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一章 什么法术?(感谢玄零的月票)
    变故只发生在了突然之间,幽暗的牢房里,几道阳光透过唯一的一道铁窗洒落一地,而芈凰,霍刀以及牢房里的几个凰羽卫不知怎么了的,全部就像是中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

    这到底是什么法术?

    “怎么样,好玩吗?”

    弦玉双手撑地坐在地上,先是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然后抬头欣赏着他们各具姿态的美妙站姿,拍手笑道,“大哥,你看他们这样看着还挺好看的,一个个各具形态。”

    “五儿,你赶紧给他们解了。”

    弦高皱眉道。

    “哼,不要,我不喜欢别人站着,我坐着!”话落,她命令道:“全部坐下!”

    所有人不受控制地全部缓缓坐下。

    与她平视。

    这样的画面就和成统中邪那一晚。

    一模一样。

    “女人,你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友好?”

    仿佛极为喜爱一般,她摸了摸坐下的芈凰,然后看着她一动不动,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样子,又摸了摸她的嘴,“我还挺喜欢你说话的样子,仿佛全天下的男人都该听你的,我就喜欢你这样子,这才是我们女人应该有的姿态,所以你可以说话!我喜欢听你说话。”

    “你……到底使了什么法术?”

    芈凰全身不受控制。

    可是听到她的话,她居然可以说话了。

    “我早说过,你们只要放了我,就有你们苦头吃了。”坐在地上的弦玉闻言拍着手一阵得意的嘻笑,“呵呵,怎么样,受制于人的滋味不好受吧?”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芈凰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地问道。

    弦玉仰头想了想,“我就想要你们的造船术,还有你们的青砖制作工艺……不过吗!现在这两样,小爷我都不想要了,我大哥说的对,我弦氏想要赚钱,法子多的是。现在只要你命人放我和我大哥离开东郊,我就放过你们。”

    “我现在有说不的权力吗?”

    芈凰用余光看向地上不良于行的女子。

    虽然早就听说巫祝可以通天地之鬼神,她以前只当那些巫术是欺骗世人的把戏,只是没想到这是真的,居然有如此诡异的巫术,还能控制人心到身体。

    “呵呵,和聪明的女人说话就是省心!”

    话落,她抬头对一旁同样松了绑的大哥说道,“大哥,你快背上我,我们挟持了她们赶紧离开!”

    可是弦高站在一旁,却没有如往常一样背起她,反而退后了两三步,看着她摇头说道,“五儿,这次我们真的不能再一走了之,否则以后我们会成为各国通缉犯,有家有国归不得,而我们弦氏商行也会完了。”

    弦玉不在意地道,“怕什么,天大地大,她楚国还能管的到我们郑国,再说我们可以去到别国,他们能奈我何?”

    “可是你别忘记了如今我郑国正被晋国所围,楚国北上正是为了解我郑国之围,我们虽只是一介商贾,却不能做有背国家之事,而且这个女子的身份你也听到了,他们都叫她太女,而她的夫君若敖驸马爷还有她的外祖父孙侯如今应该已经进入我郑国南境,准备与晋国开战。

    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触怒了他们,被他们发现还借机逃走,等楚国赶走了晋国,早就对我郑国虎视眈眈的秦晋楚当世三个大国一定会对我们发动战争,我郑国危矣。”

    弦高浓眉深深皱起,摇头道,“所以这次我们真的不能走,而且你还要把他们的幻术给解了,向他们赔礼认罪。”

    “又是为了郑国!你们做什么都是为了郑国,你们什么时候在乎过我!好,你不走,我走!”

    “你蹲下,背我走!”

    弦玉看着霍刀生气地命道。

    芈凰只见霍刀仿佛中邪了从地上爬起,然后蹲在弦玉的面前,弦玉爬到他的背上,骑在他的脖子上抓住他的衣领,然后命道,“走,我们离开东郊。”

    弦高见此看着霍刀推开门肩上抗着弦玉一步步离去,却没有阻拦。

    “弦公子,你为什么不跟着一起走?反正我们现在也动不了,这可是最后的机会,等我们恢复过来,你们就跑不了。”芈凰问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弦高低头对她平静地说道,“再说如今以五儿的情况,我们根本走不远,这种骗人的幻术骗骗你们还行,我是知道的,时间一长,这法子就会失效。”

    “弦公子既然如此明白,为何不阻止你这位弟弟,”芈凰也不知道到底要称呼弦玉为弟弟还是妹妹,“她一个女子,不良于行,逃出了东郊,又能去哪?她总不能不停不眠不休控制着我们所有人,迟早还是会被捉回来,到时候就没有现在这么好说话了。”

    “请太女不要责怪五儿,她也只是一个苦命的女子,因为一些原因摔断了腿,所以时常使些小性子。”良久弦高叹息一声,对她说道,“太女要是放心在下,我现在出去叫人,救你们!”

    “好,多谢!”

    无论真假。

    芈凰现在只能选择相信这个弦高。

    所幸弦高果然信守承诺,离开牢房后很快就叫了人过来,而有人去把医老他们叫了过来,医老看着他们的情况更是惊讶道,“这小丫头,小小年纪,居然已经如此精通这些幻术。”

    众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之景。

    这种景象只有大巫师祭祀之时,才会有。

    芈凰见此对医老命道,“医老,你若有法子,快点帮我们解开吧,人要跑远了!”

    “嗯嗯,不过大家要忍忍了,这种幻术,关键还是要外界受到刺激,或者内心强大的人才不会受到干扰,所以我可能下手会有点重。”医老话毕拿出一柄手术的小刀,然后沿着他们的手心一划,顿时所有凰羽卫都找回了知觉。

    “我们这是怎么了?”

    “刚刚发生什么了?”

    ……

    “没事没事……你们就是中了幻术,已经解了。只是太女,你如今身子不好。我劝你要不再等等,或者你按我说的,在脑海中想着自己一定要挣脱这种束缚,应该就能解除,这些就是一种心理暗示。”

    “好,我试试。”

    芈凰闭上双眼,在心中一遍遍重复着医老刚才说的话,可是半天身体还是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