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七章 鬼船跟踪(感谢优尚优吾的月票)
    司琴不知为何经历了成大统领中邪之事,看到这一幕又觉得十分瘆人,摸了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手臂说道,“真不知道他大半夜在干什么……在跳舞吗?……”

    芈凰曼眸微眯,穿过云梦泽上的水雾,朦朦胧胧间,有一只呜呜咽咽的曲子,穿破大雾,曲曲折折透了过来,只见一个人影大半夜了坐在船头上抚琴,长发披散,一身白衣好似山鬼,手中拿着一块白布不断挥舞,随风飘荡,比成统中邪的样子还瘆人。

    简直就像是半夜遇见水鬼。

    而云梦大泽上,此时夜晚飞在空中的蝙蝠不断地盘旋在后面的楼船之上,翅膀震动的声音,发出一种嗡嗡声,就像是一团黑雾笼罩着船身,整艘楼船上此时黑灯瞎花,飘浮在水面上,看起来就像一艘鬼船。

    而这时,半夜里,云梦泽上突然起了大风,大风吹拂着船帆,他们的楼船随风剧烈一震,她们三人顿时跟着站立不稳,司书害怕地道,“太女,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鬼船吗?”

    “这世上只有人才会有能力作怪!死了的鬼魂,有几个生前是有能力的。”

    芈凰刚说完这句话,随着河风拂面而来,一股若有似无的气味扑面而来,她立即闭气说道,“不好,司书,去叫船长,静安还有医老过来!马上!”

    “是是,太女。”

    司书不知道芈凰为何突然下这道命令,顿时推开舱门急步跑了出去,幽长的走廊上传来“咚咚”的回音,在深更半夜里,听着十分吓人,司琴微微害怕地道,“太女,你身体又不舒服了吗?”

    “风里有股味道,你没发现?”

    芈凰皱眉说道,可能因为她怀孕,现在对各种气味特别敏感。

    司琴吸了一口气,然后赶紧用手捂住口鼻,脸色大变地道,“太女,怎么船上也出现了这股味道,不是昨天就散了吗?而且成大人他们不是去引出刺客吗?难道刺客还跟着我们在!”

    又从旁边的架子上抽下了一块帕子递给了芈凰,芈凰接过后,也捂住口鼻,脸色难测。

    只怕成嘉他们那头在竟陵县扑了个空,而真正的刺客跟着他们在。

    不久,静安带着船长赶了过来,“太女,何事?”

    “后面有艘楼船跟着我们,你们没发现吗?”芈凰看着来人扬声问道。

    “太女……我们早就注意到了这艘船,只是这船白天离我们还很远,所以没有当回事,刚刚晚上不知这船怎么突然离我们越来越近,而且整艘船上都是飞着各种蝙蝠,看着十分诡异,一些船员担心是艘鬼船,我们正准备加速离开呢!”船长闻言回道。

    “鬼船?”

    “你们也相信是鬼船?”

    芈凰指着船上穿着白衣挥着白布的人,“那个甲舨上的白影,是人是鬼,谁给我解释一下?”

    “大伙说是船上的水鬼。”船长搓着手回道,他也不敢确定,“不过我觉得是那船上的人在求救,我们有时候若是在江河上遇上事了,也会以白布求救。”

    “那你们就没有派人去看一眼?”

    芈凰皱眉看着这船长感觉十分不靠谱。

    船长脸色一红,低头不自然地答道,“今晚我休息,所以没值夜,刚刚才醒来。”其实四小姐身边的青儿前不久找到他的舱房里,可是船上男人那点破事,他可不敢说给太女听,怕污了太女的耳朵。

    不久,司书拉着早就睡下的医老也跑了进来,就连成晴晴也被惊动了,“太女,你怎么了,身体又不好了吗?”

    “医老,你闻闻,这窗外吹进来一股异香。”

    芈凰没有回答,反而用手扇了扇河上的风,医老凑近一闻,奇道,“原先那些染了气味的衣裳不是已经全都清洗了,这屋子也通风了,怎么又有这股味道。”

    “正是,这味道不像是船舱里残留的气味,倒像是从河面上吹进来的。”芈凰指着大开的窗子,说道,“而现在这条河上,就我们和后面那艘楼船,这气味如果不是我们的船上的就是从后面这艘船上传来的。”

    医老正想凑近窗边闻闻气味,只见那艘鬼船“轰然”一声撞上了他们的船身,所有人随着这一撞立时东倒西歪地趴到了地上,芈凰坐在桌边也立时抓紧了桌沿,成晴晴没有站稳,她快速地伸手将她一拉,二人才没有摔倒。

    但是尚在梦里的船员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一个个从床上滚到了地上,顿时整个船上响起一阵“哎哟”的痛叫声。

    “哎呦,怎么了?”

    “翻船了吗?”

    “发生什么了?”

    ……

    船长这个时候终于镇定地道,“太女,别怕!应该是鬼船撞上我们的楼船了!来人,快去拉响警报,全员拿上武器上甲舨!”

    芈凰是第一次参与水军作战。

    这一时间,她也明白了,一定是鬼船袭击了他们的楼船。

    “快,晴晴,你叫人把非儿也抱过来,医老,还有医童,你们也不要离开了,所有人待在我的屋子里,不要出去!静安,你带着人守着一楼甲板的入口,不准任何人上楼。”芈凰快速地命令道。

    “是,太女。”

    静安带着人拿起利剑立即冲下了一楼,所有人抱坐一团,坐立难安地等待着甲舨上的刀剑动剑,刚刚被弄醒的成非揉了揉眼睛,从芈凰的怀抱里探出头来,问道,“姨姨,外面怎么了,怎么那么吵?”

    芈凰摸了摸他的头道,“外面没事!”

    成晴晴也有一丝害怕地道,“太女,外面真的没事吗?”

    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刺杀。

    “别担心,我们会没事的,你要相信你二哥,按那艘楼船的规格,只有两层,我们是三层的巨船,所以我们的船比他们的大,船上的人数也会比他们多,所以不会有事的。”芈凰肯定地分析道。

    即使她知道这艘船上,说不定有其他的潜在危胁。

    可是此时外面却没有什么喊杀声,良久下来,反而有一丝诡异的安静,于是芈凰牵着成非的小手走到窗边向下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