道,“孙满,这次做了一件大事,他承诺寡人,必保大周平安,果然做到了,等他回了成周,寡人一定要大大重赏与他。”

    “大王英明!”

    众臣应诺,只要成周不被战事波及,天下得享太平。

    只是这天下真的太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