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八章 郑国弦玉(感谢东方昊锐的打赏)
    芈凰站在二楼看向甲板上,船长腰间别着长刀,带着人,架起船板,爬过船舷,翻到另一艘大船上,对那艘船上甲唯一的活人大声问道,“大半夜的,你一个人在船上干什么?你们船上的人呢?为什么就你一个?”

    一长串的问题问下来,只见对面楼船上坐着的白衣人,惊慌失措地举着手中的白旗对他们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们原是来自郑国的商船,途经此地,可是今日下午我们不知怎么地都睡着了,醒来时我就发现船上所有人都没有醒来,就剩下我一个人,然后入夜后楼船四周还出现大批的蝙蝠攻击我们的楼船,所以我才向你们的船只求教……”

    船长闻言命船员在他们的船上四下搜寻,良久,众人回报道,“船长,这船上的人真的都叫也不醒,就他一个大活人。”

    “那奇了怪了,人都昏死过去,这船怎么撞上我们的楼船?”船长摸了摸后脑勺,想不通,众人也不解。

    “小人也不知道……”

    白衣人坐着椅上同样一脸迷糊地怔怔回道,“小人醒来就一个人都没有,我的小厮和随从全都晕倒在地……我想把他们叫醒,可是怎么也叫不醒。”

    “船长,他说的这情况和成管事还有夫人他们的情况很相似……我们赶紧走吧,别着了他的道……”有船员拧眉说道。

    船长也点点头,看着白衣人奇道,“我们上船都都大半天,也不见你走来走一下,你怎么老是坐着?”

    “小人从小下身瘫痪,不良于行。”

    白衣人闻言双手拍了拍毫无知觉的双腿,低头一脸沮丧地回道,“所以只能坐在轮椅之上,如今遇到这样的诡异之事,跑也跑不掉……”

    船长闻言这才命人举了一个火把看了过来,见对方看起来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不是坐在长椅上而是坐在一架轮椅上,所有人在船上又搜了几圈后,除了一船的货物和粮食,再没有其他异常的发现。

    只是这次这么多人中邪看起来比上次成管事和夫人中邪更吓人。

    时人敬畏鬼神。

    一些胆小的船员已经开始叫嚣着要回船上,“船长,这船八成遇上水鬼索命了……”

    “对啊,船长,既然这船上没有醒着的人,我们就赶紧把船开走,不要管了……”

    “万一真是艘鬼船,到时候连我们也要丢了性命。”

    “这次出来一趟,遇到太多怪事了!”

    “小心为妙!”

    众船员纷纷附和,生起了撤退之意。

    船长闻言再看着空荡荡的甲板,除了这白衣人,谁都没有,顿时也吓了一跳,万一这个也不是人是鬼呢?

    后背顿时布了一层冷汗。

    “走走走!我们都快回船上去!”

    眼见他们全部掉头就走,坐在轮椅上的白衣人转动着轮椅追赶着他们,“你们别走啊!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船上,行吗?……求求你们了!……我可以把船上所有的金银都给你们!”

    “要钱也要有命可以享!”

    “我们东家才不缺这点金银,你留给自己买命吧!”船长带着人又一阵哆嗦地沿着船板返回成氏楼船,准备加速起航。

    “我不想一个人留在这艘船上了,这里好可怕,里面还有我大哥,能把我们救上去吗?……你们要什么,我们都答应……”白衣人在后面不停追着,宛如水鬼一般难缠,所有船员更像是见到鬼了似的,撤退的更加快速。

    一直站在窗边的芈凰眼见这一幕,峨眉微簇,玉指摩挲着窗棱上粗糙的倒刺,回身对医老幽幽问道,“医老,你说整艘船上的人都中了幻药睡着了,那这个人为什么没有中幻药?”

