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凰盟 > 第二十二章 巫术迷信
    突然想到手腕上的匕首,芈凰努力先控制住一只右手,掌心朝上内扣,一把握住匕首尖端,一丝钝疯刺痛了她的神经,一丝鲜血染上她的手心,顿时,她的整个手臂也动了起来,然后是她的四肢全部能动了。

    她一脸惊喜地道,“好了,我真的可以动了!”

    弦弦高惊讶地看着他们,“你们怎么能自行解除呢?玉儿这套巫术从来没有失灵过。”

    “这些又不是真的仙法,不过是一些心理暗示罢了,为什么不能解除?”

    医老撇撇嘴,按他和成嘉的研究这只是一种心理暗示,而他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告诉世人:这都是巫术迷信。

    “就如我平时给病人治病时也会加入心理暗示。我会问他:你的腿是不是很痛?……其实他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是听到我的暗示后,他还是会觉得很痛,于是答道:是的,很痛,大夫,怎么办?……于是我就会给病人说,那我给你开一副药,你按时吃三日就不会痛了……按时吃过药后,他就真的不痛了,其实还是有点痛。”

    “这些都是人的心理作用。”

    “包括刚才太女,我也是在对你进行了心理暗示,我告诉你,你只要想要挣脱就可以挣脱,所以你潜意识里意识到你是可以挣脱出来的,你自然慢慢就可以动了。不过你这手上的血白流了,真是一个不爱惜自己的女子,连老头子我看的都心疼。”

    唉呀,到时候傻小子看到还说我照顾不周呢!……医老拉起她的手喋喋不休地对她耳提面命。

    芈凰闻言轻撇嘴角,“啰嗦!”

    唇角却止不住上弯。

    “你嫌我啰嗦,看以后受伤了,还有没有人管你。”

    医老看着上面的刀痕和血迹气哼哼地吹胡子瞪眼,然后一面命医童拿出一块干净的纱布给她缠好,一面继续说道,“而这个弦玉一定是趁你们所有人毫无防备之时,或者你们已经对她的话深信不疑时,对你们进行的控制,再来一次,谁还会上她的当,所以这个时候,她需要先使用幻药,让人产生一种幻觉,精神呈现一种放松状态,再对你们进行控制。”

    “原来如此!”

    弦高闻言恍然大悟,“原来玉儿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控制他人的行动。”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听后,总算是明白了一些他以前一直不明白的事情,“只是若按老先生所说,那不是我们人人都可以控制他人,通过此法。”

    “呵,你以为大巫师是芦肥(白萝卜)啊,满大街都是,这人人都要是能学会,那天下还不大乱了。”医老发出一声笑骂,“光她一个就把我们这么多人,折腾的乱乱转,再来多几个,估计这各国大王都要换她来当当了。”

    “小子,受教了。”

    弦高闻言确实心底产生一丝后怕。

    若真的多来几个玉儿这样的妖孽,确实要天下大乱。

    “小子,看你也挺明白事理的,你这小妹不如交给老夫,老夫想想法子一边给她治治腿,一边治治她这颗歪心,兴许以后能走上正道。”医老拍拍弦高的肩膀打着商量,“你觉得如何?”

    “若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弦高闻言大喜,恨不得当场跪地感谢,“家妹正是因为多年前双腿折断,才变得如此性情大变。”

    “但是我听太女说你们偷盗我们成氏的青砖制作工艺,而上船更是为了偷盗造船之术,甚至还掳结了周边大水后的流民。

    治病归治病,一码归一码。

    这些你们做了的事情,你们就得认,你们可愿领罚?”医老见他如此,循循善诱道。

    “认!我们做了的,我们都认!我们也愿意为我们所犯下的错领罚。”弦高当场跪地向他们请罪,“只要老先生能治好家妹的双腿,我弦氏愿为您所驱驰,再多金银也不惜治好我妹妹这条腿。”

    “我老头子才不贪你们的那几个臭钱呢!”医老不稀罕地撇撇嘴道。

    “先生高义!”

    弦高长长一揖。

    芈凰见此微微微一笑,轻抚着划伤的右手,这事情总算圆满解决了。

    正在牢房内,大家说开,和解之时,突然门外响起一个声音,回头只见弦玉去而复返,骑在霍刀脖子上破口大骂道,“臭老头,你昨晚拐骗我不成,今天又拐骗我大哥,要不是我折回来,恰巧看到这一幕,那什么略卖为奴五马分尸的大罪,你们就扣到我们头上了。”

    医老闻言顿时火冒三涨,气地跳脚,“小丫头,老夫不是可怜你不能走路,何须费此多言,哼,你若是不你想治腿!老头子刚才说过的话就当没说,你们另请高明吧!”

    弦高想要再劝,可是医老重重一挥手。

    “我从小师从郑国大巫师,就连我师傅都说我的巫术远超于她,也说我的腿永远治不好了,你一个山野大夫,又怎么可能治好。”莫怪弦玉不屑。

    她的一手巫医之术,已经出神入化,就连她的几个师傅都纷纷赞扬。

    “老夫当年可是秦国第一名医,就连秦国公都求着老夫给他看病呢!不过你们这些愚民还有昏君,整日只愿意相信那些神神叨叨满口子虚乌有的巫医,相信什么轮回转世,天命大限,那就看他们能不能起死回生,治好你的双腿。”

    医老恨恨骂道,然后仰着脖子摔门而出。

    医童见此背着在他身后追了上去,“医老,医老,您别生气了……小童相信你……”

    弦高也急地大骂,“弦玉,你不能这样!医老也是一片好心,何况万一真的能治好,你就不治了?”

    “哼,能治,小爷我不也领情。”

    弦玉骑在霍刀脖子上梗着脖子回道。

    一旁的芈凰却微微吃惊。

    原来医老真的大有来头……

    秦国名医。

    只是他堂堂秦国名医为何来了我楚国,在成氏甘心做一小小的普通大夫?而不是进宫为王室看病,这个疑惑,她只是放在心上,然后很快地命人将弦玉和弦高又锁回了牢房。

    站在门边,她突然回头看着去而复返的弦玉问道,“对了,我到是奇怪,你走都走了,怎么又回来了?”

    “莫不是走不出去?”

    弦玉闻言小脸升起一丝可疑的红晕,拍了拍霍刀的肩膀,“你们把我身上的东西都搜走了,我自然是回来拿了东西再走的,不然你们要饿死我。”

    “好了,我们回牢房里休息休息,一大清早折腾人不累啊。”

    话毕,她拍了拍霍刀的肩头,霍刀再度蹲回地上,而她张开手看着弦高,撒娇道,“大哥,背我,我走不了路!”

    弦高看着她一脸无奈。

    张开双臂,她从霍刀脖子上一把跳了下来,落在他的背上,挂住他的脖子,“这世上还是大哥的背上我最喜欢!”

    “那个什么霍刀不知道吃了什么,浑身上下硬邦邦,磕的我难受。”弦玉撇嘴道。

    “你要求真多。”

    弦高扭头看着她笑笑,然后双手背着她又往上垫了垫,“如果你真的不想治腿,大哥就背着你一辈子。”

    “嗯,大哥,所以你一定不能答应他们认了略卖之罪,不然以后就没人背我了。”

    “好,我们做的就认,我们没做的就坚决不认!”弦高点头答应。

    “对,就是这个理。”