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十九章 形影不离(感谢大忽悠的2千打赏)
    “你可以对我们下药,难道我们就不能对你下药?”

    芈凰走近笑笑,“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全身无力?四肢发软?告诉你也无妨,这不是幻药,这是医老配的麻药。”

    “可是你不是也喝了那杯茶……”玄玉有气无力地问道。

    “药是抹在了杯子上,茶里是没有药的,所以我喝了没事。”芈凰走到桌边,拿起茶盏又喝了一口。

    “可是为什么你也没有中我布下的幻香?”弦玉还是不解。

    “因为有老头子在,小子你这些小小伎俩上不得台面。”

    医老闻言从隔壁的套房推门而出,含着一丝兴味上下打量着轮椅上的弦玉,啧啧道,“小小年纪,能把幻药玩的如此出神入化,也算是一个医术奇才了,奈何就是心术不正,不好,不好!”说到最后一脸嫌弃地看着弦玉,“医术是用来救人不是用来害人的,还是成嘉这个臭小子好点!”

    弦玉全身无力地倚在轮椅上,咬牙与药性抵抗,看着他道,“臭老头,你又是谁?快放了我!”

    “我啊,我是你祖宗!”

    医老背着手笑笑。

    “我祖宗都魂归九泉之下,臭老头,你怎么还能站在这里跟我好生说话。”弦玉用指甲紧紧掐着手臂上的嫩肉,保持着一分清醒还嘴道,“难道我活见鬼了?”

    “真是一个话多的小子,都这个时候了,还这么嘴硬。”医老摇摇头,然后拿起他还没有喝玩的茶水,命静安捏住他的下颌,全部灌了进去,“睡一觉吧!”

    “臭老头,你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给我解药,我们较量较量!……”

    弦玉嘴中被灌进茶水,然后声音越来越弱,终于闭上了他那张烦人的小嘴。

    医老哼哼道,“哼,就算你小子醒了,老头子也完胜你!老头子当年捣鼓这些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而且就连你这废腿啊,老头子也未必不能帮你治好。”然后拍了拍他无力的双腿,撩起裤腿,板正,沿着他的脚腕一路摸索到了大腿,然后不禁轻咦了声,“这不是小子,这是个姑娘。”话毕看了看她的脖颈,根本没有什么喉结。

    这后面的话,弦玉自然是没办法听到了。

    “不管他是男子还是女子,总之此人身份存疑。”

    芈凰看着轮椅上昏迷过去的弦玉,对静安命道,“静安,找个侍女把她身上能使坏的东西全部搜走,不要留下任何可以害人的东西,然后锁起来,等明天一早到了东郊,交给霍刀他们审问。”

    “对了,还有他的大哥也一起全部锁了。”

    “是,太女。”

    众人折腾了大半夜,终于可以安心回房各自休息。

    而一楼的船舱中,青儿翘着脚躺在船长的床上,眼见船长跌手跌脚地掩上房门,偷偷摸摸地走进来,对他勾了勾手,妩媚地笑道,“怎么去了这么久?事情搞定了吗?”

    船长闻言一把压住她晦气地道,“别说了,我们原先以为是艘鬼船,没想到虚惊一场,搞了大半夜才发现是一个不会走路的残废在作怪,刚刚被夫人给放到了,现在人锁在了库房里呢!”

    “不会走路的残废在作怪?”

    青儿听到这话,不知道怎么想起一个人,“他怎么作怪了?”

    “说来也奇怪,他一个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把一船的人都放倒了,你说神奇不神奇?不过夫人说这不是法术,而是一种幻药。”船长回道,脸上带着一种后知后觉的惊恐,谁能知道一个弱不惊风连路都不会走的废物,居然有这么大的能耐,他们废了一番周折才抓住他,这人也愣是滑头,夫人在茶碗里下了药,这人久久不肯就范,要不是夫人以身试他,也不可能让他放松警惕,着了他们的道。

    “他放倒了一船人!”

    青儿闻言突然双手抵住一脸急色的船长,急切地问道,“那他可有交待他的身份?”

    “一个郑国的商贾,叫什么弦玉,也不知道干什么的……反正明天回了东郊,一审就知道了。”

    船长想了想回道,不过他此时的心思根本不在什么弦玉身上,而是目光落在只穿了一件肚兜的青儿身上,露出一脸猥琐的笑意,“嘿嘿……青儿,我们别再说什么弦玉白玉了……都快天亮了,我们赶紧歇歇吧!……”

    “弦玉!”

    可是青儿闻言脸色突变,突然一把推开船长的怀抱,拉上自己的外衫,快束地系好说道,“人家突然身体有些不舒服,今夜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忙了一大晚上。”话落,拉开房门就走了出去。

    船长也不知道她怎么突然这么大的力气,被她一把推倒在床上,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去,暗骂一声,“娘的,为了一个不男不女不人不鬼的废物,今晚啥子好事都泡汤了。”

    最后一个人蒙头睡去。

    青儿回到舱房,心中大乱,却面色不显,依云,巧云见她回来问她去哪了,她也只是敷衍了两句蒙混过去,“两位姐姐,刚才我出去找你们,可是船身突然一震,青儿一下子被摔了出去,晕了过去,现在才醒。”

    巧云见此想要说她两句,依云却拉了拉她的袖子,“算了,都休息吧!折腾了大半夜,总算可以安生了。”

    隔壁船上的青儿听到她们的对话,也当没有听到,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件事。

    玉公子怎么也来了楚国,那是不是大公子也跟来了?

    他们两个可是从来形影不离的。

    ……

    第二日,从来没有关过人的东郊牢房里,迎来了它的第一位阶下囚。

    此时用铁链绑着个瘦弱下肢一动不动的人,半吊在房顶上,而他身下跪着一个倔强的身影,双手向上托举着他无力的双腿,以免他因为吊在空中,而手腕勒出血痕。

    二人说话的声音透过厚实地木门隐隐传了出来,正巧钻进准备推门而进的芈凰的耳朵里。

    弦玉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人吊在了房梁上,当作囚犯一般用锁链锁着,大喊大叫道,“我是良民,你们凭什么抓我?快放了我!还有大哥,跪什么跪,他们人又没有来,等他们来了你再跪跪做做样子好了。”

    一阵短暂的沉默,一道青年温厚低沉的声音沉沉传了出来,“我是你大哥,你是我弟弟,你犯了错,我自然要代你受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