    医老提着灯笼打量着对面船上的白衣人,皱眉不解,“按道理说,这幻药越是体质虚弱之辈,越是容易引起重度昏迷,可是这个年轻人下身不良于行,可见身体长期不好,没道理其他人都晕了,他却没事……”

    摇摇头想不明白。

    “还有一种可能。”

    芈凰目光微眯,“那就是这个人就是下药之人,所以其他人都中了幻药,而他没有。你们还记得那个对成管事下药的人,我们判断他是什么身份吗?一个懂巫医的商贾,而此人能坐拥这么一艘大船,可见财力雄厚。”

    医老目光陡然一亮,拍手道,“对对,可能这小年轻就是那个巫医。”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成晴晴道。

    “赶紧离开吗?反正他也不会走路。”

    “不!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这个人既然从竟陵县起就打定了主意要跟着我们,估计是不会轻易罢手的,今晚他使计用船撞上我们的楼船,保不定他还会有什么手段。不如我们把他请上来,看看他究竟想怎么害我!”芈凰说道。

    成晴晴闻言一惊,“太女,这个太危险了。”

    万一出点事,她哥回来了,她怎么交待?

    “别怕,我们船上这么多人难道还制不住他一个人!医老,你昨日配的那些解药还有多余的吗?”芈凰说道。

    “有有,不过毕竟在船上,不是很多就是了。等明儿一早,我们到了东郊,要多少有多少。”医老说道。

    “那好,司书你去叫静安,让船长把这个白衣人给我请上船,我到是要亲自会一会他。”芈凰闻言命道,“然后除了他以外,这船上的其他人都不要管了,我们的船全速启航。”

    “是,太女。”

    良久,船长去而复返,又命人将对面船上的白衣人和他大哥给救了上来。

    为了以策安全,只容船长推着弦玉的轮椅一人走进,而他昏迷的大哥刚留在另一个客房由专人看守,相当于作个人质。

    屋中,此时成晴晴和医老他们全部退了出去。

    幽幽的烛光中,芈凰坐在大开的窗边,面纱之下,实则戴着口罩,静安抱着剑和司琴手心揣着暗器,二人立于她的身后,看着坐在轮椅上的一个白白净净瘦弱青年被船长推了进来,看样子才二十不到,十分年轻。

    可是他们却无人敢丝毫大意。

    这个人很可能是放倒了成氏窑坊的巫医,今晚还放倒了一整艘船的人。

    来人一进到舱房,只见他就笑咪咪地对他们谢道,“多谢这位夫人搭救,否则我和与大哥今日就葬身云梦大泽之上。”

    芈凰隔着面纱抬眼看了他一眼,眼中光影莫名一闪,那情绪隐在面纱之下,只是声音温婉地道,“公子,客气了,救人不过举手之劳。”话落,命司书为他上茶。

    司书笑着上前为白衣人奉茶,“这位公子请用茶。”

    “不敢当,多谢这位姐姐。”

    来人接过司书送上来的茶,先是不经意闻了一下,然后笑道,“这茶一闻就是顶级的君山银针,真是好茶!”

    才浅浅喝了一口,就放在一边,没再动。

    司书眼见如此,退了下去,又笑着拿来一些茶点奉上,“公子,想必饿了半宿,这边还有些吃食。”

    “多谢夫人和姐姐的盛情。”

    弦玉嘴甜地谢道,接过茶点,也是先拿起看了看,又赞道,“夫人,这云片糕香软苏和,厨娘一定手艺精湛。”

    “不过些小吃食罢了,拿不上台面。”

    芈凰客气地推辞了几句,并不在乎这些虚礼,看似随意地道,“听说公子乃是郑国一行商,不知如何称呼?今晚怎么遇上这水鬼。”

    “鄙人乃是郑国一商贾,氏弦,单名一个玉字。”

    弦玉举止从容,动作娴熟地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铜盒,又从铜盒中抽出一片薄如绢布的小名谒,双手捏住名谒两角,名字向着芈凰的方向递了出去,“这是鄙人的名谒!”

    司书上前用帕子包起名谒,小心地接过,递给芈凰。

    “郑国,弦氏商行,弦玉。”

    芈凰接过比普通的名谒小了大圈,只有巴掌大的名谒,隔着帕子随意地翻看着,隔着面纱峨眉轻挑轻轻地道。

    “是,弦氏商行乃是我家祖传的家业。”

    弦玉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立即点头道。

    “那不知道贵商行,做的是什么营生。”

    他的态度看着恭敬,但其实却又很随意,芈凰也拿起一块云片糕倚在榻上随意地聊着。

    弦玉听了,轻轻的笑了下,“各国缺什么我们弦氏就做什么,反正就是帮人跑跑腿,比不得夫人府上家大业大。”然后指着窗外成氏的楼船道,“弦玉行走各国多年,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么大的商船,还有这么训练有素的船员。”

    “是吗?”

