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三章 无死之日
    夜幕低垂,苍穹如墨,因为全城宵禁,整个竟陵县灯火昏暗,街上了无人迹,百姓们都早早地回家,闭不出户。

    时间缓缓又到了子夜。

    天地间,又是一片黑凄凄。

    “太女,夜深了,您该休息了。”

    被找来服侍的侍女上前说道。

    “嗯,你们都出去吧!只留亚他们在门外守侯,然后这些吃食帮我带出去犒劳一下外面辛苦值守的县尹大人和众护卫。”女子一直坐在窗前命令道。

    “是,太女。”

    待众人退出,女子缓缓揭下头上戴了一天的斗笠,镂空的朱窗前倒映着一道美丽的身影,曼妙婀娜,身材凹凸有致。

    院落外,张房和若敖子墉眼见众侍女退了出来,在院外守了大半夜问道,“太女休息了?”

    “是的,大人。”

    侍女端着手中的吃食应道,“太女还叫我们把这些吃的拿给众守卫。”

    若敖子墉眼见这一晚上平安地度过大半,终于长嘘了一口气,他真怕这位太女在他的府中出事,“今晚谁都不准睡觉,加强警戒,一旦发现有任何人闯入,立即格杀勿论!这些吃的,你们吃吧!”

    “是,大人!”

    一众侍女将太女带来的食物分给众守卫,所有人高兴地吃了起来。

    张房见一切如常,轻呼一口气,“大人,今晚怕是应该没有什么事情,我们都回去睡吧!”

    “嗯。”

    若敖子墉点点头,但愿如张房所说,回到对面的房间,透过敞开的朱窗,若敖子墉远远地可以看到对面窗前的那道曼妙身影,以他阅女无数的目光近乎贪婪地看着。

    “真是美人啊!可惜只能远观……”

    他太知道他那位堂弟的傲性。

    天之骄子说的就是他。

    小的时候,他跟随父亲去郢都过年的时候远远见到过那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堂弟,这楚国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围绕着他而转,如今还娶了全楚身份最尊贵的女子。

    以后整个楚国怕都是为他所有。

    他几乎可以确定。

    此时整个院落都十分安静,若敖子墉甚至能听到对面房中女子脱去衣裳的簌簌声,这个声音虽然很小,却让他喉头一紧,更加浮想联篇,甚至突然想起早上在马车中看到的美丽女子的侧脸。

    良久,他终于洗了个冷水脸,正要叫两个美姬进来和他一起休息时,房门处突然传來很轻的敲门声。

    声音很是轻柔。

    若敖子墉不由得一愣,坐起身來,侧耳仔细倾听,怀疑自己听错了。

    这时,房间门又传来了敲门声,明显大过刚才的声音,若敖子墉完全可以确定,这次的敲门声绝对是从自己房门处传來的,不由得眉头一皱:这么晚了,就连张房也到隔壁房间睡着了。

    到底是谁在敲门?

    带着疑问,命人打开房门,只见房门刚刚打开,一阵腥风吹起来,闻之欲呕,紧接着一个软玉温香衣袍染血的身体偏扑向他的怀中,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冲散了刚才的血腥味。

    抱过那么多玉体,若敖子墉不用看都能确定怀里一定是一个女人,身体瞬间无比诚实。

    他想像往常一把搂住,却反而被推开两步。

    等他站定之后,这才借着昏黄的烛光,看清闯进屋子的是一个身材婀娜,长相艳丽的女子,她的腹部高高隆起,脸上带着惊慌失措,哽咽道,“若敖县尹,外面的守卫和侍女全都昏死过去了!”

    话落,她快速地关上房门,插上门闩,先是慌张地几近要跪地说道,“刚刚我正准备叫人进来帮忙,可是打开门所有人都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一定是刺客赶到了,我们得想办法赶紧离开,这里十分危险。你快想想办法,去找成大人搬救兵。”

    若敖子墉看她模样就知道她就是太女子,快速说道,“太女,折杀小臣了,你先起來,不用跪着,下官一定会拼死保护你的安危。”

    女子先是害怕地站起來,然后迅速镇定地说道,“嗯,那就有劳若敖县尹了。”

    说话之间,女子的眼神越来越坚定。

    根本不像一开始的楚可怜。

    就在这时,门外再度传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张房的声音出现在门外,“大人……不好了……所有的守备都被杀了……”

    “那你怎么还活着?”

    若敖子墉奇怪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就看见院子里都是死人……”张房喘着粗气指着院子里一院子躺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守卫说道,“大人,我们现在赶紧逃吧,我已经聚集了一批侍卫,会保护我们。”

    若敖子墉闻言目光穿过他落在院中的地尸体上,眼中露出了极度恐惧之色,身体不停的颤抖着,双眼充满害怕地看着眼前艳丽的女子,他知道都是她带来了刺客,而她随意穿着的衣衫下此时雪白的浑圆随着她的害怕而颤动着。

    可是他却没有了最开始的浮想联篇。

    此刻,院落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刀剑相交声,向着这边快速而来。

    每一声都像是敲打在他的心房。

    砰砰砰。

    心脏直跳。

    他这一生平平淡淡,以为就这样守着竟陵县若敖氏的祠堂过一生。

    却没有想到会遇到这样的生死大事。

    这一刻,他突然想起父亲所说的先祖若敖子文的临终预言:从政者,以庇民也。民多旷者,而我取富焉,是勤民以自封也,死无日矣。

    大多数族人说这个预言预示着若敖氏长盛不衰,而经历数代经营若敖氏也确实越来越繁盛,甚至在他们这一代他们可能将见证若敖氏另一个新时代。

    所有人心知肚明。

    所有人都不宣之于口。

    但是也有人说,子文先祖这句话是说若是有一天祠堂无人祭祀供奉,必是我若敖氏灭绝之日。

    “我知道有一个后门!”

    仿佛用尽此生全部的力气,若敖子墉克制住浑身的颤抖,一把拉起女子的手腕,“关上门,都跟我走!”

    所有人全部冲进若敖子墉的屋子里,他命人将衣柜推开,露出一道暗门,暗门推开,露出一条小径。

    这是若敖氏先祖留下的。

    留给每一代的守灵人,只希望家族灭族之时能留下一息香火,可是今天他却提前用了。

    张房惊讶地看露出来的暗门,大赞道,“大人,你什么时候准备了这个,真是睿智!……”

    他一直以为若敖子墉就只是一个只会害怕的酒馕饭袋,甚至只知道和女人寻欢作乐,没想到他还有这种小聪明。

    若敖子墉骂道,“少拍马屁了,不想死,就快走!”

    “是是是!”

    众人跟在他后面,他拉着怀孕的女子,顺着暗门跑了出去,沿着幽深的小径,通往后面的若敖氏先祖祠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