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五章 火烧祠堂(感谢兔爰的月票)
    若敖子墉借机快速地说道,“族老,如今太女被人追杀,子墉为了护太女安才托庇到了宗祠,如果你不救我们,我若敖氏的骨血就会命丧于刺客之手!”

    “令尹大人肯定会怪罪我们的!”

    若敖子墉这样说了,对方依然犹豫不决。

    女子见此微微皱眉,透过门缝,想着平日听到的人说的那些话,上前强自镇定说道,“这位族老,我一直听闻若敖氏乃我大楚第一大氏族,难道如今眼见太女命丧于此,却不施以援手,就是你们若敖氏的规矩大过我楚国的天吗?你们还对的起牌坊上我武王赐下的‘忠于大楚’的金匾吗?”

    女子一声高过一声。

    一句重过一句,目光如炬。

    瞪的门内众人有几分心虚。

    “这个……”

    守灵的族老眼见对方挺着个肚子,不知如何是好,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此事,看着眼前怀孕的女子,他已然认出她的身份。

    他却不知道该不该进。

    女人和小孩进入祠堂,这可是大忌,会招来大祸。

    不过他也知道,太女的这个孩子生下来,怕就是他若敖氏中兴之望。

    他不能不保。

    正在他两难之间,若敖子墉也是拼了,大喝一声,什么也不顾了,拉起女子的手腕扭头大义凛然转头就走。

    “算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太女,子墉一定会誓死保护你,请届时不要怪罪到我若敖氏先祖头上!”

    “我们现在就下山,去找成大人搬救兵!”

    如今若是保不住太女。

    怕是事后他也会被人要了性命。

    所以,他现在是在赌命!

    张房闻言愣住了,他家县尹大人从来唯唯诺诺,何时有这般胆气啊!

    “罢了,下不为例!”

    族老闻言终于命人赶紧开门,将他们放了进来,“那你们赶紧进来,其余侍卫把守好祠堂,绝不允许刺客乱入,坏了先祖安息之地。”

    “是,族老。”

    所有若敖部众听命。

    众人进了祠堂,长年不息的长明灯火幽幽照耀下,只见正堂中立着几十个灵牌,最上面乃是第一代先祖伯比,再是第一代令尹,若敖子文,依次往下,共有八排,除此之外,牌位之下,还有一个长卷的族谱家训铺在长长的金案之上。

    香炉里有长年不息的香火。

    日日夜夜,供奉先祖不息。

    族老叹息一声,然后对若敖子墉说道,“你们既然进来了,就给先祖告罪一声吧!”

    “是,多谢族老。”

    若敖子墉依命从旁边拿起三根黄香,凑近白烛点燃,然后一改平日的懒散,郑重跪地叩拜,“若敖氏先祖在上,请宽恕第八代孙,子墉鲁莽,为救堂弟子琰之妻,今日冒然打扰先祖安息。他日逃出生天,来日必当还报。”

    话毕,他重重叩了三个响头。

    女子见此也有样学样,点香叩拜行礼,“若敖氏先祖在上,今日为救太女性命,小女擅闯祠堂,请先祖原谅。”

    众人慌张间也没有注意女子的念词,只是叩拜之后,众人一起恭恭敬敬地将黄香插入炉鼎之中,就朝外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只听不久后,外面传来一阵喊杀声,族老命人赶紧出去打探,“快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是,族老……”

    侍卫拿着剑戟奔出宗祠外,只见外面出现了一大批黑衣人,立即命人挽弓准备放箭,“何人胆敢擅闯若敖氏祠堂!”

    “赶紧速速退去,饶尔等性命!”

    大宗祠外,闾一闻言皱眉抬头看着矗立着的金匾牌坊,犹豫不决,不敢上前。

    其余下属问道,“统领,我们怎么办?这里可是大宗祠,不能动刀剑的!”

    时人,对于先祖有敬畏之情。

    不敢靠近。

    甚至想要退后。

    “可是我们若是等下去,马上成右徒那边就会赶来,到时候错失良机,岂不是功亏一篑。”闾一想到越椒下的死命犹豫道,“如今都走到这一步,不杀了太女,我们回去也是领死!”

    “来人,放火把他们逼出来。”

    闾一心一横,命道。

    众人拔下腰间的酒罐,扔到正在燃烧的青铜巨鼎上一浇,顿时一片大火借着莹莹之火冲天而起,看着那浓浓的黑烟,守灵的若敖氏侍从大声呼救,“来人,不好啦!走水啦!……快灭火!……”

    听闻外面的“走水”之声,族老立即打开大门冲了出去,大喊道,“这是要毁我若敖氏三百年根基啊!……”

    “他们到底是谁?”

    “到底想干什么?”

    “……造孽!……来人,快来人,救火!”

    只见火舌沿着古木建的牌坊还有宗祠的墙角攀爬而上,若敖子墉站在堂中看着祠堂外的大火,突然感觉天要塌了!