    许是深夜,芈凰看上去又几分疲惫,司琴拿起一个软枕垫在她身后,而她也轻轻拨了拨手边的君山茶,自始自终没有过多去打量的眼前弦玉一眼,仿佛成氏的女主人般随意地说道,“以弦公子的眼界,想必也应该知道我们成氏商行本就是工商食官(官家经营的手工业),不过占了楚国官营之利罢了。这些生意不在我成氏眼中,只不过为了给周边平民百姓提供一些微薄的收入罢了。平日里,他们做出来有多余的物件,就供销各地,没有,就自产自用。”

    弦玉听芈凰一开口,手边的茶却依然没有喝一口,只是笑着说道,“这个弦某明白,也知道这些年来,各大诸侯国,各位世家贵族依然奉行的都是工商食官这一套,而以成氏在楚国的家大业大,定不在乎这九牛一毛的生意,但是弦玉遍游各国,将齐国的丝绸卖到晋国,将晋国的服饰卖到郑国,宋国,卫国,陈国等小国,而把他国的粮食又运来楚国来卖,不过今年弦某运来的粮食因为贵国大水退去,没有了销路,所以正打算再淘点新的物件回去,免得白跑了一趟。”

    芈凰听到后来,不禁发出一声轻笑。

    这个弦玉看似恭敬,言辞却十分大胆,她已经说他们是成氏之人,就当知道成嘉刚刚解了楚国今年大水之患。

    可是他却好见她说话软和,居然公然当着她的面说他本来准备趁着楚国大水,千里运粮而来,想要趁机发场横财,可是没想到粮运来了,楚国大水退去,白来了一趟。

    “我楚国水患退去是天大的喜事,举国欢庆,可是本太女如今听弦公子的话,好像是说你粮食卖不出去,都怪我们楚国不发大水啦!”芈凰指尖滑过茶杯沿,平静而充满压力地望着下首坐着的弦玉。

    弦玉不畏不惧,一脸笑吟吟的模样说道,“弦玉绝没有此意,只是玉乃商人,这趟商意做不成,还有下趟商意,玉一直相信,上天给玉关上了一扇门必然会打开另一扇门。”

    “你似乎一点都不害怕我?”

    芈凰继续幽幽说道。

    在芈凰那双充满压力的目光下,弦玉没有丝毫不安,反而再度笑嘻嘻地赞道,“夫人为人亲切,待人坦诚,刚刚才救了弦玉,弦玉又何好害怕?如果玉编一通鬼话,以夫人的聪慧,定然不信,随便一查,就能得知弦玉此次来楚做了什么生意。”

    “既然如此,玉何不坦言相告?”

    话到此处,弦玉才第一次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大口,可是对面坐着的芈凰余光一扫,看着他将杯中茶终于饮尽,不动声色地唇角微微上弯,然后本来和颜悦色地声音陡然一沉,发难道,“既然弦公子如此坦诚,何不告诉我你究竟是何人?为何三更半夜出现在这云梦泽上,一路跟着我们。”

    弦玉握着茶杯的手顿时在空中一顿,唇角几不可勾见牵起一抹古怪的弧度,眨着好看的眼笑眯眯地道,“夫人,弦玉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氏弦,名玉,不过家兄喜欢叫我玉儿。”

    “夫人何故再三询问?还是也想叫我玉儿。”

    弦玉不肯坦白,芈凰也不见怪,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闲适的慢慢道:“我数三声,若是弦公子不能据实以答,那本夫人只能想点别的办法,让你开口了。”

    “一!”

    “二!”

    “三!”

    “哗”的一声脆响,坐在轮椅中的男人握着茶杯的手一松,上等的瓷盏在他手中摔个粉碎,而他本人也抚着额头缓缓地道,“你们在茶里下药了?……”然后身子向后一仰,昏倒在了轮椅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