    这是整个若敖氏最为神圣的地方,就连令尹大人每年祭祀之时,都不敢在此大声说话,除了什么年节,祭祀之礼,平日里祠堂都是大门紧闭,任何人都不得叨扰。

    火烧祠堂,看护不力这个罪名,他可担待不起。

    任大火烧下去,祠堂就完了。

    难道先祖的预言就要成真了。

    若敖氏的千古罪人,他可担不起。

    若敖子墉头皮一麻,心里咯噔一跳,女子也担忧地对他催道,“若敖大人,赶紧救火吧!不能让他们毁了祠堂!”

    “对对,灭火,快灭火!”

    若敖子墉大喊道。

    张房也看懵了,然后立即命人舀水扑火,可是这么炎热干燥的天气,火势简直就是见风就涨,不一会,已经盖过了高墙,将整个宗祠外面烧了起来。

    “我们快去帮忙!”

    整个宗祠都沸腾了。

    想到自己不小心引火烧上祠堂,若敖子墉亲自端起一个木盆舀了水就赶紧往祠堂外跑。

    人人拿着盆桶都冲了出来,开始救火。

    大门洞开,守在外面的闾一顿时想要借机冲杀了进来,所有的守卫和他们战到了一起。

    有不少上了年纪的老人听闻动静出来,看着大火跪在祠堂面前恸哭,大喊着:“这是上天要亡我若敖氏!”

    “先祖之魂,以后无处安息!”

    赶来的成嘉看着那着火的房子,顿时一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暗门居然是通向若敖氏祠堂的,而若敖越椒的人居然大胆放火烧毁若敖氏祠堂,真是胆大妄为至此,浓浓的青烟滚滚直上云霄,将这荆南的半边夜空熏的更加暗无天日,火光映红了整个竟陵城,于是他赶紧命人救火。

    闾一眼见事情闹大,成嘉的援兵已至,对众人赶紧命道,“趁此时机,我们赶紧撤!”

    “不要留下任何把柄!”

    “是!”

    众刺客且战且退,众人忙着救火。

    大火整整持续了半个多时辰,众人才扑灭。

    成嘉看着烧毁了外围的宗祠,天之大幸,没有烧到里面,可是若敖氏所有的族人,一个个悲痛欲绝地跪在焦黑的土地之上,嚎啕痛哭。

    仿佛天再无宁日。

    若敖氏毁于一旦。

    成嘉眉头深皱,站在一片焦灰的牌坊下,将留下的几具刺客死尸,命人抬到众族老面前,缓缓说道,“今日之事,皆因这些贼人胆大包天,欲行刺太女,请诸位族老做个见证,然后定夺此事。我会连同太女刺杀之事,一同上报令尹大人。”

    人群闻言先是一阵静默,然后一阵骚动。

    几个老人突起身大喊道,“族老,这事不能就这么完了,这个纵火之人一定要抓出来,千刀万刮以慰先祖之灵!”

    “对,对,对!”

    “杀了他们!”

    所有赶来的族人群情激愤。

    族老重重点头,撑地而起,愤怒地道,“我若敖谈活了一辈子,守了祠堂几十年,今日火烧祠堂之事,我们若敖氏定不会善罢甘休,就算上京告到大王御下,我也要把这狂人给揪出来!”

    “对,我们若敖氏绝对不能咽下这口气!”

    成嘉走到若敖子墉身边,看着同样跪在地上的他道,“若敖县尹想必这封竟陵县尹府邸被劫杀,若敖氏祠堂被烧的奏简和密信,你知道应该怎么写了吧!”

    “是是……下官知道,我一定会据实告诉令尹大人!”若敖子墉跪地答应。

    事情闹到这一步。

    他还怎么遮掩。

    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所有的族老这把心头火肯定要推一个人出来灭一灭的,甚至他可以想象传到郢都里,令尹大人,司马大人,他们更是会怒火中烧。

    这是在他们若敖氏的祖宗头上动土。

    哪一个族人都忍不下这口气。

    不然若敖氏以后还如何在楚国立足。

    “那好,太女,本官就接走了!”

    “今夜,辛苦你万死带人保护太女,回京之后,本官一定会上奏令尹大人,给予嘉奖。”成嘉眼见若敖子墉是个明白人,颔首道。

    “多谢大人美言了。”

    若敖子墉跪地看着身后护着的女子,只见她幽幽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她一眼,然后她对着自己屈礼深深一拜,“若敖县尹,今日多谢你拼命相护。”

    “下官当不起太女大礼!”

    若敖子墉不敢受其大礼,可是目光留恋不舍地落在她离去的背影之上,上前连忙道,“太女,他日,子墉入京可能见到?”

    成嘉闻言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子,女子低头道,“若是有缘自然能见到。”

    若是无缘……

    马车渐渐驶动,若敖氏族人的哭声被抛在了马车后,马车中,成嘉对坐在对面的女子说道,“阿朱这次,你做的很好,回去郢都之后,我一定会代替太女重重感谢你。”

    “阿朱当不起公子的谢字,阿朱一生受成氏大恩,只是做了阿朱该做的事情。”

    阿朱低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